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坏女人不可信

    更新时间:2016-07-02 21:20:30本章字数:2537字

    “这个世界谁也不是谁的救世主,活命的法子都是自己拼出来的。你别看李嘉诚现在很风光,但是他过去做茶楼的服务生时也一样满肚子苦水。你既然选择走这条路,就一定要忍受这条路上的一切痛苦。你听过比尔盖茨说过的一句话没有,‘世界不会在意你的自尊,人们看的只是你的成就,在你没有成就之前,切勿过分强调你的自尊。’”

    “世界不会在意你的自尊,人们看的只是你的成就,在你没有成就之前,切勿过分强调你的自尊。”这话对颜真醍醐灌顶。

    “我要自尊心就别想要业务,没有业务我的人生就是废物,就这么简单。”颜真很痛苦地对自己说,他望着滚滚红尘的都市马路,这路上有捡垃圾的穷人有开豪车的富人,这世界永远是富人的天堂穷人的地狱。

    在大学时代,颜真深受老庄的无为哲学影响,喜欢与人无争和顺其自然的生活。如今的现实生活给颜真这种无为思想有了很大的冲击,因为颜真这种思想给不了龙莉幸福——就像颜清说的那样,如果他是一个势利小人,他懂得去巴结领导寻找发财的机会,龙莉不会离开他。

    性格决定人的命运,确实如此。

    一个人的性格是环境的产物,人的性格就像古人所说的那样,“穷则思变,变则通。”

    颜真站在天桥上,望着滚滚车流的西力大道,他突然清晰地认清了自己的处境,这个世界就像陀思妥耶夫斯基说的,“穷人的美德就是赚钱。”一个人连钱都赚不到,他还有什么条件去过顺其自然的生活。约翰•斯图亚特•穆勒在《功利主义》一书中说过,“做一个不满足的人比做一个不满足的猪要强。”庄子那头入泥的牛,就是一头满足的猪。“我居然把一头满足的猪当成自己的偶像。”颜真发现这个思想的悲剧性后,不由得自嘲一句。

    “鹏城,我草你八辈子祖宗!”颜真朝天桥下的车流猛烈地吐一口痰。

    一个月后的交流会上,李虎警告还没有达标的新业务员,他们在试用期内完成不了任务就自己卷铺盖走人。颜真已经做好卷铺盖走人的准备,只是颜真告诫自己不到最后关头决不放弃。有哲人说过,“这个世界很简单,一个人最后成为什么人,往往取决于他坚持的梦想。”

    颜真在面对失败的时候,总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能让龙莉瞧不起,他要做一个有用的男人,他不光要让龙莉瞧得起,他还要让所有人都瞧得起。颜真现在特别渴望做一个有钱的人,因为他看清了这个笑贫不笑娼的世界,人穷万人嫌不说,还会永远被人瞧不起和欺压。

    一个人穷了,就意味永远的卑贱和苦难。

    前些天颜真的父母在老家帮他找媒人说媒,他父母希望给他找一个女人安下家来。颜真也答应父母的意愿。现在他对婚姻的看法简单化了,在他看来婚姻只不过是人生中一个大事的任务,只要找一个通情达理又不反感的女人结婚过日子就行。但是女方一听颜真是杂志社的编辑很开心,但是再问颜真的收入马上变脸。既然如此,颜真也不想再被辱了,他叫父母在老家停止说媒的事情,他不信自己这一辈子连老婆也娶不上。颜真已经被现实逼上梁山,这世界如此现实,在现实的世界里颜真不得不逼着自己向钱冲。

    颜真抱着这个信念每天跟当初进光明装饰公司一样努力去开发客户,同事们笑他这是瞎忙,但是他不理他们。颜真觉得就算最后自己被公司扫地出门,他也要努力到最后,因为他不能这样轻易认输。颜真相信一句话“天道酬勤,事在人为”。颜真不断地总结自己的失败经验,不断地调整自己开发客户的心态和方法,在这期间他的思想发生了很多变化,不入江湖不知江湖凶险,不入社会不知世态炎凉。

    颜真渐渐脸皮厚了,跟人打交道也洒脱起来。一切机遇都是给有准备的人,颜真已经跟人打交道愈来愈圆滑,他再也不像当初进光明装饰公司一样害怕跟陌生人打交道以及放不下面子。如今他能够做到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跟任何人在交际中都可以把话说得令人舒服,把事情做得令人满意。颜真要折磨自己,他要让自己深深体会到现实的残酷,激励自己奋斗不息!

    “我要奋斗不息!”颜真走进万利售楼中心,在门口一指朝天给自己打气的当儿,一个声音从后脑勺冒出来,“颜先生,你在干吗呢?”

    颜真忙回头,一个漂亮的售楼小姐突然在他的脑后,这个漂亮的售楼小姐是颜真上个星期开发的“内线”。

    一般售楼小姐手里都掌握业主的资料,她们知道哪家业主需要装修,因此李虎告诉他们,一般装饰业务员经常会跑一些售楼中心结交售楼小姐。李虎教他们,一般每个售楼中心只结交一个售楼小姐,这方面应该求精求诚,所谓求精就是找到愿意为他服务的售楼小姐,所谓求诚就是只让她一个人做此楼盘的业务代理人。

    售楼小姐向业主推荐他们装饰公司,一旦业务做成功,颜真根据公司章程向公司申请给售楼小姐三百块红包。那年月普工每月才四五百的底薪,售楼小姐帮忙介绍一个客户就从中得到三百块红包,她们都很乐意做这种顺手牵羊的业务。

    “没事。洪小姐,你在忙什么呢?”颜真赶紧搜刮肚子,找词跟洪小姐攀谈。

    洪小姐一改往日对颜真的冷淡态度,她笑眯眯地说:“我呀忙的事情可多了。你来的正好,我正愁找不到人帮忙呢。呵呵。”

    “洪小姐,什么忙呢。”颜真以前来售楼中心都是他找洪小姐搭讪,洪小姐还不理人。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洪小姐居然找他帮忙!他能够帮她洪小姐什么忙呢?他一个穷光蛋,也不怕被洪小姐骗,骗色更是巴不得,骗财是铁公鸡一只,毛都没有。

    颜真没有往深处想,很乐意帮她的忙,因为洪小姐一个女人找他一个男人帮忙,再大的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洪小姐笑眯眯地把颜真拉到一边,说:“我们是不是好朋友?”

    颜真巴不得跟洪小姐是好朋友。颜真乐呵呵地说:“废话,我们不是好朋友谁还是好朋友。”说着趁机用手拍一下洪小姐的肩膀,恨不得抱住她亲一口。当然心急是吃不着热豆腐的,他应该慢慢来,这是颜清教他的泡妞方法。女人是因爱shang床,男人因性shang床,这男女之间是有本质的区别。想要彼此达到殊途同归的目的,就得下点功夫。是的,这售楼小姐是可以潜规则的,但是也只能是她的客户去潜她,颜真一个要靠售楼小姐讨饭吃的业务员,还是识相吧。颜真被矛盾的心思左右自己,还是识相地端正自己的态度。

    洪小姐也笑眯眯地拍一下颜真的肩膀,说:“好朋友就帮我一个忙吧。”说完就拉颜真往售楼中心跑。

    颜真顿时觉得上当了,这洪小姐可是精得很,简直就是狐狸精,她既漂亮的像狐狸精又精明的像狐狸精。洪小姐居然对他这么热情,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人家都说“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这洪小姐是湖北人。他可不能上洪小姐的当。

    在鹏城女人骗男人,男人骗女人那是家常便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