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路见不平遇苏羡(2)

    更新时间:2016-06-22 07:30:53本章字数:3017字

    沈清荷的脸上扬起了一抹冷笑,正要赏这出口成脏的劫匪两巴掌,只见那名文弱的男子,上前一步拦在了沈清荷的面前,他温润的眸子看向她:“姑娘,你快些离开,这群人是找在下的麻烦,你没必要为了在下陷入险境!”

    沈清荷撇了撇唇,诧异的问道:“本姑娘什么时候说是为了你了?”

    那男子大概是头一次被人这么问,一时间竟然尴尬得说不出话来,脸上红了红。

    “听到了没?人家姑娘不喜欢你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那劫匪以为沈清荷愿意跟着自己,心里一下子就得意了起来,他上前一步,用力的推开了那男子,看向沈清荷的目光里面尽是邪恶,“姑娘,你若是选择本大爷就是眼光太好了,本大爷可比一般的男人强多啦!”

    说着,那人的手竟要向沈清荷的脸上摸去,被劫匪推开的男子见此情景,他不由得惊呼出声:“姑娘——”

    沈清荷如何会让那个人得逞?她唇角一勾,手猛然就扣住了那男子的手腕,然后用力的向后一扳,竟让那个看起来凶神恶煞、高高大大的男子动弹不得。

    接着,沈清荷又用力的给了那个人一巴掌,柳眉倒竖道:“让你嘴巴不干净!”

    那劫匪大概被打蒙了,他久久回不过神来,便又挨了沈清荷一踢,正中小腹,痛得他不能不弯下腰去,捂住肚子,直不起身来。

    “还不给本姑娘滚?”

    那劫匪见势头不好,他捂住了肚子,慌忙跑开了,而那些人见头头都被那姑娘打跑了,又如何还敢逗留,便一个个的都逃离了开来。

    沈清荷拍了拍自己的双手,正准备离开,此时却传来了那个文弱男人的声音:“这位姑娘请留步!”

    “还有什么事?”沈清荷皱了皱眉,她只是觉得这件事好玩而已,现在麻烦也已经解决了,她可不喜欢跟一个说话文绉绉的人打交道!

    那男子朝着沈清荷拱了拱手,道:“在下苏羡,谢过姑娘刚刚的救命之恩了,只是,在下还有一事相求,不知姑娘可否答允?”

    啧啧啧,这一口酸溜溜的,可真要酸死她了!沈清荷觉得自己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打量着眼前的苏羡。

    此人一身普通的青色长袍,长发也只用泛白的布条系着,长眉清目,眼眸温和,一看就知道是个好脾气的,最最值钱的恐怕就是他系在腰带上面的那块玉佩了……这人真是新上任的县令吗?还真是清贫得很呢!

    就冲着这个人一身正气,死死护住自己东西的样子,沈清荷觉得,自己没有理由不帮他,随即便点了点头问道:“什么事,你说吧!”

    “在下本是来钱塘县上任,奈何对钱塘县还不是很熟,所以迷路了,还遇上了劫匪……请问姑娘是否能够指点在下一番?届时,在下一定重谢姑娘!”

    苏羡说着,又是一礼。

    他不得不说,这次赴钱塘县之行远远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可以说一波三折也并不为过,这么差的一个开端,不知道以后是不是也会麻烦重重?

    沈清荷敬谢不敏的看着苏羡,道:“苏大人,先不必忙着谢我,我没有时间送你过去县衙,我可以让人送你过去!”

    苏羡点头,脸上浮现出一抹感激的神情来:“多谢姑娘!”

    沈清荷摇了摇头,她道:“先跟我来吧!”

    还好她外出那么久,也认识一些衙门中的人,虽然都只是在衙门做差役而已,但是至少能够将这个迷路了的糊涂县官送到县衙之中去,她这个好事就做到底吧!

    “听说新的县官就要来了……”

    “啊,不会又跟之前的那些县官一样,只知道收我们的税吧?”

    “那可不一定,就算是一开始不会,到后面恐怕也会坚持不住,我要是官,能够捞油水,我也捞!”

    “那还好你没当官……”

    ……

    一些人说话的声音此时飘入了沈清荷和苏羡的耳中,苏羡听到了这些话之后,脸上竟然也没有一点点的不自在,沈清荷看了一眼,心下对于苏羡更有些佩服了起来。

    若是换做自己,恐怕也做不到像苏羡这样毫不在意吧?

