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那些个往事

    更新时间:2016-06-07 21:43:27本章字数:4943字

    之后的日子百无聊赖,出院后,顺便向总经理辞了职。

    经理自然是百般挽留,因为这种山里地里,实在没几个愿意留下来的高科技人才。金钱利诱之下,有一度时间,我有些动摇,但是最后,还是婉言谢绝了。走的那天,老板很爽快,也不知道是为了在其他同学面前表现出自己是一个非常亲命的老板形象,还是实在有些不舍我这个人才,总之,那晚上,请了大餐,还请了通宵的KTV。这是之前绝无仅有的。我脸上自然贴金,偷偷占了便宜,得到不少的褒奖。

    离职之后,也没什么交接任务,伙同了强仔和中尉两个大哥,搓了几顿饭。人在离别的时候,真的很容易动情。我知道,这一别,或许今后就真的各自天涯了。中尉还行,强仔如果也走了的话,那真的,这辈子也再难有相见的日子了。酒桌上各自说着从前,现在,将来的事儿。男人就是这样,别看平日里一副严肃的犹如邻家大叔模样的中尉,此时此刻,也红着脸不停地吹牛打屁。什么从前大学里也是小草一枚,身后小姑娘络绎不绝;什么曾经在外闯荡的时候,N多人搞不定的技术问题,最后只能恳求于他,他犹如赌神降临一般,嘴里嚼着朱古力,鼻梁上驾着大墨镜,头发齐刷刷的往后梳,三下两下地就把问题解决了。为此,他后来要走的时候,老板那是痛哭流涕地挽留,无奈最后还是选择了爱情。说道这里,强仔意识到,可能有些东西,会触碰到我敏感的神经。中尉说完之后,也是酒醒了一半,急急忙忙推着我说,“没事!谁不是这么过来的呢!天下女人多的事,咱小莫又这么帅,怕啥!“说完,连忙,瞅着强仔帮腔。

    “对对对!干了这杯酒,以后再做男人!”强仔端起一辈子老白,哗啦哗啦地就一仰而尽。

    强仔是北方人,北方人能喝。中尉其实不怎么爱喝酒,今天也是兴致来了,居然已经三瓶百威下肚。我其实在进大学之前,从未粘过任何酒精,但是我爸能喝啊!所以,第一次部门聚会的时候,仗着自家基因的优势,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拿起酒就喝。一时间好像记忆重叠了,慢慢的回想起了往事。想来那日,学生会大大小小的主席、副主席,各个部门的部长,还有学校团委的辅导员,一一都到场。大学其实就是个小社会,说实在的,我是看不太习惯里面的各种打屁拍马,为的还是那些私人利益。可是也不得不顺应社会大潮。那晚本约好和禾子去逛街,也恰巧她感冒了,在宿舍,我就去了这场大应酬。一大部分的人其实都是新生,陌生人头一次见面,都挺尴尬的。大家也就都循规蹈矩的各自吃喝。可这种场面,哪里能没有那种热火朝天的氛围呢!不然满桌子的酒就浪费了。系体育部部长是个会来事的东北汉子,在恭恭敬敬地喝完一杯祝酒后,就开始撩起话题来了!什么“诶兄弟,哪里人?东北的,好半个老乡,来一杯!刷一杯。嘿,哥们儿,哪个系的?计算机啊!来缘分,再来一杯”。反正,他人在哪,酒就在哪,之后慢慢的,大伙儿也都放开了。不少有些小心机的新生儿,也都开始往辅导员那蹭。辅导员自然是招架不住,这一圈一圈的,一人一杯,也少说有三四十杯酒,其中更有能喝的,那一人连续五六倍都不是问题。我和学生会主席和团委主席,关系挺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听人说起过,说我挺像学生会主席的前男友,所以主席和我挺近的。可两位主席都是个女儿生,一两杯酒还能挡,多了自然不行了。为什么说这大学就像是个小社会?其实真的很像。我们那时候的辅导员,那就是各位老板,而旁边正儿八经的那些什么主席副主席部长,其实就是些董秘、科长等等,这酒桌之上,科长自然是想和老板亲近,老板和老板之间也是各自想通过酒来做成点什么。这一来二去的,其实最难做人的还是那些个董秘,所以说,一位优秀的董秘,那可是可以顶过半边天的!辅导员里面,有个刚来不久的广西汉子,操着一口略带广西口音的粤语普通话,平日里来也挺幽默的。在这饭桌之上,自然更是大展拳脚。一边兜着咱们系主任不停地喝酒打趣儿,一边还和我们这边几位部长一来二去,居然还是不倒。那时候,酒桌上早已醉倒一大半。只剩下我们主席大人还挺着,因为女孩子嘛,自然有人饶恕着。可是这老板面前的酒得有人来顶上啊,眼看着系主任张龙大哥已经脸红的似关公,可是这边广西大哥还是不依不饶。也不知道我们主席从哪里看到我,居然点名让我来堵抢眼。

