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任氏兄弟

    更新时间:2016-07-03 08:00:00本章字数:3027字

    意识到事情有点儿不对劲儿,任轩立刻给楼下前台打电话,大致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很快,前台就带着非羽房间的紧急备用房卡到了楼上,任轩也不客气,直接开门,走了进去。

    进门看到昨晚自己走之前的碗碟依旧原封不动的在桌子上摆放着,任轩皱了皱眉,继续朝着里面走去。

    挨个房间看了一遍,终于找到非羽的卧室,见她还在床上安安稳稳的躺着,手机也在一旁放着,任轩不由得觉得自己简直是小题大做了,虽然这个女人情况是有那么一点儿特殊,可是好像也不至于出事儿,毕竟这么多年她都平平安安的活下来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七点了,这个女人还真是心里没数,不是早就说好了自己的三餐以后都归她处理了吗,居然敢起的比自己还晚!

    想到这里,任轩直接走到了非羽床边,伸手隔着棉被推了推她的肩头。

    皱了皱眉,非羽依旧睡的很沉,看着她睡的像死猪一样的模样,任轩心头有气,拽住她的被角用力一拽,立刻,非羽就整个儿人暴露在空气之中。

    不过并不如任轩想象的那样,非羽没有立刻清醒过来,反而整个儿人蜷缩在了一起,像是婴儿一般,看到她露出来的脸,任轩心里咯噔了一下。

    只见非羽脸色泛红,可双唇却是发白,细细看去,浑身还微微的发抖,任轩伸手探了探她额头,这才发现她似乎已经高烧好久了,也没时间再想其他的,抓起床边的非羽的手机和自己的手机一起揣进裤兜,任轩直接用棉被把非羽整个儿人都卷起来,打横抱着离开了房间。

    门口的服务生看到现在也清楚事情大概的经过了,很是迅速的帮他们锁了门,提前告知楼下的人帮忙把任轩的车开了出来,停到了楼下大门口。

    抱着非羽上了车,任轩也没心思开车了,直接让服务生帮忙把车开到医院,拿出手机开始联系医院的大夫,毕竟任氏这几年在医疗行业投资也不少,很快,任轩就把非羽的情况都讲清楚了。

    只不过提到她的特殊血型和血小板功能异常这一点,隔着电话,任轩都感觉到那边大夫的伤脑筋,毕竟一个普通人高烧急救就已经够麻烦了,再加上这些,真的是太棘手了。

    不过不管多麻烦,他也不能让非羽就这么高烧下去,终于到了医院门口,看着急救车把非羽推进了急救室,任轩这才发现自己也出了一身的汗。

    拿出电话,又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告知那一边的具体情况,任轩这才放下心来。

    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任轩拿出非羽的手机,好歹她现在的情况这么危险,他总归还是要通知一下她的亲人的。

    轻而易举的解了锁,看着非羽的联系人列表,任轩皱了皱眉,怎么全都是只有号码,没有备注姓名呢,而且一共就只有五个手机号,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这个女人平时都是过的什么与世隔绝的生活啊?

    四个号码一一拨打过去,一个是克莱尔,一个是自己手下的员工,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女人,说是她朋友,都不是亲属。

    终于拨通了最后一个联系人号码,响了几声之后,那边立刻被人接了起来。

    “小羽,怎么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你不是应该在上班吗?”

    握着电话的手忽然有些发抖,任轩咽了咽唾沫,有些紧张而又期待的叫了一声,“林叔叔?”

    电话那边立刻陷入了沉默,仿佛过了好久好久,刚刚说话的人重新开了口。

    “你是哪位?小羽呢?”

    细细再听电话那边的声音,任轩失望的顿了顿,大概还是自己最近事情太多了,又一直在挂念着林潇潇的事情,这才听错了,林叔叔都已经离开那么久了,怎么可能这么巧就和非羽认识?

    “请问您是杜非羽的父亲吗,她现在因病住院了,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大概讲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任轩就算是通知了他,具体的地点都告诉他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过了好一会儿,非羽的手机又响了,接通电话,还是之前的那个男人打回来的,任轩有些狐疑的等着对方的下文。

    “你是小羽的领导是吧?我不是小羽的父亲,只是她母亲的主治医生,现在她母亲这边离不开人,我们又在东北,现在赶不过去,这孩子从小就一个人在外地上学,生活费从来都是靠自己打工,现在在上海也没有什么亲戚,我请你帮帮忙,无论如何,帮忙照看她一下,算是林叔叔求求你了,好不好?”

