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2章 夜半惊魂

    更新时间:2016-05-30 20:02:37本章字数:3959字

    少年一觉醒来,不觉已是下午了。外面已是阳光普照,大堂因外面高大树木的遮挡,里一片幽暗,看着眼前的碎屑,义庄已被弄得不成样子。少年掸了掸月白色的袍子上灰,朝门后瞧了一眼,几具尸体安静的站在门后,朱红色的大门刚好将他们掩去,低头只能看到齐刷刷的一排沾满泥土的靴子。

    这个义庄又是一家停尸客栈,自从江家没落以后就再也没人来过此处。因为镇子上时有诡异之事发生,镇上的人请过道士作法,说此处戾气太重,不宜人居,后便把这里当成了赶尸客栈,方圆几里的人也都早早的搬走了。赶尸客栈的大门是长年不关的,朱红色的大门很厚重,一般的人是推不动的。

    少年将长明灯移到了一个风吹不到的地方,之后剑指在空中画了一个类似符印的图样,只见那符样闪过一道金光之后,消失不见。他伸了个懒腰,换上了一身水蓝长衫,袖底只藏了几枚铜钱和几张灵符,大踏步地出了义庄。

    桃花镇已不像几十年前的样子,以前繁华的大街,如今变得有些荒凉,而镇子上的人也似是躲避什么,眼中透着一丝担忧。

    玉无缘在镇子上转了好久,才将需要的一些东西准备齐。这个镇子也不是从前的模样,很多店子也早已消失不见。等他来到这个相对繁华的去处时,太阳已经西斜。

    “客官,您里边请。”一家勉强体面的酒肆里,小二还算热情地招待着。

    “先来一坛好酒。”少年朗声说道。

    店小二面露为难之色,似是很不情愿。

    “怎么,怕我给不起你酒钱?”少年打趣道。

    “不不不,客官您误会了。看您装扮应不是本地人吧,您不知道,这桃花镇最近不太平,眼看天色已晚,您喝那么多酒,怕是会出事端。”小二说这话时,压低了嗓音,似是被人听见一般。

    “不太平?此话怎讲?这桃花镇不是远近文明的镇子吗?”少年问道。

    “您可别这么说,那不知道是几十年前的事了,现在不行喽。”小二摇摇头,无奈地说道。

    “这是为何?”少年似是来了兴趣。

    “唐倌,你又想偷懒?”小二刚要回答,却被老板制止,老板看少年时的眼神似是他触了什么禁忌一样。

    少年摇了摇头,等着小二端酒来。

    不消片刻,刚才的店小二回来。少年拿过酒壶倒了一杯一饮而尽。他看了看小二,示意他坐下。“你再给我讲讲刚才没讲完的故事,怎么样?”

    小二向四周看了看,老板不在,他也就放了心,坐在少年对面讲起了刚才的话题。

    “您不知道,自从二十几年前,江家老太爷死后,这个镇子就像变了个样似的。我也是听老人讲的,说是在入土的前一夜,江老太爷的尸体不翼而飞,有人说是被盗走了,也有人说是尸变,至于真相如何,没人知道。那件事之后,镇子上就怪事不断。后来人们实在受不了了便请了位道士来驱邪,道士说是桃花镇本来繁华是因为有一个至阴却至纯的人生活在这里,那些邪气被镇压着,可是后来那个人不见了,所有的戾气都出来了。现如今,江家老宅早已变成了无人敢去的义庄。”

    少年一愣,义庄?莫非自己昨晚到的地方就是江家老宅,而那个被人下了血魂钉的尸体不是别的,正是当年那具消失的尸体。少年笑笑,自己竟无意间给他们除掉一患。“就没办法化解吗?”少年喝着酒问道。

    小二咽了口唾液继续说道:“几年前又来过一位道士,他说要破了这个劫,唯有一人。”

    “哦?何人?”

