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临时演讲

    更新时间:2016-06-25 08:00:00本章字数:2034字

    Prof.Abner的算盘打得很好,可偏偏他遇上的是这两个在自己认定的事情上绝对不会妥协的家伙,结果可想而知,他费了好大的劲儿都没能把这两个人留在欧派瑞律所,这个在其他人眼中求都求不来的职位却偏偏在他们两人眼中一文不值,这也是克莱尔能够顺利进入欧派瑞律所的原因之一。

    克莱尔专业能力虽然不错,可是和非羽一比,那就逊色不少,可现在非羽放弃了这个机会,按照排位的顺序,这个大馅饼自然就砸到了克莱尔的脑袋上,再加上他本身和非羽的关系不错,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两人的关系更是到了无话不谈的“好闺蜜”的程度。

    看着眼前两个让自己头疼的家伙,Prof.Abner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大概聊了几句就把他们赶出去帮忙接待客人了,这下可好,两人成了免费的打杂的,不过这也是两人在圈内积攒人脉的大好机会,Prof.Abner的讲座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旁听的。

    两人在会场门口就分开了,也没有什么原因,这种场合,大家都忙得不可开交,也没有心思照顾别人,倒不如自由行动轻松的多。

    刚和任轩分开了不久,非羽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只见克莱尔正和一个中年男人边聊边往里走,那个男人看起来貌似还有点儿眼熟,脑袋稍微转了个个儿,非羽立刻想起来,那人是美国另一家有名律所的金牌律师,印象中好像是叫做柏特莱姆,他所经手的案子,胜诉率为百分之百,是行业中传奇人物之一。

    “克莱尔!”

    想到这里,非羽怎么可能放过和“传奇”接触的机会,立刻在两人身后轻声的叫了一声,克莱尔有些惊讶的回了头,见是非羽,立刻开心的走了过来,为柏特莱姆和非羽相互介绍。

    “柏特莱姆,这位是维达,是我的同学,如果之前她不离开欧派瑞律所的话,就不会有现在的我了,维达,这位是——”

    “柏特莱姆先生,久仰大名,很高兴认识你,我是维达,请多指教。”

    非羽微微一笑,朝着柏特莱姆伸出了左手,虽然和柏特莱姆没见过面,可是他是左撇子这件事她还是很清楚的,果然,见她伸出了左手,柏特莱姆稍稍愣了一下,而后也微微一笑,伸出左手握了上去,很明显,他对非羽的第一印象很是不错。

    鉴于现在的场合不是长谈的时候,非羽礼貌的打了个招呼转身去带领其他的宾客就坐了,看着非羽的背影,柏特莱姆很是感兴趣的点了点头,回头和克莱尔谈起了非羽的话题。

    折腾了好久,Prof.Abner的讲座终于开始了,面对着台下的众多业内泰斗级别的人物,非羽即便是只在一旁的侧台下站着都觉得心跳加速,无比的紧张。

    “这样就紧张了?那以后公司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能交给你吗?”

    感受到她的紧张,任轩在她身边低低的开了口,听着明显讽刺自己的话,非羽狠狠的赏了他一个大白眼,公司的事情再大能有多大,虽然是跨国公司,可是具体接触的都是什么层次的人,经过她这刚入职一周的时间的了解,她也大都清楚,可现在台下的这些都是什么人,那都是全球律界的泰斗,她怎么可能不紧张?

    不过经过刚刚的小插曲,她倒是放松了不少,在这种场合,只要不出错就是万事大吉了,不过以她现在的身份,想要出错也是不太现实,毕竟整个流程和她都没有什么关系,怎么会出错?

    话说这人啊,真的不能总想着这些坏事儿,有时候好事不灵验,坏事找上门,很快,就在讲座接近尾声的时候,Prof.Abner忽然在台上叫任轩和非羽的名字,先是大致介绍了一下两人的身份,紧接着让他们就自己刚刚的讲座说一说感想。

    听完Prof.Abner的话,非羽脑袋出现了一瞬间的空白,紧接着就是疯狂的在脑海之中搜索着刚刚Prof.Abner的讲座内容,很快,在Prof.Abner的话音未落的时候,非羽已经想好了接下来要说的话了。

    看了任轩一眼,毕竟任轩既是自己的学长,又是自己的boss,于情于理都应该是他先讲话,可看任轩的表情,虽然不是很明显,但非羽还是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若隐若现的警告,似乎是要自己先说,既然如此,非羽只好走到Prof.Abner身边,接过话筒,开始有条不紊的讲话。

    好歹是当年专业第一顺利毕业的高材生,非羽的讲话条理清晰,引经据典,深入浅出,基本将之前Prof.Abner讲座的内容简单化的复述了一边,又稍稍进行了一部分的引申,直听的台下的众人频频的点头,算了算时间差不多了,非羽简单的做了个收尾,鞠躬致谢,这才转身回到了任轩的身边。

    非羽有一个很奇葩的特性,就是越到正式的场合,她就越临危不乱、条理清晰,往往前一秒还十分的紧张,可一站到众人面前的时候却像一个没事儿人一样,夸夸其谈,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紧张的表现,可只有她自己知道,每次这种场合过后,她总是需要找时间舒缓一下自己的情绪,否则她没有办法继续投入到正常的工作之中。

    看着非羽讲话十分的出色,任轩心里对于她又多了一层的兴趣和好奇,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明明如此胆小,甚至在上台的前一刻还紧张的不行,怎么一到话筒前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整个人由内而外的散发着一种自信的气质,让人移不开双眼。

    直到非羽在他后背上轻轻的推了一下,任轩这才反应过来轮到自己讲话了,简单的调侃了几句,因为之前非羽的演讲已经将学术性的内容说的很清楚了,任轩只不过简单的说了几句就下了台。

    看着非羽一脸憋笑的样子,任轩不由得觉得尴尬,至于嘛,要不是这个女人在他之前把能说的都说了,他也不至于在台上尴尬的没什么话说。

    可非羽想的却是两个字,“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