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凶案四起

    更新时间:2016-05-16 21:11:29本章字数:6272字

    阿城无力地抬起头,往前稍稍巡视一眼,却看见街对面的桥头上躺着一个人,行人走过得时候只轻轻看了一眼,便继续走自己的路。“难道是个乞丐?”阿城边想边走了过去,走近一看,阿城心中一惊,躺在地上的是个衣裳整齐的少女,只见她呼吸微弱,半边右脸已经血肉模糊,这显然是出了车祸,可为什么没人告诉我!阿城边将那少女抱起边去拦车,咦,她好像一个人,阿城心里咯噔一下,从少女的体型确实像前阵子那场车祸的女孩,阿城轻轻将女孩的右半边脸反过来一看,只见一张熟悉的面孔突然睁开一只血眼,露出极度诡异的笑容,啊!!!阿城全身一软,那女孩便从手中掉落。。。。。。

    阿城回来的时候,小莲已经去上班,只在桌上留了个纸条:“你个坏家伙,老是跑去阿杰那,害我独守空房。嗯早餐已经做好,记得吃,哦,还有一件事,我问了那个老中医,他说人参吃多了会有那个副作用,我见你身体也好了,就停了算了。今晚一定要在家哦,等我回来,嘻嘻。。。。。”阿城看完笑了一下,但又马上严肃了起来,因为,他不知该怎么去面对阿莲。

    阿城一个人坐在桌上慢慢地吃着早餐,早餐做的很精致,阿城一直以来都觉得好吃,但他总感觉里面少了一股味道,是什么呢,他渐渐找到了一些答案。“铃铃铃。。。。。。”阿城正在暇思的时候响起了电话。“喂。。。。。。什么?好,我马上过来!”阿城将没有吃完的早餐收了起来,便匆匆骑着摩托奔向东街,阿杰巡逻的地方。

    “怎么回事,阿杰!”阿城下了摩托。

    “不知道被什么动物咬了,右脸一个大窟窿,颈部被咬断了动脉,你看。”阿杰掀开一块白布,露出一个血粼粼的人头,那人眼睛未闭,好像看见很可怕的东西。“而且我们在一条巷子里找到他时,衣裳不整。”阿杰又补充了一句。

    “那知道他是谁吗,有没有家属?”阿杰问了句。

    “有,但已经死了,我们找到认识他的人,走到他家里的时候,应该是他老婆,上吊已经气亡。”

    “确定是自杀吗!”

    “嗯,初步已经确定!奇怪啊,唉,碰上了这事!”阿杰一脸的抱怨。

    阿城也边想边查看,但越想就越想不通。但他立马意识到,最近可能不太平,得巡逻好,西街可别再出什么事!

    傍晚时分,阿城仔细地巡逻了一番,然后走到了苏梦耘的楼下,心想:“她因该走了吧,唉,今早竟然什么也没说就回去了,不知。。。。”

    “吱嘎!”一扇窗户打开了,窗前立着一个有点憔悴的女孩,“啊,是她,还没走!”阿城看见梦耘的时候,苏梦耘也把眼睛望向了他,微微一笑。

    “呵呵,还没走啊。”阿城进了屋。

    “怎么,就盼着我走啊。”梦耘对着镜子梳着头发。

    “没有,没有,只是我以为你走了!”阿城连忙解释。

    “那你是想我走呢,还是留下呢?”苏梦耘回头一笑。

    “如果,你还没找到落脚的地方,就先别走,留在这至少还有我。。。。。照顾你!”

    “呵呵,真好,就等你这句话呢,说实话,我真不知道去哪好!”苏梦耘嬉笑着扑向阿城的怀里。

    深夜,“阿城,你在想什么呢?”小莲扑在阿城的怀里用幸福的眼光看着他。

    “哦,只是最近阿杰那边出了点事,我在考虑要不要去帮忙!”

    “什么事,很严重吗?”阿莲用疑惑的眼睛望着阿城。

    “嗯,而且有点怪!”

    “哦,那你应该去!”

    “嗯,不过可能就没时间陪你了!”

    “没事,反正我最近也忙,没能陪陪你真的好。。。。。。”

    “好了,没事!”阿城打断了阿莲的话,“睡吧,不早了!”说完倒头便不再说话。

    由于阿杰那边出了事,阿城便再也不敢有所松懈。清早便来到西街大道上。巡逻,重要的是将一些隐患消除在萌芽之中,这就得需要一个巡警的洞察力。阿城慢慢地走着,也许在别人的眼里,阿城只不过是在欣赏风景的同时用一身警服来震慑而已。

    西街却是不景气,大街上也就来来往往几辆车子,大多是些行人,毫无喧嚣可言。

    “哎呦!”阿城突然发现路边有个人在呻吟,阿城马上跑了过去。

    “大爷,怎么啦,没事吧?”

