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大拿,你就别猫洗脸了呀!

    更新时间:2016-05-29 07:44:06本章字数:1399字

    大概是主任的善意提醒,两个一大早上班,便有劲儿没有地方使,而是在同龄间找感觉的老顽童,终于气喘吁吁的停止了拉扯和争斗,逐渐的恢复了平静。是呀,扪心自问吧,两个老头儿,都黄土快埋到半腰上的人了,还那么不自重,这让比你岁数小的人,该怎么看待你们?是不是将来跟你们一把岁数了,快到退休年纪了,再胡闹一下呢?

    你别看,有时候忏悔也是很管用的,比让别人敲打你强得多。两个老头儿,一个是曾经的部主任,现在是黄河省市自治区广播电视协会的秘书长,一个是有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虽然儿子刚刚犯了法,给弄进去了)的老爹了,相信自我反省的能力还是有的,只要不是那种厚脸皮的人就行。

    老高将身子背过去,用手塞进裤裆里,感觉一下老家伙是否安然无恙?老苟呢,眼镜片都快掉到颧骨上了,但是并不妨碍他抬起眼皮儿,隔着眼镜框注视新来的年轻人。“这个呢,是我们戏曲组的老苟同志,”牛主任笑着给嘟嘟又接着介绍起来;“你别看他刚才那个样儿,可是他在我们戏曲组也算是大拿呀,以后,你要是在戏曲上有啥不懂的地方,你就问老苟好了。”

    老苟抬起他的那两个猫眼儿,说是猫眼儿,主要是现在他正在猫洗脸呢,什么是猫洗脸呢,就是哭鼻子呀,也就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因为他刚才听主任说他是戏曲组的大拿了,如果不提大拿的话,兴许他还不哭呢。从此可见人性的弱点了,对于荣誉来说,人永远是虚荣的奴隶。

    你想想,如果老高要是从尊重戏曲组大拿的角度来对老苟客气点,刚才的由戏耍和嘲弄到讥讽然后演变到后面的恼羞成怒,动手动脚,甚至大打出手的结果不是就可以避免了吗?现在,牛大头的一句暖人心的话;“老苟算是我们戏曲组的大拿了。”如同一缕温暖的春风般的吹进了老苟渴望获得别人尊敬和看重的心田里,让老苟的虚荣心得到了宣泄和释放。

    “啊呀呀,你们是不是嫌我不中用啦?”老苟老泪纵横,摸着鼻子下淌下的鼻涕,又擦一把,从眼镜框里涌出的眼泪花儿,哽咽的说道。他两手轮换着擦拭着脸上的水,这些从身体内部喷涌而出的液体,让布满褶子般的猴头脸,变得如水田一样的,荡漾着泪痕和污垢。

    “老苟,我们什么时候嫌过你啦?”主任看到老苟猫洗脸,便笑着拍拍老苟后背,连哄带安慰的说道;“刚才我不是也说过了吗,你是我们戏曲组的大拿,也就是说,我们这里缺少你就玩不转呢,这个老高也懂得的,你说对不对老高?”

    主任善意调和人民内部矛盾。他先是抬举这个,又取悦于那个,反正让谁都觉得主任的话中听,如三月春雨般的萧萧下。“对头的很,老苟,你看我都不像你那样,你既然是我们戏曲组的大拿,就要拿出个大拿样儿!”

    老高的这句话是不是有隐含着几分嘲弄的色彩,只有老苟才能够品味得出来。老高看到老苟不吭气了,就继续亢奋的说道;“刚才你搬起暖瓶砸自己的脚,这都算不了什么,只要活着就比什么都强,还有儿子的事情,让他自己去抗,别去管他……”

    说到这里,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又提老苟儿子了,就忙岔开话题;“哎呀,老苟,你差点就要了我的老命了,你想想,如果命根子不在了,我能还有活下去的愿望吗?对不对老苟。别出那个熊样儿了,你没有获过任何奖,这个局里和同事们都不怪你,只能说明你运气很差……”

    你不得不佩服秘书长高超的语言表述能力,他能够在一句话里,纵横肆意,如同武林高手一下子投出几枚利器,让你防不胜防。若不是牛大头一个劲儿的对老高使眼色,老高肯定不会闭口的。还算是老同志的觉悟高,看着新来的嘟嘟的份上,得饶人处且饶人,也算是给处于窘态的老苟一个台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