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柔弱的药罐子

    更新时间:2016-05-20 23:54:48本章字数:3007字

    钱塘县,现在已经是冬日了,外面纷纷扬扬的下着雪,似要将整个钱塘全都裹成银色。

    这里除了钱塘江潮,最值得人们茶余饭后讨论的,不外乎是沈家的千金,沈清荷以及方家公子,方孜暮。

    一个是人人避之而不及的药罐子;另外一个却是夺走了几乎整个钱塘县里包括已婚、未婚女子的心的翩翩浊世佳公子,如此极端的两个人,他们却不知道他们即将要走到一块,缔结一段啼笑皆非的姻缘……

    沈府。

    沈清荷闺房。

    都说传言不可尽信,但是,若是看到眼前的情况,你一定会说,传言根本不能信。

    这位传说中从小到大从未离开过药的大小姐沈清荷此时此刻正悠闲的躺在高档梨木睡椅之上嗑着瓜子,而站在一旁的丫鬟正一脸哀怨的看着她。

    终于,沈清荷停下了嗑瓜子的动作,转眸看向了自个身边的这位丫鬟,一脸无辜的问道:“阿芸,怎么这样看着你家小姐?”

    由于沈清荷柳眉淡如远山,眸色似水,长长的墨发披散于脑后,没有任何饰物,一身月白衣裳穿在身上显得她更加的荏弱,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地疼惜她一番。然而,对于一旁早就已经洞穿了这位大小姐一切的阿芸来说,她已经十分淡定了。

    “小姐,您若继续待在这边,等下恐怕真的要吹出风寒来了。”

    沈清荷假装的咳嗽了两声,捂着唇,看着窗外的飘雪,道:“阿芸,看来又要麻烦你跑一趟了呢!”

    阿芸听了之后,虽然心里也很是不情愿,但是到底还是点了点头,道:“小姐,你今日千万不要出去,这么大的雪呢!”

    沈清荷模样看起来十分的乖巧,点了点头,道:“阿芸,你就放心的去吧!”

    说着,她还眨巴了几下眼睛,阿芸看到了之后,只能嘴角抽抽,这位小姐的保证,她真的不敢相信,但是,这必要的一件事,只能是她去做;别人去做,反而让这府邸里面的某些人对大小姐产生怀疑,那就彻底完蛋了。

    于是,阿芸只能走出了沈清荷的闺房之中,而沈清荷则是拿出了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夜行衣,随手一束,将发丝拢在了一起,用一条黑色丝绦系住,继而一手蒙上面纱,一边迅速的穿好这身衣裳,灵巧的身子翻过了窗户,没入了一片茫茫雪色之中……

    钱塘药房。

    “阿芸姐姐,又来给你家大小姐拿药来了?”

    一名药童看到来人连忙迎了上去,脸上笑着,嘴上说着,偏偏眼底泄露出来的尽是不屑。哼,沈家再有钱又如何,一个女儿是药罐子,一个儿子偏偏又不成器,迟早要垮!

    阿芸走了进来朝着那药童点了点头,道:“还是按照以往的方子抓药吧!”

    “是,小的明白!”

    由于沈府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大小姐的这个病,所以,药房里面的人对于阿芸说的药方子自然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了,很快的抓好了药,然后迅速包好,递到了阿芸的手上。

    这时,也有几个人是来药房抓药的,他们来到药房中就聊了起来。

    “哎,听说了吗?方家又来了五六个媒人,可都是给那方家公子方孜暮做媒的!”

    “呵,这又不是什么新鲜事!”旁边的人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就方家公子那长相,那气度,要是不迷倒一片姑娘,那才是稀罕事呢!”

    “是啊,是啊,我也是偶然见过那方家公子一面,真是貌赛潘安,公子如玉,偏偏笑起来的样子更加无人可敌,只可惜了我是男子,若我是女子,我也得拜倒在他的风采之下!”

    “哈哈……”

    ……

    阿芸听到这些话,心里难免有些好奇,这个方公子有这么好吗?只是好奇归好奇,她也没有敢逗留,拿了药方子之后便转身离开,因为她实在是不放心府里面的情况,万一出了什么岔子,这罪过还是落在她身上。

    哎,想起了府中的那位小姐,这种天气,她应该不会出门的吧?想着想着,阿芸的心里就万分担忧,虽然知道大小姐这么多年来的病是装出来的。

    越是这般想,阿芸的步伐便越发快了,不断在心里祈祷着,在她回去之前千万不要出什么篓子,否则一切岂非都穿帮了?

