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色生百相

    更新时间:2016-05-16 21:10:56本章字数:5172字

    他轻轻为她解开最后一件衣裳,眼前露出一对丰满而活跳的乳房,她轻闭着双眸,他用身体轻轻靠近她,一时如冬日之沐浴温泉之中,一时如夏天浸泡冰水之流。。。。。。她轻闭着双眸,嘴角含笑,有一种古代女子般的羞涩,但渐渐地,那笑容变得不可思议,只见她的右脸上慢慢沁出些血渍,渐渐扩大扩大,成为一道道刀割的血痕,美渐渐成了丑,成了恐惧,但阿城却依然醉意绵绵,心火如焚,没有顾及。

    “你醒来啦,呵呵,来,我给你煲了汤。”阿莲正端着热气腾腾的一碗汤走过来,只见她把汤放下,将阿城轻轻扶起。

    “来,喝了这碗,就会好的!”阿莲端起用嘴轻轻轻吹了吹。

    “这什么东西,我为什么喝这个?拿开,不喝!”只见阿城好没生气的说。

    只见小莲撅起了小嘴,有点撒娇似的:“嗯,不行嘛,阿城,你没感觉你有些变化吗?“

    “变化?”阿城气消了些,低头想道:“我最近却是感觉好累,对,老是做些奇怪的梦!”

    “嗯,刚才医生说你得了轻度的癔症,医生说可能是经过了强大的惊吓,阿城,那天晚上到底你发生什么事了,告诉我嘛!”小莲仰头望着阿城。

    “癔症?惊吓。。。。。那天晚上是有一点,额,不过也没什么,自己吓自己而已!”阿城满脸疑惑。

    “嗯,对于你的病,我最终找到个有名的中医,我把你的症状说给他听,他说这就是癔症,并且说你最近多梦出汗,时哭时笑,脾气暴躁,是有原因的,叫我应该理解,这就是他开的药,叫甘参大枣汤,里面有人参,大枣,坚持喝就能好的。”阿莲边和药边解释。

    “啊?我最近又哭又笑?还脾气暴躁?不会吧,难道我真的撞邪了?”阿城有点不可思议的问道。

    “嗯,先不管那个拉,来,喝一口!”

    “咦!中药苦死啦!”阿城像小孩似的把嘴移到一边。

    “这药不苦,补的,来,为了我,喝一口嘛!”

    “真的?别骗我?”

    “真的,你先喝一口试试嘛!”

    阿城这才慢慢转过头来,将信将疑地泯了一小口,咦,觉得确实不苦,还很甜,有股特别的味道。当然啦,早在之前,阿莲就尝过,并还加了点蜂蜜,本来有事补的药,怎么会苦呢!小莲轻轻的喂,阿城细细的喝,多么幸福的场面。

    “阿城,最近看起来气色不错!”小莲走到阿城背后,轻轻搂着他。

    “嗯,我也感觉浑身有劲,我想我应该好了!”阿城握着小莲的小手,把望着窗外的脸转了过来,对着阿莲:“最近苦了你了,为我。。。。。。”

    “嘘,不许这么说!”阿莲用手轻捂阿城的嘴。

    “呵呵,小莲,你真好!”阿城用手慢慢搂住阿莲的细腰,嘴唇。。。。。。

    黄昏时分,阿城小莲躺在床上。“小莲,我们要一个宝宝吧!”阿城抚摸着小莲的秀发说。

    “宝宝?可。。。。。。”阿莲也是多么喜欢小宝宝啊,但她心想着现在她和阿城工作是多么的忙啊,而且,阿城身体才康复。

    “怎么啦,你不想!”阿城一脸疑惑。

    “哦,不是,只是。。。。啊!”小莲刚要解释,但阿城一下子扑了过来。

    “别呀,阿城!”阿莲挣扎着,但又无力。

    “铃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响起。“等一下,阿城!”小莲挣脱阿城接了电话:“喂,哦,吴主任。。。。。。” 小莲起来整了整衣裳,反过头说:“对不起,阿城,最近病人特别多,刚刚吴主任催我快去。”

    阿城用手舒了一下头,使劲摇了摇,让自己清醒过来:“不好意思,不知道最近老想做那事,总感觉精力旺盛!”

