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事事不顺

    更新时间:2016-06-07 08:00:00本章字数:2041字

    “那个,昨天把你套间弄成那样的确是我不对,可是那是因为你先把我关起来的,有因才有果,我只不过是正当防卫,你这人不会这么小心眼儿吧?”

    林宇豪的脸距离她不超过十厘米,一呼一吸间她全都能感觉到,面对如此近距离的“禽兽”,非羽的心不由自主的狂跳着,勉强将刚刚的话“义正言辞”的说了一遍,可对面的林宇豪无动于衷,依旧双手按住她的双肩,将她固定在墙上。

    “喂,你到底听没听懂啊?是我的错我道歉,可你也不能太过分了吧!”

    挣扎着,却又担心被别人听去误会,非羽只好低声咬牙切齿的说着,试图挣脱牢牢钳住她双肩的爪子。

    “挺能说的,看来是这张嘴勾 引的轩哥吧,等我把你这张嘴撕烂了,看你还拿什么去勾 引轩哥!”

    说着,林宇豪松开了右手,往口袋摸索过去,似乎是准备拿出什么东西,左臂打横,卡在非羽的脖子上,依旧将她死死的固定在墙上。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看准了机会,在他手还没碰到口袋的时候,非羽狠狠抬腿,膝盖向某处用力撞了过去——

    “你!”

    林宇豪忍不住痛呼了一声,又立刻将声音咽了回去,整个人扭曲着,靠在了墙上,额间和脖子上的青筋暴出,整张脸憋得通红。

    “很疼吧?上次你送我的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惹了本姑奶奶,以后会发生什么还不一定呢!”

    看着面目已经有些狰狞的林宇豪,非羽整理了一下衣服,深呼吸,转身离开了楼梯间,心却跳的不能自已。

    自己今天把这个家伙得罪了,虽说有任轩的“精神支持”,可毕竟林氏的势力也不小,自己和任轩也不熟,到时候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自己可怎么办啊?

    想到这里,非羽顿了顿脚步,打算转身回去再跟林宇豪说几句,好歹用用激将法,也别把他家的集团扯进来,否则自己得多惨呐!

    刚转回身,身后忽然被人拍了一下,吓的她一个激灵,转身一看,好像是办公室里见过,可从没说过话的一个女同事,怎么突然拍她?

    “新来的,财务那边正找你交接合同呢,还在这愣着干嘛?”

    非羽看着楼梯间的门愣了两秒钟,最终还是跟在女同事身后,赶到工作室,交接合同去了。

    楼梯间里,林宇豪扭曲着脸,盯着门,似乎能穿透门看到非羽转身离去的身影,狠狠的咬牙切齿着。

    “行,有个性,最好每天记得烧香拜佛,祈祷别落到我手里!嘶——”

    一动,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刚好这个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接起电话听着那头的汇报,林宇豪忍着疼一瘸一拐的走楼梯下楼,从任氏的后门离开了。

    顶楼的办公室里,站在落地窗旁,冷冷的看着林宇豪一瘸一点的离开任氏的样子,任轩不屑的哼了一声。

    就凭这个臭小子就想阻止自己的计划?真是好笑,也不知道林家是怎么教育的,一代不如一代,如果林叔叔还在的话……

    想到林叔叔,任轩目光一寒,转身回到办公桌前继续处理成山的文件,不管林氏如何,只有林潇潇,他是绝对不会让她受一点伤害的!

    坐在办公室里,面对堆了一桌子的合同,非羽不禁一阵的头痛,这么多文件,自己得审到什么时候啊?任轩手下这么多人,怎么就自己这么多工作啊?

    对了,刚才他说了,以后工作量翻倍来着……

    一想到这些全都是因为那个变态林宇豪,非羽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现在倒是后悔刚刚只用膝盖撞了他一下了,好歹再补一脚啊!

    没办法,商场如战场,这么多的数据也不是她在这里怨天尤人就能搞定的,迅速的把文件分门别类,大部分的先锁到柜子里,剩下的全部抱到资料室,非羽埋头苦干了起来。

    再次将头从成堆的资料当中抬起来,非羽觉得浑身上下都像散了架一般,动一下都酸疼酸疼的,强打精神把文件都整理好,再推资料室的门——

    “砰砰!开门!谁把门锁起来了?!”

    “轰隆隆!”

    窗外一道闪电划过,瞬间,整栋楼都一片漆黑,突如其来的暴风雨使周围这片区域停电了。

    一道接着一道的雷声掩盖了非羽不停拍打门的声音,事已至此,非羽也就只好认命的抱着文件,找了个椅子窝了进去,静静的等待第二天有人上班会把她放出去。

    听着雷声,默默的在心里背着各种的法条,非羽勉强撑过了雷声阵阵的一个晚上,可是第二天早上,公司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从资料室的门口路过。

    非羽试图拍打着门,可是外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难道今天是双休日,大家都不用上班?

    算了算日期,非羽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今天才星期二,而且不是节假日,怎么可能放假。

    凑到窗前一看,非羽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只见楼下的街道上到处都是汪洋一片,有的小轿车甚至只露出了一个车顶,看样子全城水利设备都失灵了,交通不便,应该不会有人来公司了。

    揉着饥肠辘辘的肚子,自己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今天要是再饿一天,她准保得休病假。

    正饿的有点儿发昏的时候,门外似乎传来什么响动,有人?

    非羽立刻扑到门边,用力的锤门,果然,门外的人发现了她,脚步声越来越近——

    “咔哒!”

    轻微的解锁声让非羽如获大赦,整了整衣服,抱起文件,推门而出。

    “经理?您怎么在这儿?”

    任轩见到是她也是一愣,不过倒是好心情的接了一句。

    “怎么,这整个任氏以后都是我的,我还不能出现在公司里了?”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正说着,非羽的肚子唱起了空城计,她更加的尴尬了。

    “行了,我是回来取个东西的,正好你也在,手头的工作先放一放,后天跟我出差去美国,到时候潇潇也去,记得和她多学点儿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