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5章 血钉噬魂(1)

    更新时间:2016-07-06 21:30:29本章字数:4320字

    玉无缘言毕,大门外一阵阴风呼啸而过,卷的门外的纸钱满天翻飞。

    “小女子秦素素,多谢公子搭救。”声音阴柔尖利,在这样的夜空里听起来极其的诡异惊魂。

    玉无缘勾唇,嘴边一抹笑意绽开。“姑娘客气了,想来姑娘也是为人所害,但凡此事有背阴德,修道之人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忽然,玉无缘感觉一阵凉风扑面而来,手中长明灯焰摇摆不定,多次欲熄,又都重新燃起来。

    这时,玉无缘面前出现一个白色身影,只见她一身白衣,及腰的长发批散着,垂下的长发遮去了左边的半张脸,惨白的脸蜡一般,不见半点血色,只是那两片薄唇,映着幽暗的长明灯光,倒是显得格外的红颜,确切的说应该是红的有点发黑,就像血液因时间长凝固了一般。她修长的罗裙委地,看不到她的脚,风吹裙动,所以她整个人看起来就像飘在空中一样。

    就在这时,玉无缘身后的小屋里传来几声咳嗽的声响,紧接着是一个老人颤抖的声音。“是谁在那里呀?”声音干涩而沙哑,就像用纱布不停的擦拭桌面发出的声响。玉无缘和秦素素同时看向了那个黑洞洞的窗子,而老人沙哑的声音也停止。

    那个叫秦素素的女子听到老人的声音,一时间似是着了魔一样,眼睛变得通红。那两片紧闭的红唇也微微动了动,可以看到她嘴里那修长而尖利的牙齿。

    “这里是停尸的地方,没人会在这里生事,这里的忌讳人鬼都应该知道的。”玉无缘眼睛盯着门后的尸体说道。他没有看她,却清楚的听到她鼻间嘶嘶的声响。而鬼是不会喘气的。

    “我没有要害人的意思……”秦素素的声音也有些发抖,似乎她已听出了玉无缘口中的意思。“只是我在地下被人关了这么久,所以……”

    玉无缘点了点头。“何人用如此阴辣的手法害你?”

    “大概是几十年前,具体的我也记不清了。”秦素素似是很不愿再回忆起那段事似的,回答的也很含糊。“那是一个外地来的道人,说是本镇被妖邪侵扰,他可以帮助本镇驱邪避凶,而化解劫数的唯一方法就是要找出本镇上阴年阴月阴时出生的女子,用血钉追魂将其锁住才能化解。”

    “这样的女子很难找,他的目的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玉无缘叹了口气,听她的讲述,那个向她下血魂钉的人和这个以尸养尸的人即便不是同一个人,也脱不了关系。

    “没错,借尸。”秦素素的声音似是幽泣。“而我,就是他用来集阴聚魂的。”

    玉无缘点了点头,事情的原委他也猜的七八分。“两日后,就能见到这个幕后黑手了。”

    “我不会放过他……”

    玉无缘感受的到她怨气的凝聚,映着长明灯光,他的余光瞥到她那嗜血一般的红唇不停的抖动着。

    “但是阴阳有别,你现在身在阴司,又怎能干涉人间之事?”玉无缘看着摇曳不定的长明灯,微弱的灯光映得他的脸颊也有些蜡黄。

    “我不管,纵使灰飞烟灭,万劫不复,这口气我都是要出的。”秦素素惨白的脸上本来就没有半点血色,现下,看起来更冷,仿佛一摸就会有冰碴掉落下来。

    玉无缘负手背对着她,久久没有说话,他在沉思,这件事他是要管一管的。

    赶尸客栈门外的天空开始泛起灰蒙蒙的天光,似是加了水的浓墨,不再那么浓了。远处是一片树林,细而长的小路弯弯曲曲的,不知要伸向哪里。只有在林子靠近地面的地方,能隐隐约约看到一层薄薄的幽蓝的雾气。

    “天快亮了,你先回去吧,这件事希望你最好不要涉入太深,若是那样恐怕我也帮不了你了。”玉无缘说道。

    “公子脱身之恩,小女子已是无以为报,再不敢奢求劳烦公子。”说着,秦素素的声音越来越远,就连那抹白色的身影也消失在幽暗的夜里。

    玉无缘叹了口气,很显然她是误会他的意思了,他只想让她好好去转世轮回,而不是纠葛于这些恩怨而灰飞烟灭。

    天也快亮了,远远的,可以听到别村的犬吠的声音。

    这一夜,空中有一层淡淡的薄雾。再过两天就是朱棺里那个人的头七,按理说,他的魂魄在那一夜是要回魂的。然而,他的尸身七窍早已被人锁死,三魂七魄早已没了意识,确切的说,他已成了一个真正的鬼。

