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出差任务

    更新时间:2016-06-14 08:00:00本章字数:2032字

    现在可好,大冰山浑身散发出来的粉红色泡泡都快把她淹没了,可学姐就像个没事儿人一样,隔着大冰山和她聊天,之后更是觉得不太方便,和大冰山换了个位置,直接坐到了非羽的身边。

    非羽现在整个人是硬着头皮和学姐东拉西扯,稍稍一偏头就能接收到大冰山的“死亡视线”,看的她汗毛都竖起来了。

    想了想,非羽把学姐又往自己身边拽了拽,小心翼翼的放低了声音。

    “潇潇姐,你觉得我们经理怎么样啊?”

    林潇潇似乎对于这个问题毫不在意,随口就是“不错”,“挺好”这种词,丝毫听不出她的主观感受,听的非羽一阵的狐疑,大冰山都已经表现的这么明显了,学姐怎么就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呢?

    “我的意思是他喜欢你这件事——”

    “小羽,别乱说,我可是有喜欢的人,任轩对我来说只是我哥哥,我知道他现在的表现在你们看来可能会误会,可是我们从小就一直是这样,已经习惯了,你不要往其他的方面去想就好了。”

    非羽问了一半就被林潇潇打断了,听了她的解释,非羽更糊涂了,不过学姐都已经这么说了,自己也不好就这这个话题再继续了。

    “潇潇姐,那你知道咱们这次去美国具体是做什么吗?”

    林潇潇一愣,回头又看了看任轩,正好和他怒视非羽的视线对了个正着,见她回头,任轩急急的调整表情,别提有多好笑了。

    憋着笑,林潇潇小声的和非羽解释着,原来林氏和任氏有一个共同的合作项目,专门针对医疗行业的发展,几年前合作收购了美国的一家医疗机构,这次来就是针对他们提出的新技术做一次评估,考虑接下来的投资数目等等一系列的合作方案。

    医疗?

    非羽听到这个词就蹙起了眉头,昨夜任轩传给她的文件里没有关于医疗的任何资料,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和林潇潇打过招呼,非羽小心翼翼的凑到了任轩身边。

    “经理,我刚刚听潇潇姐说咱们这次是为了一个医疗项目去的,可您昨晚发给我的文件——”

    “我说过你不用多问,文件都记下了?”

    冰山冷冷的打断了她,显然因为刚刚的“失宠”还对她有着不小的不满,见非羽点头,这才说道。

    “公司董事会会有几位明天到美国,你的任务就是带着他们游山玩水,你不会真的以为你刚到公司我就会把这么大的项目交给你吧?”

    深呼吸……非羽憋住一口气,弱弱的摇了摇头,任轩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随手挥了挥,示意她可以回去了。

    “经理,具体是哪几位——”

    “到美国自然给你资料。”

    转过身,非羽扁着嘴,回到了林潇潇身边,见她这幅样子,林潇潇也猜到了什么,轻轻的抬手拍了拍她,以示鼓励。

    朝着林潇潇微微笑了一下,非羽默默的靠在了椅背里,陷入了沉思,林潇潇见状,转身回到任轩身边,两人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有了刚刚的一番插曲,剩下的航程变得格外的安静,迷迷糊糊的,非羽也睡了一觉,再次醒来,距离降落已经不足一个小时。

    因为登机时间太短,非羽的行李没有来得及托运,还好符合登机的要求,只不过现在得回到经济舱取行李,下了飞机才能找任轩和林潇潇汇合。

    静静的坐在经济舱里,非羽满脑子都在纠结任轩此次带她出差的目的,如果单纯的为了带着董事们旅游,直接在当地找一个导游就好了,以他的财大气粗,应该不至于为了这么点儿钱节省,可是自己现在的的确确已经快到美国了,真是搞不懂任轩这个家伙的目的。

    想着想着,飞机已经平安降落在美国洛杉矶机场,一降落,非羽就迅速打开了手机,果不其然,大冰山的短信通知已经到了。

    “自己搭车去伯顿路8500号公寓,然后三餐自行解决。”

    手机定位了一下具体地点,非羽再一次打心底狠狠的骂着大冰山,他知不知道自己从机场搭车过去要花多少钱啊!

    想了半天,非羽还是先用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英文)“克莱尔,我是维达,现在在洛杉矶机场,你能来接我一下吗?”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非羽这才放心的挂断了电话。

    现在她身无分文,机场这里兑换货币真的是在要她的命,她得想办法先找人借点儿钱才行。

    二十分钟过后,一辆香槟色的保时捷出现在了洛杉矶机场外的停车坪上,见到非羽还在那里四处张望,克莱尔拨通了她的电话。

    上了车,说了要去的地点,非羽这才和克莱尔闲谈了起来。

    克莱尔是她在哈佛的同班同学,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个阳光开朗的大男孩,虽然都已经是二十五六的人了,身上却总是带着一股难以抹去的孩子气。

    在哈佛的这几年,非羽大部分的外快都是克莱尔介绍的,故此两人的关系十分好,克莱尔也是非羽在回国之后为数不多的定期联系人之一。

    闲谈着,两人谈到了毕业之后的工作,克莱尔现在已经是欧派瑞律所一名正式的专业律师了,如果非羽不选择回国,而是在欧派瑞律所做到现在,估计和克莱尔现在的身家差不多少,说起这件事,克莱尔少有的老成了起来。

    “维达,你之前为什么一定要回国,现在还不能告诉我原因吗?以你的能力,真的不适合在那种公司的法务部门发展,这里才是你的天地。”

    克莱尔难得的严肃脸,一本正经的对着非羽说道。

    “克莱尔,我家里的情况你也是清楚的,当时我妈妈那边出了点问题,我又有其他的事情想要处理,所以才离开美国的。”

    关于自己家里的情况,非羽总是下意识的想要回避,可是对于克莱尔,她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毕竟如果不是他,自己根本不可能挣到足够的生活费和妈妈住院的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