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拜见县令(2)

    更新时间:2016-06-30 07:28:44本章字数:3058字

    方父从来就是一个十分豪气的人,他的性子在沙场上无往不利,然而在官场上,却太过刚直,难以讨得那位的欢心,否则以方父建下的那些赫赫战功,怎么可能像现在这样?

    不过,这期间不排除皇上害怕方父功高震主的可能。

    “哪里,哪里!晚辈一直仰慕方老将军,今日能够拨冗前来,晚辈已是感激之至!”

    苏羡说完也端起了酒杯,只是抿了抿就放了下来,他的酒量跟方父还有方孜暮两个人都不能比。

    今日不论如何也不能醉了,只因为苏羡才刚上任钱塘县令,就收到了多户大户人家被窃的消息,他之所以请方父来,也是为了让他帮忙分析分析。

    只有方孜暮一直垂眸低眼,一句话也没说,毕竟他对官场上的一切都十分的排斥。

    “哈哈……”方父大笑了起来,他朝着苏羡竖了个大拇指,道:“不错,不错,苏县令果然不负你新科状元之名!”

    苏羡待方父笑声停歇了之后才朝着方父拱手道:“多谢方老将军谬赞!晚辈之所以邀您一起过来,除了大家聚聚之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说给您。”

    “哦?”听到苏羡的这句话,方父不由得挑了挑眉头,道,“说来听听?”

    苏羡笑道:“方老将军,不如我们边吃边聊?”

    方父听了之后勾了勾唇,道:“也好。”

    于是,几个人这才开始动筷,苏羡也将最近盗贼频现,十分蹊跷的事情告诉方父了。

    方父听了之后,眉头紧蹙,他看着苏羡道:“县令大人,如你所说,若盗贼真的是同一个人的话,那为何迟迟都抓不到人?”

    方孜暮听到他们的谈话就不由得笑出了声来,而方父听到方孜暮的笑声,他瞪了方孜暮一眼,道:“无礼!”

    “父亲,我只是笑一下都不可以吗?”方孜暮好笑的道,他又嘲讽的看了苏羡一眼,“官府里面的人想要抓到盗贼,那恐怕是要等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去了。”

    苏羡有些讶异的看着眼前的方孜暮,他觉得方孜暮似乎对官场上的一些东西十分的厌恶。

    “暮儿!”

    方孜暮却是低下了头,只是扒着饭。

    “苏县令,犬子无礼,没得教养,还望大人多多海涵!”

    方父只能黑沉着脸朝着苏羡道歉。这个混小子,看他回去不跟他算账,他就不是他老子了!

    苏羡摇头,他看了方孜暮一眼,道:“无妨,晚辈倒觉得他挺有个性。”

    后面三个人几乎没有怎么说话,一顿饭就在这种十分怪异的气氛之中结束了。

    “方老将军,您看,这是那盗贼偷去的物品之一。”

    苏羡说着将拿出的那卷纸打了开来,方孜暮的目光看了那边一眼,只见上面画着的正是一个手环,而这手环的款式又十分的熟悉,只是一时没有想起来究竟是在哪里看到了这个款式。

    方父仔细的看了一会儿,点头道:“苏县令,请放心,我已经记住了这手环的样子,若是有什么线索的话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苏羡起身拱手道:“那晚辈就在这边先多谢方老将军了。”

    方父摇了摇头,他笑道:“这盗贼猖狂,我们不管是作为官府还是作为百姓,都有责任抓住他,并将他绳之以法。”

    “若人人都似方老将军您这样想的话,天下又岂会盗贼横行?按照盗贼的习性,应该是一个女子,只因为所有失窃的物品中以首饰居多。”苏羡凝眉道。

    虽然他是这么怀疑的,但他却不敢置信,难道真的有这么武功高强,难以制服的女子么?

    当苏羡说起盗贼有可能是女子的时候,方孜暮便彻底的反应了过来,那手环不就是被自己收起来的那个吗?

    没想到那个救了小孩的女子竟然……方孜暮发现了这一点之后,最先的反应却不是害怕,而是觉得他和她之间似乎在冥冥之中有着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催动着他们。

    方孜暮想到这,心情似乎很好,只是不管怎么样,他都想要在官府查到盗贼是谁之前先找到那个女子。

    “即是如此,那便更好办了,”方父了然的点头,“希望苏县令能够尽快破案。”

    苏羡脸上尽是无奈的笑:“多谢老将军吉言了!”

    “不知苏县令是否还有其他的吩咐?若是没有的话,我们便不打扰你破案了。”

    方父,方孜暮此时已经站起了身来。

    苏羡也站了起来道:“我送送老将军吧!”

    方父连忙摇手道:“不必,请苏县令留步!”

