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沈父回府

    更新时间:2016-07-06 06:17:54本章字数:3055字

    “方孜暮,注意你的态度,你是在和谁说话呢?!”

    方父此时也拍桌而起,他的眼中冒起火来,语气十分强硬的道:“反正你都是要娶的,由我们定下来的,肯定比你自己乱七八糟找来的人会要好很多,你不知道感激也就罢了,还冲着你母亲大喊大叫,可真是好德行!”

    方孜暮气得额头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他双拳紧握道:“反正我不会娶,要娶你自己娶!”

    说着,方孜暮便冲出了房间之中,他一溜烟的就离开了,根本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

    “你……你给我站住!”方父见方孜暮竟然就这样离开,他也动怒了,于是脚下也动了步子,却被一旁的方母给拉住了,又冲着他摇了摇头。

    方父很是郁闷的坐了下来,一脸不悦的道:“难道就这么便宜了那个浑小子?”

    在方父看来,方孜暮所有的举动都太过于失礼,他恨不得立即就将那浑小子给一点教训,没想到那浑小子却跑的那么快!

    方母失笑道:“那你想如何?他毕竟是我们的孩子!”

    “哼!”方父气得吹胡子瞪眼,大声道,“我怎么就会有这么一个不知分寸的儿子!”

    方母的笑容顿时收敛住,她有些伤心的看着方父道:“老爷的意思是,是我教的不好了?”

    说着,方母的眼眶也微微红了起来,她转过了身,并不想让任何一个人看到。

    方父没想到方母会在这个时候哭起来,她有些慌张了起来,看着方母道:“夫人,你……你别哭啊,我不是说你,你看看你这……”

    方母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情绪,听到方父陪不是的声音,她的眼里露出了笑意,道:“老爷,你放心吧,这一次,的确是暮儿不对,我一定会多劝劝他的,这门婚事,是不能搞砸的。”

    否则,那丢得不仅仅是方家的脸面,更会坏了暮儿的名声,方孜暮虽然是个任性的人,但是并非不动道理,相信只要跟他分析利害,他一定会答应的。

    方父点了点头,叹息道:“那就交给夫人你了!”

    对方孜暮,方父还真是一点辙都没有!

    方孜暮离开之后,他一脸怒色的回到了自己的房中,他身上的火气,恐怕就算是离他很远的人都能够感受得到,而闻风而来的阿齐更加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他知道,若是这位大少爷心情好也就算了,心情不好,靠过去只有挨骂的份。

    “阿齐,滚过来!”

    方孜暮没看到阿齐的人影,不由得大声吼道。

    阿齐此时哪里还敢躲着?于是一溜烟的跑到了方孜暮的面前,笑着道:“大少爷……”

    “你是做什么去了?”方孜暮眯着眼看着眼前的阿齐,道,“难道是故意躲在了里面?”

    阿齐低着头,道:“大少爷,奴才哪敢啊!”

    “哼!”方孜暮冷哼了一声,他迅速从怀中取出自己的折扇,丢入阿齐的怀里面,道:“给本少爷扇风!”

    阿齐手忙脚乱好不容易碰到了折扇的扇边,然而,方孜暮丢的力道很大,他才刚碰到就吃痛了,折扇便掉落在地。

    “阿齐——”

    阿齐听到这声音,连忙将地上的折扇给捡了起来,打开折扇为方孜暮扇风,讨好的笑道:“大少爷息怒,奴才这不是来了吗?”

    方孜暮瞪了阿齐一眼,道:“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什么用?”

    阿齐讪讪的低下头,继续为方孜暮扇扇,心下却在嘀咕,大少爷这是吃了什么药了,竟然这么大的火气?

    “阿齐,你说说,父亲他不懂我也就算了,偏偏母亲现在也逼着我娶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而且那个女人还风给一吹就倒的样子!”

    方孜暮越说就越生气,他咬着牙,道:“你说说,他们就那么怕我娶不到妻子?”

    他们越是这样逼他,他越是反感,就越是不会按照他们的意愿来做!反正他们有他们的张良计,他也有他的过墙梯!

    阿齐干笑道:“大少爷,奴才想,夫人和老爷可能是怕……”

    “怕什么?”

    “怕少爷你带回来的女子,是传闻中的那些……”

    阿齐没有再说下去,因为方孜暮的眼神已经十分的恐怖,他真有些承受不住。

    方孜暮听到阿齐的话,心里面不由得更加气愤了,他看着阿齐道:“阿齐,你应该知道,本少爷的那些传闻都是怎么来的!”

    阿齐有些无辜的道:“可是,大少爷,奴才知道没有用啊,得老爷夫人也知道!”

