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告白准备

    更新时间:2016-06-30 08:00:00本章字数:2025字

    “任仲,你不要急,我可以帮你密切关注医学界这方面的动向,如果真的有专家能够在这方面有所突破的话,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不过呢,既然她已经平安的活到现在,你也不用太担心是不是,这说明她自己还是很有这方面的自我保护的意识的。”

    没见过任仲如此的激动,费奇连忙从桌子后面转了出来,伸手勾住任仲的脖子,担心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没错,任仲有一个毛病,这也是非羽特别反感他的一点,就是他的情绪很容易失控,一到这个时候,旁人就只能等着他自己慢慢调节,不能刺激他,否则不知道他能做出来什么事情。

    不过,之所以有这个事情他还能继续当医生,当然不是因为他有后台,而是引起他情绪上的变化的只有一个原因,就是非羽。

    被费奇叫上来的医生很快就离开了,只留下费奇还一直搂着任仲,控制着他的情绪。

    “我说你这个臭小子,前几个月里也没见你这样啊,怎么突然之间又失控了,这个小丫头就是你的那个‘病源’啊?”

    确认任仲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了,费奇拿起非羽的病历,一篇一篇的翻看着,知道任仲很看重这个丫头,他就特意多注意了一下某些数据,这么一看,还真让他发现了一些问题,不过鉴于任仲的情绪波动情况,费奇什么都没说,只是安慰了几句就把他赶出去了。

    拿着病历又仔细的分析了一下,费奇左思右想都觉得有问题,打内线又叫了几个医生上来,拿着非羽的病历开了个碰头会,下午,非羽的检查就又多了几项。

    非羽在医院一共待了三天,本来第二天就打算出院的,可是任仲是铁了心的不许她伤口没愈合就离开医院,就这样,每天大大小小的检查无数,终于熬到伤口完全愈合,非羽整个人也被任仲给养胖了一圈儿。

    克莱尔和丹尼斯经常抽时间来看非羽,可每次都是被任仲怒目而视不得不提前离开,估计是任仲听丹尼斯说克莱尔打算娶非羽,所以对这两人尤为的反感,这不,非羽出院的各种手续和大小事务全部都是任仲一手打理的,根本就不给克莱尔和丹尼斯献殷勤的机会。

    送非羽到了公寓门口,非羽站住,婉言谢绝了他帮忙提东西进屋的好意,关了门,转身和任仲身处两个空间。

    看着虽然只住了几天却已经无比熟悉的房间,非羽深呼吸,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这几天在医院可给她憋坏了,任仲那个控制狂,什么都必须要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就连病床都不允许她下,也难怪几天的功夫就胖了一圈儿了。

    站在门口,任仲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真是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她追到手啊……

    “喂,任轩是吗?”

    克莱尔再三考虑之下还是拨通了任轩的电话,毕竟非羽是在任轩的手下工作的,想要减少她发生意外的可能,还是要把她的身体情况都说说清楚,而且要任轩那边的医院血库一定要准备好Rh阴性AB型血,以防万一。

    有些不屑的听完克莱尔像话唠一样的滔滔不绝,任轩冷冷的说了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我凭什么听你调遣。”

    随手把手机放在办公桌上,拿起一份文件,标题正是“上海市人民医院血库急缺血源”,仔细看过文件,任轩坐回座位,签好字,叫员工把文件送到执行部。

    看着手机上克莱尔发过来的短信息,任轩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这个克莱尔,对那个女人倒是不一般啊,不过他也听说杜非羽根本不可能和人结婚生子,单就这一点而言,他还是挺同情她的。

    不过,这些又关他什么事情呢,他现在只不过是受人之托,帮别人照顾一下这个女人罢了,至于这个女人的死活,他可一点儿都不关心,生死有命,福祸在天,他只要按照约定给她份工作,让她有饭吃、有地方住就算是仁至义尽了。

    桌上的闹钟响起,到了他下班的时间了,拿起手机,任轩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公司,今天他约了林潇潇吃饭,绅士可一定不可以迟到。

    外滩某家法式餐厅,任轩正在和服务生紧张的确认着一切事物的流程,没有错,今天他就打算和林潇潇告白,那个人都已经行动了,他可不能落于人后。

    流程内的每一道餐点都是他精心确认过的,包括乐队什么时候出现,餐厅内每朵花的摆放位置,他都要一一过问,身为父亲的儿子,有太多的事情他都是身不由己,现在自己的终身大事一定要由着自己的心,不管林潇潇什么态度,至少他曾经努力过了。

    “任先生,林小姐到了。”

    一切都确定好了,任轩正在紧张的回忆着每一个细节,服务生忽然一路小跑着过来报信,从一旁服务员手中紧张的接过一大束玫瑰花,任轩紧张的站在餐桌前,等待着林潇潇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不多时,林潇潇跟在一位服务员身后款款而来,在任轩的眼中,有如仙女下凡一般轻盈的走了过来,走进了他的心。

    “潇潇,你来了。”

    紧张的把玫瑰花递了过去,任轩赶紧走到她身边的椅子后面,绅士的为她拉开椅子。

    面对着和平时不太一样的任轩,林潇潇只是微微一笑,“谢谢。”

    两人都落座之后,服务员开始按照原定的顺序上菜,开胃汤,正餐,餐后甜点,每一道都是精致不已,不知为何,看着这些餐点,任轩不知不觉就想到了之前在公寓非羽为他做的那套法国大餐,虽然当时他有点儿喝多了,具体的味道记不太清楚了,可总觉得应该是比这些还要美味一些。

    想到非羽,任轩又想起来她在Prof.Abner讲座上的表现,真正重要的时刻不管再紧张也会表现的很完美,真是的,一个女人都能做到的事情,自己现在为什么就做不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