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细心感动

    更新时间:2016-07-02 08:00:00本章字数:3040字

    “女士,您需要帮助么?”

    “需要需要,特别的需要!”

    面对服务生提出的问题,非羽如获大赦一般,这要是有人能帮忙,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好的,女士,我帮您叫一下其他人,这里您也看到了,我不能擅离职守,请您稍等。”

    服务生十分有礼貌的和非羽商量着,非羽急忙点头,正好她也可以趁机多休息一会儿。

    “铃铃铃!”

    非羽正窃喜着可以找人帮忙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看了眼来电显示,又是大冰山……

    “经理,我——”

    “一分钟,出现在我面前。”

    一句话,电话挂断,在她印象当中,任轩这座大冰山从来没跟她讲过超过一句话的长度,真是的,什么都是命令式,唉,不过谁叫他从小就是任氏集团注定的接班人呢,说不定从小就是照着这个标准培训的,真不知道成为这样大集团的接班人对于他来说是幸,还是不幸啊……

    没有时间多想,非羽直接朝着前台的服务生借了一个双轮的手推车,直奔电梯冲了过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又回到了任轩,以及他的车旁。

    看着非羽手中的双轮手推车,任轩挑了挑眉,也不多做评论。

    “迟到三秒钟,一会儿多做三道菜。”

    咬着后槽牙,非羽恨恨的点了点头,至于么,不就三秒钟,斤斤计较的家伙!

    一箱一箱的把车后备箱里的箱子摞到手推车上,费了半天的劲儿才搞定,任轩看着她搬完车里的东西,“砰”的一声关上了后备箱,几个跨步,就又走到了非羽的身前。

    一前一后的进了电梯,非羽这才开始纠结一会儿的法国大餐究竟做什么,迟到三秒钟还要再加三道菜,天哪,以法国大餐的速度,她要做完一桌子的饭,得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出了电梯,两人正要进非羽的房间,却发现门口站着两个陌生男人,手里也推着一个双轮手推车,上面是一个包装的十分精美的……小木箱。

    “任先生,您终于回来了,这是您之前订购的二十四瓶红酒,都已经精选好给您送上来了,还麻烦您签收一下。”

    任轩和那个开口的男人倒是比较熟识,只是微微瞥了一眼小木箱,点了点头,依旧朝着非羽的房间走了过去。

    “经理,你的红酒,应该……”

    应该不用放在我这儿吧?

    默默地在心里补了一句,非羽抬头,看任轩丝毫都没有觉得尴尬,依旧大步流星的朝着自己的房门走去,不由得扁了扁嘴,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什么了,怎么可以这么不在乎其他人的感受。

    在非羽房门口站定,任轩淡定的等着她开门,没办法,谁叫这里是他提供的,谁叫他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谁叫……他是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任家大少爷,成,我忍!

    心底默默的吐着槽,非羽快步走到门前,随手把密码解了,这才站到一旁,让任轩先进去。

    抬手在墙上的开关按了好久,任轩都没把整个儿房间变得灯火通明,不由得蹙眉看向一旁正在拆开箱子整理食材的非羽。

    “大经理,水电费是要我自己出的好吧?所以我在搬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把不需要的灯都拆下来了,不过您放心,我走的时候一定保证把它们恢复原样,至于现在这个亮度,已经是最亮了,您就当成是情调,忍忍吧,啊?”

    非羽一边利落的整理着箱子里的东西,一边随口和任轩解释着,身后门外的送红酒的两位站在那里,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听非羽刚刚话里的意思,估计那个专门存红酒的柜子早就被断了电,不知道收到哪里去了,既然如此,那红酒还能往这里搬么……

    深呼吸,看着非羽房间里明显很多家用电器都被收起来了,任轩蹙了蹙眉,想要生气,可人家送红酒的还在身后等着呢,只好满肚子气的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开门,把红酒都存放到自己的酒柜里,顺便又提了两瓶回了非羽房间。

    “经理,我这边禁酒禁烟哦!”

    开了门,见到任轩手里的两瓶红酒,非羽立刻就想起之前在出差的时候,公寓里发生的那一幕,当时自己可差一点儿就没命了,她可坚决不能让任轩在自己家喝酒,想喝?成,回你自己房间喝去!