    小二思索片刻,说道:“玉无缘。”

    “咳咳……”少年一阵轻咳,似是被呛到一般,小二自然没有看到他眼中闪过的异样的光芒。“你给我讲了这么多,我也送你件东西作为答谢吧。”

    小二咧嘴一笑,双手摆摆,“这……这怎使得?”

    少年从袖中掏出一张黄符纸,递与那小二。

    小二看了一惊,脸色瞬变。“客官,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好心给你讲解,你却……”

    少年打断他,“你家可有人死去?”

    “客官,你这不是咒人吗?”小二不乐意了。

    “我的意思是说,你们家周围应有人过世吧?”少年喝着酒说道,他并没有怎么看那店小二。

    “没有。”店小二坚决地答道。

    “这张符你且收下,会对你有帮助的。”少年将黄符递给店小二。

    店小二似是有些生气了,自己好心跟他说明情况,他却说这样不吉利的话。“我看是不必了,客官慢用。”说完,店小二气呼呼地离开了。

    少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从刚一进门他便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对,直到店小二出现,看清了他印堂拢聚的那团黑黑的阴气。

    太阳已落山,酒肆里除了蓝衫少年再无他人。因为镇子上的事端不断,所以天刚暗,许多店铺就早早地打烊了,而这家酒肆也不例外。

    “你就别闹了,我没做过亏心事怎么会被鬼缠上。”店小二对跟在他身后少年说道。

    “你当真不信?”少年叹了一口气,“既然你认为是我骗你,那我也没有办法了,只是你能不能过了今晚,那就要看你的造化了。”说完,少年停下脚步,店小二闪进另一条巷子,并很快消失不见了。

    对于少年的话,他并没有怎么在意,因为自己并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猛地,他在自己的家门口停下脚步,突然想起那件令自己耿耿于怀的事,就是自己和邻家的寡妇发生过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这时一阵阴风突起,他打了个冷战,大踏步的跨进了家门。

    躺在床上,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来也怪,隔壁的女人都好久没有叫他过去了。一想到她那漂亮的脸蛋,他顿时一阵心痒难耐。

    这个时候应该没有人走夜路了吧,想到这里,他翻身下了床,踢上鞋子,蹑手蹑脚地向隔壁走去。

    夜格外的寂静,风吹得树枝沙沙的响动,偶尔还会传来几声鸟扑打翅膀的声音。

    怎么会没掌灯,他趴在墙外向屋里瞧去,心里纳闷。正当他巴脑向里看时,只觉背后有人轻拍了自己一下。他心里一惊,全身打了个寒战,这么晚了,会是谁,待他慢慢地回头看时,差点将他吓得半死。“怎么又是你?”

    “我说过,你有难,我是来救你的。”竟然是傍晚时在店里喝酒的那个少年。

    “我能有什么难?”他转过身看着少年。

    “你半夜跑到这家荒宅做什么?”少年说完,探头向院里看了几眼。

    他被少年说的有些毛骨悚然,什么荒宅,“你不要胡说了,这里明明是我家邻居,怎么说是荒宅?”

    少年抱臂靠在树上,看着他笑了笑,露出一排白森森的牙齿,在夜里竟有些吓人。“邻居?这里至少荒了半年了。”

    他感觉自己背后是有一股凉风吹过的,“人家才刚搬过来不久。”

    “这个我知道。”

    “你知道?”

    “新鬼而已。”少年说道。

    若是在白天他可能不会害怕,可是这样的夜里,他多少也生出了几分恐惧。“你……可别……别胡说?”

