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日后无休

    更新时间:2016-06-28 08:00:00本章字数:2019字

    好在这条走廊暂时没有人,如果刚刚的一幕被人目击到了,他们几个人都得被请进去“喝茶”。

    对于克莱尔刚刚的举动,任轩虽然心里有些不快,可想到是为了救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去管他们了。

    站在急救室门口,看着上方不断闪烁的灯,沉思许久,任轩还是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克莱尔和那个外国大夫动作很快,不到几分钟的功夫就已经把林宇豪身上抽出的血送进了手术室,经过里面医护紧急的抢救,三个小时过后,非羽终于从手术室被推了出来。

    躺在病床上的非羽此刻面无血色,由于太过虚弱,口鼻还插了好多的管子,再加上她本来就比较瘦,床单一遮,整个人似乎都没有存在感一般,瘦弱的让人心疼。

    三个小时的手术时间,被克莱尔打昏的林宇豪早就已经清醒了过来,此刻正一脸怒容的站在走廊的另一头,远远的怒视着克莱尔。

    非羽的病床从他身边被推走,虽然只和非羽见过两次面,不过见到她此刻虚弱不堪的样子,心里也升起了一股怜惜之情。

    目光随着非羽的病床到了转角,直到非羽消失在他的眼前,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在想什么,用力的甩了甩脑袋,真是的,自己怎么可能对那个勾 引轩哥的狐 狸 精产生怜惜之情,一定是刚刚被人打了脑袋,现在还晕着呢!

    任轩看着克莱尔跟在非羽的病床边,一直消失在视野之中,心里也不是滋味,想到刚刚电话里的谈话内容,攥紧了手机,把非羽的医药费全部都预支了之后,转身离开了医院。

    林宇豪等彻底清醒过来之后,发现任轩也不知道哪儿去了,自己刚刚被人打昏的这件事情又太丢脸,生怕已经被医院的人看到笑话他,愤愤的一跺脚,也迅速的离开了医院。

    整个晚上,非羽的病床边一直是克莱尔和那个剃了任轩头发的年轻医生照看。

    迎着第二天早上的第一缕阳光,非羽缓缓的张开了双眼……

    “小羽,你醒了?有没有什么想要吃的东西啊,我知道你现在嘴巴不太方便,特意让人把粥熬的很稀,还给你带了一根吸管,现在正好是温的,不会太烫,你快点起来喝粥吧!”

    皱了皱眉,非羽感觉自己鼻子和嘴里似乎都插了管子,嘴角也是一阵一阵的犯疼,似乎在上面加了石膏一样,整张嘴动弹不得,微微转了转眼珠,身边刚刚说话的人不是克莱尔,也不是之前见过的小大夫,而是……

    “任(len)……”

    非羽费力的想要说话,可是嘴却一点儿都动不了,任仲急忙将她扶起来,后背又垫了一个枕头,让她待的更舒服一点儿,还十分贴心的拿了杯插了吸管的温水递到她的嘴边。

    觉得鼻子实在是不舒服,非羽抬手把鼻子和嘴里的管子都拔了出来,丢在了一边,挣扎着要下地离开医院,她记得,今天中午十一点的飞机,她绝对不能迟到,要不奖金就没了!

    “小羽,你要去哪儿啊?你睡了两天,刚清醒,可不能到处乱跑啊!”

    任仲不敢硬拦她,只好试图说服她,让她乖乖躺回病床上去。

    什么,两天?!

    惊讶的呆愣在原地,等反应过来之后,非羽立刻抓起手机,查看邮件和短信,日期果然已经是两天之后了,不过手机里除了齐萱儿和菲菲打了几个电话,还发短信问她到底什么时候回去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消息。

    左思右想,非羽还是有些心虚的拨通了任轩的电话,听着那边一声一声的提示音,非羽的脑海紧张的思索着自己应该怎么和他求情才能不让他扣自己的奖金。

    “喂。”

    电话接通的一瞬间,听到任轩的声音,非羽的脑海忽然一片的空白,不管这次住院有多么糟心,可说到底之前和任轩那个可是自己的初吻啊,一颗心“扑通扑通”的狂跳着,非羽拿着手机,不知道该说什么。

    电话那边,任轩拿着手机,听那边没声了,蹙了蹙眉,抬手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原来是那个女人,到现在才清醒,还真是能睡啊,不过说到底事情变成这样也都是因为自己,算了,这次就不和她计较了。

    “杜专员,我和你的主治医生已经谈好了,直到你身体完全康复为止,他会帮你订好回国的机票,这次的事情就不算你旷工,算是休病假,所以,以后的双休日……”

    说到这里,任轩忽然不往下说了,他手机上显示又来了一个电话,“潇潇”两个大字在手机上闪烁的十分晃眼,二话没说,直接挂断了非羽的电话,任轩放轻了声音,“潇潇……”

    电话突然被挂断,虽然任轩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完,可非羽也清楚自己以后一定是加班无双休日的悲惨日子了,神呐!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啊!

    任仲在一旁看着她的表情皱了皱眉,虽然两人的通话是手机的听筒,可到底房间小,又很安静,虽然不能全部听的一清二楚,可大概的意思也能听的明白。

    “小羽,那边的工作有什么好,还要加班,辛辛苦苦你才能赚几个钱?回来吧,美国有这么多的企业都发展的很不错,你在这里的人脉也不少,何必非要回那个地方呢?我在这边也可以好好儿的照顾你,咱们就像这样好好的生活难道不好么?”

    任仲一边把非羽扶回病床上休息,一边苦口婆心的劝说着,他之前苦苦追了她两年,结果刚在一起不到一个月她就提出要分手,而且还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回国,那边到底有什么好,她又没有背景,从刚刚电话的内容就能听出来她的工作环境很恶劣,既然如此,为什么就不能回来让他照顾她呢?

    “任仲,我们不合适,放过我好不好……”

    由于嘴角还是生疼,非羽勉强一字一顿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说完之后脸色变得更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