    “哎呦,咳咳。。。。”被扶起的老伯消去了无助的眼神,勉强对着阿城笑了一下,只是摸着肋骨腰处,看来那里有点疼。“还是巡警好啊,不然今天我就趴在这里了,唉。。。。。”老伯正说着,旁边走过的人默然点点头,好像终于有人把老人扶起来,不用在受心底良心的折磨,为什么这么说,阿城心底也知道:“前几天也有人摔倒,一个人去扶,没想到掉进了一个骗局,这事肯定传开了,于是,人们难以判定,于是,就有了眼前的一幕。“走,我们去医院看看!”阿城扶着老伯欲走,但那老伯笑着摆了摆手,硬是强忍着痛离去,说家不远,难得去医院破费了。阿城看着老伯离去的背影,沉思良久。。。。。。

    夜里,冷月半悬。“阿城,今晚你不回去了吧?”苏梦耘偎依在阿城的怀里。

    “不了,我跟她已经说了,说我要去帮阿杰,所以。。。。。”阿城抚摸着苏梦耘的秀发,笑了一下。

    “阿城,我俩怎么办?”苏梦耘突然问道。

    “我们,什么怎么办?”

    “难道我们就这样偷偷摸摸,我可不想当你们所说的那个什么小三!”

    “那。。。。。。那你想怎么做?”阿城有点疑惑。

    “跟她离了吧,娶我呀!”

    “离婚?不行,现在还不行!”阿城有些激动。

    “为什么,难道你想左温右香?”

    “不,小云,别这样想,只是还没到时机,再等会,好吗?”阿城边说边去搂苏梦耘的腰。

    “反正我不管,我就奈上了你,你看着办!”只见苏梦耘顺势把头靠在阿城的肩膀上,无辜可怜的脸一下子变得极其恐怖,那一道道血痕尽显了出来,轻轻说出一句:“你要是耍无赖,看我怎么收拾你!”

    “呵呵,好了,我怕你了,小家伙!”阿城边说边吻苏梦的头发。。。。。。

    天已明,从梦耘家出来,阿城这一夜又没有回去,走在街上,他心事重重:怎么我也成了这个样子,我不是很喜欢小莲的吗,我怎么就这样了,以前听到有人外遇,谁养情人了,我当时是多么的不屑,现在,我也是个三心二意的人了,呵呵。阿城苦笑一阵,有继续想到:现在梦云催我离婚,这该怎么办,我可是没有打算和小莲离婚,她是多么的好呀,可不离我又该怎样面对梦云,唉!阿城深深叹息,他知道,他又不得不对梦云负责,她已经被男人伤得够可怜的了。

    阿城无力地抬起头,往前稍稍巡视一眼,却看见街对面的桥头上躺着一个人,行人走过得时候只轻轻看了一眼,便继续走自己的路。“难道是个乞丐?”阿城边想边走了过去,走近一看,阿城心中一惊,躺在地上的是个衣裳整齐的少女,只见她呼吸微弱,半边右脸已经血肉模糊,这显然是出了车祸,可为什么没人告诉我!阿城边将那少女抱起边去拦车,咦,她好像一个人,阿城心里咯噔一下,从少女的体型确实像前阵子那场车祸的女孩,阿城轻轻将女孩的右半边脸反过来一看,只见一张熟悉的面孔突然睁开一只血眼,露出极度诡异的笑容,啊!!!阿城全身一软,那女孩便从手中掉落。。。。。。

    “警察叔叔。。。。。。”阿城被一个稚嫩的声音喊醒,原来自己还在原地沉思,怎么自己刚刚回出现那样可怕的幻想。

    “怎么啦,小朋友!”阿城蹲下来摸摸一个小男孩的头问道。

    “哦,叔叔,我看到那边有人被撞倒就没起来了,我看没人扶,我又扶不起,就想叫叔叔帮忙!”小男孩边用手指边奶声奶气地说。

    “哦,那快带叔叔去!”阿城所有的思绪被打乱,他知道,事情严重了。。。。。。

    等到把事情解决,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阿城疲惫地走进家门,却没想到小莲也回来了。

    “怎么啦,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阿莲依然是问得那么温柔。

    “嗯,我管的街区又发生车祸了!”阿城这回什么也没隐瞒,把所有的不解都告诉了小莲。

    阿城边吃饭边诉说,阿莲只是听着,偶尔安慰一句或提个问题。待快吃完,阿城突然问了一句:“小莲,今晚你又要加班吗?”

