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沈恩贵(1)

    更新时间:2016-07-04 08:18:02本章字数:2976字

    小虎子皱了皱鼻子,他仰视着沈清荷道:“小虎子不会再乱想了,小虎子知道,清荷姐姐不是那样的人,我只是太想念你了。”

    沈清荷的心里一片柔软,擦去了小虎子眼角的泪水,道:“清荷姐姐知道,可是小虎子,你不能够哭,你是男子汉也是这里的大哥哥知道吗?所以,你不能哭,若是你也哭了,怎么保护这么多弟弟妹妹呢?”

    小虎子顿时没有再哭,而是用力的抹去了眼泪,眼眸之中出现了坚定的眼神,道:“清荷姐姐,你说得对,我一定不能哭!我是男子汉,我是大哥哥!”

    “噗嗤——”

    沈清荷被小虎子这可爱的样子逗笑了,其他的孩子也都纷纷笑了起来,这倒让这个小大人的脸色涨红了起来,他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清荷姐姐,小虎子说的是真的!”

    小虎子急急地表态:“以后我绝对不会再随随便便哭了!”

    “小虎子哥哥说的话根本不能信!”忽然一个软糯的女娃开了口,只见她躲在了沈清荷的背后,朝着小虎子扮了个鬼脸,道:“在我们这些人里面,最爱哭的就是小虎子哥哥了!”

    小虎子瞪了躲在沈清荷背后的女娃一眼,道:“小晴,你敢再说一遍?!”

    小晴却没有被小虎子的这副模样给吓到,她朝着小虎子吐了吐舌头,道:“说就说,小虎子哥哥是爱哭鬼!”

    沈清荷眼见两个人要吵了起来,她好笑的将小晴拉了出来,这小女娃,她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很小很小的样子,没想到一转眼,眉眼长开来了,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娃儿长大以后也绝对是个美人胚子,清秀的眉眼,爱笑的酒窝,乌黑的长发……

    “小晴,你为什么要那么说小虎子哥哥,小虎子哥哥也会很伤心的,知道吗?”

    小晴眨了眨明亮的大眸,看着沈清荷道:“可是,小晴说的是真话啊,我都看到小虎子哥哥哭了几回了。”

    她毕竟还小,不知道小虎子是为什么而哭,只知道小虎子是真的很爱哭,心里面对于小虎子,自然也就非常不喜欢了。

    “小晴,你如果这样欺负小虎子哥哥的话,以后在你哭的时候,小虎子哥哥可不会帮你了哦!”沈清荷严肃着脸,“小晴,你想想看,在你没吃的,没玩的的时候,都是谁帮了你?是小虎子哥哥对不对?所以,你怎么可以还不知道感激小虎子哥哥,反而嘲笑小虎子哥哥呢?”

    小晴听了沈清荷的话,这才偏着小脑袋思考了起来,想了一会儿之后,她才有些忧伤的样子,看着沈清荷道:“可是,清荷姐姐,怎么办,小虎子哥哥这会儿好像有些生气了!”

    “你快些跟小虎子哥哥说声抱歉,小虎子哥哥在听到你的道歉之后,他就会原谅你的!”沈清荷笑看着小晴道,“快去!”

    小晴犹豫了一下,还是噔噔噔的跑过去,拉住了一脸不高兴的小虎子的手,撒娇道:“小虎子哥哥,小晴刚刚说错话了,你不要怪小晴,好不好?”

    小虎子硬生生的别过了头,他哼了一声,咕哝着道:“你刚刚还那样嘲笑我,别想我这么快就原谅你!”

    小晴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她的目光求助似的看向一旁的沈清荷,沈清荷示意小晴再加油努力,她虽然十分同情这些孩子,但她不能因此帮他们做一些他们自身力所能及的事情。

    那不是帮他们,是害了他们。

    小晴见求助没用,只能够继续讨好的粘着一旁的小虎子,最后还是小虎子心软就原谅了小晴。

    沈清荷陪着这些孩子玩游戏,玩累了之后就让他们坐整齐了,沈清荷便开始跟他们说起了故事来。

    “很久很久以前……”

    沈清荷一边说着一边做着动作,因此她讲得也格外的生动,小孩子们纷纷听得入神,时不时因为故事的内容而表情变换着。

    这样愉快的时光,却是沈清荷一直以来便喜欢的,这些孩子跟其他孩子没什么不一样,甚至比一般的孩子更加的懂事、乖巧。

    只不过他们过早的被自己的父母所舍弃,从此无家可归。

    这不是那些孩子的错,错只在那些不负责任的父母身上。

    只希望这些孩子在这个地方能够一直这样的幸福,那么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十分值得的。

    钱塘县衙。

    苏羡和陈敬纶后面再没有任何异样的发现,陈敬纶心里依然有些疑惑,难不成真的是自己感觉出错了?