    沈府是钱塘数一数二的商家,因此,府邸的门比其他普通人家的门都要高了数倍,也更加宽敞,门口两只大石狮子看起来威风凛凛,门口站着两名脸吹得通红的守卫,他们看到阿芸回来纷纷都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阿芸也只是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然后就不再推延的进入了里面,沈家本就是大门大户,里面自然也布置得十分复杂,恰巧在要回到沈清荷闺房的前一刻,却听到了一抹刻薄的声音,令阿芸感到有些无奈。

    “哟,阿芸,这是又去给那位抓了药了?”

    阿芸只能够转过身去朝着面前过来的人行礼,道:“阿芸见过姨娘!”

    面前的人穿金戴银,一身金色耀眼缎子,脸上浓妆艳抹,走路风姿摇曳,本也是风韵犹存的妇人,偏偏被一身俗气的打扮打了折扣,凤眼之中那抹嘲笑的神色也丝毫不加掩饰,此人便是沈府的姨娘,沈父的正室死了之后娶的续弦,林姨娘。

    阿芸低着头道:“若姨娘没有什么其他的事,阿芸便得告退了,大小姐还等着奴婢的药呢!”

    林姨娘听着阿芸的话,哼了一声,道:“站住!谁说你可以离开了?真不知道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哟,这辈子才染上这等病,也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好!我正好没事,也去看看她到底好些了没?”

    阿芸听着林姨娘的这番念叨,脸上的神色也不由得变了变,这林姨娘话中的意思处处都透着诅咒的意味,让人听着真是不舒服!

    只是,再怎么着,在这个府里面,林姨娘也算是个主子,阿芸不想让自家大小姐感到为难。

    于是,阿芸只能任由林姨娘在后面跟着一起进入了大小姐的闺房,在进入的前一刻,阿芸故意一脚绊到了门槛,整个人往前面倒去,而手中的药材自然是从手里面飞了出来,药包也散了开来,药材瞬间撒了一地。

    阿芸故作慌乱的收拾好药材之后,这才站了起来,朝着林姨娘道歉道:“林姨娘,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林姨娘看着眼前的情形,皱了皱眉,挥了挥手道:“阿芸,你什么时候也这么毛毛躁躁的了?你家小姐呢?”

    说着,林姨娘不由分说的就直接进入了闺房之中,想要看看究竟那位大小姐是不是真如阿芸所说,病得如此严重。

    而沈清荷呢?其实从阿芸和林姨娘进来之后,沈清荷便刚刚从外面回来,她听到外面的动静,心下暗道一声不好,迅速脱下夜行衣,一把塞在床底下,然后发出了咳嗽声。

    “咳、咳!”

    装病一装十几年,这点突发状况,还好没有难到她,沈清荷的唇角露出了些许狡黠的笑意。

    林姨娘听到沈清荷的咳嗽声,她的眉头微微扬了扬,看来,这沈清荷的病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了,心里冷笑了一声,然后扬声道:“大小姐,妾身来看望你了。”

    “咳,是姨娘么?”沈清荷的声音此时断断续续的,如同游丝一般,仿佛下一刻就会断了气似的,“清荷尚好,在此谢过姨娘关怀了!”

    听到沈清荷的话,林姨娘不由得叹息了一声,道:“你我本是一家人,又何必如此生疏客套?大小姐,切莫向老爷提起,妾身今日来过,否则老爷恐怕又会以为妾身……”

    “不……不会的。”

    听着沈清荷声音里面带着的一丝怯意,林姨娘的心里算是有了小小的得意,这小蹄子也终于知道怕了她沈姨娘么?不过,她要的不仅仅是沈清荷的怕而已,早晚有一日,她要将这个小蹄子嫁出去,然后整个沈府就是她儿子恩贵的了!

    “那你好生养着吧,姨娘便不打扰你休息了。”林姨娘眼底的一丝坚决闪过,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沈清荷仍冲着林姨娘背后道:“请恕清荷身体不便,就不送姨娘了!”

    林姨娘挥了挥手,示意不必,然后彻底消失在房间里面,之后阿芸才走了进来,一手拍着胸脯,一副怕怕的模样。

    刚刚她是真的有被吓到,她怕林姨娘发现了什么,更怕大小姐当时不在,那么恐怕就难逃被责罚的命运,还好,这次又躲过去了!

    阿芸转头一看,只见自家小姐正在整理着夜行衣,心脏不由得狠狠地漏跳了一拍,她就知道,她就知道自家小姐不会那么乖乖听话的!什么柔弱,什么药罐子,根本都是不实的传言而已,眼前这个大小姐,跟这些词沾不上一丁点边!

    “大小姐!”阿芸上前一步,瞪大了眸子,她觉得自己跟在大小姐身边估计会少活好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