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1章 第一次交锋(3)

    更新时间:2016-07-12 06:54:58本章字数:3041字

    对于所谓的同行,沈清荷并不想惹来太多的麻烦,因为她不知道那个人究竟是正是邪。

    只希望这一次,她不会又那么倒霉的跟那个人遇见。

    只是,也许世事总是十分的奇妙,沈清荷绝对想不到,她越是不想要碰到某个人,但就是碰到了,而且这一次碰到的时间还更早。

    “张府”。

    又是一个大富的人家,但是,张父就娶了有一个正室,两个侧室,外加十来个小妾,再有他儿子平日里也是个仗势欺人的主,又继承了他父亲好色的良好习惯,因此,钱塘县的人只要一遇到张家公子那都是绕着道走的!

    沈清荷多方打听之后便锁定了这一家,她绝不会想到,其实,这个张家公子跟她还有过一丝联系。

    之前去沈府提亲的,除了替方家说媒的,便是这个张家。

    要说这张家公子长相那也不是最差的,只不过,身材却……咳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沈清荷一个鹞子翻身,便飞入了“章府”之内,打量着这府邸的布局一阵,迅速在心里面想着该要怎么做才能够用最短的时间,找到这张家的金库所在?

    此时,一队守卫从沈清荷的身前走过,沈清荷连忙躲在了墙边的茂密竹子之后,待那一队守卫离开之后,才渐渐走了出来。

    张府的守卫比起一般人家自然是多很多,并不是说想要进去就能够进去的,沈清荷观察了一阵,发现这些守卫是十分钟换一次班,而往西边去的那条路上的守卫最为薄弱。

    很好,只要有薄弱的环节,对沈清荷来说,就是好消息,她飞速离开墙边,往西面飞去,待到那边的守卫回过头来,她已然点住了他们的哑穴,让他们说不出话来。

    沈清荷继续往里面走去,一路上好在没有遇到太多的阻碍,她之前已经打劫过那么多富贵人家,已然摸清了这其中的规律,他们的金库一般不会在特别起眼的地方,因此,从西面进去,也应该离金库比较近一些。

    前方便是望不尽的长廊,长廊北侧有一座看起来像是阁楼一样的地方,而阁楼前方有许多守卫来来往往,就像是在守着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的。

    沈清荷眯了眯眸子,看着不远处的楼阁,心想着用什么样的办法才能够最快也最安全的接近那地方?

    “谁?!”

    此时一声大喝响了起来,沈清荷以为有人发现了自己,她连忙躲了起来。

    只是,她刚刚躲下去,外面就已经传来了一阵打斗的声音,出于好奇心,沈清荷便站起了身来,只见那阁楼之前,那些守卫已经将一个人团团围住,那个人看起来却并没有落于下风,反而游刃有余。,

    只是……那个背影怎么看着感觉那么的熟悉?

    沈清荷没有那傻,这时候跳出去,她决定先观望一阵子,看形势再做决定。

    方孜暮潜入了这“张府”之后,发现还是自己太过低估了张府的戒备之心了。

    原本自己以为,这一次的行动也会像以前一样十分的顺利,没想到的是,张府里面的这些奴才还真的有点本事!

    “来者何人?!”

    方孜暮不屑的看了那质问的人一眼,道:“本大爷的名字,尔等还不配知道!”

    那人听到方孜暮的话,脸色涨得通红,他瞪视着方孜暮道:“那就把命留下!”

    呵,说得可真是嚣张,到时候还不知道究竟是谁把命留下呢!

    方孜暮眯了眯眼,手上的剑不再留情,几乎一剑下去,一人毙命,那些守卫见方孜暮这么厉害,他们纷纷后退着,心里面也没有了任何的底气。

    “让开!”

    方孜暮喝道。

    “哪里来得小贼,竟敢擅闯我张府!”此时,一个中年人双目逼人的走了过来,那名中年人的身上穿得都是上好的衣物,而他的身后则站着一个比较矮的青年,看起来比一般女子还要矮上一些,且不说长相,光是身高就难以吸引女子的青睐了,只见正是张员外以及张家公子。

    方孜暮听到那中年人的声音便望了过去,他手中的剑并没有收起来,他看着张员外道:“今日大爷我不为别的,只要将你们的金库打开,大爷我拿了一些之后便会离去,否则……”

    “笑话!”张员外大声的道,双目圆睁,一手指着方孜暮道:“大胆盗贼,竟然口出狂言,你速速离去,本老爷便不计较,放你一马,若执迷不悟,待本老爷告到县令那边,你便等着吃牢饭吧!”