    方孜暮心里暗暗骂了一声该死,如果能够告诉他父母,他一早就说出来了!

    “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个,你快些帮本少爷想一想要怎么躲过这一劫!”

    阿齐听到方孜暮说要躲,他拿着扇子的手不由得抖了一抖,道:“大少爷,您该不会是想……”

    自家大少爷的性子,他是最清楚不过,谁逼他逼得紧,只会适得其反,偏偏这一次,方父方母连说都没有说一声,就这样将沈府大小姐给定下来了,大少爷又怎么会乖乖就范?

    “怎么,不行吗?”

    方孜暮的眼斜睨了过去,带着浓浓的威逼气息,阿齐缩了缩脖子,摇头道:“大少爷,奴才只是觉得,您若是真想逃的话,那老爷和夫人恐怕会剥了我一层皮,到时候,你一定要带着小的一起逃!”

    “哼,这还差不多!”方孜暮这才收回了逼人的视线,“带不带你,到时候再说,你现在先给本少爷想想,该要用什么办法才能够逃过这一劫!”

    阿齐苦恼的道:“大少爷,这个奴才真想不到什么法子……”

    逃婚可不是小事,尤其像是方家还有沈家,两家都是有头有脸的门户,到了结婚的时候,新郎居然不见了,那恐怕就会闹个大笑话!

    “这本少爷不管,如果你想不出来的话,就别怪本少爷我把你丢到柴房那边去!”

    阿齐哭丧着脸,大少爷这不是要了他的命吗?咱就不能换一个威胁的法子?

    只能说,大少爷应该也是被气昏了头了,否则也不会这么病急乱投医,他虽然有些小聪明没错,可是,逃婚这样的事,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钱塘县衙。

    苏羡将已经整理好的帐册都一一摆好,堂堂的钱塘县衙,一开始的时候竟然是入不敷出的,可见上一任县官是将大把的银两都花在了自己的身上,难怪之前那福田院中竟有那么多可怜的孩子!

    “大人!”

    陈敬纶的声音传来,苏羡这才抬起头,揉了揉有些累了的眼眸,道:“师爷,何事?”

    陈敬纶坐了下来,他关切的道:“大人才刚刚上任,一切还没有上轨道,大人就算是再着急,也不必太过辛劳。”

    苏羡摇了摇头,笑道:“正是因为一切尚未理清,本官才更要将所有的都掌握了,这样以后便会轻松一些,放心吧,本官知道分寸的,你究竟有什么事,说吧!”

    陈敬纶叹了一口气,道:“大人,不知道大人可曾听说过牧赫族?”

    苏羡的双眸眼里的疲惫顿时散去,目光有些锐利,心里明白,陈敬纶所要说的事恐怕不会很简单了。

    一直以来,牧赫族的犯境都十分的频繁,而且每一次跟牧赫族交锋,他们都不曾讨到过好处,而牧赫族的人也是得胜了之后便四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苏羡皱起了眉头,道:“难道,牧赫族又来犯了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这个县令当得可真不是时候!

    从来到钱塘县这里开始,事情就从来没有少过,一开始迷路遇抢匪,后来又听闻了多家大富人家被盗,现在竟然牧赫族又来犯……

    陈敬纶点了点头,道:“听说朝廷这次派了镇国将军前去,但是,还是要从各地征收兵丁,我们钱塘县也是无可避免!”

    苏羡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看着陈敬纶道:“师爷,这件事,你暂且压下,不要让钱塘百姓知道,否则,本官怕会弄得人心惶惶!”

    陈敬纶叹息,道:“大人能想到的,小人如何能不想到?只是,现在去阻止恐怕是已经来不及了……”

    “怎么?”

    “据说,上头已经来人了,”陈敬纶沉声道,“恐怕过不了一两天,告示便会贴遍钱塘……”

    苏羡的眉头紧锁,事情似乎已经变得有些棘手了!

    沈府。

    沈父总算回来,他问着身边的人府中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下人们纷纷摇头,然而,在看到林姨娘那边多了那么多东西的时候,他心里面如何能够不起疑?

    “老爷,你回来了?”

    林姨娘见到沈父,第一反应并不是很高兴,她还想着快点去方家一趟,没想到沈父来得如此的及时!

    沈父眯了眯眼,看着林姨娘道:“怎么,是不是不想看到我回来?”

    林姨娘缩了缩肩膀,干笑道:“老爷真爱说笑话,妾身哪能不想看到您回来?看到您回来,妾身心里不知道多高兴呢!”

    “哼!”

    沈父并不相信林姨娘的这番话,他看着林姨娘道:“你先说说看,这些东西,你买来做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