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路见不平遇苏羡(1)

    更新时间:2016-06-21 07:30:22本章字数:3080字

    林姨娘打得一手好算盘,眸子里面也满是阴毒的光芒,仿佛已经预见了沈清荷嫁给方家大少爷的情景。

    笙嬷嬷恭恭敬敬的垂首道:“老奴知道该怎么做了,姨娘您就放心吧!”

    毕竟她是林姨娘娘家那边过来的人,对林姨娘自然是忠心耿耿的。

    林姨娘也从来是将笙嬷嬷当成心腹,什么事情都会跟笙嬷嬷商量,毕竟是老人了,有时候想得比她还要周到,做事也老辣,几乎不用操什么心。

    “嗯,我相信你!”

    林姨娘这边忙着散播沈家大小姐要寻媒的消息,沈清荷却依旧想着如何再多找一些附近的为富不仁的商家,根本不知道麻烦即将临头。

    阿芸看沈清荷在忙着清理着什么东西,她便凑上前来,问道:“大小姐,您在捣鼓什么呢?”

    沈清荷转过头看着阿芸,无奈的看着她道:“阿芸,你要走过来的时候能不能出点声?总是这样瞧瞧出现在人家背后,会吓死人的。”

    阿芸吐了吐舌,露出了俏皮的笑容,眨着眸子,道:“奴婢知道了,下次绝不这样了。”

    “哼,要你绣的东西都绣好了吗?”

    沈清荷之所以这么问,无非是不想让阿芸打乱自己的计划,像是打家劫舍这样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让阿芸涉入的,免得吓破了她的胆。

    阿芸却是一脸轻松的道:“绣那些玩意在奴婢看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就不知道小姐您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害怕?”

    沈清荷转过头,注视着阿芸道:“阿芸,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喜欢的东西,比如说你喜欢女红,有人喜欢肯定就有人厌恶,我就是不喜欢女红!”

    阿芸似懂非懂的点头,眼里有着担忧:“可是小姐,这女红就算你现在不喜欢,以后嫁人了之后,你也不可能不碰啊!听说,那样会让夫家嫌弃呢!”

    “那我就不嫁了呗!”沈清荷说得十分轻松,似乎根本就没有在意,也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阿芸比沈清荷都急,她在一旁呸呸呸,道:“大小姐,您怎么能这么说呢?老天爷在上,您可千万别听大小姐的话,一定要为大小姐配一个良婿!”

    说着,阿芸双手合十,朝着窗外不断地拜着,好像上天真的听得到她的话一样。

    沈清荷翻了个眼,她已经不想听阿芸说话了,反正到时候,就算自己嫁不出去她也没所谓,只是看着阿芸急起来的时候很好笑,有时候忍不住逗一逗而已……看样子,以后还是少逗为妙!

    阿芸拜完之后,发现自家大小姐根本就无动于衷,她无奈的撇嘴,算了,什么时候这位大小姐有真正的将自己的话听进去过?

    答案是——没有,一次都没有。

    既然如此,说了也白说,还不如不说,她拉着沈清荷道:“大小姐,你要收拾什么东西,奴婢来帮您吧?”

    作为一个合格的婢女,自然是闲不住的,阿芸也是如此,她恨不得每一刻都有事做,这样自己的心里才会稍稍安心。

    沈清荷已经将东西收的差不多了,她挑了挑眉,道:“不用了,阿芸,你若是真的很闲,我想,林姨娘那里肯定缺人手,不如……”

    阿芸听了之后,连忙讨好的笑了笑:“大小姐,奴婢不闲,奴婢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开玩笑,若是真的被调到林姨娘那边去做事,那就等着被她虐死吧!她阿芸可没有被虐的爱好。

    沈清荷看着阿芸怕怕的样子,她弹了弹阿芸的额头,道:“那就给本小姐闭上你的嘴,再啰嗦一句,本小姐就告诉姨娘去!”

    阿芸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示意自己再也不说话了。

    沈清荷这才满意的点头,她将那些收拾好的东西往身上一放,看着阿芸道:“老规矩。”

    阿芸苦着一张脸,她知道,沈清荷这是又呆不住了,每次出去的时候就会叮嘱自己,然后,那一段时间,她就会特别的痛苦。

    “好了,别苦着张脸,”沈清荷拍了拍阿芸的脸颊,笑道,“只要你乖乖地,本小姐会带些好玩意回来给你的!”

    阿芸却是嘀咕着:“奴婢宁愿不要那些玩意……”

    只要她大小姐能够安安分分的,她真的什么都不在意,虽然每次沈清荷都平平安安的回来,可是没有哪一次阿芸是不悬着一颗心的,若是沈清荷某一次出去,遇到了什么危险,她可要怎么办?

