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3章 八棺镇尸

    更新时间:2016-06-01 08:25:50本章字数:3555字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肆意的蔓延,就像被鬼魅的玄色袍子罩住一般,大地与天空几乎成了一个颜色,只有在远处的地平线上会有一抹幽蓝的光,蒸腾着氤氲的雾气,时有黑影闪过,看不清是夜行人,是动物跑过,还是别的东西,没人知道,因为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出来。

    幽深的林子很静,即便是野兽的声音也听不见。远远的,传来一阵清脆的铜铃声,只是这铃声并不是很悦耳,反而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就像在一道长无尽头的深巷子里突然爆发出的一声凄厉的女子尖利的哭声,着实让人开心不起来。

    铃声过后,是一阵咚咚的脚步声,一声接着一声,只是中间的停顿较长了些,就像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一面极旧极旧的鼓,声音有些沙哑。中间还夹杂着哗哗的翻书的声音,上了年纪的老人会知道,这是赶尸人撒下的买路钱。

    白袍少年赶着一队不知死了多久的尸体向桃花镇的临镇赶去,这是他出山以来接的第一趟生意,也是最后一次。

    在崖底山洞生活的这十几年,他将洞里的古书都看了个遍。那是一个远古的古墓,想必是大富大贵之家才会有那样的场面。这些书应是盗墓之人的,只是这些盗墓之人对这些书并没看懂,否则也不会被这墓中尸变杀死。

    这些古书所记载的驱邪避凶之术也分不清是什么年代的,不是茅山的密宗,也不是茅山显宗。

    几年前,他曾在某个镇子上处理过一次尸变的事,不巧的是请来的道士法术欠佳,所以白袍少年算是抢了道士的风头。他的名字玉无缘也在非人间事这个领域传开了,桃花镇道士指点所说的人正是这个白袍少年。

    赶了三个晚上的路,玉无缘到了目的地,这里仍是一间赶尸客栈。朱红色的大门常年来着,只是门上的漆好像很久没有人漆过了,所以看上去有点泛白。

    “仙人回乡,人鬼勿近。”白袍少年口中念到,只见他双手结印,忽然手里凭空多了两道黄符,他双目紧闭,口中又念了一串咒语,两个手里的符纸不点自燃起来,待符纸燃到一半的时候,他将手里的符纸抛向赶尸客栈大门的两边,轰的一声腾起两股白烟。之后,玉无缘手摇摄魂铃,身后的八具尸体听话的跳进门去,一边四具,分列在厚重的大门后。

    这时,从赶尸客栈里出来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者,只见他佝偻的身躯弯得像个巨大的龙虾,双手糙的就像干裂出裂痕的枯干树枝。他手里提了一盏忽明忽暗的灯笼,照了照玉无缘。然后操着无比沙哑的嗓音说道:“哟,这倒是新鲜事,老头子我也与这喜神打了大半辈子交道,还头一次见一个娃子敢接这样的活,,,”死静的夜里,老者的桑音干却尖利,就像幽冥一般,及其的恐怖。

    玉无缘笑了笑,指了指门后的八具尸体。“天快亮了,明天您准备八口棺材装了,让他们家人领回去吧。”

    看赶尸客栈的老人举起灯笼,阴风吹得灯笼一明一暗,映着幽暗的灯光,老者的脸显得比那几具尸体的脸更加的恐怖。老者看清了那几具尸体的样子。只见黄符纸下一张惨白惨白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双目紧闭,双手低垂,只有那两片嘴唇依旧鲜红如血,似是刚吸完血的样子。

    老者点了点头,示意玉无缘去屋里休息。

    玉无缘将尸体额上的镇尸符揭去,在每个尸体的额间重新点上朱砂,又在每具尸体的口、耳、鼻封了朱砂,重新贴上镇尸符后,才伸了伸腰,打着哈欠向屋里走去。

    玉无缘踏进屋里,所谓的屋,里面除了一张床,没有其他的什么可以睡觉的地方了。他已经习惯了黑暗,所以在这样的夜里他也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旁边的横木上放着几摞冥纸和一些香烛之物,正对着门口的地方是一个旧了的神龛。很快,老者便响起了呼噜。玉无缘无奈的摇了摇头,解下腰间的带子,他用力将带子的一端抛出,嘭的一声钉入墙中,另一端则系在了门上,屋外天已微亮,看来今晚他要这样睡一晚上了。

    玉无缘醒来时已经快中午了,看着坐在门外眯着眼睛晒着太阳。玉无缘饿得肚子咕咕叫了,因为赶尸客栈是不住生人的,所以老者也从来不接待赶尸人。

    昨夜玉无缘并没有怎么注意院子里的情况,现在才发现在西边的房门口整整齐齐的摆了一排的棺材,这是为那些接亲人回乡的准备的。这些棺材有的是涂了黑色油漆的,有的还是光滑的没有涂任何涂料。

