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男人不能穷

    更新时间:2016-05-28 10:49:42本章字数:3869字

    如果你爱他,

    就把他送到深圳和东莞,

    因为这里是天堂;

    如果你恨他,

    就把他送到深圳和东莞,

    因为这里是地狱。

    女人是男人的天使也是男人的魔鬼,很多男人的蜕变离不开女人。颜真的第一次人生蜕变,就是因为爱上一个叫龙莉的女人。

    颜真认识龙莉那年还在鹏城《打工》杂志社做编辑,追求当作家的梦想。龙莉那年二十岁,在西力一家电子厂做人事文员。龙莉高中毕业来鹏城打工,偶然一次看到《打工》杂志,被杂志上的打工故事深深吸引。一晃近两年过去,龙莉二十岁,她感觉自己已经老了,对打工的生活和命运也有了很多想法,她不再幼稚地认为世界是美好的,她把那些想法写成文章,向《打工》杂志社投稿,她要控诉。

    龙莉那一次向《打工》杂志投了一篇纪实类的稿子,被颜真无意间看中。颜真至今记得很清楚,龙莉那篇稿子的内容:一个女工患上职业病被工厂老板赶出厂,又被家人抛弃。龙莉因为缺乏写作的素养,她那篇稿子的文笔很糟糕,也违背用稿部门对社会宣传伟光正的方向,但是颜真知道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悲剧。颜真于是把女工的悲惨结局改成被爱心人士救助,一个悲惨的真实故事被颜真改成一个充满爱心的白日梦。

    龙莉在颜真通知她的稿子被采用时,她高兴了一宿没有睡,即使知道稿子被颜真改成一个白日梦的谎言。她仍然喜出望外,她说她那时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稿子会被著名的《打工》杂志采用,她把这个喜讯告诉身边的亲戚朋友,他们都为她骄傲。

    第二天龙莉一上班,坐在电脑前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鼓起勇气用电子邮箱向颜真发伊妹儿,她向颜真提出加QQ好友的请求,她说她要感谢颜真这个她人生中第一个赏识她的责任编辑,她把颜真这个责任编辑视为圣人一样敬重。颜真一般不加自然来稿的作者QQ,那时候杂志社的编辑跟自然来稿的作者交往大都是伊妹儿,除非编辑赏识这个自然来稿的作者才加QQ。龙莉并不是颜真赏识的自然来稿的作者,他只是喜欢龙莉对生命苦难的原生态描述,让他为此感动,因为他那时候很单纯,对别人的苦难富有同情心。

    颜真加上龙莉的QQ,开始他们只在QQ上交流一些写作的看法,谈一些文学。颜真那时候是一个很有文学梦想的青年,对人生的内修很重视,对物欲和名利很淡泊。颜真想做几年编辑,等哪天写出一部成名作就辞职当作家。龙莉很赞同颜真这个文学梦想,她在QQ上说她会永远支持颜真的文学梦想。后来他们不知不觉在QQ上谈起感情,愈谈愈深,他们连自己有没有跟异性发生关系的话题都谈上了。

    颜真以前只跟一个大学要好的女同学聊过这种话题,那还是那个大学女同学在QQ上引诱他。颜真那个大学女同学叫马晓兰,是一个女汉子。那次马晓兰在QQ上问颜真不会还是处男的问题时,颜真居然面红耳赤,他是一个害羞的男人,他以害羞为耻,他很想在女人面前洒脱起来,但是他一见到女人止不住害羞。

    马晓兰是一个疯野的女人,她仿佛对颜真的处男问题非常重视,她打了一个红脸过来,说她过两个月会来新安出差,那时她帮颜真解决这个的问题。疯野的马晓兰还在那天晚上让颜真在视频里看了人生中第一个果聊的女人。马晓兰探明颜真那个隐私,就问颜真想不想看她不穿衣服的样子。马晓兰后来说她本来是恶作剧,但是颜真却第一次像个男人一样做出大胆的行为,你有种脱,我就敢看。

