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无事献殷勤

    更新时间:2016-06-26 07:32:41本章字数:3041字

    “才不是!”方孜暮瞪着阿齐,道,“她也不管我了,如果是以前,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那该死的媒人蒙蔽了!她分明也是嫌我碍眼,所以想要让我尽快娶妻生子!”

    阿齐听了扬了扬眉,看样子,大少爷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只是,他不觉得夫人是不管大少爷了,相反的,就是因为太喜爱大少爷,所以才想张罗着让大少爷娶妻生子。

    有时候真不知道大少爷是怎么想的,那么不喜欢娶妻生子,难道他打算一辈子都一个人吗?

    如果真是这样,恐怕夫人会很难过的吧?

    “阿齐,你在想些什么呢?”方孜暮久久听不到回应,他不由得转头看向阿齐。

    阿齐回过了神来,他摇头道:“大少爷,其实奴才是觉得,您为什么这么排斥娶妻生子呢?”

    “本少爷什时候说过,本少爷排斥娶妻生子了?”

    方孜暮嗤笑了一声,看着阿齐道。

    阿齐瞪大了圆溜溜的眸子,看着方孜暮道:“大少爷……”

    “本少爷只是讨厌他们不经过本少爷的同意就擅做主张,随意的拉一个女子给本少爷罢了,难道本少爷是这么随便的人吗?”

    方孜暮说出了根源所在,且一脸的傲然。

    阿齐听了之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又皱起了眉,道:“这其中,有什么很大的区别吗?”

    到最后,不还是要娶妻生子?既然结果一样,又何必在意是跟谁?

    方孜暮听了摇头,一脸朽木不可雕也的看着阿齐,道:“所以说,道不同不相为谋!跟你说啊,你也不懂!”

    阿齐嘟了嘟唇,道:“大少爷说的这些,奴才是不懂,奴才只知道,若是大少爷不肯娶妻生子的话,夫人一定会很伤心的!”

    方孜暮的瞳眸缩了缩,他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只是,婚姻之事,在他看来,若非两心相悦,不如孑然一身,还落得逍遥自在,否则便是害人害己!

    若真要娶妻…… 不知为何,方孜暮的脑海中竟闪过一抹身影,那正是那日芒种节时,自己撞见的那名女子,啧,他在想什么呢,两个人不过是一面之缘,彼此连姓名都不知道,更何谈日后?

    想到这里,方孜暮的心里不由得更加闷了起来。

    “酒来啦,菜来啦——两位客官请慢用!”小二将所有东西都上齐之后,便要离开,谁知方孜暮却在此时喊住了他,道,“小二,拿两个大一点的碗来!”

    “是,两位稍等!”小二高声答应着退了出去。

    阿齐听到两个的时候,心里面知道,完了,大少爷自己要喝就算了,竟然还要拉着他一起喝,到时候回去了,让方老爷知道,肯定自己又要脱一层皮!

    心里面虽然忐忑不已,但是,阿齐还是陪着笑脸道:“大少爷,小人便算了吧,待会儿若是我们两个人都醉了该怎么办?”

    方孜暮睨了阿齐一眼,道:“你若是不陪本少爷喝酒的话,那就自个儿回去,本少爷不会怪你的!”

    阿齐听了干笑了两声,他摇头道:“大少爷这是说的什么话,大少爷如此高的兴致,小人自然要奉陪到底了!”

    说着,阿齐便不再说话了,免得越说越错。

    “哼!”

    方孜暮轻哼了一声,小二此时拿了两个菜碗过来,放在了两人的面前,恭敬的问道:“不知二位还有什么吩咐吗?”

    方孜暮摇了摇头,他挥手道:“下去吧,若是有什么,会再喊你的!”

    小二点头道:“是,两位客官慢用!”

    说着,小二便转身离开了。

    方孜暮瞪着一动不动的阿齐,道:“倒酒啊,阿齐,难不成你要本少爷伺候你?”

    阿齐听了之后,连忙上前打开了酒封,然后往两个碗里面倒酒,讨好的笑道:“大少爷,小的这不是就给您倒了吗?”

    方孜暮闻着酒香,不自禁的闭上了双目,那样子似乎已经醉了一般。

    偏偏这时,旁边桌子的人也不知是喝醉了还是怎么,只听一人语无伦次的道:“可恨,那沈家大小姐不过就是一个风吹就倒的药罐子,之前托媒人说媒,竟还敢矫情的拒绝本公子!”

    “什么?我说张公子,你就算是再不济,也不能娶个半只脚都踏进棺材里的人哪!”

    “哼,若不是因为她父亲开了个沈家锦绣绸缎庄,我又岂会如此遭人笑话?那女人拒绝了本公子,她以为谁还会要她?她这辈子都甭想嫁的出去了!”

