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漫漫长梦

    更新时间:2016-05-16 21:10:20本章字数:5920字

    最近阿城睡得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长,而且每次都是哭着醒来的,他说他不该把一个什么女的逼死。。。。。。而且阿城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动不动就摔东西,时而哭时而笑的,看见他这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吱嘎”阿城推开了卧室的门,“嘘。。。。。。”阿城打开灯,看见一切如常,长长地舒了口气。躺在床上的阿莲马上睁开了眼睛,好像根本没有睡着。

    “哎呀,你的脸怎么啦!”阿莲马上掀开被子走了过来,点上脚轻轻检查了一下伤口,“你先坐一下,我去拿药箱,”阿莲扶阿城到床边坐下,然后小步急走了出去,过一会儿,便提了个药箱回来只见她坐在阿城的身边打开药箱,拿出下毒酒精和棉签,“来,先消消毒!”阿莲轻柔地说出这几个字,阿城像才回过神,愣了一下,只见阿莲面带微笑等着他的配合,便将脸凑了过去,“疼吗?要不我再轻点!今夜遇到什么事啦?”只见阿莲在阿城的耳边轻轻地询问着,阿城却又陷入了沉思,一句话也不说,这让阿莲心底有多么着急呀。

    “你先坐会儿,我去给你准备准备洗澡!”阿莲收拾好药箱正要走出去。

    “不了,我好累,想先睡会”阿城突然冒出一句 。“哦,那好,我去打点水给你泡泡脚,这样会舒服些!”阿莲看见阿城只穿了一只鞋,知道阿城可能遇到什么事了,但他知道阿城的脾气,他不愿意说就绝不逼问,于是轻咬着嘴唇走了出去,回来时捧着一盆热水,细肩上搭了块雪白的毛巾,只见阿莲轻轻蹲下,给阿城脱去鞋袜,看见阿城一只袜子已经磨破,用尽是疑惑的眼神抬头看着阿城,可阿城还是不说,他不愿意说,不,不愿意回忆。阿莲没有追问,只是用鲜嫩的手舀着热水放在阿城的脚上,并轻柔地用手指按按他的涌泉穴,待阿莲用毛巾折叠擦干,便扶阿城上了床,阿城倒头欲睡,却不敢闭眼,之后阿莲拿出去盆水,捎上一双拖鞋进来,便也上了床,但留着枕边一盏台灯,她久久地注视着阿城,依然是那双充满疑惑的眼睛,只是多了几分温柔,爱怜。阿城懂阿莲的意思,可他不愿意说,只一下子投入阿莲的怀里,像一个小孩在外受了伤回到母亲得怀里撒娇,阿莲想抱紧他,但怕弄疼了他的脸,只用手抚摸着阿城的头发,就这样,许久许久,渐渐阿莲的眼里噙着一滴泪水,在灯光下清晰可见。

    “我没事,放心!阿莲,我们睡吧!”阿城突然回过一点神,抚摸着阿莲的脸肯定地说了句。这让阿莲有看到了恢复阿城往日的自信。“嗯!好好睡吧,我关灯啦!”

    “嗯!”阿城应了声,阿莲便翻身起来,伸手光了灯。。。。。

    黑暗带给人安宁,阿城的心渐渐平静,平静的心顿感好累好累,阿城一下子便进入了梦乡:

    “文种,你说这该怎么办?”一位英气逼人的成年男子向旁边一位老者问道,“大王,我们现在主要的事是向吴国表示臣服,最好能够麻痹吴王,让他以为我们没有了报复心理。”这位长须老者谦恭地拱手回答,“嗯,那具体该怎么做?”那位英气逼人的摸了摸着下巴考虑着。

    “这恐怕得委屈大王您了!”

    “委屈,你说说看?”

    “嗯,要想让吴国彻底相信,只有大王您到吴国服役”长须老者坚定地说,“给吴国服役?”其余几个臣子一片惘然,英气逼人的男子深深地思索起来,突然用手一拍椅座:“文爱卿考虑的是,为了复国大业,我勾践受这点苦算什么!就按文爱卿的办,各位爱卿有何异意?”只见勾践一眼扫过,其余的人低下了头,阿城顿时感觉自己也置身其中,而且身穿一副铠甲,廉廉有须,颇有将军风范。

    显然这事已成定局,勾践点点头站了起来,“哦,大王,还有一件事,”只见文种向前一步说道。勾践点头默许。

    “大王准备向吴国敬献的美女已经训练完成!”文种恭敬回答。

    “哦!”勾践眼睛一亮,“现在何处?”