    方孜暮狂笑了起来,他道:“你去啊,你若要去至少也要等到明日吧,惹你大爷我不高兴,我便将你这里全都搬空了,到时候看你怎么告?”

    要知道,这年头什么都可以,唯独没钱不行,就算是张员外要打官司,那也不能够少了打通官府的银钱……

    “你——”张员外指着方孜暮,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他的手颤抖着,指着面前的方孜暮道,“你敢!”

    方孜暮勾了勾唇,冷笑道:“不然,我们试试看?”

    “上,统统都给本老爷上,将这个盗贼拿下,本老爷重重有赏!”张员外瞪视着他,恨不能将他生吞活剥了,脸上的肥肉也一抖一抖的。

    后面的张公子连忙上前为张员外拍打着后背,道:“父亲,你可千万别生气了,为这种盗贼生气,不值当!”

    张员外在张公子的抚顺下,不断起伏着的胸口这才慢慢平息了下来。

    那些守卫听到张员外所有赏,自然是一拥而上,恨不能立马将方孜暮拿下,好拿赏钱,一时之间个个都拼命起来,倒没有之前那么好对付了。

    方孜暮皱了皱眉,手中的剑不慢反快,他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一旦停下,那些眼里面只有钱的守卫,就会伺机而动。

    本站在那边看着的张公子忽然手中拿出了一把亮晃晃的匕首,他眼中的阴狠一闪而过,乘着方孜暮根本没有注意到他那边,将手中的匕首笔直的朝着方孜暮的方向丢了过去。

    眼见那匕首即将射入方孜暮的背部,然而此时一颗石子不知从何处疾射而出,正好把那匕首打偏,继而落在了地上。

    方孜暮自然也察觉了背后的不对劲,他本是想要反手一剑挡下的,但现在看来,是有人帮了自己一把。

    “谁,还有谁,通通给本老爷滚出来!”

    眼看着自己的儿子就要得手了,偏偏在这个时候出来一个程咬金,张老爷的心里面不由得火冒三丈。

    此时,躲在一旁多时的沈清荷便也没有再躲了,她飞身而出,站在了张老爷和张公子的面前,笑道:“你姑奶奶是也!”

    听到这抹清脆的声音,方孜暮手上的剑一个凌厉的挥舞,在他身前的仅剩的几名守卫也都纷纷丢下了自己手中的兵器,只因为,他们的手腕上都出现了一道整齐划一的伤痕,几人看到了之后,都不停的惨叫着。

    方孜暮转过了身去,看到那个女人,他的眸子不由得便凝住了。

    原来,一直以来,自己的感觉并没有错,看来他这几次出任务是真的还有另外一个人也进来了,而且,没有看错的话,她就是那个救了那小乞丐的姑娘。

    自从上一次在街上只见到那女子的背影之后,方孜暮一直在寻找,却怎么也没有找到。他甚至一度觉得,两个人之间的缘分或许已经结束了,没想到,又在这里相遇,而且,她还救了自己一命!

    沈清荷却没有注意到方孜暮那边,因为那张公子在看到沈清荷之后倒是色心又起,他慢慢地朝着沈清荷走了过去,他嘿嘿的笑着,看着沈清荷道:“哟,卿本佳人,奈何为贼?美人,与其天天提心吊胆,不如跟着少爷我,保证你啊每天吃香的,喝辣的,再也不愁!”

    沈清荷的眸子顿时一冷,她恨不能将那张公子的双眼给挖下来当球踢,省得污了自己的双眼!

    只是眼前还是快些脱身比较重要……哼,真是便宜了这色胚子了!

    “这位少爷,说的可是真的?”

    沈清荷故作欣喜的眨了眨眸子,她低下了头,一脸娇羞的问道。

    站在沈清荷身后的方孜暮皱了皱眉,不知道眼前的女子在打着什么主意,她难道不知道眼前的张公子是一副什么德行吗?

    还是说,之前她的表现都不过是她装出来的而已?

    想到也有后面的一种可能,方孜暮的眉头便不由得皱了皱,心里竟然觉得有些不舒服。

    张公子见沈清荷眨眼的样子实在是勾魂,他差些没有流下口水来,用力的点了点头,朝着沈清荷道:“本少爷说话算话,美人儿,快些到本少爷怀里来吧!”

    沈清荷嗯了一声,她巧兮倩兮的笑着慢慢的朝张公子走近,就在离他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忽然从衣服里面朝着那猪头丢出了一样东西,待那东西爆炸之后,便是一阵浓浓的烟雾升起,成为了屏障。她此时迅速转身,又一把抓住了方孜暮的手,迅速飞离这是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