    颜真那天晚上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放纵的快感,他开始怀疑人生,怀疑自己的保守的思想是一件非常可耻的品行,因为他把很多美好的东西错过了,在大学里他没有谈过一次恋爱,现在想来非常后悔。

    马晓兰跟颜真约好的第二个月,颜真跟龙莉已经在QQ上认识半个月了。颜真在视频里看过龙莉,她很美,她的美让他觉得很纯洁,使他不安的灵魂得到安宁,也让他觉得自己没有放纵自己是一件庆幸的事情,因为他这样才配美丽而又纯洁的龙莉。

    在那个夏季的周末上午,他们相约到凤凰山爬山。龙莉穿着白色的短袖上衣、蓝色的牛仔短裤、平跟的休闲鞋、一头披肩的秀发、清纯而又美丽的笑容,她就像一位飘逸的天使一样出现在颜真的眼前。龙莉在颜真朝她挥手之际,脸红红的朝颜真挥了挥手。她的个头有一米六八,在人群里显得出类拔萃,引来无数男人的目光。

    他们那天上午,一起提着零食边吃边爬凤凰山,在弯曲的盘山道上,一路走走停停,山风兮兮,溪水潺潺,还有那看不见的山鸟啁啾,这里仿佛工业区里的一片世外桃源,如果没有那满山如织的游人。山道偏僻幽径,行人稀少,正是恋人幽会的好去处。在一处弯道上,颜真见没有路人,他鼓起勇气把牵着龙莉的手用力拉一下,龙莉的身子很顺从地倒在他的怀里。

    颜真抱住龙莉,在那一刻,两个人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后来你们怎么样了?”她问。

    颜真没有想到失恋的第一个晚上,会向一个陌生的女人倾诉自己的不幸。这个陌生的女人很漂亮,她是谁?颜真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她的网名叫寒冬梅子。她是颜清介绍颜真认识的女网友,颜清跟她有什么关系?颜真很清楚,她是颜清交过的女网友。

    颜清跟颜真是一个队的,颜清的父母在县城开店,颜清从小就在县城读书,他们高中时代又是同学,后来大学毕业都选择来到鹏城。颜真进那家打工杂志社做编辑,也是颜清找关系介绍的,他们俩的关系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颜清人长得很帅,在初中已经失shen,到了高中成了著名的cai花大盗,高三那年还因为跟两个女生玩三角恋,有一个女生含恨跳进洣水河,死掉了。幸好校长是颜清家的亲戚,那个校长出面帮颜清把那事摆平,让颜清顺利完成学业。

    颜清进入湖南一所不入流的大学后,在那性半开放的大学校园里,他更加肆无忌惮地滥情,据颜清自己吹牛,他的大学生涯包括骗到的女生和那些投怀送抱的女生,一共有二十多个。他进入社会工作,凭借自己英俊的外表,更是不知道跟多少萝莉、御姐、剩女、少妇、少女等等各色女人上过床。

    颜清在上品广告公司做设计部的主管,工作悠闲,有足够的时间在网上通过各种渠道的交友平台勾搭女人,他跟颜真炫耀,一个星期至少要玩两个女人,无论是网上勾搭的还是那些在饭店或者路上什么公共场所勾搭的,他有一点癖好就是不喜欢去夜店勾搭女人,他说夜店的女人很脏。

    颜清就那样把一个陌生女人叫来陪颜真,颜清说过失恋的最好良药,就是找一个漂亮的女人跟自己过一夜。颜真喝一口酒对躺在身旁的陌生女人说:“后来我们吃了晚饭,一起走进一家旅馆,我们开了房。”

