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严厉的方父

    更新时间:2016-06-19 07:04:48本章字数:3023字

    沈清荷和阿芸转身后,两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各自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呵,想要摆人一道,也要看看那个人是谁!

    “大小姐,你刚刚注意到了没?林姨娘的脸色啊,那可真是跟大便有得一比!”

    阿芸实在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身子一颤一颤的,似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沈清荷摇头,她看阿芸笑得那么开心,也就没有打断她的快乐,只要能够让自己身边的人开心,她不介意跟林姨娘继续“斗智斗勇”下去。

    林姨娘恨恨地看着沈清荷和阿芸离开,她跟在沈父的身后,一路跟到了沈父的房间,她绞着手指,一脸委屈的道:“老爷,您看看,大小姐她出去了一天,看起来还十分有精神的样子,哪里像是很累了?您千万不要被大小姐给蒙蔽了!”

    沈父淡淡的道:“你的意思是清荷是在装病了?”

    林姨娘微微愣了愣,实在是摸不清沈父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只能支支吾吾着:“这倒不是……”

    “不是就不要说这种话!”沈父的眸光陡然冷厉了起来,看着林姨娘,“在娶你的时候,我就说过,你若是容不下清荷,就自请求去,你没忘吧?”

    他对清荷,有很多很多的歉疚,本是早已想好今生不再续弦,谁知……哎,人生处处总是充满着意外,而林姨娘对于沈父来说,就是意外中的意外。

    林姨娘被沈父的这句话说得低下了头,她身子微微一颤,这句话,她怎么可能忘掉?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答应了沈父的这个要求,那时候沈父也不会娶了自己吧……

    “妾身知错了,”林姨娘柔声靠在了沈父的胸膛之上,手指也慢慢的爬到了沈父衣服的衣襟之上道,“老爷,让妾身服侍你就寝吧!”

    沈父将林姨娘一把推了开来,眉头拧的死紧,他道:“不必了,你回房去吧!”

    “老爷——”

    林姨娘跺了跺脚,还想要说什么,然而,沈父又将她推出了房中,然后用力的关上了房门。

    林姨娘盯着紧闭的门,她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道:“哼,不懂风情!”

    说着,林姨娘也不留恋的离开了,她就不信,这个沈清荷明明看起来这么假,大家却都相信了沈清荷就是个药罐子,可是,她一定要让那些人看清楚,他们心目中所谓的药罐子,是个再健康不过的人!

    当然,这一切要等到将这个碍事的沈清荷嫁出去之后再说,到时候……哼!

    方府。

    方孜暮回到府里的时候,府里已经用完了晚膳了,才刚刚进府门口,阿齐就挡在了方孜暮的面前,他一脸小心翼翼的小声道:“大少爷,你小心些,老爷很生气!”

    方孜暮点头,他不言语的直接往方父的房间走去,阿齐看着方孜暮的背影,总觉得大少爷莫名其妙的就不再搭理自己了,莫名其妙的就赶他回来,心里真的十分的委屈!

    不行,他不能就这样放弃,自己可是一直跟在大少爷身边伺候的呢,他不信,大少爷真的就这样不理自己了!

    方孜暮走到方父的门口,敲了敲,方父的声音便传了出来,声如洪钟,还夹带着怒意:“还不给我滚进来——”

    方孜暮的脸上挂着一抹笑容,还没走进去,跟着迎面而来的就是一块上好的墨条砸了过来,方孜暮反应极快的躲了过去,哇哇大叫着:“父亲,你谋杀亲子呢!”

    “逆子,你还敢躲?!”

    方父恨铁不成钢的瞪视着眼前跟自己不怎么相像的方孜暮,很多人都说自己的儿子长得俊美,简直生来就是勾女人的魂的,但是,他却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因为,他觉得儿子长成这样未免太过女气了!

    而且,这个儿子在外面可没少给自己惹麻烦,还在外头留下了浪荡公子的名声,这让一向以自己只娶一妻为荣的方父如何能够接受?

    方孜暮挑了挑他长长的剑眉,道:“父亲,你儿子我可是靠着张脸吃饭的,不躲的话,岂不是连自己吃饭的东西都不要了?”

    “你……你还有脸说出这样的话来!”方父气得指着方孜暮的手指都颤抖了起来,“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生出你这么个不肖子来!”

    方孜暮依然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他抓住了方父的手指,撇了撇唇:“父亲,你儿子我有那么丢您的脸吗?您可千万别生气,气出什么好歹来,母亲可是要找孩儿算账的!”