    说着他再次拱手之后便往外面走去,而方孜暮也跟在了身后离开。

    苏羡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脸上一片沉思。

    “大人,怎么还有什么问题吗?”

    一旁的陈敬纶看苏羡一直在思索着什么,但又不敢说出来。

    苏羡唇角的笑容也开始收住了,脸上的神色并不十分好看,道:“师爷,你觉不觉得方家大少爷似乎对官府,似乎很是怨恨?”

    陈敬纶微微笑了笑,他看着苏羡道:“大人,小人说过,方大少爷他性情最是放浪不羁,根本就是一匹脱缰的野马一般,官府呢?处处都是规矩,对于他这样的人当然是看不惯官府了。”

    苏羡听到陈敬纶这么说,心里面已然有数了。

    “臭小子,你刚刚为什么胡来?你知不知道,虽然苏羡只是一个小县令,但你之前的那些举动,足以让你死一百次还不够!”

    方父才刚刚走出钱塘酒楼没多久,便忍不住训斥起方孜暮来。

    方孜暮的双拳握得死紧,他笑着朝方父道:“父亲,孩儿我又不是故意的!”

    “哼,回去之后,我会再跟你算账。”方父说着一甩袖子便转过了身,不再理会方孜暮。

    听到方父的话,方孜暮和阿齐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两人心里都想着,完了,沈父这一次恐怕是真的生气了。

    方府。

    方父怒气冲冲的回到府中正好碰见了满面笑容的方母。

    “老爷,你这是生谁的气?”

    方父冷哼了一声,道:“除了那个混小子,你以为还有谁能够让我这么生气?”

    方母叹了口气,只见此时方孜暮和阿齐两个人已经走了进来,她朝着方孜暮使着眼色,暗示他先进去,等方父消气了再说。

    只是没想到方父早已经看到了他们,语气仍然很不好的冲着方孜暮道:“逆子,还不快点给为父滚过来?!”

    方孜暮朝着方母摇了摇头,对着方父却是一副十分欠揍的样子,道:“父亲,您别生气啊,孩儿这不就过来了吗?”

    方父哼了一声,转身往自己的书房走去,方孜暮乖乖跟了上去,方母终究是不放心,她对着阿齐道:“快,快跟着大少爷!”

    阿齐点头,他的心里面咯噔一下,直觉这一次,方父恐怕不会善了。

    阿齐追过去之后,只见方孜暮跪在了书房之中,方父大声的说着:“为父不求你为为父争面子,但你却处处让为父丢尽了脸面,从今日开始,直到成婚,你都别想出门!”

    方孜暮抬起了头,他不敢置信的喊道:“父亲!”

    “这一次,你敢偷溜出去试试看,看为父不好好教训阿齐一顿!”方父冷声道,“阿齐,给我滚出来!”

    这奴才真是仗着暮儿宠爱,越来越不像样子了!

    阿齐被方父这一吼,他的胆子没差些吓了出来,他反射性的走了出来,跪在了方孜暮的身边,一声都不敢吭。

    “你们两个,今天就给我好好反省反省!直到想清楚了为止!”

    说着方父走出了书房之中。

    “大少爷……”

    阿齐只觉得,有时候方父对方孜暮有时候真的太过严苛,就像是将军对士兵的态度一样。

    方孜暮一脸苦笑的看着阿齐道:“真是糟糕,不小心就连累你了,阿齐,对不起。”

    阿齐有些受宠若惊的摇了摇手,道:“大少爷,您不要吓奴才!”

    这是阿齐第一次听到方孜暮对他道歉,他身为方孜暮的书童,既然主子被罚,他这个奴才又如何能够置身事外?所以,他只觉得这一刻,不管怎么样,他都觉得跟着方孜暮是他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没有之一。

    林姨娘最后仍然选了几匹红色的,这样的选择在沈清荷的预料之中。

    几个人回府之后,林姨娘便笑道:“多谢大小姐今日能够陪我一起逛街了。”

    沈清荷摇头,她脸上带着些许歉意,道:“都怪我身子不好,否则,姨娘还可以多选几样东西。”

    林姨娘此时笑容也僵住了,她没想到沈清荷竟然戳自己的痛处,于是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了。

    待人走远,沈清荷和阿芸两个人实在是忍不住这才大笑了起来。

    “大小姐,刚刚林姨娘的脸色好难看啊!”

    沈清荷笑了笑,道:“既然她不嫌恶心,我自然要让她知道,没有最恶心,只有更恶心!”

    阿芸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在她看来,今日林姨娘的行为实在是有多太多的可疑之处,她却还以为自己伪装的有多么多么的好,光是这一点,给林姨娘一点教训还是十分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