• 第一章 早操记

    更新时间:2016-05-14 14:04:51本章字数:3671字

    大学中,入住寝室之后,都会进行排座次这种听起来很有江湖好汉范儿的活动,只不过原则呢,就很无聊了——按生日。

    这种纯先天的方式让人没有任何可以后天发挥的机会,任你豪气干云剽悍威猛是一条真的汉子也未必当得了龙头老大,任你浊世翩翩弱不禁风是一个惨绿少年却也有可能当大哥。在这种无良规则下,我无奈地成为寝室中的老七,并被冠以六少的外号。为什么我坐第七把交椅却会被称为六少爷呢?因为这里是中文系,文学的世界里,一切皆有可能。

    只是,这个听起来颇具霸气的六少爷名号常常被他们喊成小六,还好没有因为效法古人表示尊重而在后面加上一个子字。

    天刚蒙蒙亮,关于这个,可以有不同的表述。

    用小学生作文中喜闻乐见的话来说叫做东方刚露出鱼肚白;用高中教材中的经典表述则为“东方之既白”;而对于大学中的我们来说则意味着即将进行身体与床板的分离活动,分离操作能否成功取决于个人神经系统的强度。

    校园广播站的喇叭也时不我待地赶忙响起来,乐此不疲地用音乐进行轰炸。

    老大第一个从黑暗中觉悟过来:“喂,听,有音乐,是不是要上操啊?”

    “不会吧,昨天不是说今天早操停的吗?”小郭从被子里探出个脑袋。

    当当当,外面有人敲门:“喂,醒醒,醒醒,同志们开下门。”

    二哥不满的向门看了一眼,打了个哈欠说:“天王盖地虎,小六。”

    我也刚醒,朦胧中听到一个虎字,忙接上:“虎踞龙盘,小魏。”

    “盘,盘根错节,老大。”

    “节,节……”老大是理转文考过来的,很不习惯这种具有中文系特色的接字游戏,“节”了半天没“节”上来,“节”果很严重。“好,老大开门。”大家说完各自继续卧倒。

    老大一脸无奈,伸手把床板抓得吱吱作响,痛苦万分地坐了起来,爬下床去打开了门。

    站在门口的是宿务部干事:“一会要上操,同志们,别迟到,否则扣分。”说完转身要走,但身体却被二哥热情的招呼声又拉了回来,二哥中气十足地打了个招呼:“早上好!”干事听罢回眸一笑,对二哥说了句你也是,然后飘然离去。

    我们很纳闷,一边起床一边问二哥:“你跟他打招呼,他怎么说你也是啊?”

    “哎,六啊,一看你就没在舍务部待过。”

    “有什么关系?”

    “听舍务部的老生说,叫学生起床是最挨骂的差事,所以若有人跟你打招呼,心里肯定是骂你。”

    “原来如此,那二哥岂不是……”

    “靠,居然被他反骂了,鄙视他!”

    “那他会反鄙视的。”

    “反反鄙视!”

    洗漱完毕,见旺哥还没动静,“旺哥,你去不去了?”

    “不去了。”

    “不去扣分。”

    “扣就扣,老子不过了。”

    旺哥威武。

    走出宿舍,一阵清新的空气迎面扑来,微微有点凉意。薄雾还没有完全散去,阳光从叶子间钻出,追逐着空气中的微尘。光线宛若童话中的精灵般灵动,追随着你的脚步改变着角度,偶尔,折射出彩虹的颜色。

    我喜欢早晨,尽管不习惯早起,闭上眼,用脸颊感受清晨阳光所特有的味道,那味道在唇齿间写下一句话:莫放春秋佳日过。

    走过花坛,迎面是报告厅和孔子像,每逢重要考试,都会有许多学子来拜一拜,相信这不是迷信,而是表达一份祈愿。

    孔子的目光幽深绵长,穿过岁月,波澜不惊。

    来到绿草如茵的操场上,其实所谓的上操,倒更近似于晨读,允许每个人自由活动,而这自由来之不易,其间可是颇经过了一段波澜壮阔足以写入中文系历史的伟大斗争(好吧,也许波澜壮阔和伟大这两个词用得有点夸张,不过中文系嘛)。

    最初上操是真正要做操的,而且所做的还是经久不衰,其悠久程度可以和新闻联播相媲美的第八套广播体操。二哥说每当音乐响起的时候,他都感觉回到了建国初,全身上下涌起一种要大干特干建设社会主义的冲动。

    刚刚步入大学,对自由时尚充满向往的大一新生们,对待早操的态度用一部动画的名字来形容最是恰如其分——《锁锁美同学提不起劲》,锁锁美三个字可以换成任意一位同学的名字。可是不做的话,学生会动不动就以扣分相威胁,于是做操时只好敷衍一下了。大多数同学只是扬扬手,伸伸腿,更有甚者,经常摆个思想者的pose直到下操。

    辩证法教导我们,量变引起质变。

    终于在一天早上,是不约而同还是心有灵犀抑或处心积虑又或是早有预谋已经无法考证了,中文系上演大事件之集体罢操。这可是中文系历史上从来没出现过的大事,学生会立刻毛了,派出全部舍务干事声嘶力竭地喊了半天也仍然没一个人出去。面对干事们或动之以情,或晓之以理,间或气急败坏的态度,中文系学子们的回应非常有礼貌,六个字:不开门,不说话。

    任你风吹浪打,我自闲庭信步。

    这简直就是圣雄甘地非暴力不合作思想的生动体现啊。

    壮哉,我大中文学子!