    玉无缘的脚步很快,不到一个时辰他便进了城,找了一家体面的成衣店给自己置办了几套新衣服,他摸着换下来的月白色袍子,心里感叹这件袍子或许以后就穿不着了。

    他刚出了成衣店的门,就被蜂拥的人群挤脏了衣服。“大叔怎么回事啊这是?”玉无缘拉住一个人问道。

    “本镇富商梁员外的儿子暴毙,丧礼场面浩大,这不这些人都是去看出殡的。”这个人说完,也跟着人群跑了去。

    玉无缘皱了皱的眉头,人家出殡有什么好看的。想完,他自己竟然也跟了上去。透过人群,玉无缘看到队伍中央那口棺材竟然被涂成了朱红色,他掐指一算,这是不好的预兆,再看时,只见那棺材周身用墨斗线打上了一层很轻的网格状的线,需要离得很近才能看的见,只是玉无缘不用靠近就可以知道,因为很少有人会用朱红色的棺材,大多都是黑色油漆漆的。这种朱红棺材上的线叫镇尸线,也有人叫镇尸纹,是防止尸变的。

    用这种棺材有个说法,叫做鬼借尸,因为鬼是没有形体的,要寄居在别的身上才可以。而有一些心术不正的人就会,借助尸体让游魂寄居在尸体里,通过尸体来吸收外界的阳气精元,最后待吸收足够之后便会形成飞尸,最后成为飞魃,它所到之处必然会赤地千里,那样再对付就难了。

    玉无缘想不通,谁会用这样阴毒的阵法,不怕损了阴德吗。他悄悄的跟着送葬的队伍到了墓地,这个人选的倒是块好地方,风水但是还可以,只是阴气太重,不过这正是养尸需要的。

    夜幕降临,玉无缘躺在赶尸客栈的绳床上思索着今天的事。

    “老伯?”他喊了一声。

    良久,老者那沙哑阴森如鬼魅的声音才慢慢传来。“嗯?”

    “您听过以尸养尸吗?”

    里屋很安静,屋外一弯惨白的月牙若有若无的挂在天上。里屋老者一声长长的叹息,似划破长天的一道闷雷。

    “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了,那是我还是一个比你大不了几岁少年。”看着颤颤巍巍的走出来,他踉跄的步伐好像就要跌倒,却斜斜的愣是没有跌倒,就像一根弯曲的木桩斜斜插入地里。

    “那是一个两鬓花白的道士,不知名姓,他曾在镇子上待了几个月。”看着坐在门边的石头上继续说道,“想来也是年轻气盛,好奇心重,看着他身着怪装异服的一个人形色匆忙向镇子外赶去,我们几个小伙子就悄悄的跟在他身后,结果发现他来到一块墓地。那时的我们对于鬼神之说是不屑的。”老者抬头望着黑洞洞的天空,似是在回忆当年的事。

    “直到那件事发生后,让我不得不相信,这天地间真的存在那些东西。”老者顿了顿,“那是一口朱红色的大棺,和平常的不同,那是一口镇尸棺,前边有一块很大通心镜。其实那道人一开始就发现了我们,他是故意将我们引过去的。”

    “他想用生人祭尸?”玉无缘说道。

    “没错,当我们躲在草丛里看时,那个可怕的东西就在我们身后。”老者咳了咳,“同行的五六个少年无一幸免,而那而那东西扑向我时,刚好天明鸡叫,我才有幸躲过一劫。那些人的血将棺材周围几步内的土地都染成了红色,中间一口朱红色的大棺,就像长在地上一般,直直的插在地上。”

    “后来您就干起了看客栈的事?”玉无缘感叹的问道。

    老者点了点头。

    玉无缘起身,看了看没有一点天光的夜空。“老人家,我所赶的那几具尸体刚好八具,你为我挑选八口上好的柏木老棺,我倒要看看这个人是何方神圣,做如此伤天害理的勾当。”

    “八口棺材?”老者一惊,“难不成你要,,,”老者惊讶看着这个少年,他竟然想用八棺镇尸克制养尸,对于八棺镇尸他还是听这几十年遇到过的赶尸匠说过的,所谓的八棺镇尸,也叫八棺镇尸法,这是一种用来防止尸变的墓葬阵法,相传已经很久没人用过了。这种方法一般是用于那种煞气太重或者怨气之深的人,按五行八卦的八个方位,依次摆放八口柏木老棺,并且棺材的摆放也是按照一定次序的,必须要求棺头朝里,棺尾向外,而且周围所用的八人的命格必须与中间之人命格相冲。

    “没错。”玉无缘坚定的说道。“这个尸体是新的,对付起来应该容易一些,若等他养尸成功再对付就有些棘手了。”

    “可是就你一个人?”老者有点担心。

    “老人家放心,你为我准备好黄符纸、黑狗血,还有一碗糯米就行了。”说完,玉无缘已经踏出了赶尸客栈。

    老者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

    蜿蜒的小路黑洞洞的,像鬼魅深处的摄魂的魔爪。天地交接的地方微弱的天光一明一暗,路边慌乱的草丛矮树,阴风吹过,忽有惊了的鸟长鸣一声冲向伸手不见五指的天空。若不是有胆识的人,这样的夜路是断然不敢走的。

    玉无缘背后的手握了握,他嗅到越往前走那股怨气越重。那口棺,应该就在前面了。穿过一片雾气缭绕的小树林,玉无缘终于看到了老人口中所说的墓地。只见这里乱坟到处都是,大多数是没有墓碑的,坟上长满了荒草,只能看出这些坟已经荒废了好久。再往前走,可以看到几根被吹得破乱不堪的招魂幡插在坟头,惨白惨白的幡布在风中发出猎猎的声响。

    突然,玉无缘停下脚步。他的眉头皱起,煞气如此重的地方还会有游魂野鬼。

    “出来吧。”玉无缘的声音在这类似乱葬岗的坟地响起,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人相信这是一个人发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