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东窗事发

    更新时间:2016-06-07 21:40:53本章字数:2453字

    我和禾子的感情,其实我是以第三者的身份进入的。

    那年追求禾子的时候,我就是个一单细胞的愣头青。我其实压根就没打听过禾子的背景情况,就上去要号码表白了。直到后来我反复想想,才知道,为何能够和她最后走在一起,并且相互扶持地走过四年的时光,可能是因为我们互相都对另一个人有着愧疚吧。禾子是在和我相识三周左右的时候,被前男友知道的,他的初恋男友。前男友和她因为大学而成了异地,相隔数千公里。禾子其实心中也明白,异地恋终归是异地恋,能够坚持下来的又有几人呢,我的出现,也恰好填补上了她想被照顾的空缺。说实话,禾子是一个害怕缺少被照顾的女孩。前男友虽然也无微不至地照顾了她,给足了她所有的惊喜,可还是比不上,近在咫尺的踏实。可能还有个原因,我比他前男友帅,比他高。

    和禾子相恋的第一个学期,是我们在一起最开心的一段时光。聊不完的话题,讲不完的故事,两个人还处于互相认识的开始阶段,相敬如宾。那时候的禾子也远非现在这般,动不动发脾气还得让我去唱征服,那时候的她,独立,能干,理智且善解人意,几乎满足了我所有对于女朋友的幻想。可是好景不长,在分别后的第一个暑假里,禾子就被我发现,同前男友又开始了过密的联系了。或许是无法改变的习惯,又或许是,禾子本身就是这样的个性,对于她来说,远处的安全感再好,也是远处的,只有看得见摸得着的,才是自己的。暑假的后半段时光里,我常常一个人处在各种幻想中,就以为一次我打电话过去,禾子反复地都把我按掉,之后,居然更是变成了关机,直到晚上十一点左右,她才恢复了开机。年少时候的爱情,占有欲多是要胜过理智的,我在接通电话之后,我强硬的口气让禾子一下子就爆发了,只是留下一句;“你怎么那么爱管我!我不用你管!”然后就再也没有接我的电话了。那时候的自己,是个满脑子被爱情填满的生物,只想着禾子生气了,我该怎么办,然后就是各种短信轰炸,QQ留言,只是为了,要她一句我原谅你了。最后,她还是原谅了我,可是自那以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有些细微的改变了。我开始变成了总是在求饶的那一方,而她却变得愈发的强势和蛮不讲道理。

    其实,这次禾子回家实习,我多半是心里不太舒服的。一个原因是两人又要分隔两地,毕竟都不是非常有安全感的人,总少不得些磕磕碰碰,手机里也完全没法好好地去处理了;另一个原因就是,她的初恋男友,今年已经毕业回家了。其实我并不是怕禾子会和他死灰复燃,只是害怕他三年多来一直没放弃过的决心,还有禾子对他的,始终抱有的那一份,愧疚感。

    终于,该来的一天,还是来了,虽然令我如此的猝不及防。

    实习期间的周末,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无聊。学校里的同学朋友也几乎都走得差不多了,剩下的,也就这么批留下来实习的伙伴了。开始的时候,还有心情可以大伙儿一块儿去唱唱K,可是同一样事情做得多了,也还是会厌恶的。正式接到杭州入职OFFER邮件的那天下午,本来非常开心地想打电话和禾子通报喜讯,可电话就是怎么也打不通。后来索性就不打了。一怒之下,把手机摔在了桌子上。在以每十秒钟看一次手机屏幕的频率等待未果后,我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郁闷,还是不得不拾起手机,继续拨打。巧的是,这次居然打通了。我没吱声,想表达自己内心的愤怒。

    “诶,你这么快啊!等我会,我马上好了换件衣服。”禾子好像是开了扩音,在电话那头我只能听到远远的声音和噼里啪啦收拾东西的声音,“恩?怎么不说话。一会我要去趟新华书店,你带上会员卡。哦对了,还有带上XX会员卡,晚上我想吃汉堡和披萨。”

    禾子明显不是对着我在说话。那瞬间内心好像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样,格外的疼,格外的难受。那些自己以为是的胡思乱想,这时候好像变成了再也逃离不了的现实。任是我再怎么自我宽慰,为她脱身,而又毫无益处了。禾子这时候才觉察到不对劲,停下了自己口中的絮絮叨叨的话语,听声音急匆匆地拿起了手机,然后就是一阵嘈杂的声音,紧接着电话断了。

    我再也没有余力,再拨通那个电话。整个人好像被击中了最重要的软肋,浑身瘫软在地。抬起头仰望着天花板,四周空无一人,是啊,我不知道何时,已经成了一个人。若是以前,还是拉上咸鱼、拉上瘦猴和胖子,四个人出去搓一顿,流点鼻涕眼泪也就过去了,可是现在呢!只剩下我一个人!过了好久,我才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走进浴室,打开水龙头。我知道我要冷静,但是我不知道,我怎么才能冷静。冰冷的水从花洒上一下子喷洒下来,水滴顺着脸颊不断地流了下来,很快,全身都湿了。我只是感觉好冷,好冷,但是却怎么也不想从这里出去。我好怕出去以后,我会失去理智,我会做一些,我自己都会后悔的事。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哭了,只是觉得,自己的眼睛变得很红很红。镜子里那个自己,看起来好可笑。“那个人好奇怪哦!” “我也看见了,那个人好像一条狗耶“。大话西游里那句经典的台词,此时此刻真的好恰当。我在别人眼里,或许就是条可笑的狗罢了。需要的时候,召之即来,不需要的时候,挥之即去。即使如何地打它,骂它,它都会自己摇摇尾巴再贴过来求饶。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 !”我像疯子一样,狠狠地往墙上的镜子砸了一拳。

    血水混着泪水留了一地,我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难过,总之最后自己还是不争气的哭了。地上一片狼藉,我就这么像个傻子一样,蹲在地上直到太阳落山。一个人,总是一个人,即使你痛苦无助的时候,你还是一个人,然后一个人收拾残局。看着自己满身的狼狈和右上上止不住的鲜血,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傻。

    远处的灯光星星点点地亮了起来。新生们开始陆陆续续地回到了宿舍中。是啊,这个世界,不管我变成如何,它还是照样地那么在转。“Fire the Hole"的声音还是没断,隔壁相恋的恋人的电话粥还是没断,一如几年前的我们。时间悄悄地从我们身边流过,他会带走些什么,又会沉淀下些什么,每个人都不得而知。我开始后悔自己这四年过来的日子了。这四年来,一头扎进自己觉得情比金坚的爱情,然后舍弃了朋友,舍弃了自己的学业,舍弃了许许多多本该珍惜的人和事,到头来,却弄的个狼狈不堪。人有时候就是那么可笑,非要被现实打的鼻青脸肿以后,才会真的开始认清楚所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