    “胡不胡说,待会你自会见分晓。”说着,他从一旁摘了两片叶子,一手捻在手里,一手剑指,口中念念有词。“过来。”少年说道,只是此时的语气里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玩笑的意味。

    店小二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是慢慢的靠了过去。只见少年双手各执一片树叶在他眼前划过。

    “自己看清楚吧。”

    他听了少年的话,转身向邻家看去。“啊……”他尖叫一声,向后退了几步,跌倒在地上。

    “看到了什么?”少年问道。

    “鬼……鬼呀。”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空荡荡的门口却有一个批散着长发的白衣女子,她在门口走来走去,似是很焦急的的样子。只是这些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是他刚刚看到她并不是用走的,而是滑行,因为他并没有看到她的脚。

    “现在知道怕了,自己撞鬼了都不知道。”少年平静地说道。

    “怎么会?”他脸色苍白,“怎么会这样?我明明……”他差一点将自己和她的事说出来。“可是我白天明明……”

    “那你可见过她进过这屋子?”少年问道。

    他猛地一惊,好像还真是,他每次见她,她都在门外走来走去,而自己跟她打招呼她也不回。

    “因为她本身就不是人,你应该听说过鬼是进不了门槛的。”少年说道。

    “那她……”

    “你放心,她不是厉鬼,不会害你。还好她没出过这个院子,没有吸过人气。”少年双臂环胸,好整以暇地靠在刚才那株老树上。

    “若是吸了人气会怎样?”

    “那她就会变成厉鬼,找一个人做替身,自己去投胎转世。”

    “啊,”他叫了一声,“可有解救之法?”

    “法子吗,自然是有的。”

    “还望少侠搭救。”他跪在少年跟前。

    “那你可得说实话。”

    “说……说……我说实话。”

    “你是不是进过这个院子?是不是接近过那个女子?”

    “我……是,都怪我一时色迷心窍……”

    “你……”少年叹了一口气,“人鬼怎么能……哎……”

    “少侠,你可要救救我呀。”由于害怕,店小二声音颤抖地说道。

    少年将他扶起来,“此因你贪念而起,自然要由你自己去化解,待会便是阴气最盛的时刻,你进到院子里,在屋子门口烧些纸钱,若是烟灰飘向西南方,则说明她肯原谅你,那么你还有的救,否则的话,我也没办法了。”

    听少年这么说,他的心早就凉了一半,他哪里敢进去。

    “我不敢……”他哆嗦着说道。

    “难不成你想被她抓去做替身,永世不得翻身吗?”少年说道,他之所以让那人去做,其实与他无关,人鬼若真的那样了,也只是被吸了阳气过去。

    关键是因为她是含冤而死的,但是有两种人是死不了的,一种人是生前受了莫大的冤屈的,死后是不会甘心的,因此魂魄不肯轮回,便会出来作祟,也就是通常说的厉鬼,这种鬼申了冤屈自然就会离开人间,并不可怕。但是第二种则是被人用道法将魂魄镇住的人,如此一来,她想走却走不了,这才是最可怕的。

    那人哆哆嗦嗦的拿着纸钱向院子里走去,少年的法术已失去效力,所以他并看不到那女子还在不在。

    依照少年的话,他将房门推开,忽然一阵阴风从屋里吹出来,吓得他差点撒腿就跑掉。他正对着门口跪下,将手里的纸钱点着,可是他打了半天火,却怎么也打不着火。难道她不肯放过自己吗?他的额头渗出了豆粒般大小汗珠,嗤的一声,手里的火柴终于燃起了红艳却很微弱的火苗,他将纸钱点着。只见纸灰腾起一人多高,在门口盘旋着,怎么也不肯离去。

    少年双手结印,只见一道白影向他飘过来,跪在了他的面前。“多谢公子活命之恩。”

    少年紧闭的双目睁开,“那也不过是我凑巧除去了那个被血魂钉镇住的尸体,你即是被他所害,如今那人已死,你也可放心去轮回转世了。”

    女子拜倒在地,夜空里响起一阵女子哭声,阴森恐怖。门前那人记得少年的话,不论背后有什么声响,都不能回头。很久,女子哭声消失了,而那烟灰也盘旋了几圈后,向西南飘去。他长舒了一口气,起身回去,可是他看时,院外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人影,只是远处有似是铃声的声音传来,隐隐约约的,愈行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