    不愧是做县官的,像是这种人,应该是读了很多书,然后很有涵养,所以连带的性子也温和了起来,对人极其的有耐心,沈清荷不得不承认,在她第一眼见到苏羡的时候,就感觉他身上有种浓浓的书卷味,但又绝不是十分迂腐。

    沈清荷带着苏羡穿梭于人群之中,两个人本来就是男的俊女的俏,自然让不少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两个人的身上,只有他们两个人自己毫无所觉。

    走进了一家酒楼,沈清荷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常常在这边喝酒的差役,于是她走到那人的后面,用力的拍了拍那个差役的肩膀。

    “噗——”

    那名差役显然没有想到有人敢在后面偷袭自己,刚喝下去没多久的酒就全部喷了出来,还不断地呛咳着,见到厅堂中的人全部都看笑话似的看着自己,他正要发作,便听到了一抹熟悉的声音:“小路子,你倒是过得挺不错嘛!每天喝酒,过得这叫一个潇洒!”

    沈清荷说着坐在了这名叫小路子的差役一旁的长凳上,眼眸带笑。

    然而,小路子看到眼前的蒙面女子却是笑不出来,他僵硬的扯了扯唇角,看着沈清荷道:“咳咳……你怎么来了?”

    注意到沈清荷警告的目光,小路子连忙闭住了嘴巴,他可不希望自己被这个女子恶整,那绝对不是自己能够承受的。

    “想你了呗,”沈清荷笑吟吟的看着小路子,她拉过一旁呆站着的苏羡,朝着小路子道,“这个人自称是新上任的县官的苏羡,你知道吗?”

    小路子这下子酒意全醒了,他上下打量着苏羡,瞪大了眸子,喉咙动了动,道:“你有官印吗?”

    想要知道苏羡究竟是不是他们钱塘县的县官,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官印,另一种则是府官亲自下发的文书。

    虽然文书上的确是说新上任的县官是叫苏羡没错,但是这年头想要冒名顶替的人实在太多了!所以,还是得看官印来辨认。

    苏羡点头,他将自己抱着的那个包袱递给了小路子,道:“这里面就是在下的官印,你可以看一下。”

    小路子惶恐的摆手,道:“这个……这个不是给小的看的,大人请跟随小人回县衙再说吧!”

    官印是何其重要的东西,像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差役如何能够动这样的东西,他又不是不要命了!同时,他对苏羡的坦诚也有些不知所措,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县官,都不弄清楚对方是谁,就直接将官印拿出来,也不怕自己心生歹意么?

    “等等……”苏羡出声道,他转身看向沈清荷,彬彬有礼的道:“请教姑娘芳名,家住何处,在下到时一定登门致谢!”

    沈清荷挑了挑眉,看着苏羡一本正经的样子,忽然觉得很是有趣,她走上前来,她装作一脸凶恶的样子,道:“你一定要谢本姑娘?”

    苏羡被沈清荷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怔了怔,他点头道:“这是自然,姑娘救了在下的性命,又让人带在下回县衙,在下自然定要向姑娘致谢!”

    “哎呀呀,本姑娘向来最喜欢你这样文文弱弱的美男子了!”沈清荷说着,勾了勾苏羡的下颌,令苏羡吓了一跳,不由得退后了一步,“如果你真的要感谢本姑娘,不如你就从了本姑娘,如何?”

    “姑娘,请自重!”

    苏羡的脸上又起了红晕,他面红耳赤着微微后退了一些,急匆匆的道:“在下还要上任,就先告辞了!”

    说着,苏羡便对着小路子使者眼色,小路子憋笑得厉害,他很是佩服的朝着身后的沈清荷看了一眼,沈清荷却已经不知道往哪里去了。

    “大人,请跟小的来……”

    小路子转过头,便将苏羡带离了酒楼之中,他知道,其实沈清荷那样吓唬苏大人不过是因为,她不喜欢别人的报恩罢了,有时候真的搞不懂沈清荷,她一时是这样,一时是那样,总是让人摸不清,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

    沈清荷离开了酒楼之后,微微松了口气,她救下苏羡,是完全没有任何目的的,所以,她也没想过让苏羡怎么报答自己,对于沈清荷来说,苏羡只是一个陌生人,没必要和他发生任何扯不清的纠缠,所以,她宁愿让苏羡误会自己,也不愿意告诉苏羡自己的名字。

    新任县官,一身正气,将来注定会成为自己的对立面,那样的苏羡,跟自己是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

    所以,沈清荷一点都不觉得遗憾或者后悔,想想看,若是自己和苏羡有了什么牵扯,只要她还在做着劫富济贫的事,总有一日,苏羡会后悔与自己相交,连累了他的仕途,既然如此,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任何的纠缠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