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街破巷

    更新时间:2016-05-16 21:09:26本章字数:1748字

    深夜,破旧的巷口拐弯处露出半边脸,很美,眼睛似水,很白,如明月皎洁,半边红唇露出一丝微笑,慢慢挨着墙角蜷缩,最终消失在漆黑的深夜。

    阿杰,阿城是东西街一带的片警,阿杰巡逻东街,阿城主管西街,两人从小是好朋友,一起上初中,一起考警校,彼此心照不宣,情同手足。东西两街却截然不同,东街比较繁荣,房屋设施钢筋水泥,新式现代,人口密集,而西街却是比较冷清,青砖破瓦的,大都人已经搬走,留下来的多是老弱贫困,所以晚上看起来人少灯暗的。

    今晚阿杰阿城依旧巡逻,“怎么样?”淡淡地突出一口冷气。

    “什么怎么样?”阿城给阿杰递过一根烟,点着了火,并自己也点燃一支,暗淡的火光刚好照清一张瘦俊的脸。

    “要不,我再给队长说说,把你调个地方?”阿杰猛吸一口,往阿城巡逻的方向瞟了一眼。

    “算啦,人烟稀少,闹事的也少!”,阿城把没有吸完的半截烟掉在地上,用皮鞋尖底狠狠一拎,整整帽子,嘴角挤出三个字:“先走了!”。

    今夜无月,西街清冷,时而传出一阵犬吠,此时西街大都数人躺进了被窝,阿城走在青砖铺成的街上,只听见风声和自己的脚步声,远处似乎有一团团黑影,,风吹摆动,阿城用灯光一照,原来却只是些树枝或是破旧的建筑物。想到自己心里如此紧张,不禁轻笑起来。

    “当。。。。。。”,阿城感觉踢到了什么东西,在大街上滚了起来,碰到一座墙,又是响亮地“当”了一下,阿城寻声走去一看,原来只是一个废弃的油漆桶,“妈的,吓老子一跳,”阿城边骂又朝桶子一踢,桶子却是哐哐地滚进了一条破旧的巷子,突然,阿城全身一震,因为阿城听见桶子哐哐地声音时夹杂了一阵女孩子的嬉笑声,虽然小,但十分尖锐,像有点嘲笑,从巷子里伴着哐哐声传出。

    “谁?”阿城掏出电棍,打着电筒一步一步往巷子里走去。一走进巷子,漆黑和寒气便向阿城袭来,哐,阿城又轻轻碰到了桶子,没有什么,桶子还是桶子,巷子还是巷子,只是心理作用吧,阿城在心底安慰自己,正准备转身回走时,“hihi hihi”,阿城听到声音迅速转身用灯一照,阿城顿时后背一寒,就在前面,破旧的巷口拐弯处露出半边脸,很美,眼睛似水,很白,如月光皎洁,半边红唇露出一丝微笑,慢慢挨着墙角蜷缩,阿城心底极度恐惧,但马上转念一想,自己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巡警呢,怕什么,于是阿城迅速追了上去,大喝一声:“谁,这么晚了还不睡!”阿城在漆黑的巷子里追逐着,呼吸越来越凝重,越来越急促,破旧的巷子越来狭窄,“哎呦!”阿城在拐角处摔了一跤,电筒抛向前方,却没有坏,依然亮着滚了起来,只是阿城半边脸擦在地上,很疼,阿城起身捡起电筒,往脸上一抹,手里全是血,“妈的”阿城心中极度懊恼,他没想到原来只是隐隐作痛的左脸会出这么多血,阿城摘下帽子往脸上擦拭着,只是脸越擦越疼,越擦血越多,阿城干脆用帽子捂着,抬头看见前面隐隐火光,阿城忍着疼痛慢慢走了过去,越走近便越看清原来是一个老年男人蹲坐着,口中默念低头往灰缸里烧着纸钱,阿城靠近也顿坐了下来,问道:“老伯,请问有没有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跑过?”许久,那人没有反应,“老伯,请问有没有看到?”阿城拍了拍了那人的肩膀,“老伯,老伯,请。。。。。啊!!!”阿城顿时后背一凉,吓得退倒在地,只见那人慢慢颤抖着抬起头,满脸皱纹露出一对白眼珠子,只见那人自言自语地念叨:“十七八岁,死啦,被车碾死啦,没人救,眼睁睁地死啦,死啦。。。。。”阿城脑中顿时回忆起前几天出的一场车祸,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被车碾了三次,当阿城赶到抱起时已经断气,只是脸上的血不停地流。阿城渐渐舒了口气,正准备爬起来时,冷不丁地,只见那人鼓起眼珠像发了疯似的扑了过来,并大嚷着:“为什么不救她?为什么?为什么。。。。。。。”阿城猝然呼吸急促,心像到了承载极限,阿城不停地叫着,不停地想把那人推开,可越推越紧,出于本能,阿城使劲往那人身上揣,只见那人疼得没了力气,阿城才踉跄地站了起来,眼前的一切,已经违反了他的本性,他现在只想逃离这个地方,可刚后腿一步,却一脚踩翻了灰缸,所有的灰和正在燃烧的纸钱倒在了阿城的右脚上,“啊!!!”阿城再也不顾什么职责,只竭力往漆黑的巷子里奔跑,奔跑,像有什么东西在追他似的,一会撞倒了柴堆,一会又掉了只鞋,这些再也来不及管,阿城摸索着爬起,身边一切都没有了感觉,只是左脸的伤口却越来越疼,越来越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