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乐子要自己找才行呀!

    更新时间:2016-05-27 10:26:21本章字数:1824字

    因为牛大头和嘟嘟都距离门口比较近,老苟摔碎在地上的暖水瓶,流出的开水没有溅到到他们俩的脚上,所以不用逃出去。但是,受害最大的却是始作俑者,也就是摔暖水瓶的人——老苟,他的两个脚因为穿着布鞋,都被飞溅的开水,给烫得直跳镚子。

    而坐在老苟对面的桌子那头的老高却安然无恙,顶多是受到了点惊吓,等他定下心来的时候,看到老苟那个窝囊样儿,不由的拍手哈哈大笑起来了,而且一边龇牙咧嘴的笑,一边还讥笑他道;“这叫做什么呢?有句成语说的很恰当,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里应该改个词,叫做;举起暖瓶砸这叫的脚……”

    你别看那个干瘪老头,这里指的是老苟,虽然主任还没有轮到介绍老苟,可是他的岁数却让人一眼就能够看出个大概来。老苟少说都快六十了,个头又矮小,样子又瘦,两个颧骨都如同被斧头砍掉一般的,光剩下一双大眼睛还那么有神。

    老头也就是这双眼睛,让人还看到他并不是那种老态龙钟的样子,还有点生气,不过,他因为抽烟喝酒还喜欢喝浓茶,弄的满嘴都是黑的。平时,老头的余热都发挥在整日算计别人,捉弄别人的上面了,实际上用在工作上的精力却少的可怜。

    老苟的自尊心没有用在自己的身上,都用在了自己一心营造的儿子身上了。他有一女一男,儿子去年才从部队复员下来,他调动一切可以利用的关系,还每天没事有事的往局里跑,缠着局领导,给他的儿子网开一面,解决工作问题。

    起初他的儿子在建筑单位找了一份工作,也就是当保安,可是老苟嫌这个建筑公司当保安的工作,太掉价了,于是就给局长送了很多礼,好不容易才从局系统自然减员的名额里,调出一个名额来,让他的儿子在山上的发射塔上班了。

    什么是发射塔呢?就是广播电视节目,都要通过无线发射塔来传播出去。在这里上班,不同于在市里,因为发射塔是建设在市郊的一座山上,所以,每天都要吃住在山上,过着和尚般的生活,几乎就是跟城市的灯红酒绿不搭界了,可以这么说吧,只要是在山上的发射塔工作,就跟不食人间烟火一样,有门子的人,都不会到山上去过僧侣才过的日子,只有没本事的平头百姓的子弟,才会被发配到山上去。

    你想想,一个年轻小伙子,正处于勃勃生机的年龄,一下子从火热的生活环境当中,被安排到了山上那僻静的发射塔上工作,每天就负责发射节目,而且吃住都在山上,一刻都不能离开这个貌似单调乏味,实际上责任非常重大的工作重地。

    因为缺乏监管,也疏于管理,老苟的儿子刚刚进入到事业单位,拿着优厚的薪水才高兴了没有几个月,便对自己仿佛和尚般的工作厌恶不已,为了打发消磨时间,他找来黄色淫秽录像带在发射机房看,反正又没有人看到。

    你想想,一方面拿着国家的不菲的工资,一方面逍遥自在的翘着二郎腿,用单位的第一流的高清播放机来观看黄色淫秽带子,这该是多么的享受呀!他甚至都在心里嘲笑那些曾经在这里干不长就通过关系,调到市里上班的年轻人。

    乐子要自己找。他对这句话深信不疑。这句话也是他的父亲,也就是我们本书正在介绍的老苟同志,他就经常对儿子语重心长的说些成长语录方面的话,比方说,吃一堑长一智呀,好汉不吃眼前亏呀,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呀,等等,还有前面的那句;乐子要自己找,就是儿子刚刚从部队复员回家,有一段时间,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而整天宅在家里,愁眉苦脸的闷闷不乐,所以,老子就用这句话来开导儿子。

    直到有一天,他儿子才真正的寻找到了乐子,也就是躲在发射塔的机房里,津津有味的,并且一上班,便将两条短腿(这里有必要提醒一下读者,老苟因为是矮搓个儿,生下的儿子也遗传了矮个儿的基因,生的也就是比老子高两公分左右,但是还是属于心脏距离地球表面最近的人)翘到办公桌上。

    一边抱着一大包薯条一边举着大瓶儿的可乐喝着,一边津津乐道的看着淫秽黄片儿,反正每天的工作很清闲,也就是盯着发射机房的设备信号是不是正常。因为发射设备都是很先进的,又都是经过定期检修调试过的,所以一般来说,没有意外的话,信号都很正常。

    结果,正是出于这样的一个思路,老苟的儿子终于有一天,忘乎所以的在看黄片儿的时候,一边还用手机跟一个美眉煲电话粥的时候,没有想到铸成大错;误将黄片当成播出带子,将其播放出去了,结果一下子,全市老百姓都莫名其妙的收看了一段不堪入目的黄色片儿……结果可想而知,老苟的儿子立马被匆匆赶来的警察,以传播淫秽罪名将其逮捕。

    这个恶性事件虽然已经过去差不多一年,但是却是老苟心中永远的痛,也是老头儿最不愿意当众揭开的伤疤,你老高竟然敢当着艺术部新来的年轻人的面,旁若无人的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逼的老苟狗急跳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