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回程

    更新时间:2016-06-07 21:39:47本章字数:3684字

    也算作是一人的长途旅行,老天算是卖了个脸给我,回去的路上,竟然露出了阳光。

    初春的阳光是最舒服的,暖暖的却不刺眼,柔和的光打在脸上,才让人知道,什么是生机开始的时候。

    “师傅,去东站。”来的时候,一直省着钱花,挤了好几趟的公交,也挤怕了。回去的时候,住的离火车东站并不太远,所以索性就打的了。年少的时候,手头上并不是有太多的钱,每一笔钱都掐着省着花,可是即使是那样,也比后来手头上充裕的时候来的要开心,或许人就是这样,一样的东西,在特定的时候,才能感受到特定的感觉,有时候,心境不同了,也就不同了吧。

    打开汽车的车窗,一个人靠着窗外看着渐渐后退的风景。我最喜欢这么做了,可是汽车速度太快,火车就刚刚好,风景过去,不紧不慢的。可能是电视电影看多了,往往主角在无限惆怅的时候,总喜欢靠着窗边陷入沉思。我也常常有这种代入感。

    H市的绿化很不错,几乎哪里都能看到树丛。我的老家是个偏向于轻工业的城市,虽然经济发展不错,但是环境来说,却不咋地。每年从校返回到老家的时候,下车吸入一口空气,总让我的身体异常的排斥。来的时候,坐了大巴,一路上4小时多的颠簸,虽然也不算多远,可也觉得没火车来的舒服。我喜欢那种慢慢悠悠的感觉。买了到J市的火车,中途需要中转。虽然到的时候,也快晚上12点了,但是对于我来说,也并没有什么好怕的,一个人么,独来独往的。

    火车比预想中的,晚点了不少时间。毕竟是晚上的班次,来的人并不是太多。傍晚的时候,女朋友来了个电话,可能是也知道昨天的事有些愧疚,就来问了下我的情况。我说晚上的火车,可能要凌晨到了。本以为,多少会关心着些,却不料,徒生烦恼,反而吵了起来。确实,我也觉得自己有些非主流般的任性,明明可以坐大巴提早回去的,却偏偏地想坐个火车慢慢悠悠大半夜到,被她数落了几句,自己心情也挺糟糕,就争执了起来。好吧,又会是一晚上的静默了吧。

    晚上10点多的火车,因为是初春,太阳下山也是挺早的。在火车站等班次的时候,外面也早已经一片黑了。排着队,晃晃悠悠的找到等车的站台,运气还不错,分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我喜欢靠窗,然后把脑袋放到窗口,看着外面慢慢走过去的风景。可是,晚上一片漆黑吧,也只能看看些黑夜里的星星点点的灯火了吧。发车前不到5分钟的时候,我的旁边坐下了个看似年级和我差不多的姑娘,长得挺秀气。可能是四周没什么人,姑娘一个人抬不动行李,看着我眯着眼靠在窗口好像睡着了,也就没叫我帮忙,一个人托举着想把行李箱放进上面的行李架,无奈力气太小,一个不小心,差点把她的箱子砸到我的脑袋。我其实并没有睡着,只是眯着眼睛在想事儿,突如其来的大行李箱,着实把我吓出了魂魄,整个人都快跳了起来。姑娘连忙扶助箱子,一个劲儿地向我道歉。我也不算是个暴脾气的家伙,看到这个瘦弱小巧的女孩子,也就收住了想要发作的嘴,说了句没事,就默默地帮她把行李放上了架子。之后继续是相顾无言,我们俩都是偏向于内向害羞的人,也就做了个相互自报家门,聊了几句不长不短的,就沉默下去了。我也挺尴尬地,就假装继续靠窗眯会儿了。偷偷用眼角看了看手机,已经将近11点左右,火车也足足开了快1小时了吧,禾子睡了吧?自顾自地想着。禾子就是我的女朋友。

    有种突如其来的孤单。我和禾子是在大一的时候相识的,算是我主动追求的吧。我是个在上大学前都没有一点恋爱经验的愣小子,来到大学的时候,就一直憧憬着,想要一份轰轰烈烈的爱情,不枉此生在校园里活过。认识禾子,我一直相信是缘分,大学军训的时候,我就老远瞄见了她,之后陆陆续续的好几次,能在不大不小的校园里,遇上。久而久之地,就有了一种冲动,想要主动去表白。是啊,我就是那么的愣头愣脑,换做是现在的自己,绝对不会做出如此啼笑皆非的举动。人家都不认识你,你就上去要号码表白。想来也或许是自己有些魅力所在,在一次晚上社团活动后回宿舍的路上,又一次遇上了禾子。那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像是撞了邪一样,把一起回去的小伙伴支开了,然后一个人,装着驾轻就熟地样子,直接拦住了禾子和她的室友。

    “同学你好,咱们能不能做个朋友,可以把你的联系方式给我吗?”那时候,其实我心里鼓打的叮咚响,可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支撑着,说出了这些个不害臊的话。