    “师爷?”

    苏羡发现陈敬纶依然像是没有醒过神来的样子,他便喊了陈敬纶一声,陈敬纶这才转头看向苏羡,问道:“不知大人现在有何吩咐?”

    苏羡笑道:“本官只是看你想得太过入神,所以才喊你一声。”

    陈敬纶也笑了起来:“倒是让苏大人笑话了,大人出去一天应该也累了,不如好好休息?”

    “不,那个偷了多家富人珠宝的盗贼还没有找到呢,让本大人如何睡得着?”苏羡的眼中满是担忧,他看着陈敬纶道:“师爷若是累了但是可以先行回去。”

    陈敬纶不赞同的看着苏羡道:“大人,这案子并非一两日就可以破的,所以您何须急于一时呢?”

    苏羡叹了口气,道:“师爷所说的,本官又何尝不知?只是苏某从来都是如此,如果一件事没有处理完便很难睡好觉,因此,师爷你不必再劝我了,回去吧!”

    陈敬纶听了沉默了一阵,他点了点头,道:“好吧,若是有需要陈某帮忙的地方,就请大人千万不要客气!”

    说着他便朝着苏羡行了一礼,苏羡点头之后,他这才离开。

    陈敬纶一走,这边顿时更加安静了起来,苏羡坐了下来,拿起了自己桌子上摆放的那些资料,翻看了起来。

    他发现,最近被盗的次数以及被盗的人家很多,丢的一般都是女孩子才用的着的东西,谁也不会不心疼,尤其是那种已经上了年纪的,长了皱纹的女人更喜欢用那些珠宝点缀在自己的头上。

    最近两三天丢的东西更加频繁,而且,很奇怪的是,那盗贼根本就像是逛自己家的后花园一样,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又什么时候离开。

    可以肯定的是,那盗贼轻功很好。

    而且据一个偶然看到了她的背影的人说,只知道她身形纤细,一定是个女子。

    女子,飞贼,这两个词怎么都不该联系到一起来,然而不知为什么,苏羡的脑海里竟然闪现了一个女子的身影。

    那女子也是蒙着面,而且还那么不知羞耻的在自己面前肆无忌惮的调戏他!

    苏羡压根不知道,此时的自己耳朵根都红了。

    沈府。

    “快,快,快,把东西都搬进来!”

    笙嬷嬷将自己已经买好了的东西抬了回来,一时间,那些下人进进出出,颇为壮观。

    此时,一人走了进来,只见这人身穿锦缎长袍,长发用银色发带挽住,浓眉星目,身材高大健壮,他看着眼前的场景,皱了皱眉,问道:“笙嬷嬷,你们这是做什么?”

    笙嬷嬷看到来人,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道:“少爷!你可算是回来了,赶紧去见见姨娘!”

    原来此人正是林姨娘的儿子,沈恩贵,他挑了挑眉道:“不急,你先告诉我这府里人这进进出出的到底是在做什么?”

    “少爷……”笙嬷嬷正想着要怎么和少爷解释,此时林姨娘却走了进来里,她的心里顿时松一口气。

    林姨娘见到自家儿子,心情更好了,她走到沈恩贵面前,道:“恩贵,你回来了?”

    沈恩贵点头,看着林姨娘,道:“姨娘,这些东西买来是做什么的?”

    一下子买这么多东西,即使是傻子也看得出来不对劲。

    “这是给你姐姐准备的嫁妆。”林姨娘并不打算瞒着沈恩贵,她的脸上有着笑容,有些得意。

    “什么?”沈恩贵皱了皱眉,有些诧异的看着林姨娘,“姐姐什么时候订婚了,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林姨娘脸上的笑容不减,她道:“就是方家的大少爷!”

    沈恩贵不会经商,他便干脆选择闲散,长期在外面,对外面的人也有些熟识。

    方家的大少爷只有一个,那个人简直就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还有一张比女人更美的脸,若是姐姐嫁给了这样的人岂不是毁了姐姐的一生?

    “姨娘,不可以,您绝对不可以这样做!”沈恩贵大声道,“这件事父亲肯定不知道吧,如果是父亲他肯定不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林姨娘的笑容一收,她瞪着沈恩贵道:“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也不想想看,我这么做是为了谁?!恩贵,若我不替你扫清障碍,难道你就甘心一辈子都是这样吗?”

    沈恩贵皱着眉头,他不悦的道:“姨娘,她不是障碍,是我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