    “哦,那我走了,自己照顾好自己!”小莲边说边整理,完后,又回头嘱咐了句:“哦,阿城,今晚可能要很晚才回,你巡逻的时候小心些!”

    “嗯,知道啦!”阿城正说出,只见“碰”的一声,门关上了,房子里只剩下阿城一人。

    小莲走后,阿城也重新传奇巡逻装,重新找回那份自信,他整了整帽子,拍了拍新皮鞋,走了出去。

    “城哥,气色看起来多啦,怎么样,好了吧!”阿杰递过一根烟。

    “好啦,最近我不在,没出什么岔子吧?

    “怎么会,还不就是些鸡毛蒜皮的事,哎,城哥,你的病是不是因为碰到那个拉?“阿杰一脸邪笑

    “什么?“阿城点燃烟猛吸了口。

    “女鬼?呵呵!”。阿杰仍是一脸邪笑。

    “滚开啦,你才见鬼呢,不说了,先走了,今晚去你家!”阿城依然将半截烟狠狠碾灭。

    “去我家,那嫂子咋办?”

    “她忙得很,可能不会来。”阿城往西街走去。

    西街是依然的冷,依然的昏暗。阿城走在街上,又好像有了那晚的感觉,但到底是什么让他感觉这么不安呢,阴风,黑暗,还是。。。。。。阿城轻笑摇了摇头,细想起来好像又没有什么。

    “哼。。。。。。哼。。。。”突然阿城听见一阵哭泣声,从那巷子里隐隐传出,对,好像是一个女孩子的抽泣声。阿城全身顿时紧张了起来,抽出电棍,朝巷子走去。

    “谁?”阿城又感觉到了上次的那种恐怖,没人回应,阿城越走近那哭泣声越明确越清晰,阿城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慢慢走进巷子,只见巷角拐弯处蹲着一个人影,那抽泣声好像就是从那发出来的,阿城怔住了,有些不敢再往前走,他用手电筒照去,是一个女孩,披散着头发,哭得很伤心。“你是谁?在这干什么?”阿城又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但那女孩仍只顾哭泣,没有理他,阿城见是个实实在在的人,便放宽了些,收起电棍走了过去。

    “嘿,小姐,碰到什么伤心的事啦,哭得这么伤心!”阿城用电筒照着,想看清女孩的脸。只见那女孩边抽泣边抬起头。

    “啊!”阿城大吃一惊,连退几步,不是因为恐惧,而是眼前这张脸,明明在哪见过,阿城的脑子迅速打起转儿,突然一下子冒出上次在这见过的吓他一跳的半张脸,突然一下子又进入了以前的梦境,“小月!啊。。。。”阿城想到此处,不禁大声失色,有连退几步,靠住了墙。

    “有必要吗,吓成这样,还当巡警,只见那女孩挨着墙站了起来,擦干眼泪,然后边往耳后理头发边问:“怎么,你以为我是鬼啊!”阿城镇定了下来,走向前:“嗯,不然这么晚还在这哭啼哭啼干什么?”

    “人家失恋了嘛,在这发泄一下不可以呀!”只见那女孩挽起双手,靠着墙,并没有看阿城,只是眼泪仍是不停地流。。

    “唉,好了,不就失个恋,发泄一下就好了!”

    “嗯,我也知道,可眼泪就是止不住嘛。”

    “唉,痴情的娃,好了,我先陪你走走吧!”阿城见这个女孩着实有趣又可爱。

    “走,去哪?”

    “送你回去啊,这么大的女孩也不知道保护自己!”