    “林,林叔叔?”

    任轩激动的起身问道,难道真的是他记忆之中的那个林叔叔?

    然而不知对方那边出了什么事情,任轩还没来得及询问下文,就已经被挂断了电话。

    “谁是病人家属?这边情况很糟糕,必须要家属签字!”

    拿着非羽的手机,任轩正准备给那个电话号码再打一次电话,急救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男护士急匆匆的从里面冲了出来,大声的询问着有没有病人家属来签字交费。

    “我来签,我是她男朋友!”

    任轩还没来得及接过男护士手中的笔,忽然觉得黑影一晃,已经有人抢先一步把笔抢了过去,看了一眼护士手里拿着的单据内容,还不犹豫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签好字之后,来人拿着单据看了任轩一眼,冷冷的一撇,没有再说话,直接交钱去了。

    看了看周围突然多出来的一个家伙,任轩虽然不太待见他,可也庆幸这个节骨眼儿上他也在。

    “我说宇豪,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能耐,把你给‘请’过来啊?”

    看着林宇豪一脸憋气的坐在走廊的长凳上,任轩有些调侃的走了过去,勾肩搭背的和他坐到了一块儿。

    “别装的跟我很熟!我和你认识吗?”

    不知是不是因为林潇潇要远嫁到台湾,亦或是被人强行给拖过来感觉到没面子,林宇豪奋力的甩了甩肩膀,没好气的朝着任轩吼道。

    没有错,他就是强行被人给拖过来的,这个人任轩简直熟的不能再熟了,就是刚刚从他手里抢过笔签字的任仲,也是他同父异母的亲哥哥,两人相差不到三个月。

    虽说任仲的身份说的难听点儿就是私生子,可因为他母亲生他的时候大出血去世了,所以任轩的母亲也算是对他做到了一视同仁,当成亲生儿子一样抚养成人。

    两人打小关系很是不错,不过自从知道自己其实是私生子之后,原本想要考取金融专业的任仲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医学专业,就是担心自己会成为任轩的“心病”,也因为如此,任轩也一直觉得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有些亏欠,这才毫不犹豫的答应帮他照看杜非羽这个女人。

    “行了,我人都来了,你也不想把我给勒死吧?”

    挣扎了半天,林宇豪还是没挣脱开任轩的钳制,反而在他的溜号之下被勒的喘不过气来,急吼吼的吼道。

    被他这么一吼,任轩才从记忆之中回过神来,他差点儿忘了,要不是之前在美国任仲帮忙把那个张董给护送回来,爸妈又好几年都没见到他,硬是挽留他多在上海停留一段时间,他现在应该已经回到美国了。

    “好了,你小子,够意思,回头哥送你辆车,想要什么车,随便挑。”

    看着一旁扁着嘴生闷气的林宇豪,任轩痞痞的一笑,对于这个林氏集团唯一的小开,他其实也没什么偏见,毕竟这家伙对林潇潇还是十分好的,只是他的那个父亲……

    “行了,要交流感情也不急着现在,轩,你还要上班,先走吧,这里有我,你……”

    留下也帮不上忙,任仲默默的在心里补上了后半句话,虽然没说出来,可面上的意思也已经很明显了,任轩正好也急着想要调查一下之前自称是“林叔叔”的那个人,也没客套,直接离开了医院。

    将车开出去好远,任轩却没有直奔公司,而是找了一条安静一点的街道,将车靠边停下,几番犹豫,抬手拨通了一个电话。

    “吕叔叔,您还记得林叔叔吗?对,就是当年突然人间蒸发的那个林叔叔。”

    电话那边是一位任轩敬重多年的长辈,也是林叔叔共事多年的老同事,之所以想给他打电话,任轩就是想确认一下,电话那边有没有可能真的是林叔叔,如果他还活着,是不可能不和吕叔叔联络的,然而,吕叔叔的答案注定是要让他失望了。

    “小轩啊,你林叔叔都已经故去那么多年了,虽然说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可你也不能这么突然的就给我打电话确认有没有他的消息啊,你知不知道吕叔叔现在也是年纪一大把的人了,心脏也经不起你这么吓啊……”

    已经有了结论,任轩也不再听他絮絮叨叨的继续说了,又闲聊了几句,很快就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