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狱中岁月

    更新时间:2016-05-16 22:01:35本章字数:2361字

    “1307,嚷嚷什么,妈的,一天到晚不得安停!看来不吃两棍不会睡觉。”只见一个人影开门闪了进来,抡起电棍就是一阵狂殴,完后,只见一个人影吐一口唾沫,然后是一阵清脆的声音,一个人影边闪了出来。漆黑的狱室里没有什么小莲,也没有什么看不清的脸,只有一个满身伤痕,缩成一团的人,从他的伤口可以看出,刚刚那个人不仅是用了棍子,还有拳脚,阿城没有感觉到疼,倒是有点清醒,有点释然,不知不觉,已经睡去,等一双凶狠的眼睛看了之后,便熄灭了外面唯一的灯光,深深地走廊只传出一句话:“妈的,这人真贱,要揍才睡得着!”

    龙城,男,25岁,此前为本市西街巡逻警,私会小三被抓正着,涉嫌谋害其妻莫小莲被判有期徒刑10年零8个月,其妻从楼上摔下,成植物人,其情人苏梦云不见踪影。

    这是第二天当地报纸头条的简略内容。

    “大哥,你到底怎么啦,怎么这样对嫂子?”阿杰对着精神恍惚的阿城喊道,“我真看错了你,我们的友谊就此了断,要不是你在里面我真想揍你一顿,看能不能把你揍醒,嗯,走了,以后好自为之!”

    阿城没有说话,他好像没在意身边这个世界,身体不停地发抖,精神好像已经错乱。

    晚上,这是一间小小的牢房,早已经关了灯,漆黑的角落只有着急促呼吸的声音,一个含糊其词的声音:“不,哦不,小。。。。。。小莲,原谅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不是。。。。。。。原谅我。。。。。小莲,呵呵。。。。。。”

    “咚咚,1307,安静点,快点睡觉!”一声急促的钢铁敲击的清脆声音,阿城便从幻境中惊醒,突然感觉好冷,自己这是到了哪里呀,阿城起身往四边看了起来,看不清,便小心翼翼地摸了起来,阿城踉跄地向门窗走去,因为只有那里还有一点光亮,是阳光吗,却没有温度,阿城踮起脚朝光亮处闻了一下,只是一股铁锈的气息,啊,我到了哪里,这里没有生活的味道,有的只是铁锈,湿气,寒冷,和恐惧。。。。。。阿城失望了,慢慢低下头,正欲转过头去,却看见不远墙角有点白的东西,阿城一步一步摸了过去,摸到了,却有点湿湿的,黏黏的,白的大概是布之类的东西,阿城轻轻扯了下,却没有扯出来,阿城用力一扯,却扯出一个人出来,她披散着头发,露出半边血肉模糊的脸,“啊,小莲!”阿城不禁手猛地一缩,往后移退却摔倒在地,那半张脸向阿城压过来,阿城边退边大声喊着:“小莲,对不起啊,我错了,可我是真的爱你的。。。。。。啊。。。。。。”

    “1307,嚷嚷什么,妈的,一天到晚不得安停!看来不吃两棍不会睡觉。”只见一个人影开门闪了进来,抡起电棍就是一阵狂殴,完后,只见一个人影吐一口唾沫,然后是一阵清脆的声音,一个人影边闪了出来。漆黑的狱室里没有什么小莲,也没有什么看不清的脸,只有一个满身伤痕,缩成一团的人,从他的伤口可以看出,刚刚那个人不仅是用了棍子,还有拳脚,阿城没有感觉到疼,倒是有点清醒,有点释然,不知不觉,已经睡去,等一双凶狠的眼睛看了之后,便熄灭了外面唯一的灯光,深深地走廊只传出一句话:“妈的,这人真贱,要揍才睡得着!”

    第二天,阿城终于见到了阳光,也终于明白自己到了什么地方,他深知自己有罪,来到这里也理所当然,但是,他希望一个人来看他,他有好多话想说清楚,但是,那个人没有来,也不可能来。

    “梦云,你怎么在这!”阿城一阵惊讶,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女出现在阿城的眼前,梦云依然笑得那么甜,那么纯真,她向阿城吐了一下舌头,轻轻地走过来,“你跑去哪了,难道不知道我好想你!”阿城轻轻地搂住他眼前的这个可人。

    “真的吗,那有多想呀,呵呵。。。。。。”

    嗯,是梦云没错,她的声音仍然这么好听,阿城一听到这么好听的声音,忘却了所有。

    “我都这样了,你说呢,也不来看看我,真是的!”

    “嘻嘻,我这不是来了么!”

    是啊,盼望的人已经来了,阿城感觉再也没有什么怨言,就是昨晚挨的打也值了,更别提现在伤口是否还疼,阿城渐渐搂紧梦云,深深地吻了过去,对,依然是这种独特的体香。。。。。。

    “不要走,小云,不要走。。。。。。”阿城从梦中惊醒,眼前除了无条件的黑暗就什么也没有。

    “1307,给我老实点!”外面传进一个凶狠急促的声音,这马上让阿城想到了身上的疼,于是马上安静了下来,差点屏住呼吸。

    在监狱的日子,枯燥而又单调,不是没有阳光,不是没有面包,也不是完全没有自由,但这里的每一天缺少了希望,于是一切变得单调枯燥,而对于阿城,他的日子除了这些,每个晚上他都会从梦中惊醒,他的梦里不是小莲那张恐怖的面孔,就是梦云那个让人生疼的笑容,不是自责的煎熬,就是欲望的失落,每天晚上,因为自己的狂躁乱语还有可能招来一顿凶狠的毒打,给自己添上伤,这也许就是阿城的日子里唯一的新意。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反正外面的草枯了又绿,绿了又枯,大地添了新坟,又承载了许多新脚印,破旧的西街已经有了繁华的气象,阿杰也不再是巡逻警。但此时监狱里的阿城却熬成了另外一种模样。

    “长官好!”

    “嗯,最近犯人们情况怎么样?”

    “报告长官,大部分情绪稳定,生活有律,只是。。。。。。”

    “嗯,只是什么,说!”

    “是,长官。只是犯人1307精神有点失常。。。。。。”

    “精神失常?怎么回事,在哪,让我看看!”

    “是,就是隔壁这间,长官请看。。。。。。”

    透过铁窗可以看到一个里面坐着一个精瘦的人,只见他一动不动,眼神涣散,只是脸角的肌肉不停地抽搐。

    “嗯,没事啊!”

    “不是,长官你看!”

    只见里面那个人突然发了疯似的:“不,别过来,小,小莲,求你了别过来,我错了。。。。。。啊,我不该。。。。。。”,从里面传出一阵呜咽声,这声音听起来像是很恐惧,很惨痛。

    “呵呵,小云,你来啦,这么久你都不来看我,你不知道我在这有多苦。。。。。。我好想你啊,呵呵”

    “真的吗,有多想啊,嘻嘻。”

    不一会又传出一阵嬉闹声。

    “嗯,确实挺严重的,看来得申请把他调走。呵呵,不过,刚刚他发出的女声还蛮像啊。。。。。。”

    “嗯,是的,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