    “就这么简单?”这个陌生的女人赤条条地躺在颜真的身旁,她从颜真手里拿过啤酒喝一口。她是那么的淡然,跟一个陌生的男人睡在一起听着陌生男人的失恋故事。

    颜真跟龙莉那晚吃完饭去开房,确实那么简单。他们走出木桶饭店,夜幕已经降临,西力工业区的街头,在光怪陆离的灯海里嘈杂一片,到处人山人海。颜真幸福而又紧张地牵着龙莉的手,什么也不说,往那家看起来比较好一点的普通旅馆走去,龙莉也很顺从地跟着颜真走去。他们一路走进一家“港湾旅馆”,开了一间60元的空调房。

    龙莉跟颜真都很紧张,他们进入房间后,彼此都有一些不知所措,但是他们毕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男女。瞬间的紧张和不安,在亲热中飞速消失的无影无踪。颜真记得很清楚,龙莉当时紧张得浑身发抖,在他们直奔主题的时候,她问颜真是不是真的爱她?她需要这个答案。

    颜真说是。

    那天寒冬梅子把那天晚上跟颜真在一起的事情告诉颜清,她叫颜清劝颜真离开跟龙莉有关的生活环境,这样对颜真摆脱失恋的痛苦有帮助。但是颜真却做不到,他仍然一个人住在龙莉跟他住过的出租屋。颜真跟龙莉住了两年,有着让他难以忘掉的感情。他们搬进来的时候,都很喜欢这间出租屋,打算今后除非工作有变动,不得已才搬走,否则就在这里扎根,这里的居住环境很安静,房租虽然贵一点,但是离他们上班的地方只有几分钟的步行路程。龙莉在两年前为了跟颜

    真同居,她辞掉原来的工作在他们杂志社附近找了一家工厂做文员。颜真跟龙莉每天下班回来,过着夫妻般的生活。但是颜真跟龙莉的那种幸福日子,在龙莉的父母威逼劝导下开始变味。

    龙莉开始也不答应她父母的安排,后来龙莉被她的父母用一些世俗的人生观说乱了心,龙莉就问颜真未来的打算。颜真对未来的打算很简单,他跟龙莉结婚生子,打工过小日子。颜真以前还想当文学家,但是如今他什么都看清了,在中国到处是坑的文化氛围中,一个普通文学青年想当文学家简直是白日做梦。

    龙莉不希望颜真这么没有志气,她说他们年纪大了,看问题不应该再像以前那么单纯,她希望自己的男人是一个有志向的男人,将来能够做一个赚大钱的男人。她说她的父母说了,颜真能够在鹏城买下房子给她一个安稳的家,她父母就把她嫁给颜真,因此龙莉不断劝颜真想办法赚钱去买房子。但是颜真不想过得那么辛苦,他是一个不善言词不懂交际应酬的男人,这样的男人想在社会上赚大钱几乎不可能,颜清也劝颜真不要去追求不适合自己的生活。颜真在杂志社做编辑已经习惯了,不想去社会上打拼,也不敢去社会上打拼。

    颜真和龙莉的观念就这样产生分歧,慢慢他们为这些事情发生争吵,日子再也不像以前那么单纯快乐。颜真有一次实在被龙莉说得受不了,便冲龙莉怒道:“你那么贪钱,我没本事赚钱,你有本事就去找赚大钱的男人。”

    龙莉因为颜真那句气话,一怒之下离颜真而去。颜真没想到,她这一离去就是跟他的分手……颜真每天下班回到屋里,看着物在人空的“家”,心里无比的痛苦,但是他做梦都在盼望龙莉回来。龙莉换了手机号码,他就上网给龙莉的QQ留言劝她回到他的身边,他像一个可怜虫一样在QQ上留言告诉龙莉,他失去龙莉,感觉活着没有意义。

    近一个月的失恋阵痛,颜真终于发现自己的幼稚,龙莉再也不会回来,这是一个不相信眼泪的社会,他的眼泪让自己都觉得滑稽可笑。一个男人给不了一个女人想要的生活,是一个窝囊废。

    “男人没有用,才会怪女人现实。”这是龙莉在颜真怪她变得太现实后丢给颜真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