    他也想像平常的孩子一样,当个让父亲喜欢的乖孩子,但是……这辈子,或许就这样了,也挺不错的,至少他这个总是绷着脸的父亲,时不时能够发泄一下……嗯,这么想想,他这个儿子还是很孝顺的。

    “哼,你还敢说!”方父浓眉倒竖,一脸怒意,“你今日早上说的那些话,是该你说的吗?你这个兔崽子!”

    方孜暮捂着唇一笑,凑到方父的耳边道:“父亲,您真的不想纳一个小妾吗?”

    “你——”

    方父高高的举起手,看着方孜暮酷似方母的脸,心里便软了下来,他又如何下得了手?只能再次重重的垂了下去,闷闷的哼了一声,道:“你这兔崽子,这话,你问我也就算了,可千万别跟你母亲说,若你伤了你母亲的心,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方孜暮拱了拱手,一脸怕怕的模样:“是,父亲,孩儿万万不敢!”

    果然,父亲的软肋还得是母亲!方孜暮的心里微微叹息,在他看来,父亲和母亲两个人的感情才是他真正向往的,但是这些想法,他暂时还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父亲和母亲。

    “滚!”

    又是一个字,方父已经背过了身去,只留给了方孜暮一个刚毅的背影。

    方孜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复杂,语气依然轻松,道:“好,父亲早些休息吧!”

    方父无动于衷,方孜暮便后退了几步,然后才转过身,缓缓的将门带上。

    待方孜暮离开了之后,方父这才转过了身,微微的叹了口气。

    每次其实想要和方孜暮好好地谈一谈,但是,性子使然,他总是放不下架子,偏偏方孜暮又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这更让方父有些生气,于是,两人之间的矛盾便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不像是一对父子。

    “少爷,老爷他没有为难您吧?”

    阿齐此时走了出来,他迎向了方孜暮,十分的殷勤。

    此时的阿齐还以为方孜暮之所以不理会他只是因为他某一方面没有伺候好方孜暮,根本没有想到,方孜暮已经知道了他对那小乞丐所做的事……对于一个阳奉阴违的奴才,没有哪个主人敢重用,方孜暮自然也是如此。

    “当然没有,你希望他为难我?”方孜暮看也没看阿齐一眼,直接往前走去。

    又是这样!阿齐总算是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他咬着唇,直视着方孜暮道:“少爷,您是不是觉得奴才哪里没有做好,您直说好了,奴才一定会改的!”

    方孜暮盯着阿齐道:“你为什么会这么问?本少爷有说你哪里做得不好了吗?”

    阿齐张了张唇,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冷漠的大少爷,明明之前早上他们两个人一起出去的时候,大少爷对他的态度还不是这样的……怎么会这样?

    “你还有什么事?没事的话就退下吧!”

    方孜暮见阿齐呆呆愣愣的样子,心里一阵烦躁,便淡淡的下了命令。

    阿齐猛然跪在了方孜暮的面前,眼眶也红了,道:“大少爷,奴才只想知道,您为什么突然疏远了阿齐?您如果不说的话,阿齐就长跪不起!”

    “阿齐,你真想要知道原因?”

    方孜暮低着眼,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阿齐……不,他是一个他从来都没有认识过的人。

    这么多年,他们两个一起长大,一起读书,情如兄弟,但终究,有些东西还是经不住考验,他变了,阿齐也变了。

    阿齐听着方孜暮冰冷的声音,心里虽然觉得剧痛,但是还是点头,他实在是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阿齐,你最不该的就是忘了你自己本来的样子……好好想想,以前的阿齐是什么样,等你想清楚了,再来找本少爷吧!”

    说着,方孜暮便不再停留的绕开了跪在地上的阿齐

    阿齐听了方孜暮的话,他的心里不由得微微的震撼,大少爷说,他最不该的就是忘了最初的阿齐是什么样子……

    是啊,最初的自己是什么样的呢?好像自从自己被方府收养,变成大少爷的贴身书童之后,自己就已经记不得了,他总是以自己是方府大少爷的书童为荣为傲,看不起其他的奴仆,也厌恶街上的乞丐,看到那些人总是绕着走,就是害怕从他们的身上看到属于自己的影子。

    原来,这样的自己才是令大少爷厌恶的原因吗?

    阿齐落下了眼泪,没了方府,没了方家大少爷书童的这个身份,其实,他和那些人又有什么区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