    “殿外等候。”

    “宣!”

    “若”只见文种弯腰献礼,恭敬退后,喊道:“大王有旨,宣碧月,寒蝉等人晋见!”不一会儿,只见门外走进一群年轻美貌的女子,个个是风韵独领,体态端庄,为首的那位白衣女子更是步步生风,让人销魂,阿城也惊得站了起来,总感觉领首的那位女子似曾相识,不,不仅是如此,好像阿城对她有种深深地爱恋,不经意间,阿城也看见那女子小心地朝他看了一眼,“对,是她,我深爱的小月,可是,她却要被大王送去吴国,成为吴王的侍妾,这该如何是好!”阿城顿时一阵心痛,紧紧地握着剑柄。“大王要尔等献舞一曲,以示成效!”文种大声宣布。“是!”几位女子异口同声,拜完,便只见队形迅速展开,靡音响起,天仙袖舞,只见勾践点头而坐,英气全无,一脸愉悦。弦音停,舞亦收。“好,有尔等相助,复国不远已”勾践鼓掌而起,走到白衣女子面前,白衣女子弯腰示礼,, 

    “你是碧月?”勾践问道。

    “嗯,正是臣妾!”碧月轻轻一点头。

    “你知道寡人为何训练你们吗?”

    “不知,望大王训示!”

    勾践一笑,靠近碧月耳垂,轻轻一说:“迷吴王心志,助越国兴复,待功成身退,要何赏赐,尽管开口,”说完,便转身回到座位上,用手一挥,示意她们退下,“喏!”,众女行礼而退。碧月脉脉回首,望向阿城,这是无可奈何的相望,难以言说的情愫。

    “好,各位爱卿,我们来商榷一下我去吴国服役后各种事项!”勾践像才晃过神一样,不过又马上恢复那种气势,那种英气逼人。

    “文种,我走后,你可以代君行事,这就交给你啦,”

    “不敢,但愿为国死而后已!”文种拱手弯腰

    “嗯,葛令城,练兵事宜还得仰仗你,不过先不可大张旗鼓,让吴国察觉!”阿城顿感一股威严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才反过神坚定一句:“喏!”

    “嗯。。。。。。”越王又皱眉深深思考起来,而后又依依交代好群臣任务。群臣也是积极献计献策,整个殿内商讨的是如火朝天,只有葛令城,低头在想着他那件心里事。。。。。。

    “小月,你不要去,好吗,我去向大王求求情!”葛令城对着屏风后面的她说道。

    “三郎!你觉得大王训练我这么久,会答应你?”只见屏风后面大的倩影走到边缘又停了下来。

    “反正我不管,只要你答应不去,我怎么都行!”阿城有紧紧地握了握剑柄,但马上作罢,突然眉毛一展:“嘿,小月,不如我们逃走吧,去一个没人能找得到我们的地方!”

    “逃走?我。。。。。”屏风后面的倩影低下了头,“可,三郎,你真的愿意为了我,而愿意放弃前程?放下大王对你的信任?”

    “这。。。。我愿。。。。。”

    “好了,三郎,我懂你的心了,你回去好好考虑考虑,我有点疲倦!”

    “可。。。。。。”

    “我想沐浴更衣了,你。。。。。。回去吧!”只见那倩影用手巾轻轻擦拭着。“你。。。。。唉!”只见葛令城深深叹口气,一挥披风转身离去,那倩影渐渐从屏风后走出,是碧月,明眸湿润,一脸焦容。她目送她心爱的男人离去,她挨着屏风渐渐低下了头,男人可以去选择自己的命运,可女人呢,只有靠改变男人的命运而改变自己的命运,她想要她的三郎成为越国的大将军,然后打败吴国,再把她救出来,因为大王给了她一个承诺,这样,她才能和她的三郎永远在一起,可这些,三郎能懂吗,唉。。。。。。

    “不要走啊,小月,你还记得我们的誓言吗,朝夕与共,执手偕老,小月,不能走啊!小月。。。。。。”只见葛令城一边追着仪仗队伍一边喊着,而每一阵喊声,如一簇荆棘刺在碧月的心底,此时在篷子里的小月已成一个泪人儿,画好的妆已不复存在。

    “来人,把葛将军拷起来!不识大局!”只见文种怒斥道。几名士卒立刻将哭喊的葛令城扣住,葛令城挣扎着,哭喊着,完全没有了将军的风度,男人的无畏,只见大王的队伍慢慢远去,葛令城的喊声也越来越小,人渐渐没了精力。。。。。。