    “我凭什么给你呀?”禾子是那种有些大大咧咧的姑娘,虽然也看的出有些害羞,但是比较着我的装腔作势来说,要好多了。

    “那个,就想做个朋友,别误会啊!对了,我叫莫灰,你叫什么?”第一口气被打断,我马上就泄了气,声音也就越来越轻了。

    “她叫子禾俞!”禾子那时候是和室友一同回宿舍的,她的室友是个略有些泼辣的湖南妹子。

    “对,我叫子禾俞!”禾子也马上说道,“我的电话号码你记住,840643!”说完,两个人捂着嘴笑着就上了宿舍楼。

    大学男女生的宿舍楼下,都会树上一个牌子,男生则写着【女生免入】,而女生就写了【男生免进】,我傻傻地跟着两个姑娘,毫不知觉地也想跟着上楼,直到宿舍大妈拿着扫把出来,声嘶力竭地喊着让我写下名字,她要通报给辅导员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拔腿就跑。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不由得会会心一笑。旁边的女孩子看着我眯着眼傻呵呵地笑了起来,以为我是在梦里笑醒了,也觉得好笑,在一旁忍不住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张开眼,刚好四目相对,略显尴尬。

    “啊!对不起,我以为你做了什么美梦,笑的那么开心,看着你挺可爱的样子,就控制不住地笑了出来,不是有意的啊!”她急忙向我解释,表情也略显慌张,好像真的怕我生气的样子。

    “没事,刚在想事儿,一不小心,就想到好笑的地方了!”我坐起来正了正身子,冲他摆摆手。

    我承认,凌晨10点多的火车车厢内,基本上没什么人,孤男寡女地共坐在一起,气氛也略微有些暧昧。她也并不是不好看的女生,我也并非是长相略显猥琐的杀马特,所以可能彼此也都在期待着发生点什么。

    两个人毕竟都是同龄人,一来二去,也就聊开了。她叫吴水盈,去年毕业,已经在杭州待了快一年多了,这次是从杭州总公司跑去参加公司在J市的一个会议。闲聊中才知道,我们算是个有些交错的半个同行,她是做运营推广的,虽然偏向于互联网行业,但是公司也有不少搞IT技术的。

    “你刚才做了什么梦,怎么能在梦里都能笑醒?”她一直好奇我刚才笑的原因,本不想说的,因为对一个稍有好感的女生说起自己女朋友的事,毕竟不是件乐意的事。但是确实是有了女朋友,也总不能就这么遮着掩着,我虽然乐意结识美女,而且更是同行业的从业者,俗话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这话也在将来得到了很好的验证。

    “哦,那个啊,想起来自己和女朋友相遇的故事。”知道避不可避,也就坦率的说了。相反,出乎我的意料,水盈居然没有半点的失落,反而兴趣更加浓厚了,相反,倒是我,心里略微有点失落了。

    “哈哈,肯定有什么好玩的事儿,说说呗!”

    无奈,只能一五一十地把经过说给了她听。

    “哈哈哈,你可真蠢啊。这么说来,你和你女朋友相识到现在,你都还没表白啊?”水盈是个,不熟的时候,一副旁人莫近,相熟的时候确是特别好相处的妹子,“我和你说,你女朋友肯定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对你有意思,不然不可能,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对你开玩笑的!你也有点郭靖啊!哪有人名字叫子什么的呢?我可是都没听见过那么别致姓的人啊!”

    被她这么一说,我也有点恍然大悟的感觉。是啊,当初第一眼相识,她就开着玩笑地把自己的号码给了我。若不是早就有意,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地就交了出来。曾经在某本书中看到过这么一段类似的话,“人是种特别善于掩饰自己却又特别不善于掩饰自己的动物。很多时候,你看见那些平日里默默无声,却在某日因为突然多出个某人的时候,却开始变得侃侃而谈,无处不在的时候,你就该知道,她和他,或许正在发生着些什么。”虽然好像是我追的我女朋友,但是细细想来,爱情的步子好像并不是我特别主动地跨了出去,若非她有意,为何会出来那么多的故意撩我的举措。

    郭靖?那她就是黄蓉了么?呵,小妖女吗?水盈的无心话语,让我对我和女友之间的关系,又多了一份新的了解。

    火车还是准时到了J市。我和水盈分别在车站的入口处,我送她走上公司派来接送的同事,然后彼此留下了Q,道了再见。虽然知道今后也并非一定会有过多的交集,但是走在路上,多出个朋友也不是件坏事。一个人走在偌大的J市火车站,初春的天气,还是少许有些冷的,转发的班次因为误点还要再等上1小时有余,看看兜里的手机,虽然有些期望,能够出现点什么,可终究心里还是清楚的,还是不打开算了。找了间通宵的网吧,付了定金,也不知道是孤单作祟,胸口烦闷,前台的小姑娘问我要不要烟的时候,我居然莫名其妙地要了一包20度的利群。我是个从来都未染指过烟酒的孩子,也不知道今夜为何,会要了这包烟。

    人么,总会有第一次,但是第一次么,也总是战战兢兢的。我学着隔壁小伙子的样儿,熟练地叼起一根烟,用打火机点燃,猛然深吸一口。凌晨12点的QQ上,几乎都是灰色的头像,可右下角突然有一个在一直闪着的头像出现,点来一看,却是水盈。

    可能这就是在乎吧!我又一次深深地吸了口,一根烟马上就没有了。强忍着第一次吸烟的不适感,呛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2012年初春的夜晚,才开始慢慢地怀疑,可能至始至终,我都是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