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4章 七星绝魂

    更新时间:2016-07-05 21:24:58本章字数:2405字

    玉无缘自问也曾收服过不少阴间之物,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鬼怪阴魂,但是像这么重的怨气的东西,他倒是头一次见到。玉无缘手里的朱砂镇尸符嘭的自燃起来,在漆黑的夜里发出一点通红的光。周围并无什么,难道是自己看错了,玉无缘叹了口气,摇摇头,念了个送神咒,熄了镇尸符。

    那口朱红大棺在墓地的最深处,棺木竖着近半数插入地下,棺口一面通心镜直耀九天。施法之人想必也是个得道之人,只是玉无缘想不明白,他为何会用如此歹毒的方法,练此邪术,以阴之私,谋人之利,这样有损阴德的勾当却是以让人永世不得翻身为代价的。

    玉无缘十指相扣,相对的食指直点眉心。“杳杳冥冥,天地同生,散则成气,聚则成形,五行之祖,六甲之精,兵随日战,时随令行。”他念了个幽冥咒,接着迅速从肩上的布袋里抓了一把朱砂抛向朱红大棺,嘭的一声,一阵红色烟雾腾起,将玉无缘的脸也照成红色,这也夜里显得极其恐怖。这时,那口朱棺猛烈的晃动起来。

    大棺越晃越厉害,并且一点一点的从地里拔出来。最后嘭的横在玉无缘面前。他掏出一张黑狗血画的引魂符,贴于朱棺通心镜的上方。这时,他才慢慢推开棺盖。

    棺中之人面向下,背上贴了数到镇尸符,这是一口上等的镇尸棺,外面的红色油漆是混了朱砂的,还有那深浅不一的纹络,应是在漆棺之前用墨斗打下的镇尸纹。棺壁上还按照金、木、水、火、土五行方位钉了五根锥魂钉。

    “好阴辣的手法。”玉无缘叹到,他抬头看了看今夜的天色,幽暗中已放出微亮,看来今夜是来不及了,也只能等到明晚,再施八棺镇尸之法了。在过两日,就是这个月中阴气最盛的时候,所以要赶在那之前将朱红大棺处理掉。

    他揭掉棺口的镇尸符,大棺自己嗖的一声立起,又插入原来的地方。

    离那口朱红大棺越来越远,可是越来越重的怨气让玉无缘眉头紧皱,很显然,这并不是朱棺所致。此时,让他感到隐隐不安的反倒不是那口朱棺。

    按照先天八卦,天南为乾,地北为坤,日出东方,日落西方,西北昆仑,东南海洋,西南多风,东北多雷。玉无缘立在乾位,然后闭目向前走了八步,与乾相对的是坤,天地乾坤,他又向后退了四步,即乾坤二位的中央位置,之后他掉头向着震位走去。

    大概走了几十步的样子,他突然停了下来。在他的正前方,是一座破烂不堪的荒坟,只是这座坟上却不生一株野草,以至于经历这么久的风吹雨打后,看起来仍然向一座新坟。

    “好奇怪的坟!”玉无缘自言自语到,因为那股怨气就是有这里发出的。“这是……”突然,他脚下好像踩到什么东西,搁的他的脚有点疼。玉无缘弯身,将坟边的土扒开,这才发现是打入地下的桃木桩。他继续绕着坟扒,结果在坟的周围扒出七根同样的木桩。

    “怎么会这样?”他再一次被惊到。人的魂魄,分为三魂七魄,三魂者,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而人死后,三魂七魄会从人的七窍里慢慢飘出,到阴间报道,然后投胎转世。就像玉无缘赶尸,会用朱砂将尸体的七窍封起,主要就是为了将其魂魄锁在体内,最后入土为安时再将其放出,这样才能得以轮回转世。

    若是有人施法将人的魂魄锁在体内,那么这个人的魂魄将永远得不到解脱,永世不得轮回。现在坟周围这七根桃木桩,好像就是用的七星绝魂的阵法将一个人的魂魄锁住。一般这样的阵法是对付那些大奸大恶之人的,但那样的人不会有怨气。如今能够形成这么重的怨气,除非这个人是被陷害至死。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心有不甘,体内才会积聚如此重的怨气。

    七星绝魂阵,所谓的七星,对应的则是金、木、水、火、土五行,外加日月二星。而被施此法的人的七窍也会按照七星方位,钉上七枚血魂钉。

    很显然这是一座有些年代的坟了,坟里没有棺椁,只是一具尸体被土掩埋,显得有些寒酸之余又有些令人同情。如果不是尸体及腰的长发单从尸体的外表已看不出是男是女,干瘪的皮肉紧紧地裹着骨头,就像多年没了生机的枯木一般。只见她的腹部隆起,想来是积聚的怨气所致。

    这具女尸已经有点面目全非,但她脸上那种痛苦挣扎的表情映着微弱的火光还是可以看的清的。

    果然是这样,玉无缘在她的七窍找到的七枚血魂钉却如崭新一般,并没有因年代久远而腐掉。

    玉无缘叹了一口气,“哎,算你的造化。既是让我碰到了我就不能不管,我且放你出来,不过你要早早去轮回转世,切莫惊扰了人间,若是你同意就应一声。”这时,忽地一阵阴风吹起,吹得满地的纸钱漫天纷飞,在漆黑的夜里也可以看到惨白惨白的一片片的,还有不远处坟头招魂白幡的猎猎声响。

    “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算替天行道。”说着,玉无缘拿下肩上的包袱,快速的取出两个小型的烛台,还有三支香,并将通心镜放在中央,取出黄符纸和混了朱砂与黑狗血的墨汁。

    玉无缘单膝跪地,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灵宝天尊,安我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对仗纷纭;朱雀玄武,护卫我身。急急如律令。”一道净神咒后,玉无缘提笔飞快画了一道聚魂符,在烛台上烤了三遍后,夹在二指尖。

    “神符聚魂,万物莫挡。朱玄护法,为我开光。起。”嘭的一声,聚魂符自燃起来,玉无缘将符纸猛地抛向女尸,女尸周遭顿时被红光圈起。他手执铜钱剑,随着他左手剑指划过,整个剑身也变得通红。玉无缘双目紧闭,忽地,铜钱剑射出一道红光,随着他剑指的方向,击在女尸的眉心处。只听嗤嗤几声,女尸七窍的血魂钉自动飞出,留下的七个洞发着绿色的光。

    玉无缘舒了一口气,只觉耳边风声顿起,空中似哀泣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面前那具尸体,也化作一堆白色灰烬。

    好久,阴风才停息,玉无缘收拾要东西,便回了赶尸客栈。破旧的屋里,老人鼾声依旧。

    玉无缘将包袱放到桌子上,转身走到院子里。院中,八口棺材整齐的摆在那里,他负手看着将要放亮的夜空,两日后就要借门后的八具尸体一用。忽然他好像想到些什么,从屋里取了包袱,向厚重的大门后走去。阳世之间,驱人当以回报,而阴间亦是如此,借鬼力,自然是要祭飨些什么的。

    门后,尸体额上的镇尸符动了动。而风不可能吹到这里。

    “门口的玄镜居然也挡不住你?”他就像自言自语般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