    系办知道后认为此事必有预谋,于是严查谁是领头的,二哥首当其冲被找去谈话。

    “你,作为中文系的,一名称职的学生干部,要以什么为原则展开工作,啊?”

    “为人民服务!”

    “……”

    “在这件事情里,你们都是参与者,啊,是不会承担什么责任的,但如果找不到组织者的话,那,可就难说喽!”

    “我明白,它将会记入档案,我的人生,从此有了污点。”

    “对对对对,你看你,还是很明白事理的嘛,那么,这件事,谁领的头?”主任很激动。

    二哥一脸无可怀疑的真诚:“我真的,不知道。”

    主任脸上尚未绽开完的笑容就那样定格成为一个美丽的瞬间。

    之后,又陆续找各个学生前去谈话,但想我中文学子,哪一个不是博览群书,岂是易与之辈?法家思想提示我们,法不责众;儒家思想教导我们,子为父隐,父为子隐,直在其中矣。故尔大家团结一致,决不出卖同志,到最后谁也没能查出来。面对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系办只能甘拜下风,此事不了了之。不过系办还算明智,明白大禹治水的道理,所谓塞不如疏,既然你们都不爱做操,那就干脆换个别的项目吧。在和体育部详细协商过后,一项新举措随即出台——以后大家一起学跳健美操。

    在一个女生众多的师范院校,你可以想象,那健美操的风格也是很“娘”的。

    我任本班体育委员,要首先学会并负责教全班练习,当我学成归来,在同学面前做了一个飞的动作之后,大家笑得差点岔气,从此我拒绝学习健美操。其他各班情况也都好不到哪里去,男同志们几乎全都拒绝学习,结果健美操计划没能推广开来。但健美操计划的失败并没有能够阻止系办的奇思妙想,于是有了第三项充满传统文化气息的政策——学习太极拳。

    其实正宗的陈氏太极动作刚柔并济,观赏性强,学习一下还是挺不错的。但因为难度较高,所以学校大力推广的是简化后的二十四式杨氏太极,通俗地解释,就是公园中晨练的大爷大妈们为之亲情代言的那套。

    不过你还别说,起初大家学得很认真,女生们觉得新鲜,学习得更是起劲,很快整个中文系都学会了,并且在每人必须订一套的自愿原则基础上,定制了太极服,以后上操时间的活动就是配合舒缓的音乐打两遍太极拳,舒经活络,修身养性。

    系办以为这次形势总算一片大好了,谁知还是好景不长。

    开始几周大家打得不错,到了后来就各具特点,创意无限了。

    二哥和小郭在打拳时口中经常念念有词,二哥念的是道可道,非常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小郭叨咕的是什么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再配合两人一脸超然,或者说是茫然的表情,很有种飘飘乎遗世独立羽化而成仙的味道。中文系八怪之一的瓢哥(注:瓢哥本不姓瓢,乃姓卜,萝卜的卜,读错的人多了,也便成了瓢),他打拳时神情木然,眼神空洞,动作一律直来直往,坚决不肯折腰。

    最有创新精神的则是中文系的姑娘们。

    二十四式太极拳前几招的动作要领是双手呈抱球状,然后上下分开,以腰带臂,先向左推出,再向右推出。为方便她们记忆,我在教她们时曾把这几招的名字串成口诀:“起式身轻好像飞,白鹤晾翅揽雀尾。”当时领会的挺好的,可如今就变成了:“一个大西瓜呀,一刀切开它,一半送给你来一半送给她。”居然还念得有调有韵的,令人哭笑不得。

    从远处看,满操场的人手上缓缓动作,口中念念有词,神情与世无争,据说系主任来巡查时差点以为自己到了敬老院。

    这哪里是大学生应有的精神状态,大学生要朝气蓬勃嘛!

    于是没过几天,系里发布通知,取消太极拳,出操变成自由活动,鼓励跑步,鼓励晨读,但不提倡无所事事。

    早操风云就这样结束了,是个我喜欢的结局。

    我喜欢的自由活动是沿着小路逛校园。一边听着音乐,一边优哉游哉地信步游走,最喜欢听罗百吉的那首《游游荡荡》,真是个切合此情此景的好歌名啊,“整天不晓得做什么,老妈让我去跳楼去”,听到这一句就莫名地十分开心。

    偶尔也背背熟悉的诗词,大声吟诵,摇头晃脑,旁若无人,被其他同学奇怪地看着时,则摆出一幅“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的自得神情。

    尽管路已经走了许多次,每一处的景物都很熟悉,可每一次,依然会遇见不同的人和事。

    许多人在景色优雅的人工湖旁边读英语,那些旁若无人地大声练习发音,表情也很夸张的同学想必是李阳的信徒。

    当然也少不得一两位音乐系的才子在咿咿啊啊的吊嗓子。

    不远处的石桌旁,一个女孩带着大大的耳麦,双手抱着膝盖,眼神专注地投向湖水,不知在想些什么,是在回味自己很久没有关注的心情?是在享受淡淡微风拂过脸颊的感觉?还是被一首柔美的歌曲浸入了思绪……

    安静的早晨,明媚的阳光。

    这些每天发生在各个角落中的事情犹如一个个晶莹的细节,编织成鲜活的校园生活故事篇章。

    让我,就这样,游游荡荡,等待着某个细节从角落里逸出,并恰好追赶上我有一点慵懒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