    “切,你管我啊,你又不是我爸,更何况连我爸。。。。。”女孩撅起小嘴边走边说。从女孩的口中,阿城得知从小就喜欢了一个男孩,长大后,由于父母不同意,她便离家出走,跟着男孩来到这里,好不容易安顿下来,但那个男孩却变了心,留下她一个人在这冷清的西街。

    “你叫小月?”阿城突然问了一句。

    只见那女孩停住横着眼回头瞪着阿城,说道:“你才叫小月哩,别这么老套好么,直接问我的名字就行啦,还拐着弯,告诉你吧,我叫苏梦云,胆小大叔!呵呵!”苏梦云说完做了个鬼脸,走去前面的巷子。

    阿城突然顿感不对劲,“这个地方,啊!”阿城心中一惊,原来这地方他来过,他的脸就是在这摔烂的,他还在踢了一个白眼老伯几脚。

    “嗯,我到了,谢谢大叔!”梦耘指了指前面的小房子,有点破旧。

    “你住这?”阿城一脸疑惑。

    “对呀,有什么问题吗?”梦云歪着脸看了看阿城。

    “这是不是有个老伯,他女儿刚去世?”阿城问道。

    “哦,你说蔡伯吧,嗯,是的,他女儿叫小洁,跟我差不多大,我来的时候,还是她一直帮助我了,我们成了好朋友,可是,唉,前不久被车碾了,没人救,就死了,要是我当时在就好了!”梦云低头回忆起来,有些伤心。

    “哦!”阿城望了望前面,没有开灯,不知道有没有人。

    “那我进屋了,嗯,谢谢大叔!路上小心点,别又被吓死了,咯咯!”梦云边走便摇了摇手,笑着开阿城的玩笑。

    “嗯,你走吧,我要看着你进去才放心!失恋了想通就好!”阿城用手电筒照着梦云走进去。

    “知道啦,大叔不仅胆小,而且啰嗦!”从楼梯口露出一个头,笑着回答,然后又缩了进去。

    “大叔,大叔,我有那么老吗,呵呵,小家伙!”阿城收回目光,自言自语道。

    阿城到了阿杰家后,喝了一点酒,聊了一会,在床上躺着却睡不着,他在想着一个人,不,是三个,一个是吓他一跳的那半边脸,一个是梦里的小月,一个是今晚碰到的苏梦云,阿城觉得她们是多么的像啊,但这却一点联系都没有,一个是梦,一个是现实,一个可能是幻觉,唉,阿城却硬是要想,“呵呵,那小家伙还蛮可爱,一会哭一会笑的,真是个孩子!”阿城想着想着不禁笑了。

    第二天黄昏,阿城照样来巡逻,而小莲也依然那么忙,这次连饭都没回来吃,并明说她今晚是夜班,唉,阿城决定巡逻完又去阿杰家混一夜。

    “嘿,不许动!”一个人突然窜出来拍了阿城一下。

    阿城早做出防御措施,翻转过来,一下擒住来人,

    “哎呦,你弄疼我啦!”只听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喊道,阿城一看原来是苏梦云这小家伙。

    “你?”阿城松了手,感觉苏梦云的手好凉。

    “怎么,不认识啦,大叔,呵呵。”苏梦云站了起来,故意把“大叔”拖长了些。

    “哦,不是,只是感觉你的手好冰,天黑了也不知道加衣服,快回去吧,我在工作!”阿城整了整装,边走边示意叫苏梦耘回去。但似乎苏梦云不愿意走,撅起嘴站在那里。

    “怎么,有事吗?”阿城见苏梦云的样子,又走近问她。

    “嗯,我明天要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了,想请你吃个饭,感谢你。。。。。。!”苏梦云说着说着便低下了头。

    “我,谢我什么?”阿城一副不解的样子。

    “嗯,谢谢昨晚在我失恋的时候还有个人安慰我这个理由够了吧,怎么,不赏脸啊,那算了!”苏梦耘好像很害羞似的准备转身。

    “哎,等等,不是不赏脸,可我现在在巡逻啊!”阿城指了指周围。

    “嘿,那不碍事,我等你下班,我也可以先回家做好准备!多加几个菜!”苏梦耘似乎有点兴奋。

    “哦,那好,你先回去加个衣服,我巡逻完就来!”

    “嗯嗯,那我先走啦,大叔,你还知道去我家的路吧?”

    “嗯,知道,你先走吧,记得加衣服!”