    “小月,小月,不要走!”只见阿城从梦里面喊出了声音,一下子惊醒,阿莲也猛地一醒,只见阿城大汗淋漓,“怎么啦,阿城?”阿莲偎依过去问他,阿城没有个回答,只用力甩了甩头,一脸憔悴。“等一下,我去拿下毛巾,擦擦汗!”阿莲蹑手蹑脚跑了出去,阿城闭着眼睛想把梦里的内容回忆出来,可一切只剩下些片段。“到底怎么啦,阿城,告诉我好吗?”阿莲一边擦汗,再也忍不住内心的那种担心,“阿城。。。。。”阿莲轻轻地摇着他,扑通倒入阿城的怀里,眼角湿润了,可阿城像个木头人,只轻轻抚摸着阿莲的秀发,眼珠憔悴而呆泄。

    “刚刚我给阿杰打了电话,说你身体不舒服,向队长请了假,今天你好好休息吧!”阿莲已经衣装整齐,边看着镜中的自己边说:“我要去医院了,早餐已经准备好,待会记得吃,哦,这有瓶镇惊安神的药,今天可以吃一次。嗯,我要走了。。。。。。”阿莲在阿城的额角上亲吻了一口,微笑一下,便挥手走出了房门。“碰!”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阿城一个人,他面容再也没有这么憔悴过,勉勉强强从床上爬起来,踉跄地走到洗漱台前,只见牙膏已经挤好斜放着,阿城望着镜中的的脸,他突然感到非常陌生,他记得梦里也有一张脸有点相似,“小月,又是谁,”阿城又渐渐回忆起昨晚在墙角明明看到的那半张脸,“好像!”阿城眼珠渐渐睁大,心底充满着恐惧。。。。。。

    阿城洗漱好,吃了早餐,穿戴好正准备去巡逻时,才回想到阿莲已经给他请假,他轻轻笑了下,便转身来到窗前,静静地看着外面的世界,突然阿城眼睛一亮,在家里四处翻着,不知道要找什么,终于从一个破旧的灰箱子里找出一个黑色笔记本,阿城嘴角一下,拍去笔记本上的灰尘,只见阿城找了笔在书桌前坐了下来,他把笔记本轻轻翻开,原来这是他以往的日记本,只见他细细看了会儿,渐渐在后面空白页这样写着:奇怪的梦

    葛令城好像我在这个梦里的名字,我好像深爱一个女人,哦,对,我叫她——小月,可是她撇下我去了叫什么“吴国”的地方,真是奇怪,我还哭得那么伤心。。。。。。

    “大王,将士们集结完毕!”葛令城拱手作揖,眼神凌厉地望着越王。“嗯,好,该是我们一雪耻辱的时候了,叫将士们出发吧!”越王变得更加自信,霸气。“喏!”只见葛令城转身一跃上马,拔出宝剑直指前方,大吼道:“众将士听令,出发!”这是何等的意气风发,视死如归,但葛令城眼里好像不止多了一份自信与成熟,更好像有了一种野狼的凶光。

    “冲啊,给我杀!!!”

    “碰”一扇殿门被葛令城一脚踢开。

    “三郎!你来啦,呵呵,我的三郎来接我了!”屏风后走出一个人,此人正是碧月,只见她风韵依然,好像也更成熟了些,多了一份独特的气质。

    “哼,红颜祸水,留你何用!”只见葛令城身边一位将士正欲把剑刺去。只见葛令城用剑一挥,怒斥道:“给我住手,不知所谓,退下!”

    “是!”被呵斥的将士捡起剑,退后

    “你们先出去,我有话与她说!”只见葛令城用手一挥,众将士作揖退出去,关了殿门。

    “三郎,我的三郎!”只见碧月用力扑进她期盼已久的三郎的怀里,他一脸的幸福。但此时她的三郎已不再是当初哭得满脸泪痕的三郎,此时的三郎是多么的冷峻啊,是一个已经让人难以猜透的人。

    “三郎,这些年我知道你受苦了,来,我们回去,我让大王给我一个承诺,让你娶我!”只见碧月如一个小孩子似的,拖着葛令城沾满血腥的手。

    “不,我还不能娶你!”葛令城冷冷地说了一句。碧月一听,顿时疑惑重重,转身问道:“怎么啦,难道你已经不再爱我?”

    “不是,只要你愿意帮我,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

    “帮你,我们之间还用得着说这样的话吗,我能帮你做什么?”

