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7章 死亡契约(1)

    更新时间:2016-07-08 23:06:25本章字数:1866字

    白烟萦绕在玉无缘上空,化作一抹白影,因为乾坤袋的防护,秦素素并没有受到伤害,她看着玉无缘问道。

    玉无缘唇角一勾,嘴边闪过一丝邪魅的笑容,抬手擦去嘴边的血迹。“无妨,休息一下便也没事了。”玉无缘抚着胸口半蹲在地上,本来他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事实上事情竟比他想象中的容易一些。

    “那我可取了他性命?”秦素素转向那吐血不止的道人,眼中满是怨恨,本来就没有血色的脸也更加苍白,似要变了透明一般。

    玉无缘起身,拍着身上的尘土。“他已经不能再为非作歹,也算是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了应有的代价,你又何必如此呢?”

    秦素素看了看玉无缘,低下头去,她是被那道人害死,将她锁了几十年,这口气她咽不下去,只是,他的眼神却是阳光一般,能照到她心底的最深处,将那黑暗之中的玄冰融化。

    玉无缘见她低头不语,自己也只顾着收拾地上残落的法器。他还要将那八口棺中的尸体赶回去,因为明天雇主就会来将亲人尸体领回去。

    秦素素一直跟在尸体队伍的后面,只是不远不近的跟着。他停,她也停;他走,她也走。

    嘭的一声,她撞在了他的身上,她一直低着头跟着他,不知道他何时停了下来。“你为什么还跟着我?”

    秦素素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你要我去哪里?”

    玉无缘笑了笑:“什么叫我要你去哪里?你现在是鬼,自然是要轮回的,你一直跟着我,又算怎么回事?”

    秦素素低着头,及腰的长发是散开着的,黑色的发,垂下来将她苍白的脸遮去。一身宽大的白色袍子委地,将她的腿严严实实的遮住,所以她走起路来并看不到她迈腿的样子,只感觉她像在地面上飘过一般。

    “如今,我已将你身上的禁制除去,你可以去冥界报道,到时候转世轮回。以你现在的样子,在人间撑不过七日,便会有鬼差来抓你。那时,若是给你定个扰乱人间的罪名,你就麻烦了。”玉无缘说完,摇了一下手里的摄魂铃,八具尸体又齐刷刷的向前跳去。就像他已前赶尸一样,在漆黑如墨、空无一人的夜里,只有他空灵的铃声,叮……叮……还有那有节奏的脚步声,咚……咚……

    玉无缘走的远了,然而,秦素素依旧跟在后面。只是玉无缘只将尸体赶回了赶尸客栈,又向看栈的老者交代了些明天来领尸的事后,自己便盯着濛濛亮的天色离开了。

    这算是他最后一次赶尸了,但是也说不好。他自小父母双亡,确切的说应该是他连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更遑论他们的生死。自己从小就被镇上的人排挤、欺负,以至于后来跌落山崖。他没有读过多少书,就连认字,也是偷偷的跟着别家的孩子学的。除了在山洞里里看的那些书之外,他也没有什么别的一技之长。所以,以后说不准还要靠死人吃饭。或许,这就是命运。

    玉无缘到这个小镇时,天已经大亮了。灿烂的阳光,清新的气息。玉无缘伸了伸懒腰,进了一家酒馆。一进门,玉无缘便捡靠窗子的位子坐了,这里人少安静,也可以看到窗外人来人往的景象,倒也不显得寂寞。其实,玉无缘是好静的。只是这么多年来,他都是一个人,心里的孤独,却无从诉说,也是很寂寞的。

    “哎,老张,你怎么还在这里喝酒呀,快点回去吧。”玉无缘正在吃酒,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形色匆忙的从玉无缘身旁快速走过,对着玉无缘身后不远处的人说道。

    “老李,你来的正好,快过来坐下,咱哥俩好好喝两杯。”被称作老张的人却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喝酒,你家里出大事了。”老李夺过他手里的酒杯,一脸焦急。因为一时情急,说话的声音也有点大,周围的人纷纷看过来。

    “出大事?能出什么大事?”老张拿起酒壶直接对着壶嘴喝。

    “你儿子……他出事了,”老李一脸难以启齿的表情,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这件事。“小张他……下水玩时溺水了。”老李怕他接受不了,硬是将淹死说成溺水。

    老张一听,脸上笑意骤然冷却,手里的酒壶咣的一声掉在地上,酒水溅了他的衣服下摆上全是。他赶忙起身往家里跑,因为喝了不少酒的缘故,将桌子上的杯碗撞翻了了一地。

    老张和老李走后,这里的人开始议论开。无疑,刚才二人的对话大家都听到了。

    “这应该是第七个了吧?”一个人说道。

    “谁说不是呢?这个月来,已经死了六个人了,加上刚才那个,确实是第七个了。”说话的是一个年近花甲的老者,虽然他一脸的皱纹,两鬓布满华发,但他依旧目光沉沉。“说来也奇怪,相继死去的这几个人都是一些年轻人。而且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都是遇水溺死。”

    看着这么一说,另一个人也恍然大悟。“还真是如此。您看,这……”

    “看来此事绝非偶然,说不定……”老者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目光。

    “您是说……”另一个人也好像想到些什么。

    两个人的谈话毫无遗漏的被玉无缘听了去,同一地点同样的死法,而且死的都是年轻人人,他的嘴角抽了抽,看来那个老者应该知道些什么,而且事情也绝非平常的溺水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