    “拜拜!”苏梦耘微笑着边转身边招手。

    “嗯,待会见!”。。。。。。

    “噔噔。。。。。”一阵敲门声,

    “来啦!呵呵,请进!”阿莲一脸笑容。

    阿城一走进苏梦耘的家,便惊呆了,刚刚在外面时心想,让一个女孩住这么个冷清旧阴的地方,还真有点委屈,可现在一看,这个地方虽然窄了点,但被布置的多么精致而富有家的感觉,家里设施虽少但摆放得当,打扫的干净,一点也不觉得拥挤不自然,反而感觉温馨有归属,阿城看着房子里一些精致小巧的吊坠物,有纸鹤,有小星星,显然是些小孩子的玩意,可小孩子的玩意经过细心布置又何尝不让人看了赏心悦目呢。

    “你先在这坐会,我去把菜弄出来,呵呵!”只见苏梦耘傻笑一下,走了进去却马上又走出来,说道:“嗯,不行,你不能坐着,还的需要你帮忙!”

    阿城笑了一下,便站起来走过去。

    不一会儿,阿城和苏梦耘便笑着出来了,“来啦,红烧肉一碗!”

    “呵呵,还真像个店小二!”苏梦耘随着阿城一起把热气腾腾的菜端了出来。

    “来,开餐啦!”只见一切就绪,阿城坐了下来,这副馋样恐怕只有他的孩提时候有过。

    “哎,等一下,我去拿点酒!”苏梦耘坐下又跳了起来。

    “酒?不要了吧!待会。。。。。。”阿城有点犹豫。

    “没酒那多扫兴!就一点,等下哈!”一扭腰走进了厨房,出来时只见拿了两瓶高度酒。

    “来,我们开始吧!”

    阿城还没等苏梦耘说早就动手夹菜尝了起来,这是一种多么久别的味道啊,到底是什么呢,阿城一时也说不出,只是感觉虽然这菜不是什么山珍海味,但,但每一盘菜似乎正投自己的胃口,就这样,阿城与苏梦耘边吃边说边笑。

    “来,干杯,为我明天起航走向新大陆庆祝!”苏梦耘脸上泛起了红晕。

    “呵呵,走向新大陆,好好,来,干杯!”阿城一饮而尽。

    “城哥,我想问你个问题行么?”

    “嗯,你说!”

    “到底什么是爱情啊!”

    “爱情,呵呵,爱情就像这瓶没有喝完的酒,如果你觉得不过瘾,就一下把酒全部喝掉!嗝!”阿城拿起酒瓶比划着。

    “酒,喝掉然后怎样?”

    “喝掉,呵呵,然后就是我们这样啦,醉意绵绵,心情爽快!就只剩下一个空空的瓶子。可是。。。。。。”

    “呵呵,可是什么呢?”

    “可是,你如果不想把这半瓶酒喝光,就得千方百计,想办法保证让它不变质,就得。。。。。就得我们天天去维持,因为。。。。爱情不是永恒的。。。。嗝。”

    “要想不变质。。。。。难啊!太难啦!唉,城哥,那现在怎么办,这瓶酒喝还是不喝啦!”苏梦耘眼角有些湿润。

    “呵呵,喝,为什么不喝,来,咱们把它干了!”

    “碰!”一阵阵玻璃的碰撞声在清冷的夜里想起。。。。。。。

    夜已深,小莲开门进屋,房内没有开灯,空荡荡的有点冷。小莲换了鞋,开灯进了卧室,床上只有一床叠好的被子。“怎么这么晚还没回,难道又去阿杰家了,哼!”阿莲边想边掏出电话,但又马上停了下来,“这么晚,他应该睡了吧,算了,他也累了!”便放下电话,准备去淋浴睡觉。

    在清冷的西街,已经没有了碰杯的声音,在一片杯盘狼藉的很温馨的小房子里,只见阿城迷迷糊糊地为她解开了最后一件衣裳,眼前露出一对丰满而活跳的乳房,,他用身体轻轻靠近她,一时如冬日之沐浴温泉之中,一时如夏天浸泡冰水之流。。。。。。她轻闭着双眸,嘴角含笑,有一种古代女子般的羞涩,但渐渐地,那笑容变得不可思议,只见她的右脸上慢慢沁出些血渍,渐渐扩大扩大,成为一道道刀割的血痕,美渐渐成了丑,成了恐惧,但阿城却依然醉意绵绵,心火如焚,没有顾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