    “小莫,来,陪我们蒋辅导员喝几杯。”她用眼睛示意了下我,然后看看广西大哥。

    我其实还是挺会看眉目的,知道主席这么做,也是别有用心,想起老爸来的时候和我说的一句话,在大学可不比以前高中初中,做人要圆滑啊!想着,就一点也没犹豫的,拿起酒杯酒瓶子就过去了。

    “来,蒋大哥,我敬你一杯。”其实,酒桌上有各种门路,我那时候,就是个愣头青,啥都不懂,拿起酒杯就喝。对方还没应声下来,我就已经一杯下肚了。

    “这哪能!你看,这桌子上,大大小小的领导都没敬呢,要不这样,你先敬了这些个领导,再轮到我!”蒋辅导其实还是很会来事儿的,对着那么多领导,其实我确实不妥。一上来就敬他。

    “这……”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天楞在那头。

    “小莫这样好了,你看,这些领导,你一人来一杯。然后我在和你喝!”他有些坏笑着看着我,本以为,一人一杯,一桌就是12杯,我会被吓跑了。我正要犹豫,突然感觉口袋里,手机在微微震动,拿出来一看,禾子居然已经给我打了整整37个电话!我的心一下子飞速跳动起来,心想,糟了,坏事儿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我拿起酒杯,二话没说,一杯接着一杯地连番敬了再做的每人一杯。蒋辅导脸上一开始是怀疑,后来渐渐地有些吃惊了,到最后,居然鼓起掌来,“我来这边这么久,碰到能喝的,还是第一个啊!小伙子爽快!”说完,连忙又拿来几瓶子酒,要与我不醉不归。

    我看他早已忘了原先绑架者的张主任,心里也是一松。远处主席似乎有些赞许的看着我。我可能是醉了,只是觉得,主席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和平常不一样。

    “来来来!难得碰到志同道合的兄弟,今天不能放你走!”后来才明白,其实蒋大哥是个性情中人,那天他死死地拖着我,其实是真的觉得,酒桌上碰到的朋友,那才是能交心的。

    “蒋大哥!我有急事儿!我再敬你一杯,放我一马吧!”我那时候已经有些迷迷糊糊了,本来想叫老师的,谁知道,居然脱口而出蒋大哥。

    “不行!这么个好苗子,我哪里能放你走。”他假装一脸的蕴怒,整个人守着大门口,不让我出去。

    周围的一竿子人,也都慢慢从醉酒中清醒过来,这边张主任,还有其他几个侯主任,居然也跟着大伙儿起哄起来。年轻人的饭桌上,最少不得这种,两个代表人物的拼酒了。这些事,其实也就年轻的时候能做一回。

