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再见,我自以为是的爱情

    更新时间:2016-06-07 21:41:05本章字数:3426字

    在床上纠结了很久,最后还是不争气地拿起了电话。

    屏幕上,依旧是那个,爱笑的我心里的小姑娘,我曾经为她节衣缩食,只为能在生日的时候,送给她一份想要的惊喜;我曾经为她熬夜加工,只为能她能在全班同学面前,有一份骄傲;我也曾经,傻傻地为她补上情人节礼物,是的,那时候的自己,傻得可爱,也傻得可怜。可现在的自己,却真的是一文不值。当我憧憬着我们的未来的时候,她的未来里,早已经没有了我。许许多多的不愿意相信的巧合,在此刻,不得不让我相信。手机上,依旧是风平浪静。她应该已经知道了,我知道了所有的一切,可她,还是骄傲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想要退却。

    好吧,既然三年前,是我撞入了你们的爱情,那对不起,三年以后,既然你们选择还是相守,我会知趣的退出。

    一字一句地将最后的一段话编辑好,我不知道,中间停停顿顿多少次,也不知道,是否能在这短短的一行行短信里,把自己所有的爱情,都送回到它当初应该在的地方。我只知道,只要我按出发送以后,你与我,这辈子便再无半点瓜葛。过去的点点滴滴在眼前浮现着,可再美好的爱情,掺杂了那些过多的悲悯之后,也就变了味道了。我告诉自己,人生短短春秋几十年,你所付出的一切,弱得不到应有的回应,那你的付出,只是在欺骗自己罢了。是男人,就咬一咬牙,该断则断!可又有谁会知道,在咬牙按下发送键的那一刹那,我不能自主的泪流满面,我知道,从那一刻起,所有的一切,所有我以为的和我不以为的爱情,都将离我而去。那个人,终究还是坠入到时间的记忆中去,可那个人,也如我心上的一块疤痕,这辈子也不会再回复原来的完好如初了。

    我本以为会接到短信,又或者是接到电话的回应。可只有死一样的安静。等待,又是等待,我等了一次又一次,难道连最后的分别也需要我来等待吗?再也抑制不住的痛苦,再也抑制不住的泪水。我知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明明知道那样,却也是抑制不住留下的泪水,那种难受,能够让你窒息。我就那么傻傻地,傻傻地一人默默地流泪到了天亮。昏昏沉沉中,再也坚持不住,只觉得,浑身发烫,两目红肿。迷迷糊糊地就睡去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的傍晚。抬头看见远处夕阳西下,枕边早已被自己的泪水浸湿。手机中,现实着4/5个未接来电。心中有些不该有的期待。原来是强仔的电话。回过去的时候,强仔他们已经下班了,因为今天我突然没有去上班,问了不少同学,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心中有些着急,就试着打电话过来了。强仔不是本地人,寄宿在这里的一个亲戚的家里,IT男几乎时时刻刻都怀抱着手中的电脑,所以即使是下班了,也没见强仔有出去活动。当得知我生病卧床不起的时候,这小子居然说了一句,让我暖心到家的话,“躺着吧,我一会给你送药来。”很多年以后,强仔已经回了大庆,可我们依旧还是有联系。只是路途遥远,错过了他的婚礼,心中也是有些愧疚的。

    身体因为连续的折腾,已经快吃不消了。打完电话不久,就又迷迷糊糊中,睡过去了。强仔来的时候,因为没有钥匙,还惊动了楼下社管的阿姨。因为无法出示学生的证件,阿姨一度认为强仔是来学校贩卖小广告的流动贩子,在好说歹说之后,才不放心地随强仔一起来到我的宿舍。恰好,我也不用下床开门了,确实是没有任何的力气。阿姨在再三和确认认识强仔,并且留下强仔身份证作为抵押后,才放心地离去。

    “乖乖隆地洞,怎么了,病的不轻啊!”强仔的口音本就偏向于北方,我对北方口音有亲人般的感觉,或许也是因为,在外的时候,有这些个北方的朋友照料着。

    “哎,别提了!”我直了直身子,瞅了一眼强仔。这小子身板儿可真好,这会儿虽然已经过了春分,可是夜晚依旧寒风习习,他,居然穿着两件单衣,还骑着小毛驴就能过来了,北方的汉子,真的不是吹的。

    “诶,小样,眼睛咋地这么红!”强仔走进我,站在我窗边,恰好能够对着我的眼睛,“你床单咋回事,怎么全是湿漉漉的!”他看着我枕头上那一层层浸湿的水波纹,狐疑的看着我,“小子,到底怎么了,告诉哥哥,失恋了?”

    我被他一时问的语塞,我不知道该告诉他我是失恋了,还是被劈腿了。其实还是一回事。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表达了我此刻沉重的心情。他爬上凳子,用手在我额头摸了摸,突然深情凝重地对我说道:“你这体温,差不得行了啊。再下去,我怕你性命堪忧啊!你这是干了什么事啊,拿冷水浇灌自己呢?”

