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天机大陆

    更新时间:2016-05-18 01:53:12本章字数:2366字

    龙天鸿所在的这片大陆,名为天机大陆,在这片大陆上,一共只有两个国家,一个是地处东方的天龙帝国,另一个则是地处西方的风云帝国。

    这片大陆上的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普通人,另一类则是修灵者,天地万物,皆有灵气,而所谓的修灵者就是指,那些天生可以吸收弥漫在天地之间的灵气,来增强自身力量,从而使自己超凡脱俗的一种存在。

    自古以来,天机大陆上的修灵者便被分为了九重境界,分别为:灵之觉醒、炼体、炼气、结丹、灵胎、渡劫、生死、轮回和化灵,每重境界又分为小成、大成和巅峰三个层次。

    对于任何一个修灵者来说,灵之觉醒都是修灵的第一步,这是判断一个人能否成为一名修灵者的唯一标志,也是日后凝成灵胎的所在之处,而灵之觉醒的标志则是额头上出现的灵印。

    灵之觉醒的越早,便可以越早开始修炼,这与人的天赋和悟性有关,而且,一般如果一个人在其成年之前都没能觉醒,通常情况下,就只能老老实实的成为一名普通人了,再也没有半点成为修灵者的可能。

    传奇太子龙天鸿,自其出生之后,便是每日用各方宗派大能进贡的养髓灵丹温养血脉、滋润筋骨,堪称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纳天地精华于一体。

    五岁时便完成了灵之觉醒,开始吸收天地灵气,迈入修灵之途,炼体三年,晋入炼气境,炼气三年,又迈入结丹境,结丹五年,便凝聚出灵胎,如今十八岁,已是灵胎境小成,甚至已经摸到了大成的门槛。

    这样说可能比较抽象,举个例子比较一下。

    龙天鸿还有个妹妹叫龙天娇,七岁觉醒,开始炼体,炼体四年,进入炼气境,炼气五年,方得突破,如今十六岁,堪堪结丹境而已。

    即便是龙天娇这般修炼速度,都已经是比一般人要好的多了。

    帝国丞相邱夫子的儿子邱方泽,也是七岁觉醒,如今已经二十有四,成家立业,也才不过结丹境大成而已……

    如此一比较,便可知道,龙天鸿的修炼天赋实在是堪称妖孽,远非常人所能比得上了。

    龙天鸿的天赋还不仅表现在修灵的悟性上,更是表现在军事才华上,早在十一岁时,就跟随父皇龙遥御驾亲征,平定诸王叛乱,临危不惧,气度非凡,御赐镇国天龙甲。

    十六岁便前往北海挂帅,一年内,斩敌数万,让得那海妖一族,闻风丧胆,不敢挡其锋芒,御赐镇海天龙戟。回宫之后,便执掌了帝国天龙卫。

    天龙卫是帝国最为神秘的一只部队,以铁血无情、行踪诡秘著称,分为龙瞳卫和龙爪卫,散布于帝国境内各大郡县和宗派,替皇家执行各种秘密任务。

    龙瞳卫秘密渗透于各自所负责的组织内部,可能是某官员的幕僚管家,也可能是某宗派的长老干将,负责打探消息,收集证据。

    龙爪卫则多以门派、杀手组织甚至山野盗贼的形式出现,如有官员贪赃枉法、宗派图谋反叛,有先斩后奏的权力,多在夜间刺杀主谋甚至血洗宗门,是横在帝国境内所有权臣武者心中一把看不见的刀斧,时刻都要提心吊胆。

    天龙卫成立时间并不长,是龙遥登基后才着手建立,主要是为了清除异己,党同伐异,整肃朝政,巩固统治。组织内部藏龙卧虎,高手云集,组织人员品级虽然都不显赫,但是享用的俸禄却是极高,而且整个组织只对龙遥一人负责,总部设在天龙城外的一座绸缎庄内,低调的令人发指,寻常人根本难以发现,却有密道直通皇宫,可随时面圣。

    龙遥之下有四大执法,号称金乌、银河、孤月、流星,据传,都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高手,因各种原因隐退之后,便被龙遥以非常手段收入帐下。

    龙天鸿成为天龙卫新的首领之后,又拜了一位江湖隐士大能为师,修炼功法武学,并多次亲自参与天龙卫组织的秘密行动,英勇果敢,手段狠辣,逐渐在天龙卫中树立起了极高的威望,凭着着对天龙卫的严密控制,龙天鸿实际上对朝廷文武百官、江湖各宗各派都有着相当的掌握。

    这就是龙天鸿,号称天龙帝国的传奇太子,的确是当得起文能安邦,武能定国八个字的赞誉,也正符合虎父无犬子的金玉良言,正是这一对父子,支撑起了天龙帝国的庞大根基。

    ……

    天还没亮,一道尽力奔跑着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少阳山的别院附近,他轻轻一跃便是翻过别院的围墙,稳稳的落在了院子里,没有发出半点儿声响。

    此人正是昨夜被叫做天涯的少年,十多年来,自从懂事开始,他每天都坚持在天不亮的时候就起床,背上重物,跑出院子,往返于山间。

    距离一天比一天远,身上的负重一天比一天多,到如今,他已能背负百斤重的大石往返两趟才会感觉到微微有些气喘,对于一个没有觉醒出灵印的普通人来说,这简直有些骇人听闻。

    洗了把脸,他又去厨房烧水做饭,自从懂事起,父子俩的一日三餐,以及挑水劈柴一类的勤杂事情便是由他来做。饭刚做好,老者便起来了,这是父子俩的默契。

    老者今天穿了一件虽然陈旧但却洗的干净的黑袍,原本散乱的头发也梳拢起来束在脑后,显得比平常精神多了。

    父子二人简单的吃过早饭,待天涯收拾完碗筷,老者满脸笑容的看了一眼,便率先朝门外走去。

    别院门外有一条幽长小路直通出口。行至出口处,便遇到了常年镇守在这里的卫兵。

    为首的将军看到他们父子二人,微微皱了皱眉头,快步迎了上来:“王爷,您这是?”

    老者笑了笑,从怀中摸出一块令牌:“李将军,十八年不见,威风不减当年啊,这块令牌,将军应该还记得吧?”

    看到老者手中的令牌,李将军面色忽地一惊,说道:“王爷要动用这块令牌了吗?这可是先皇留给王爷以防万一的,王爷此举……”

    老者摆摆手道:“李将军这话倒是太过俗套了,父皇赐给我这牌令牌时就曾说过,有此令牌在身,可保我一生无虞,可父皇还说过,我可以凭此令牌要求新皇为我办成一件事情,随后便将令牌收回,李将军也不会忘记吧?”

    李将军点了点头:“王爷说的不错,先皇的确是这样说的。”

    “那就请李将军帮我们父子备一辆马车,我要进宫。”老者满意的说道。

    李将军面色一正,拱手道:“既然王爷心意已决,那么,小人明白,请王爷稍等。”

    不一会儿,便看到有士兵牵着一辆朴素简洁的马车前来,李将军道:“王爷和天涯王子请上车,小人亲自为王爷驾车,进宫面圣。”

    老者淡然一笑道:“那就有劳李将军了。”

    李将军急忙回礼道:“王爷客气了,请王爷和王子上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