    ……

    那张姓公子依然在叫骂不绝,方孜暮却没有再听下去了,得知沈家大小姐的情况之后,他心里面更加烦躁了,端起了面前的酒,就往自己的嘴里面灌去。

    “大……大少爷……”

    阿齐也被方孜暮这突如其来的豪气给吓到了,他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方孜暮一碗一碗的喝着,直到喝到了第四碗的时候,阿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死死的按住了方孜暮眼前的酒碗,道:“大少爷,您不能再喝下去了!”

    方孜暮的双眼冒红,瞪着阿齐道:“阿齐,你给本少爷放开!”

    “不可以!”阿齐摇了摇头,眼里也有着倔强,“大少爷,您在喝酒之前至少要……吃点东西吧?”

    方孜暮笑了一声,他看着阿齐道:“本少爷说过,你若是不想陪本少爷喝的话,就给本少爷滚回去,你听不懂吗?”

    他现在需要的只是一醉方休,偏偏阿齐还不肯让他这么做,方孜暮第一次后悔带了阿齐出来,他实在是太啰嗦了!

    “大少爷,”阿齐他仍然死死抓住酒碗不放,道,“奴才可以陪您喝酒,但是您不能像刚才那样猛喝了,伤身的!”

    在阿齐看来,不管是为了什么,都不值得用伤害自己来作为代价。

    方孜暮撇了撇唇,道:“你真啰嗦!”

    然后,用力的夺过了阿齐手中的酒碗,一口一口、规规矩矩的喝了起来。

    阿齐咧嘴一笑,他也端起了酒碗,跟方孜暮干了一下,静静地陪着方孜暮喝了起来。

    虽然不明白方孜暮究竟有什么好烦恼的,但是,身为下人,他都应当陪着方孜暮,不管是去哪里,不管是做什么,只要是没有过分。

    沈府。

    林姨娘回去之后,便让笙嬷嬷将沈清荷与阿芸请了过来。

    “不知林姨娘找我过来,有什么吩咐?”

    沈清荷仍然装作一脸病态,脸上也涂上了白粉,看起来十分柔弱的样子,让人根本看不出,这是几日之前明明还能够出府的人。

    林姨娘打量了沈清荷一番,没有看出什么道道来,也就没有再浪费时间了。

    “大小姐,不知明日可否陪姨娘去买些布料?”林姨娘尽量装得十分的和蔼,温柔,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两个人平日里相处得有多么多么的好。

    沈清荷有些讶异的抬起头,与林姨娘对视了大约半盏茶的时间,然后捂住了自己的唇,轻轻地咳嗽了几声,敛下眸子道:“姨娘您应该也知道,清荷的身子向来这样,说不舒服就不舒服,恐怕明日只能够让姨娘失望了……”

    林姨娘微微一笑,心里面却鄙夷了起来,脸上仍是不动声色,道:“清荷不必担忧,到时候,让阿芸陪着你一起去便是了,有些布料,姨娘也不是很会挑,还真得劳烦你呢!”

    话说到这份上,若是沈清荷再不答应恐怕就显得有些不识抬举了,她只能够点了点头:“既是姨娘如此盛情,清荷去便是了!”

    林姨娘的眸子里滑过一道精光,点头道:“那便明日,我们就去锦绣绸缎庄看看,如何?”

    沈清荷再次看了林姨娘一眼,选地方还选了锦绣绸缎庄,这要不要做得如此之明显?

    “清荷自是听任姨娘的安排!”

    沈清荷低低柔柔的道:“不知姨娘可还有其他的事?”

    林姨娘笑着摇头,她握住了沈清荷的双手,道:“清荷,你可要好好保重身体啊,若是出了什么事,老爷可是会责怪姨娘没有照顾好你呢!”

    “姨娘说笑了,”沈清荷暗自拂开了林姨娘的手,然后搭在了阿芸早已伸出的手上,道,“清荷告退!”

    说着,沈清荷在阿芸的搀扶下离开了,期间还不时的发出咳嗽的声音。

    林姨娘皱了皱眉,之前还以为这小蹄子不过是装出来的病,现在看起来似乎又不像……真不知道这小蹄子究竟是玩什么花样!

    “姨娘,您怎么了?”笙嬷嬷见林姨娘一直看着沈清荷离开的方向,她便上前问道。

    林姨娘摇头,喃喃道:“或许,那只是我自己的错觉吧……”

    “大小姐,林姨娘这突然献殷勤,不会是跟之前她四处帮您寻媒有关吧?”阿芸拧着眉头,越想越是这么回事,“不然的话,依她恨不得……的性子,怎么可能让您陪着她一起去买布料,而且还是去锦绣绸缎庄?”

    说起来还真是讽刺,明明林姨娘只是续弦,唯一的儿子沈恩贵偏偏又不是经商的料子,就是如此,林姨娘还总是想要死马当活马医,恨不得让沈恩贵继承锦绣绸缎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