    “回去再见大王时,叫大王兑现你的成若!”

    “呵呵,我就是这样想的呀,请求大王成全我们俩。。。。。”

    “不,不是我们俩,是你们俩!”

    “你们俩,你的意思,是,我跟大王?”

    “对!”葛令成回答的斩钉截铁。

    “你什么意思,是不是疯了,哼!”碧月一头雾水,但又极度气愤。

    “没有,我没有疯,这么些年,我总算明白了,要想决定自己的命运,就只有爬到权力的最高峰!”葛令城越说越来劲。

    “然后你就要把我在献给大王,让他重复吴王的路?你。。。。”碧月放下葛令城的手,边摇头边后退,这让她多么难以置信,这是他一直深爱的三郎吗,这些年,到底是什么,让一个人变得如此丧心病狂。

    “你以为,勾践会就这样成全我们?你难道不记得那天他见到你的时候那副样子?哼,小月,你把一切想得太简单啦,所以,何不如他所愿,这样你成全了他,也成全了我们!”葛令城双手用力抓着碧月的肩膀。碧月是多么失望啊,原来,她一生只是因为美貌,就被别人利用来利用去,她伤心摇头后悔,眼泪如断线串珠。这是何等的讽刺啊,她第一次被人利用,是为了永远与心爱的人长相厮守,而这一次却要被所爱的人利用,美,真的是美出了罪,可这又是谁的错,“恨,我好恨!放开我!”碧月使劲挣扎着,后退着,终于挣扎脱却不小心把正燃烧的一排蜡烛碰倒。

    “听我说,小月!”葛令城与碧月仍然争执着,却全然不觉火势已燃及屏风,屋内已经烧着。

    “滚,我不想听,你不是我的三郎,你不是。。。。。。”只见碧月从细腰后面抽出一把弯刀,她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含泪后退着:“你不要过来,我好累,好累,再也不想成为你们心机权术的利用品!你走吧。。。。。。”

    葛令城见火势大起,向前越劝,碧月越往后退。

    “走啊,给我滚!”碧月怒吼着,再也没那份温柔,一不小心,却摔倒在地。火势越来越大,浓烟渐渐充满了屋内,“滚,快滚!”只见碧月狠狠地朝自己脸上划了一道,鲜血直流。

    葛令城被碧月的举动惊得退了后,“碰”只见众将士破门而入,见了眼前的场面也猝然一惊。“滚啊,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都给我滚!咳咳。。。”只见碧月又在脸上划了一道,是啊,若果美就只是一张皮囊而已,那么这是多么容易被摧毁,被抹灭!葛令城以自毁容貌来相逼,顿时火邪心生,“哼,走!”只见葛令城怒喝一声,出了殿门,然后回头看了一会,下令:“既然她想死,我就成全她,把门关了!”

    “喏!”只见两个将士慢慢将门关上。此时浓烟冲天,带着一个女人对这个世界的怨恨。。。。。。

    也许碧月已无心去看这个世界的结局,因为她已看透这个世界,而葛令城疏忽有些明白,他看错了这个世界,只见他散发木然,囚衣镣铐,渐渐被押送行刑台,他回忆着勾践对他说的话:“对,我是对碧月有非分之想,可是,我想任何一个男人见了你的小月,都不会有这种想法?只是你被情迷了心窍,我有岂不知你们的渊源?况且你手游兵权,我又岂会轻举乱动,把这好好经营来的江山因一女子而动摇。你看,那片宽阔肥沃的土地,是我准备封给你们俩的,可惜啊,可惜,我还没有颁下这个命令,你就倒戈而向啦,唉。。。。。”

    “哈哈,我是天下第一个傻瓜,哈哈。。。。。。小月,小月,我。。。。”

    “阿城,阿城,你怎么在这睡着啦!”阿莲走进书房,只见阿城扑到在说桌上,手握钢笔,嘴里维诺着,“阿城,醒醒啊!”只见阿莲轻轻地摇着阿城。。。。。

    卧室内,阿城继续躺在床上,只见阿杰连叫了几声,却没有反应,“怎么样,阿城怎么回事,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

    “嗯,最近阿城睡得时间越来越长,越来越长,而且每次都是哭着醒来的,他说他不该把一个什么女的逼死。。。。。。而且最近阿城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动不动就乱摔东西,时而哭时而笑的,看见他这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叫他去医院看看,他说不必,只说是最近有点累。”

    “这怎么行,亏你还是个护士,来,你准备准备一下,我背他去医院看看。”阿杰边批评阿莲边扶起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