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1章 消失的尸体

    更新时间:2016-05-29 06:52:28本章字数:2015字

    “生人勿近,仙人回乡。”幽玄的夜里,一缕幽蓝的夜光下,一个身着白袍的少年身后跟着十几个人一跳一跳地打镇外经过。有人可能不知,但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一听这铃声和齐刷刷的脚步声便知这是有夜行人借路赶脚。有些人将从事赶尸的人称为夜行人,因为大多数赶尸都是在夜里进行的。

    只见那白袍少年左肩上一个布袋搭子,左手修长而苍白的手指紧握着一柄摄魂铃,铃声在这样的夜里是那样的诡秘,他的右手不断地向空中抛撒着冥钱符纸。再看他身后时,竟是令人恐惧的一幕,十几具尸体皆是玄袍高帽打扮,足下玄色白底官靴。那十几个人苍白的脸上似敷了一层厚厚的面粉,每人的额上都贴着一张僵定符,随着少年手中的摄魂铃声,他们有节奏地向前跳着。

    忽然,少年手中摄魂铃顿住,清脆而诡秘的铃声也戛然而止。为首的僵尸定在原地,后面的尸体则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砰砰地撞在一起。

    “怎么?做了鬼还不老实?”只闻他轻叹一声,白袍少年足尖点地,翻身踏着那一列尸体的肩头,向后跃了丈远的距离。只听见啪的一声,少年一手拍在那向后跳去的尸体肩上。

    尸体猛地转过身来,口中不停地发出嘶嘶的声响。它双臂僵硬笔直,细长幽黑的指甲有一寸长,它挥舞着手臂抓向少年。它和前面那几具尸体不同,这具尸体曾经发生过尸变。

    寻常尸体赶起来丝毫不费事,但发生过尸变的尸体不同,这种尸体似乎也更凶一些。

    “原来是符纸被风吹掉了。”少年轻道,在僵尸抓住他脖子之际,他咬破指尖结了个印,点在那僵尸额间,僵尸立刻停了下来。“你的性子虽烈,但是至今还没有能够从我眼皮子底下跑掉的尸。”

    “速速归队。”少年大喝一声,手摇摄魂铃,那僵尸竟乖乖的跟了过去,而其他的则立在原地不动。小变故解决,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幽深的眸子里看不出悲喜。“哎,凭空阴风起,看来要变天了。”

    少年抬头看了一下天色,叹了一声,“天快亮了,看来要在这待一天了。”说完,少年加快了脚力。黎明前,鸡尚未叫,他便来到一座义庄。

    “嗯,怎么会在这个位置有一座义庄?”少年挠挠头,这个地方方位很好,只是如今却荒废了。突然,他感到一股带着很重的腐烂气息的冷风扑面而来。“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将就一下吧。”

    少年进入义庄,大厅里早已荒落不堪,中间一堆废木,若非旁边那块完好无损的棺材盖,还以为有人要在这烧烤呢。

    他在正堂的大门后清理出一块空地,然后手摇摄魂铃,那群僵尸有次序地跳进正堂,然后挨着墙根站好。白袍少年从布袋里掏出一把黄符纸,啪啪几下贴在了僵尸背后。之后又寻了一张旧的起了绿毛的桌子,将长明灯摆在桌子上,接着他又把大厅那个香炉拿了过来。就在这时,那反扣在地上的棺材板突然向着少年飞了过来。

    “哼,死了还这么霸道,也难怪有人要你永世不得翻身。”少年冷哼一声,他袖袍一挥,棺材板嘭地撞在柱子上,咔嚓一声就碎成了两截。“哎,你说你生前究竟做了什么孽,竟让人用这么阴毒的方式对你?”少年看着那断成两截儿的棺材板,只见两侧的封棺钉略微向内侧弯曲,这应是从棺内冲破所致。

    少年从布袋取了四柱香插在香炉里,又从布袋掏出一张符纸夹在左手指尖,然后双目紧闭,右手捏成剑指反手点在额间。少年口中念念有词,忽地手一挥,符纸不点自燃,这时他才将香点上。

    会是何人竟会将血魂钉钉在棺材上,少年揉着脖子思索道。这是秘术中的禁术,是要人永世不得翻身,后代也会因此霉运当头。

    鸡叫三遍,外面的天已开始濛濛亮,少年正伏在一扇早已坍坯在地上的旧门上睡得正香。忽闻窗外一阵阴风吹过,少年猛地睁开眼,只见他唇角一勾,“正主回来了。”

    只闻窗外一阵咚咚的声响,俄而,便至厅堂内,少年纵身一跃,便跳到了房梁上。他望向门口,进来的竟是一具衣袍破碎,全身黝黑的尸体,它头发批散着,两颗长而尖的牙齿露在外面,双眼猩红而圆睁,面目也是格外的狰狞。如果不是他见得多了,非得被那东西吓死不可。

    那僵尸停了下来,在大厅里不停的嗅来嗅去,忽然,它张着手向桌上的长明灯扑过去。梁上少年暗叫一声不好,若是被它打翻了长明灯,这些尸体就会不受控制,那样后果就不堪设想。眼看僵尸就要碰到长明灯了,少年从袖中取出了几枚铜钱,双手合十,念了一句咒语,然后迅速将铜钱向僵尸抛去。

    砰砰几声,僵尸背后发出几道红光,它乱挥着手臂转过身,却什么也没发现,当他再转回去时,少年已将长明灯移向别处。

    “看来要收了你。”说完,少年从布袋掏出一把桃木剑,他咬破左手指尖从剑身划过,整个剑身立即变得通红,周身泛着红光,仿佛被烧红的铁棍一般。“赫赫阳阳,日出东方,遇咒有死,遇咒者亡,吾奉北帝,立斩不祥,一切鬼怪,皆离吾旁。”少年口中念了个召神咒,桃木剑直指僵尸。谁知那僵尸竟然只是退后十几步,压坏了几口棺材。

    “好重的煞气。”少年道。他从袖中摸出一张符纸,顺手将桃木剑拋向空中,紧接着双手合十,一张符变为两张,他双手夹住,将符咒拋向僵尸。嘭的一声,正欲跳起的僵尸重重的落到地上。少年一笑,“哼,竟是吸了人血的,难怪会有如此重的戾气。”如今一般的驱邪避凶之术竟对付不了它。

    不过,今天算它倒霉,让它遇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