    沈清荷斜瞟了阿芸一眼,凉凉的道:“你说什么?”

    这小妮子,最近可是越来越大胆了,若不警告一番,难免要坏了她的事。

    阿芸连忙摇头,对于沈清荷的超好听觉,她真是无话可说,为什么大小姐她好像什么都知道了一样?

    沈清荷哼了一声,她看着阿芸道:“有什么话,大声些说出来,本小姐也听听?”

    阿芸堆着笑容,讨好的看着沈清荷道:“大小姐您看错了,奴婢哪有说什么?希望您早去早回,奴婢在您回来之前一定帮您担待着!”

    沈清荷这才笑了出来,勾了勾唇,道:“这还差不多!既然如此,本小姐就走了!”

    说着,沈清荷便纵身一跃,出了自己房间的窗户,而阿芸看着沈清荷离开的背影,唇又不由自主的嘟了嘟:“什么啊,就这样走了……”

    心里有些小小的不开心,随即又摇头,大小姐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吗?她今天怎么就觉得挺不开心的呢?

    阿芸连忙将窗户关上,然后又将房间的门也关紧了,这样做都是为了让人不起怀疑,毕竟大小姐的病,全府上下都知道,也因为如此,除了自己,很多下人也不愿意服侍大小姐……这样子一来,对于大小姐的装病便更加的方便了。

    他们一定想不到,在他们眼中病怏怏的大小姐,实际上生龙活虎的,而且性子也并不柔弱。

    沈清荷离开了沈府之后,便开始寻找目标起来。

    钱塘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有钱的人家也并不少,相对而言,贫穷的人更多。

    有些的人仗着自己有钱就鱼肉乡民,沈清荷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类人,明明有钱,还要欺负人,这就太过分了!

    所以,沈清荷一般都是从这些人的府里面下手。

    沈清荷走着走着,忽然听到不远处的地方似乎有些不寻常的动静,她目光看了过去,只见一群人围着一名男子,那男子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他的样子已经十分的狼狈,手中死死的抱着什么东西,被那些人逼得步步后退。

    沈清荷的眼眸里面闪现出一抹兴味的光芒,看样子,今日还没有开始打劫,就碰到有趣的事情了。

    “乖乖的把东西交出来!”为首的一人,脸上有着长长的刀疤,一脸的横肉,声音又大,一句恐吓的话,恐怕就会吓破平常人的胆。

    那男子虽然后退着,然而眼里面却没有一丝害怕的神情,反而一脸的正气凛然,他看着这群人道:“你们休想!这里虽不是天子脚下,但是打劫是犯法的,本官可是新任县令,你们胆敢打劫朝廷命官吗?!”

    沈清荷的眼底滑过一抹意外,原来这家伙竟然还是有来头的,看着一身打扮,穿的是普通的布衣,如果不是他自己说出来,恐怕没有一个人会相信这家伙是县官吧?

    果然,没多久她就听见了那群打劫的人嚣张的笑声,为首的那人首先停住了笑意,狠狠地瞪视着那男子道:“你若是县官,本大爷就是皇帝老爷!哈哈……”

    跟着,那后面的几个劫匪也大声笑了起来,还不断附和着:“就是,就是,还县官呢,看他那穷酸样!”

    那男子蹙起眉头,他温声道:“既然嫌在下寒酸,何不放在下离开?若是你们就此回头,在下既往不咎;若是死不悔改,那么就休怪在下上任之后惩治你等!”

    “哈,听听,他还当真了呢!”为首的那人眯了眯眼,哼了一声,道,“本大爷早就说过了,人走可以,把你怀里面的东西留下来!”

    “除了这个!”那男子毫不退让,眼眸里有着毅然。

    “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兄弟们,给我上!”

    说着,那些人除了刚刚那个头子,一个个毫无章法的冲向了那个男子,就在此时,那些人不但没有能够伤害到那男子一根毫毛,反而一个个大声惨叫了起来,只见他们的手腕上,额头上纷纷都出现了石子的印记。

    “谁,谁敢坏本大爷的好事?给本大爷滚出来!”

    那个头子见大事已坏,他不由得怒吼道。

    在一旁看了很久的戏的沈清荷慢悠悠的走了出来,她环着双手,一脸笑容的道:“就是你姑奶奶我!”

    看到沈清荷,那头子不由得微微怔了怔,原本以为有这样本事的一定是个男子,没想到竟是一个女人!虽然她蒙着面,但是,那劫匪就是认定了沈清荷绝对是一个绝色美人,本来有一些害怕的劫匪这会儿换上一副调笑的脸孔:“哟,小娘子长得还真不错,不如乖乖地从了本大爷,当本大爷的压寨夫人,本大爷一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