    不觉已是两天后,太阳昏昏欲颓,昏黄的夕阳余晖将大地也染上了一抹静谧。赶尸客栈周围古树参天,繁密的枝叶将周遭遮得密不透光,因此,太阳刚刚倾泻时,这里就已如同夜幕初降般幽暗。

    玉无缘将所需的东西准备妥当,此刻他正躺在赶尸客栈里那间破旧的屋子里的绳子上,就等着那一刻的到来。

    阴时未到,玉无缘早已将提前准备好的八口棺材按八卦方位摆好。八棺镇尸的同时,他又新布了一个八卦锁魂阵。所谓的八卦锁魂,是以八卦乾、坤、坎、离等八卦方位为形,加以五行术数,是专门用来对付恶鬼的阵法。

    “你来这里做什么?”玉无缘突然停下手里的动作,脸上表情凝住,似是有些微微的怒色。“不怕伤了你?”

    “我不怕。”不远处,一阵阴风起,吹得半人多高的蔓草摇摆不定。

    玉无缘眉头微皱,猛地转身,手中桃木剑剑柄中央的八卦图案突然射出一道红光,正中秦素素眉心,秦素素惊呼一声,一道白影向后飞去,跌落在离玉无缘十几步的地方。

    “我说过会伤到你的,眼下你连这把桃木剑都近不了身,待会打起来,你想走就来不及了。”玉无缘说完,忽地转过身,此时,直直插入地下的那口朱红色的大棺开始发生异动。“快走,再晚就来不及了。”玉无缘抬头看了看天色,蹭的一声,他的身影没入杂乱的薅草中。

    地上的秦素素面色苍白如纸,她一手撑地,一手揉着还在发烫的额头,那两片鲜红的唇抿紧,若她不是鬼,此时模样也是极其惊艳的。秦素素衣袖一挥,白影消失不见。

    “吼。”就在这时,闪着微弱的幽蓝夜光的夜幕中传来一声怒喝,声音苍劲,却是极为有力。隐在草丛里的玉无缘,捏紧剑指,口中念了个诀,划过双目,他看到空中一个身着黄色道袍的人影一隐一现的向这边飞来。

    “来了。”玉无缘心里道了一声,随后右手伸向左肩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符纸。

    只见那道人飞身落地,身后一阵狂风随之而至,卷的乱坟堆里冥纸飞扬。那道人倒也不慌张,不紧不慢的绕着那口朱红大棺转了一圈,然后捋着胡子仰天大笑了一声。

    玉无缘透过草丛,清楚地看到那是一个年过耄耋的老道,须发都已花白。只因修炼方外之术,所以看上去竟有五六十的活力。

    那道人一敛道袍,将身后的背囊卸下,那是一个简易的箱箧,做法的法器却是一应俱全。只见他从箱子里掏出一块玄黄包袱,然后脚下猛踩箱子底部,那箱子竟慢慢伸展开来,最后成了一个小型的法坛。

    法坛上烛台、符纸、朱砂毛笔等法器都准备就绪,忽的,他腾身跃起,再法坛两侧挂了长幡。点起七星灯,摆好八卦铜镜,准备做法。

    玉无缘早已将符纸捏在手里,就在那道人手中铜镜射出的那道红光将要照到朱棺的时候,玉无缘将手里的黄符抛出。

    砰的一声,符纸和红色光柱相撞,在离朱棺很近的地方冒出一团白烟。

    “何人?胆敢阻止本道做法?”很显然,对于玉无缘的突然出现那道人是非常的惊讶。他的洞察力本来就很敏锐,可是,这里藏了一个人自己竟然没有发现,可见此人也绝非等闲之辈。

    “道友施此法阵,有悖天理,难道不怕损了阴德吗?”玉无缘现身出来。

    那老道哈哈一笑,“损了阴德?本道这是在渡他,让他脱离轮回之苦,不死不灭。按理说他还得感谢我呢!”

    玉无缘脸上闪过一抹鄙夷的笑意,此人简直就是一派胡言。锁了人的灵魂,他倒是想轮回,游荡在人间,人不人鬼不鬼,竟被他说成积善助人。

    “倒是你,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娃子,你可知阻挠本道有什么后果?”老道怒道。

    玉无缘看向他,那人眼中一抹寒光,夹杂着一些杀气一闪而过。“休得胡搅蛮缠,你以尸养尸,如此阴毒的勾当,竟说是渡人?”