    “嗯,是啊,怎么啦!”小莲起身准备收拾。

    “哦,没什么,今晚我可能又要去阿杰那,所以。。。。。。’

    “嗯,我懂,你去吧,等忙完这阵子,我们再好好聚聚,我知道,我就是太忙了,没有好好陪你,老公,对不起!”小莲低下了头,有点愧疚。但阿城此时并没有回话,看他的表情,好像在忍受着巨大的心里煎熬。

    阿城和小莲两人匆匆吃完晚饭 ,又匆匆分手各自去工作,这是两人结婚以来的常事。

    晚上,阿城并没有去阿杰那,而是去了梦云的房间,他打算跟梦云好好谈谈,对,是该做出个决定的时候了。所以阿城巡逻完,就敲响了梦云的门,没有人,阿城边纳闷边掏出梦云配给他的钥匙,开门进去等了起来。“该怎么跟她说好呢,”阿城边等边思索了起来:“说我们的事只是一时糊涂,不行;说我不可能跟小莲离婚,也不行;干脆给她钱,她应该不会要,唉,怎么说才好!”阿城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好大的雨,这家伙去哪啦,阿城掏出手机,打了过去,“叮铃铃。。。。。。。”铃声却在自己身边响了起来,她没带手机出去,阿城走到床边,拿起一个小巧的手机。突然他发现床案头摆着一张相片,阿城放下手机,拿起相片看了起来,里面是一个有着纯真笑容的女孩,不过不像梦云,这是谁呢,阿城总觉得面熟的很,他在记忆里头搜索着,“啊!”阿城突然背后一寒,这,这相片里头的人,不是那个车祸里死去的女孩吗,自己曾抱起来那个女孩,血肉模糊,诡异的笑容,阿城不觉都联想了一块,突然,“轰。。。。。”一阵雷声,同时门“哐”一下开了,阿城回头一看,门外立着一个黑发垂帘的人,手中的相片不觉掉落了地,摔个粉碎。

    “嘿,怎么啦,我头发都湿了也不知道给我一块毛巾!”是梦云,刚在门外的是梦云,阿城使劲暗示着自己,渐渐镇定了下来。

    “你去哪啦,淋成这个样子!”阿城看着已经湿透的梦云,有点生气地责怪到。

    “嘻嘻,我去东街了,在那边找到了工作!”苏梦云边说还边甩了下头发,一些雨水溅到阿城的脸上。

    “东街,找工作?”阿城满是疑惑。

    “嗯,等一下,我去洗个热水澡哈!”梦云湿漉漉的脸庞仍挂着无邪的笑容,这让阿城把已经想好要说的话一下子分解得支离破碎。

    “嗯,去吧,我等你!”阿城笑了起来。

    梦云一听便拿着毛巾走向浴室,但又突然转身走到阿城面前,踮起脚轻轻吻了阿城一口,突出舌头笑一下才走进浴室。

    阿城怔在那里,思绪万千,渐渐感觉自己的脸庞有点痒,好像就是在刚刚梦云吻的地方,阿城用手抹了一下脸庞,却看见手指头有些淡红的东西,有点粘手,阿城确认这是雨水淋脱的口红,“口红!”阿城记得梦云没有这些东西,一向素净可爱,怎么这是什么东西。。。。。。

    等梦云出来,一切已经洗之干净,梦云的嘴唇没有什么口红,只有诱人的樱桃般的润红。待梦云轻轻偎依在阿城的怀里,那冰冷的身体已将阿城小小的疑惑化得无影无踪。。。。。。

    在阿城已经安眠的时候,小莲撑着伞回到家门,她甩去伞上的水珠,在她开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还是淋湿了,钥匙有点滑。

    “今晚下这么大的雨,不知道阿城有没有伞,会不会已经淋湿了,唉,就算有伞,他肯定也不会带的,”小莲拿起手机心里有点担心,因为以前阿城老不喜欢打伞,说什么淋雨的感觉很好,常常湿漉漉的回来,还好小莲能煮点姜汤,才避免感冒。“可是,现在他们应该睡了!”小莲又停住了。“叮铃铃。。。。。。”没有想到此时小莲的手机响了,是阿杰打过来的。

    “喂,嫂子,城哥在吗,怎么他电话打不通?”

    “他,他没在你那吗?”小莲一脸疑惑。

    “没有啊,怎么,城哥还没回来?”

    “没有呀!他说你那发生了些事,这几天都在你到帮忙!怎么?”小莲心底不安起来。

    “哦,前几天确实来过,今晚确实没来,我正找他有事呢!嗯,嫂子,你别担心,可能城哥今晚有事情忙去了,那就这样,嫂子,我的去忙了。。。。。”

    “喂,喂。。。。。。”那边已经挂了电话,小莲心里越来越不安。她马上打阿城的电话,确实是已经关机。小莲放下手机,看了看窗外,她想现在就去找他,可去哪里找,也许他真的在忙吧,也许下大雨了,他跑到认识的人那里躲雨去了,也许,他的手机是没电了,也许。。。。。。小莲在无尽个也许中渐渐睡去。

    第二天,雨已经停了,憔悴的小莲正准备出门恰好看见阿城回来,他一身没有湿,精神也很好。

    “昨晚你去哪啦,也不打个电话给我,真急死人了!”小莲走过去,想好好问问。

    “哦,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去阿杰那啦!”阿城轻轻抚着小莲的头,笑道:“看你急成这样,傻瓜!”

