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9章 死亡契约(3)

    更新时间:2016-07-11 20:36:43本章字数:2346字

    “死亡契约?”几个老者面面相觑。

    玉无缘点了点头,“老伯可否告知晚辈那书生葬在何处?”

    老者很奇怪,“那秀才都死了那么久了,现在早已腐烂的没形了估计,有什么可看的?”

    他们不知道玉无缘口中的死亡契约是何意,自然也就不知道玉无缘要见那秀才的尸体的原因。“这倒未必,或许并非像老伯说的那样,也未可知呀。”玉无缘笑笑,举杯一饮而尽。

    老者摇摇头,深深叹了口气。“罢了,老夫就带你走一遭吧。”说着老者起身,此时,玉无缘已经结了帐。

    那是河边的一片森林,距那条河有几里路。玉无缘来的时候曾经路过这里,这是一片幽暗的林子,大白天都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所以这里很少有人来也是可以理解的了。

    行了一段时间,老者抬头看了看西斜的日头,又看了看幽深的林子,“就在前面了。”老者指着林子深处说到。

    玉无缘点了点头,继续跟着老者向里走去。

    高高的枯草,还有杂乱无章的乱石堆,慢慢变暗被密密麻麻的枝叶遮的密不透风,压抑的让人感到恐怖,似是被封在了棺材中一样。

    “那里就是那秀才的坟了……”老者干枯的手瘪的像树枝一般,他指着那所谓的坟说到。其实,那只是用石块砌成的一个石堆而已,没有碑,没有人祭拜,什么都没有,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

    玉无缘在那坟前绕了一圈,只见那坟的周围寸草不生,而别处同样的石堆则是蔓草丛生。“看来是他了。”玉无缘负手而立,似是自言自语。

    老者相互看了一眼,觉得面前这个少年神神叨叨的,说他有点不正常,可是在酒楼时的言论有让人觉得他很神秘。

    “若今日那是第七个的话,那么接下来还会有两个人会死。”玉无缘又是一阵自言自语,只是这次让老者倒吸了口凉气,还会有两人相继死去。

    “怎么会这样?”老者惊异的问道。

    “这就是死亡契约。”玉无缘猛地转身,脸上瞬间闪过诡异的表情。

    老者身体一颤,已是黄昏,林子里已氤氲着一层淡的似有似无的雾气。丝丝的凉风,幽暗的林子,是不是还传来几声乌鸦的鸣叫,就像它们在啃食尸体时的欢愉一样,听了让人不禁脊背生出阵阵寒意。“死亡契约?你说了好几遍,那究竟是什么,与此事又有何关联?”

    玉无缘幽深的眸子似是闪着幽玄的光一样,让人琢磨不定。“老伯可相信这世上有非人间的东西存在?”玉无缘没有回答,反而又提出另一个问题。

    老者面面相觑,脸上惊异之色不言而喻,他们自然知道玉无缘口中的非人间的东西是什么。“真……真的会是那东西在作祟吗?”老者有些颤抖的声音显然是相信了玉无缘的话。

    玉无缘点了点头,又盯着那乱石堆成的坟墓看了一会,才慢慢的说道,“老伯,您先回去吧,明天我会去老张家里看看,至于两天以后的事能不能避免,就看造化吧。”

    老者长舒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这个少年有什么样的本事,但是听到他的话,看着心里还是觉得安定了许多。但他心里一直被一个问题困扰着,他看着黄昏中玉无缘有些暗的脸,还是提出了那个似乎有着诸多禁忌的问题。“死亡契约到底是什么?”

    玉无缘沉默了好长时间,才慢慢的说道。“死亡契约就是催命符,只有含冤溺死的人才会留下死亡契约,只是这样的是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了。”

    老者们听着玉无缘的诉说,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仿佛眼前就看到那秀才当时是怎样索取那些人的性命的场景,冰冷苍白尸体被水泡的有些浮肿,空洞的眼眶,眼珠凸起,仿佛一碰就能掉下来,而那脸上的肉也裂开,风一吹就会一层一层的被剥落。

    “人在死的时候,阴气最重,若是有冤屈,在死的时候也不会甘心,所以他会记下最后一眼看到的人,之后会化成厉鬼返回阳间进行报复。而那些被他看到的人就是持有死亡契约的人。”玉无缘说着,那几位老者早已呆若木鸡,听他讲的有进气没出气。“与第一个死去的人有血缘关系的人都逃不掉。因为他们是在死亡契约上画过押的。”

    “画押?”老人惊讶,“还会有人主动求死的?”

    “这就是他死不瞑目的原因,就像此时他的尸体还睁着眼睛一样,是永远闭不上的。”玉无缘的嗓音突然升高,将老者吓了一跳。“直到持有死亡契约的人全部死光。”

    “他又怎会知道哪些人是那些人呢?”看着问道。

    玉无缘抽了抽嘴角,“这就是人与鬼的区别。”

    夕阳将没,而林子里的阴气也越来越重。时而传来的昏鸟归巢时扑楞翅膀的声音和鸣叫声,在这静谧的林子里格外的突兀刺耳。

    玉无缘招呼几位老者回去,而他自己则到镇子上的冥器殿里买了一些祭品,之后又会到这里,此时天已经黑了。尽管今夜月色空明,但林子深处却依旧是黑洞洞的密密交织的枝叶,容不得半缕月光泻下。

    他将那打厚厚的冥币烧了,飞腾的烟灰伴着火光,远远的一闪一闪,恍若坟头跳动的鬼火,让人不禁生寒。

    只是,那纸钱才燃了一半,靠在一旁提着酒壶喝酒的玉无缘便皱起了眉头。“不问自取,是为盗也。现下你不问便拿了人家的赶路钱,是不是有些不厚道?”玉无缘讲完,纸灰翻飞处一阵狂风吹过,林子上空顿时黑云闭月。

    玉无缘的衣袍不停的抖动着,两额的头发被吹得有些凌乱。

    “为什么?”声音幽幽地传来。

    玉无缘被这个突兀的问题问倒了,他一边笑,一边抬手擦着刚才险些喷出来而溢在嘴边的酒。

    “你为什么不肯带我走?”秦素素现在他面前,依旧是一身宽大的月白长袍,披散的长发及腰,依旧看不清那张被长发掩去一半的苍白的脸。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现在那道人不会再纠缠你了,你也可以安心的去轮回,为什么又缠着我呢?”玉无缘挥手,将手里的空酒坛拋得老远,很久才听到酒坛破碎的声音。他冷酷的脸让秦素素向后退了退。

    “你救了我,我自然是要跟着你的。”秦素素低下头去,她那素白的身影在风中微微晃动着。

    “可是……”

    玉无缘还没说完,秦素素便打断他。“可是什么?我是鬼吗?你是修道之人,难不成还怕我一个小女子?”

    “万物有常,终究会尘归尘,土归土,你又何必如此贪执。”玉无缘说完,拍了拍身上的灰向前走去。“你在人间的时间不多了,若执意留在这里的后果你是知道的。”玉无缘快步从她身边走过,“我有些急事要办,你不要跟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