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沈父的肯定(1)

    更新时间:2016-07-07 07:18:27本章字数:3043字

    林姨娘的眸子闪了闪,她上前挽住了沈父的手臂,朝着沈父眨了眨眼眸,道:“老爷,我这是买给自己用的……您什么时候也管起这个来了?”

    沈父冷笑了一声,这林姨娘说话现在可真是说谎不打草稿,其他的也就算了,像是那红色的衣服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婚嫁的时候才会穿的衣服!

    既然林姨娘不肯承认,沈父也就直说了:“哦?我怎么听外面在传言,你打算先斩后奏,把清荷嫁出去?”

    林姨娘的手一抖,她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慌张的神色,但是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的样子,她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沈父,道:“老爷,您……您听那个最多的奴才说的?您可千万不要相信那些人的风言风语!妾身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您的眼皮子底下做这些小动作啊!”

    沈父瞪大了双眼,大声道:“你还不说实话!你以为我出门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吗?”

    林姨娘没想到沈父的反应这么大,她的身子不由得抖了一抖,她看了沈父一眼,低低的道:“老爷,妾身这不是为了大小姐好吗?她从小就体弱多病,一般的人家哪里敢娶她这样的?”

    “你还敢顶嘴?”沈父抓住了林姨娘的手,眼神凌厉,恨不得扇眼前的人两巴掌,把她彻底打醒,“清荷嫁不嫁的出去,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自然会安排好她的一切!我警告你,从今以后,不许你再插手清荷的婚事,听到了没有?!”

    林姨娘连忙点头,现在沈父在气头上,她只能够低头,她有些委委屈屈的道:“老爷,您真是不知妾身为大小姐的婚事白了多少根头发,就算是这次,妾身擅做主张,可是,那人家可是一顶一的好!”

    “哼,你能够找到什么好人家?”沈父不屑的笑话她,“你不是一向都看不上清荷吗?”

    “老爷!”林姨娘快要哭出来了,她泪眼汪汪的道,“妾身容易吗!这个家是妾身操持着,大小姐她一身是病,妾身虽多有怨言可曾有怠慢过她?事关大小姐婚事,妾身如何会草率?”

    沈父沉默不言,的确,林姨娘说的某些话,在沈父的心里面是认可的,如果说林姨娘一无是处的话,他早就不会留林姨娘在身边了。

    林姨娘见沈父没有之前那么大的火气,她便趁热打铁,道:“老爷,妾身不会害了大小姐的,您听说过方家吗?”

    沈父微微拧起了眉头,看向林姨娘,问道:“方家?是那个方家?”

    钱塘县里面要说比较有名的方家,也只有那一家了,虽说那方老爷已经不再是将军,可以往的威名,他也是有所耳闻,而且十分向往。

    林姨娘勾了勾唇,点头道:“老爷明鉴,就是那个方家,妾身为大小姐定下的就是和方家大少爷,他们两个人说起来还真是很相配呢!”

    呵呵,一个药罐子千金,一个花花公子哥,怎么想都怎么绝!林姨娘的心里面已经笑翻了。

    沈父眯了眯眼,看着一旁的林姨娘,道:“真是这样?”

    林姨娘看得出来,沈父似乎在听到自己说,为沈清荷说的是方家大公子的媒的时候并没有那么生气了,反而好像比较满意方家,如果是这样的话,事情就恐怕更加的好办了。

    沈父点了点头,敛着眸子道:“最好是这样,如果你敢再骗我的话……”

    “老爷!”林姨娘嗔了沈父一眼,道,“你怎么就这么不相信妾身呢?这样吧,反正方父方母都已经同意这门婚事了,他们说要找个时间和我们一起商量婚事,如果你如果真的这么怀疑妾身的话,你直接去问问他们就可以了吧?”

    沈父嗯了一声,淡淡的看了林姨娘一眼,道:“但是,你擅自做主,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这个月的银两减一半!”

    如果再不治治这个女人,恐怕这个女人还真的会将自己当做这个家里面的主人,妄图操控这个家里面的一切了。

    沈清荷的婚事,他不想草率了事,如果不能够让他满意的话,沈父就不会让她嫁过去!

    只是,现在林姨娘连事情都已经谈定了,如果就这样不同意的话,恐怕也会影响了清荷的名声……好在这林姨娘的心还没有黑到底,她选的人家,倒是深得他心。

    方父的事迹,恐怕就是钱塘县的小孩儿都背得出来,所以,想必这样的父亲教出来的孩子也是十分出色的,如若有时间,倒还真的得去看看!