    “阿杰?”

    “嗯,是啊,怎么啦?”

    “哦,那,那没事了,是我担心多了,嗯,那我去上班了!”小莲顿时一愣,眼里渐渐湿润,便转身欲走,“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记得吃!”

    “嗯,知道了,去吧!”阿城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还是什么也没说就走进家门。

    小莲没有当面揭穿阿城的谎言,没有大吵大闹,这就是她性格的迷人之处,但她知道,她和阿城已经有隔阂了,小莲强忍着泪水,心想先上完班回家再好好跟阿城聊聊,她还是希望阿城亲口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吃午饭的时候,小莲还是没有直接问,只是对阿城说今晚希望他回家睡,别去阿杰那了,但阿城却没有直接答应下来,只说了句:“看情况吧!”

    小莲一听这话,心如刀割,看来阿城确实是有什么事了,而且这事不能让自己知道,到底是什么呢,一个女人的敏感让小莲自然想到了她不愿意想得事,她在心底暗暗有了决定,来到医院便强请了个假。

    晚上,阿城确实没有回去,不过他来到梦云家,手揣在兜里,说话有点支支吾吾。

    “小。。。。。云!”

    “嗯,怎么啦,今晚说话吞吞吐吐的!”梦云微笑着双手搭在阿城的肩膀上。

    “我,我们以后别。。。。。。别来往了,你想要什么补偿都。。。。。可以!”阿城低下了头,兜里的手紧紧揣着什么东西。

    “什么!”梦云的手慢慢滑了下来,那一滴滴眼泪遮掩了她尽是疑惑的眼神。

    “我,我不能和她离婚,我发现依然深爱着。。。。。。她!”

    梦云怔了一会,突然带着无比嘲讽自己地笑了起来,她边摇头边往后退着,突然从抽屉里摸出一把锋利的剪刀,架到自己的脸旁,睁大着眼珠,让人看了无比的可拍。

    “小云,你干什么呀!”阿城向前一步。

    “别过来!呵呵,我算是看透了你们男人,我永远只是一个牺牲品,我好恨!”阿城心中一慌,突然感觉这个情境自己在哪经历过,那些话是如此熟悉。

    “别冲动,小月,我不会再抛弃你了,我错了,真的,我知道自己以前错的多么离谱,你放下刀,好吗,我们什么都不要了,就简简单单在一起好吗,小月,求你了。。。。。。”阿城突然像变了个人。

    “你说的。。。。。。是真的?”梦云手里的渐渐垂下来。

    “嗯,以前我对不起你,现在,我不能再让你受苦了!,你先把刀放下,相信我,好吗?”阿城伸出兜里的那只手,并不停坚定地点着头,示意吧剪刀给他。

    梦云手里的刀渐渐垂了下来,阿城一下子把梦云抱住。

    “以后不许再说那么绝情的话,好吗?”

    “嗯,以后你也不许做这样的傻事知道吗?”

    “嗯。。。。。。”

    “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你在这休息会,我去看看谁在敲门,好吗?”阿城把梦云扶到床边让她做好,待梦云点头后才转身去开门。

    “吱嘎!”门开了,是一张熟悉而愤恨而眼泪汪汪的脸,门外站着的正是小莲,她请完假,边跟在阿城后面。

    “小莲,怎么是你?”阿城一阵惊讶。

    “阿城,你为什么不回家哦?”小莲眼泪汪汪地望着阿城,这个曾今爱她的男人。

    “我。。。。。。我。。。。。。”

    “可以让我进去看看么?”小莲还是控制着她的愤怒,只是眼泪涌流,因为她始终不相信,她深爱的男人跟其他的人一样。

    “不,不要,里面没。。。。。。没什么!”阿城走了出来,用身体挡着,把门关了起来。

    “阿城,我们到底怎么了,难道我对你不好吗,难道我们的爱情就这么脆弱吗。。。。。。啊?阿城!”小莲抽泣着,轻声地询问着,每一声抽泣,每一句询问都如刀割,阿城渐渐低下了头,松下了拦挡的手臂。

    “为什么啊,我们走在一起是多么不容易,阿城!”小莲见阿城陷入沉思之中,边用力一闯。

    “不要,小莲!”阿城猛然一醒,本能一挥手

    “啊!!!”

    “碰!!!”

    一个女人受到强力一推,撞过已朽的木栏杆摔了下去,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突然,只见楼下躺着一个女人,双目未闭,不知从某个地方流出缓缓的液体,流到冰冷而黑暗的街面上。

    “啊,小莲,小莲,你怎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