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皇宫面圣

    更新时间:2016-05-19 20:47:36本章字数:2497字

    马车一路向着皇宫的方向驶去,经过城门时,李将军直接是站起身来,将腰间的赤金色佩剑高高举起,守城士兵便不敢再有丝毫阻拦,马车直接行驶到皇宫大殿前才缓缓停下。

    此时皇帝正在早朝,李将军手持佩剑,朝着大殿的方向躬身跪倒,沉声禀报道:“臣中将军李虎陪同一字齐肩王及小王子求见圣上!”声音中正有力,孔武非凡。

    守在台阶下的镇殿侍卫见状,急忙跑到大殿,在门外跪倒:“禀皇上,中将军李虎持尚方宝剑陪同一字齐肩王及小王子天涯在殿外求见。”声音拉的幽长而尖锐,好似专爱在夜里出来夺魂的怪枭。

    文武百官听到一字齐肩王之名,都是一惊,一时间议论纷纷。

    坐在鎏金龙椅上的帝国皇帝龙遥,面无表情的微微点了点头,心中叹道:“大哥,你终于忍不住了么,该来的还是会来啊。”

    龙遥看了一眼站在百官之首的龙天鸿,之后袖袍一挥:“退朝。”

    百官闻言纷纷拜倒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旋即恭敬的退出了大殿,下了台阶,都远远的朝老者拱了拱手,却并不说话,更不敢走上前来,只有包括丞相邱夫子在内的几个朝中的权重老臣,行到近前拜见。

    老者对着丞相邱夫子笑道:“夫子啊,你也老了,不知还能不能服侍下一任皇帝?”

    邱夫子面色恭敬的向老者行礼道:“老臣邱夫子见过一字齐肩王,见过天涯王子,十八年未见,王爷风采依旧,天涯王子真是一表人才,如今太子已经成人,一朝天子一朝臣,老夫已经准备即日便退位让贤,告老还乡,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一字齐肩王,实在是没有想到……”

    大殿内,百官退尽,只留下龙遥、龙天鸿父子两人,龙天鸿问道:“父皇,您怎么看?有什么事情值得他们父子用掉先祖御赐的保命令牌呢?”

    龙遥捻乐捻下巴上整齐的胡须,说道:“如果朕猜的不错,应该是为了天涯那孩子,别忘了,他和你一般大,也已经成人,少阳山,留不住他,大哥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困死在山中。”

    龙天鸿点点头:“那父皇准备如何答复?”

    龙遥道:“这件事情我早已想过,先皇废掉大哥的经脉,散了他的修为,让他今生再也不能修炼,就是在做给我看,要我留他一条性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不想再多做追究,毕竟,大哥已经是一废人了。

    只是那天涯,若放他离开,心里总有些不安。这些年,我年年去少阳山,就是为了看那孩子的长进,对于外家功夫的领悟确实可圈可点,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身为龙家男儿,他却始终无法觉醒出灵印,如今他已经成年,按理说,这一辈子都只能是个平凡人了,可他是大哥的儿子,以大哥的天赋,似乎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才对。”龙遥百思不得其解的说道。

    对于龙遥的担心,龙天鸿不以为然:“孩儿也曾随父皇见过他,父皇难道还怕他日后会对我形成威胁?莫说他如今只是个凡人,就算他突破常规,在成年之后觉醒,还继承了一字齐肩王的修炼天赋,但那又如何,终归是起步晚了,以孩儿的天赋与积淀,难道还怕他后来居上?”

    龙遥点了点头:“这倒也是,在修炼上,朕对你倒是很自信,恐怕普天之下也再难找出第二个十八岁的灵胎境修灵者了,你去,亲自接他们父子二人上殿,他们是你的伯父和弟弟。”

    “是,父皇。”龙天鸿拱手行礼,缓缓的退出了大殿。

    大殿前,老者正在和几位朝中的老臣寒暄,却看见太子龙天鸿从大殿走了出来,邱夫子一众心下了然,纷纷向老者拱手告辞。

    龙天鸿行至老者身前,直接躬身跪倒便拜:“侄儿天鸿拜见伯父。”

    老者似乎将一切都料到了一般,依旧是面不改色的笑着:“起来吧,你是太子,老夫只是个废人,这是老夫的儿子天涯,你们见过面的。”说完,看了一眼天涯。

    天涯躬身便要跪下,却被龙天鸿扶住:“王弟不必多礼,父皇在殿内,伯父、王弟,请。”

    大殿之内,龙遥已经走下龙椅,站立在大殿中央等候,见龙天鸿领着他二人进了大殿,主动迎上前去笑脸盈盈的说道:“大哥别来无恙。”

    老者拉着天涯躬身要拜,却被龙遥一把扶住:“大哥这是做什么,我们兄弟,哪用得着这些呢,大哥就别折煞我了。”

    老者也不虚于客套,说道道:“谢陛下隆恩,老夫携犬子天涯前来觐见,打扰了陛下早朝,望陛下恕罪。”

    龙遥面露嗔怒之色:“大哥说的哪里话,大哥有事,便是这天下最大的事,不知大哥此来何意,朕一定竭力而为。”

    老者点点头,心想:“虽然有些做戏,却也看的明白,罢了,足矣。”

    开口道:“老夫想请出先皇御赐的令牌,求陛下答应老夫一件事情,事了之后,自会将令牌交给陛下,老夫这条命也任由陛下拿去,蒙陛下开恩,让老夫能看到天涯成人的这一天,已经是感激不尽了。”

    龙遥挥了挥袖子,爽快的说道:“有什么事,大哥尽管开口便是。”

    老者道:“老夫只求陛下体谅天涯血气方刚,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姑且放他一条生路,不要让他和老夫一样,困死在那少阳山中。”

    龙遥心中暗叹,果然如此啊,面上却是半点声色也不露,继续问道:“大哥,天涯应该和天鸿同岁吧?”

    老者点点头道:“陛下说的不错,太子是九月初九出生,天涯是腊月初七出生,老夫永远记得这个日子,天涯的母亲是个小户人家的平凡女子,她命苦,身子弱,生下天涯之后不久便病故了,所以我才只身一人带天涯回来,这些事情,陛下当年也都知道。”

    龙遥点头:“大哥所说之事,朕自然知晓,只是朕心中一直有个疑问,为何天涯身为我龙氏子孙,却始终未能觉醒灵印?”

    老者似是早就想到了龙遥会这样问,淡淡的说道:“多半是随了他母亲吧,不过,不觉醒灵印,对于天涯来说,未必就是什么坏事,我不指望他这一生会有什么成就,能到外面的世界看看,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就算是我给他母亲的交代了。”

    龙遥闻言,叹了一声:“只是可惜了天涯这孩子着实是天赋异禀,这些年来,大哥教给他的武学,这孩子应该都学会了吧?”

    老者也不隐瞒,点点头道:“掌握的倒还可以,我也是闲来无事,就指点他学了一些粗浅的武学,强身健体而已。”

    龙遥目光在天涯身上一扫而过,说道:“大哥,我只怕以天涯现在的本事,出了门可能会有危险。”

    老者摇摇头道:“天涯是个男人,应该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如果真的出了事,那也只能怪他自己命运不济,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了,总比老死在少阳山强啊。”

    “那好吧,既然大哥舍得,朕也就不操心了,鸿儿,跟你弟弟过过招,指点指点他的武学,大哥身体多有不便,很多武学的精妙之处无法真正让天涯领会,你与他拆拆招,对他以后在外闯荡有好处。”龙遥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