    沈清荷闺房之中,阿芸告诉沈清荷,沈父已经回来了,沈清荷的心里面便定了下来,她想,只要父亲回来了,姨娘便不能再胡来,只要找时间跟父亲谈谈,她相信,有的林姨娘一顿好果子吃!

    此时的她并不知道,在她心里面能够救她的沈父,对方府的印象极好,正是因为如此,她最后还是没能够自己嫁给一个自己并不喜欢之人的命运,当然,这也是后话。

    方府。

    方孜暮房间,阿齐十分高兴的冲了进来,他手上还拿了一张纸,嘴里面喊着道:“大少爷,有办法了,或许有办法了!”

    方孜暮正铺开一张宣纸,拿着狼毫正在挥洒的写着什么,他头也不抬,眉头微微皱了起来,道:“阿齐,什么有办法了?”

    随即一想,便想了起来,他立即停下来,走向阿齐,只见他跑得双颊通红,方孜暮看着阿齐,笑了起来道:“阿齐,到底是什么办法,让你跑得这么急?”

    阿齐无言的递过了手中拿着的纸递到了方孜暮的手上,方孜暮微微扬了扬眉,呵,这小子居然也会卖起关子来了!

    方孜暮将那张纸打了开来,只见那张纸上面左侧写着几个字"征兵令“。

    目光不由得又看了阿齐一眼,皱了皱眉,继续看下去,只见上面写道:“今有牧赫族犯境,古人有云,保卫家国,匹夫有责,特于各地征兵十万,共抗牧赫。钱塘县凡男子十八岁以上者,不论婚否,皆须参军,若违此令,以逃犯论处!钦此。”

    可恶,自从开国以来,牧赫一族,便时时来犯,不能断绝,偏偏朝廷软弱,只知道抓他们这些没有一点点能力的青壮年,难道他们以为,人多势众,并可以赢了那些十分凶悍的牧赫族人吗?

    不过,阿齐说得对,这倒是给了他一个绝佳的逃婚好理由,那就是——参军抗敌!

    之前父亲不是总嫌弃他没有一点本事,只知道风花雪月吗?这一次,他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表现一次给他看看!

    “阿齐,”方孜暮将那张纸靠近了烛火,那纸张便瞬间烧成了灰烬,他的唇角微扬,看着阿齐道,“看来你真的很聪明嘛!这一招都想得到!”

    阿齐挠了挠脑袋,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他看着方孜暮道:“大少爷,您别这么说,奴才也只是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而已,能够帮到大少爷,奴才心里就踏实了!”

    别看阿齐十分的脸上满是笑容,他心里面却一直在忐忑着,他这么做的确是帮了大少爷,可是到时候若是被老爷夫人知道了,恐怕真的得将他的双腿给打残了!

    谁让自己跟着的人却是这么一个喜欢惹麻烦的大少爷呢?阿齐瞬时变得有些唉声叹气起来。

    “呵,”方孜暮看着阿齐并不自然地脸上,手中的折扇在空中翻了个个儿,道:“阿齐,你看你的脸上都写着字呢!”

    阿齐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慌神的问道:“大少爷,奴才的脸上写了字,真的写了字吗?写了什么字?”

    那手忙脚乱的模样,令人不觉捧腹大笑,方孜暮自然也没有忍住,他大笑道:“阿齐,你的脸上的确写着‘我在说谎’四个字呢!”

    阿齐的手立即放了下来,脸上彻底的红了,看着方孜暮开怀大笑的样子,心里最后的一丝窘迫也散去,算了算了,只要大少爷他开心,这么一点点委屈有什么?

    “本少爷决定了!”方孜暮笑够了之后,用扇子敲了敲桌面,一脸的笃定,既然现在事情已经有了应对的办法,接下来就得好好安排安排,“明天就去县衙一趟!”

    阿齐有些不明白的看着方孜暮道:“县衙?您去县衙一趟做什么?”

    “笨!”方孜暮敲了敲阿齐的头顶,阿齐痛呼了一声,眼泪全都涌出来了,“我们不去问问清楚,如何知道怎么才能参军?为保万无一失,我们得问得清清楚楚!”

    阿齐一边陪着笑,一边捂着那发红的额头咕哝着:“问就问嘛,好好地打我做什么,不笨也被你敲笨了,嘶,额头好疼……”

    翌日一大早。

    方孜暮已经穿戴好,他今日一身白色长袍,微微侧着身,窗户外头的日光散落在本是十分俊美的脸庞,形成了一道光晕,挺拔的身材在这身衣服的衬托下倒有些谦谦君子的感觉,阿齐走了出来,看到方孜暮的模样,也不由得愣神了。

    “大少爷,您可真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