    老道顿时心里怒气腾起,今夜阴时是一个极为重要的时刻,也是让尸体吸收阴气的绝佳时机,不想让这个半路杀出来的毛头小子搅了局,他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哈哈……没看出来,见你年纪轻轻倒是见识不少,竟然知道以尸养尸?”

    “你这是承认了?”

    “那又怎样,本道做事,天又能奈我何,今日你扰了我的好事,我岂能饶你?”老道说完,抄起法坛上的桃木剑向着玉无缘刺过来。

    “你也配称道!”玉无缘鄙夷的道了一声,侧身闪过老道的进攻。“今夜我便替天行道,免得你日后再害人。”说着玉无缘,拔出背后的桃木剑,咬破左手食指,手指划过剑身,桃木剑顿时变得周身通红,如同着了火一般。

    “看不出,你还有些本事,但碍我者,神挡杀神,魔挡诛魔。”那道人此剑转身,足见轻点薅草,身体静立在那里。

    “妖道,休想走……”这时,玉无缘看到一个白影飞向那白发道人。

    “不可,回来……”很显然已经来不及了,玉无缘的话刚出口,秦素素便被那道人手中的铜镜放出的一道红色光柱弹开,她的肩上已是焦灼一片。

    “臭小子,想不到你竟破了我的七星绝魂阵,本道岂能容你。”原来秦素素是他在养成尸后的祭品,秦素素是个极阴的人,所以用她最好。而秦素素当年就是被这个道人活生生的用七星绝魂阵钉死的,也难过秦素素见到他会如此气愤,以至于她周身的怨气也随之加重。

    玉无缘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一张五鬼驱邪符贴在她身上,之后念了个咒语,秦素素被收入他的乾坤袋中。接下来,玉无缘转头,狭长的眸光扫过那老道人。“今日我便除了你。”

    说这话时,玉无缘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底气,单凭道术而言,眼前这个老道绝对在他之上,而自己只是凭着从那本书上学来的几种法术,胜算当真不大。但已事到如此,就再也没有了退路,成败只能一搏。

    “就凭你?”那人还在冷笑,可是,很快脸上的笑容便僵住。因为他看到不断的倒下去的薅草后面,八口生棺已按五行八卦阵的方位分列排开。“八棺镇尸?臭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现在,那人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有些不自然。但很快又露出一抹奸邪的笑容,“你别忘了,今晚可是极阴之时,就凭你那八口棺材,又能怎么样?”

    “哼,”玉无缘一声冷哼,他手中桃木剑闪着红光,火焰一般。

    那人双手结印,右脚不断跺地,口中还念念有词。只见那口朱棺不断的发出吱嘎的响声。忽然嘭的一声,朱棺从地下飞出,越过玉无缘的八卦锁魂阵时,八棺上方突现一个金黄的八卦图案,又将朱棺挡了回去。

    “你……你究竟是何人?”那人惊异道,也难怪,他已经修炼茅山秘术这么多年,虽不得长生,但却比一般人来的硬朗。而以尸养尸,炼成飞魃,从而成为操控万鬼的鬼王,是他毕生的梦想,不想今日被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搅了局,这口气他却咽不下。

    玉无缘脸上除了冰冷,再无其它表情。

    “冥冥众生,阴阳五行。授命众鬼,速降吾庭。听我驱使,悖命者凶,神兵火急如律令。”一道招魂咒后,一时间,慌乱的坟场,白影不断聚集,在那老道人的坛前越聚越多。“诸鬼听我令。哈哈,臭小子,现在连鬼都帮我,看你怎么跟我斗?”

    那些鬼魂受了那人的操纵,早已没了意识,所以玉无缘便也不再顾惜他们。只见他扯下肩上的袋子,一股脑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地上,那是十几根古楠木削成的细长的木钉,每个上面都刻着符文。玉无缘又掏出一个八卦罗盘,中间是一个通心镜。

    “看我如何破你的以鬼御鬼,以尸养尸。”玉无缘抬手,迅速抬手,咬破指尖,一滴血滴在罗盘正中央的通心镜上。一手掐诀,脚下步走天罡。

    那人自然也是不闲着,手中桃木剑挥舞,焚符点水,那群被他召来的鬼则向着玉无缘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