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我要奋斗

    更新时间:2016-06-02 13:15:17本章字数:2586字

    颜真把最后一点行李从出租屋搬出来,把龙莉留下的一条内裤扔到臭水沟里,他觉得天下的女人都一样,男人想要得到女人的爱就像个男人一样活出人样来,永远不要让女人觉得你穷。颜真为了活出人样来,他决定从杂志社辞职出来去社会上打拼。

    “男人没有用,才会怪女人现实。”这句话时时刻刻都刺痛着颜真的心,他要用行动向龙莉证明自己不是一个没用的男人。

    颜真从杂志社出来的瞬间,感觉世界突然变得非常恐怖,他站在杂志社的门口顶着炎热的太阳,心里知道辞去杂志社的编辑工作进入社会打拼,前途是非常凶险和迷惘的。

    “你想清了吗?”很多关心颜真的朋友都在问他这个问题。

    颜真望着炎热的太阳也在问自己,可是人生有事先就能想清的路子可以走吗?颜真觉得没有,他把一口唾沫重重地吐到一条流浪狗身上,在流浪狗被吓开去时,他像一条突然无家可归的流浪狗一样抱着行李拦上一辆出租电动车。他感觉人生已经没有退路,他只能在人生的路上破釜沉舟勇往直前。

    颜真没有找到工作安定下来,暂时寄居在颜清的出租屋。颜清租了一套一房一厅,他让出客厅的沙发上给颜真睡觉。颜真找了几天工作,都没有找到自己满意的工作,颜清于是建议颜真去跑业务。鹏城很多老板都是从做业务员起家的,这个行业很能够锻炼人,前途也比较无量。

    跑业务是一门非常磨炼人的行当,在颜真的眼中业务员为了开发业务在客户面前就是一个孙子。但是在鹏城想赚钱要么有专利技术要么有资本市场,颜真两样都没有。颜真于是觉得自己不能再跟以前一样抱着清高的德性过穷苦的日子,一个没有钱的男人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他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就得从改变自己的思想。去他妈的清高,男人没钱就是垃圾!鬼都瞧不起你!颜真不断用现实的残酷事情攻克自己曾经很顽固的清高德性,他不管跑业务的结果是成是败,都要逼着自己去跑业务,因为他要改变自己,他恨透自己安于现状的德性,他发觉自己是一个胆小怕事又自欺欺人的阿Q。

    他不能做一辈子阿Q,他要奋斗!

    但是在颜真思考去跑什么业务的时候,颜清却建议颜真去跑装饰业务。颜真对做装饰的业务很不屑一顾,他堂堂正正一个大专生又是著名杂志社的编辑出身的,去跑苦力的业务,他觉得很丢人。但是颜清却说这个行业的业务只要跑开路子,将来自己就可以单干,用不着什么投资,这对颜真今后飞速发展自己的事业有很大的好处。去工厂跑业务就算这两年跑到大单,也只能给工厂去生产,因为颜真没有能力开厂;相反颜真在装饰业务上一旦做熟了,自己拉到业务,完全可以自己叫装饰队伍自立门户当老板。

    颜真于是听从颜清的建议,去颜清介绍的光明装饰公司做业务员。

    颜清跟这家装饰公司的老板娘认识,他在这家装饰公司兼职做一些图纸设计工作。光明装饰公司是一家中型装饰公司,有十来个业务员,但是只有四个老业务员,大部分都是新业务员。

    光明装饰公司业务部的重要担子,都是一个叫李虎的经理一肩挑。颜真起初以为业务经理很能耐,哪知道李虎只有小学文化,只比他大三岁,现在在西力有房有车还有美女。李虎是江西人,十五岁就来鹏城打工,开始在建筑工地做小工,后来跟一个大工学徒,五前年进光明装饰公司做业务员,人头脑精明,没两年随着光明装饰公司的扩大,李虎被老板提升为业务部经理。

    李虎跟颜清关系不错,但是对颜真却一脸的傲慢,好像颜真哪儿让李虎不顺眼似的,李虎对颜真的态度让颜真感觉很不自在。颜真一开始很不适应被一个文盲踩在头上,有好几次想离开光明装饰公司,但是颜真知道如果他连这种气都受不了,他去哪里都会没出息。

    他不能做一辈子阿Q,他要奋斗!

    颜真正式去光明装饰公司上班后,便搬到了光明装饰公司的集体宿舍。颜真很不习惯跟一群没有素质的同事住在一起,但是没有办法,因为颜真没有钱在鹏城租房,现在他的业务还没有做一个,如果大手大脚开支,他会花光老本流落街头。对他这种人来说,人生既不如梦也不如戏而是血淋淋的拼杀,颜真知道这是个人的战争,这是一场他不能输的个人战争。

    光明装饰公司所有业务员的试用期三个月,底薪四百五,培训一个星期,之后全靠自己去市场上摸爬滚打。每个新业务员必须完成每月五万的基本任务,如果三个月一个五万的任务都没有完成,自己卷铺盖走人。

    一个星期的业务员培训过后,颜真基本上掌握了装饰行业的常识,从水电、泥工、木工、油漆工的整套流程,从计算用料量到工时,从材料等级鉴别到工量的计费,从上百种材料的品牌价格,及最重要的施工质量的检验等等。

    颜真在那一个星期的业务员培训中,听到最令人兴奋的话是:在这一行做熟了可以自立门户,不用什么成本,拉到业务叫上几个工人就可以当包工头。颜真怀着将来自立门户当包工头的梦想,进入这个行业。俗话说得好,梦想是丰富的现实是残酷的。半个月后,颜真就想放弃了,跟他一块进来的同事半月时间已经走掉一大半。颜真也对这个行业的前途深感失望,他每天早出晚归,像一条癞皮狗一样去开发客户。每次客户一听到颜真是装饰公司的业务员,就会像乞丐一样被客户冷眼。

    这行业竞争很大,装饰公司非常多,大部分客户不相信陌生装饰公司,他们大都只找熟悉的装饰公司。建筑公司的装饰业务,更是被熟人全包了。有这方面需求的家装客户,也只是向颜真打探装饰价格而已。光明装饰公司的家装价格并不低,打价格战根本打不过那些在路边举着牌子找业务做的装饰人员。

    颜真从小到大向来清高,从大学出来到杂志社,他的膝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弯过。现在颜真每天都逼着自己在意向客户面前像个孙子一样低声下气,颜真整个人像在一个巨大的压力锅里被压抑了。

    颜真终于体悟到一个事实——跑业务根本不像书上吹嘘的那样光靠推销技巧就可以,那完全是骗人的把戏,因为在中国社会做业务员唯一的技巧就是关系和利益。

    当你没有跟客户建立起关系时,你的利益什么推销技巧都搞不到。

    颜真有一次实在憋不住,他向颜清诉苦,他只有找颜清诉苦才能得到一些宽慰,如果去找张梦想,他会被张梦想刻薄的嘴批评得无地自容;因为张梦想曾经是一个优秀的业务员,在张梦想的眼里任何人只要放下面子都可以做成功的业务员。上次颜真去找张梦想诉说做业务员的难处,被张梦想从头到脚批评得一无是处,张梦想把颜真所有失败的责任都归结在自身没有因势利导。

    颜真觉得跟张梦想这方面交流有障碍,张梦想在颜真的眼中俨然是一个自大狂。

    颜真对颜清说自己很想放弃,因为他觉得自己整天像条狗一样去巴结那些傲慢的业主或建筑老板,他的自尊心受不了。颜清听颜真诉完苦,他只说了一段话,让颜真彻底认清自己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