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选择

    更新时间:2016-06-07 21:39:35本章字数:2097字

    在H市的那一晚,我彻夜未眠。

    可能是人的本性本就如此,在知道自己所做的决定会影响到自己一辈子的时候,会愈发地谨慎和小心。

    躺在窄窄的不足15平方的经济快捷酒店内,男男女女在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之后,继续来到这里快意人生。可能是孤单作祟,我突然觉得,空气里也弥漫着些荷尔蒙碰撞的气味。拿出手机,拨通了女友的电话。我讨厌异地,几次异地后的突发事件,让我本就对这段爱情的安全感不怎么强烈。电话里“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busy now, please redial later.”的这两句中英文,至今还是我的梦靥。我知道,或许此时此刻,又有些什么在发生了吧。心里的情绪,在那一刻像打翻了的潘多拉魔盒,各种各样的负能量喷涌而出。

    我是个想要为未来努力的男人,我渴望成功,却又害怕牵不住自己手中的爱情。我想在自己迷茫的时候,能够得到自己人生的另一半的支持或者理解,给予我点指引。

    我强忍着心里的猜忌,一百次又一百次地劝服自己,才用手机打了一窜短信,“在和妈妈通话吗?有点事想和你商量下。一会回我电话。”,收入草稿箱,又翻了出来,反反复复地,最后才咬咬牙发了出去。等待的时候,最让人心里感到难受,数着隔壁“咯吱咯吱”的声音,不知不觉已经上了三位数。

    恍恍惚惚间,已过了12点。心里对远处的回应已经失去了信心,却还是抱有一丝侥幸,故意把手机调出了声音和震动,在一旁充上了电。H市的机会,确实数之不尽,自己的能力,也在今天的面试过后,有了充分的认识。假如我选择来到了这里,那伴随的是,长长的几年异地,说实话,我心里没底,并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怕对方发生了动摇。其实那时候的自己,心里很清楚,若不是自己一直死死地坚持着,这一份外人眼里看好的美好感情,早就成了破碎的瓦砾,只是自己缝缝补补地,才看着像个能用的罐子。

    那一晚,想了很多,想到最后,才在迷迷糊糊当中,睡去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约定的面试早就过了时辰。索性昨晚想了个明白,也就不再纠结了。我明白,自己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能够有一个理想当中的未来,我本就是个家庭感大于事业感的男人,如果真的要选择牺牲一方,那我情愿选择失去事业。

    起床的时候,习惯性地拿起手机看看,真的没有,短信和电话都没有,想想或许是她看晚了,就不想打扰我了,我这个人,就是心里会安慰自己。洗了个澡,收拾了一番,想来今天也没任何心情去面试了,倒不如逛逛这个以后可能并非有多少机会来到的城市。出门的时候已经快近中午,正在退房的时候,耳边响起了诺基亚那经典而又熟悉的铃声。心里有些开心,但是也有心生气,一个隔夜的回应,并不会让人有舒服的感觉。

    “额,昨晚你找我?我睡着了。”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慵懒的声音,可能也刚起床,但是并没有半点的歉意,是啊,女生嘛,一切随心所欲都是小情绪闹得,小情绪后面还有大姨妈,死无对证,“你说有事情和我商量?”

    “没什么,就昨天面试都通过了,和你说声。”本以为,那头的她会有些歉意,毕竟昨晚的时候,去了好几个电话,发了短信给她,她也没当回事。或许是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也当做没事一般,应付了事。

    “那挺好呀!看来你还是不错的。打算什么时候去H市?”远处的声音还是那个声音,可能是我过于敏感,总觉得,任何的情绪波动,都似乎比预想中的慢了一拍,就像怀孕了的妻子告诉丈夫你要当爸爸啦,而男人却略微迟疑了一会,才猛然爆发出的那种欣喜的感觉。

    “还没怎么定呢!我回来在考虑考虑。”其实我心里早就打定了主义,H市在昨夜里已经和它拜拜了。为了爱情,我有什么不能拒绝的呢?经历青春的我们,或许在很多年以后,再回头看看当初的那个自己,是多么的愚蠢,有些早已知晓的结局,已经摆在了自己眼前,却始终不愿相信。之后只有真的到了那一幕不可挽回的出现的时候,才会逼着自己去相信。

    “好吧,那你路上小心,我要起床了一会有个社团活动。”

    电话的那头,再次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我其实还是挺喜欢这声音的,至少不会是“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

    退完房走在H市的大道上,昨天一日的奔波,我其实都没心思看看这个在慢慢成长当中的大都市。路上行人匆匆。以前总在电视里听到,大城市的人们都喜欢小地方的缓慢,他们那里的节奏感,快的恐怖。今天才第一次看到。斜挎着包,一个人穿梭在这密集的人群中,显得有些不入群。是啊,他们那么行色匆匆,而我却一人缓缓地。可能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吧?我在心里默默地叹着。

    去了几家老牌的大商场,看了不少精美的礼物,可是一个穷学生,看上了却也买不下手。中途一一回应了之前约定的面试,表示了歉意。买了点H市特有的特产和一些好吃的小甜品,准备回去了。

    想来意气奋发地来到这里,又一帆风顺地拿下一血,虽然中途也碰到了不少壁,却也没想到,会这么垂头丧气地回去。那时候的自己,并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现在想来,只是,原来支撑着自己动力的源头,给了自己一击不声不响的闷棍,说不出不爽,也说不出爽,就像卡了一下的机器,虽然还是能够运转,但是少不了各种咯吱咯吱齿轮和链条相互磨损的声音。是啊,现在还是能够跑的,不知道几天后,它就跑不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