    “哈哈哈……”我无奈地傻笑起来,“你还真准啊!”

    “我了个去,天底下也就你这种傻瓜,失恋又不是大事,干嘛作践自己。”本想着随意找个乐子调侃,却不料真的被说中了。强仔赶忙从包里拿出来各种退烧药品,还有酒精,“你小子别动,我烧壶开水,然后给你冲点中成药退个烧,真不行,一会得送你去医院了。”

    说着就自顾自地往厕所走去,“我了个去,你再这里练全武行呢!”看着那一地的狼藉,满地的玻璃渣子混着我的血液,强仔无奈地摇摇头:“我说你们这些祖国的花朵儿,怎么不瞅着将来的美好前景,天天为了这些自以为是的情啊,爱啊的,折腾自己,干啥呢!”强仔叉着腰,摇着头在那数落我。看着我一声不吭的,才止住了那一口滔滔不绝的黑龙江方言。

    “得了,这宿舍你是没法待着了,我送你去医院,手还得看看,烙下个什么病根,你将来可要怨恨我。”强仔推了推我,问了下我能不能下床自己走。我本想回答他,可身子使不上力气,又试着从床上下来,一不小心踩了空挡,差点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强仔吓了一大跳,要知道此时此刻我就如那易碎的中国陶瓷品,贵重所以不能掉以轻心。忙拿起被子,把我整个人裹起来。我本就块头比强仔大,虽然体重上他还稍有优势,可是身高不够,也只能一只手搭着肩膀,踉踉跄跄地把我扶下楼。

    阿姨本就对强仔小心翼翼着,这会儿看他突然带了个全身用被子包裹着的人下来。滕地一下就奔了起来,刚想喊人,看着不对劲儿,才过来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几番询问下来,又摸了摸我的脑袋,才知道,事态有些严重。阿姨赶忙还了强仔身份证,又帮着扶着上了他的小毛驴。我不知道那一天强仔是怎么把我送去当地的人民医院的,我只觉得坐在他的车上,车速很慢很慢。我依稀能够听到他在那边不停地骂娘:“我去,你平时怎么吃那么多,要是和我老婆差不多也就得了,整整是我老婆的两倍,真的是,我了个去的!”,后来听强仔说起,送到中心医院的时候,我左手上的伤疤因为还有些玻璃渣子在里面,差点发炎,如果不及时处理的话,还有可能会得破伤风。再加上因为淋了很久的冷水,整个人高烧不退。用他夸张的手法来说,就像那个电视剧里说的那样,“患者如果晚送来几分钟的话,可能命就保不住了。”他说的时候,手舞足蹈,神情异常的严肃。我知道,这是他添油加醋的成果,不过内心还是非常的感谢他,要知道人在异地,有一个真心能够帮助你的人,真的比什么都要温暖。

    那一晚,我挂了整整一晚上的针。强仔和自己阿姨打了个电话,说有朋友在医院需要照顾,也就没有回去。整整守了我一个晚上。迷迷糊糊中,我记得好像让强仔看了好几次的手机,看是否有来电,后者短信,强仔都是没有。过了午夜,到了两三点钟的时候,醒了却再也睡不着。强仔此刻也担心着我的身体状况,根本就没怎么睡,也就眯会儿就醒了。他看我醒了,但是神情还是异常难过,也知道,我心中肯定还有说不出的难受,拍了拍我的胸口:“说吧,有什么都说出来吧,总比憋着好。你让我帮你看手机,是在等你女朋友的回应么?”

    此时此刻,我知道,我其实想要说出来。因为真的是憋着。“是啊!”我深深地叹了口气,这时候身体已经好了许多,“强仔,你说,什么样的女人,才是值得你好好拼搏努力的女人呢?”

    “我老婆啊!我老婆那样的!”这小子居然还不顾眼前我这个刚被深深伤害的男人,在那边不停地开始秀起了自家的媳妇。

    我冲他瞪了瞪眼:“你丫,看不出我痛苦吗?!还来秀恩爱!”

    “哈哈哈,我其实就想说,你女朋友假如能做到我女朋友那样,那你还是值得的!”强仔这个人,心善但是嘴贫,不过,很明事理。我其实早就有所耳闻。中尉和我们的年龄本就有些差距,所有有时候更多的,会以过来人的身份,和我们谈谈将来,谈谈爱情和婚姻。我从他那听起过,强仔当初执意想来浙江发展,也是因为年少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而他的女朋友,一等,就是两三年,强仔比我大4岁,女朋友和他同龄,其实算下来,已经不是可以等待的年龄了。是啊,假如一个真心爱你的人,他其实是无条件的信任你,爱护你的,他对你和他的未来是充满希望和坚持的。而我呢?从始至终,都是我一个人在坚持着,在努力着,每一次谈起未来,只有意见不合下的争吵不断,早已没有了互相的尊重和理解。想来这样的结局,其实早已注定,只是我不甘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