    “……”

    沉默着,低头瞟了眼自己手中的酒,任轩也想起来面前的这个女人是有多特别,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

    “我一会儿拿回去喝,现在你先做饭吧。”

    说完也不会房间放酒,直接绕过非羽,进了房间。

    看着非羽刚刚擦的干干净净的桌椅,任轩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手把两瓶红酒放到桌上,走到一边整理了一多半的纸壳箱旁边翻来翻去,似乎是在找什么。

    “经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贪污你任何东西的,我马上开始做饭,你去看看电视,或者玩玩儿电脑,一会儿就好。”

    非羽正在厨房准备动手做饭,看到任轩的举动,急忙走了过来,这个大冰山,不会真的以为自己还能贪污他的食材吧,这也太斤斤计较了!

    “用这个。”

    任轩没有理会她的话,仍旧是专注的在箱子里翻找着什么,不一会儿,扯出来两个小塑料袋,直接塞到非羽的手里,然后转身朝着沙发走去。

    满脸疑惑的打开塑料袋,只见里面一共是两副手套,一副塑胶手套,一副铁网手套,应该是专门为了怕某些食材扎手而设计的手套,拿着两副手套,非羽心里暖暖的,真看不出来,大冰山居然还有这么暖心的时候。

    “别想多了,我只不过不想手下唯一能压榨的员工因为一顿饭死在厨房里。”

    心里正默默地感动着,任轩冷冰冰飘过来的一句话瞬间让非羽刚暖和一点儿的心变得拔凉拔凉的,好吧,果然还是只是怕自己死了麻烦才买了这么两个东西吗……

    唉……

    非羽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不过还是满心的喜欢,兴高采烈的回厨房做饭去了。

    很快,前餐汤点就做好端上了桌,没有红酒,任轩显然吃东西有点儿提不起劲儿,看着他一脸的索然无味,非羽想了想。

    “经理,你如果实在是想要喝红酒的话,最多只能喝一瓶,而且吃完之后立刻回你房间,否则我可不保证我会不会‘自保’。”

    不管怎样,丑话还是要说在前面的,如果他同意,那自己一会儿不管是做什么都是有理由的。

    听了非羽的“约法”,任轩也没表态,只是淡定的走到一旁的抽屉边,随手拿出来一个开红酒专用的开瓶器,毫不犹豫的把红酒打开了一瓶。

    看着他的动作,非羽立刻识趣的到一旁找了一个装红酒的高脚杯,走回来递了过去,直到红酒缓缓的倒进了高脚杯,任轩轻捏着高脚杯微微的晃了几晃,这才满意的发出了一声喟叹。

    见到他终于满意了,非羽也立刻回了厨房,接着做正餐,就这样,一整顿法式大餐,任轩刚刚好就喝光了一整瓶的红酒,吃饱喝足了,他这才满意的拎着没开封的一瓶红酒回了自己的房间。

    听到“咣当”一声的关门声,非羽这才如获大赦一般,看着没整理完的那堆食材,大致往冰箱里一塞,也不去管那些桌面上的碗碟了,直接回到房间,一头栽倒在了床上。

    上帝啊,她简直太怀念这张舒适无比的大床了!

    心满意足的裹着被,一路的疲惫仿佛一扫而空,很快,非羽就被浓浓的困意所席卷,沉沉的陷入了梦乡。

    另一边,回到自己房间,任轩随手把西装外套丢到了沙发上,把剩下的一瓶红酒往茶几上一放,靠在沙发里,盯着那瓶红酒就开始出神。

    想到白天告白被拒,林潇潇马上就要嫁到台湾去,还是一个只剩财的糟老头子,眼见着一辈子的幸福就要被毁在这里了,他就恨不得冲到林氏去,找到那个人,揪住他的衣领质问他,凭什么要这么对待潇潇!

    可大概是刚刚吃饱喝足,胃里满满的都是好吃的,困意也慢慢的朝着他袭来,愣了一会儿,想到刚刚吃的那顿大餐,任轩有些无奈的自嘲着,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一顿吃的就能让他如此的满足了?

    起身,把红酒放进酒柜,任轩转身回了房间,大致冲了个凉,躺在床上,很快也睡着了。

    第二天,准时在五点半清醒过来,任轩立刻洗漱,换上一身休闲装,给非羽的手机打电话,可那边响了好久好久,依旧没人接听,无奈,只好换座机,可是座机也响了好久,依旧没有人接听。

    怎么回事儿?

    蹙了蹙眉,任轩拿着电话到了非羽房门口,重新拨通了号码,隐隐约约听到房间里的电话铃声,奇怪了,难道她起的比自己还早,下楼晨跑去了,还没带手机?

    想了想,任轩回了自己的房间,打开了两人门口监视器的视频记录,快进了一遍,没见到非羽离开的身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