    我实在没办法,依稀能够感觉到,口袋里禾子的电话还在鞭笞者我的神经。我知道,37个电话,估计这会儿,她已经在寝室里暴怒了。心里一横,从旁边抬来一箱子青岛纯生,一瓶子接着一瓶子地起开,齐刷刷的放在了餐桌上,然后拿起杯子,一人五杯,连着整整喝了40多杯,到最后蒋大哥那,直接拿起了剩下的一瓶子就,就吹完了。在场所有人半晌没反应过来。我只记得那天,我很潇洒的离开,然后和大伙和老师说了一声,有些事先走了,大伙慢慢喝。后来从主席口里得知,领导那晚因为我的突出表现,特别地记忆犹新,这也为我后来好几次事件的圆满解决,埋下了不小的伏笔。

    回去的路上,我觉得自己像只在天上翱翔的小鸟。也不知道是真的喝多了还是怎么了。走出大门的时候,主席还跑来关照了我几句,还想护送我回去。我想着要是被禾子看到了我和主席这么回去,一定少不了一顿吵闹,所以就婉言谢绝了她,她看我说话还算清醒,也就叮嘱了我几句,然后看着我离开。那天,我飞檐走壁般的从小酒店,奔回了女生宿舍楼,在楼下给禾子打了不少电话,她也硬是不接。后来道了歉,说了不少好坏,才勉强地回了我一个短信。我其实已经有些愧疚,特别是她在短信里说,自己感冒还没吃饭,整个人难受的软趴趴的,好像发烧了。我的心就更别提有多紧张了。可是我上不去,若是平日里,倒是和阿姨说几声好话,也能放我进去个五分钟,可是今天,我就像个喝醉酒的流浪汉,方圆五米内,都能闻到我身上浓重的混着白酒、啤酒、红酒的酒精味儿,放我上去,除非阿姨鼻子堵了。无奈,又懊恼,身子其实已经很累了,有种冲动想当着大街就睡他个昏天黑地,可是心里也放心不下楼上的禾子。只能坐在大门口,然后一遍又一遍地发着短信。

    “莫灰?”正低着头在醒酒,突然听到有人喊了我一声,我本能地以为是禾子下楼了,原谅我了,可一抬头,大失所望。

    “哦,琳……”我只是依稀记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她,但是只能叫出来她名字的第一个字。

    “琳阳!”她倒是很爽快地自己叫出了自己的名字。

    “哦!对对!”我也一个机灵,突然想到,好像她是和禾子一个宿舍的,“诶!琳阳?!你和禾子是一个宿舍的吧!”

    “对啊!你和禾子怎么了?你身上好大酒味儿!吵架了吗?”琳阳看着我满脸的酒味,然后眼睛通红通红,以为我还哭了,“你怎么还哭了!”

    “额,没,这酒喝的,今天我们系在聚餐,酒喝多了,你能叫下禾子下楼吗?就说我买了点药还有吃的,对了说我醉了,再不下来要冲上去了!”我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拉着她的衣角,像是在恳求。

    “好吧,你坐在这里别动,我叫她下来!”琳阳看了看我的状态,急急忙忙地跑上楼去叫禾子。

    “这傻妞,还真当我会冲上楼呢?我脑子清醒呢!”我看着她急急忙忙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琳阳是个布依族姑娘,我的学校别的特色没有,就是少数名族多。假如真有人来凑56个名族,我相信也是能够凑满的。过了好一会,我才等到了禾子。果不其然,禾子一脸的怒气。下来后什么都没说,只是死死地盯着我。我被她这种略显恐怖的神情有些吓到了,连忙撒娇地说道,“诶,我这不是没看到么!今天系里领导在,就没怎么注意。”

    “呵!你还记得我啊!”禾子几乎快咆哮了,我被她的这一声吓了酒都醒了一半。

    “记得记得,你看,我给你买了点三角饼香肠!”我这时候真像个孙子一样,其实每一次吵架,不管对错,最后都像孙子一样,不是赔礼道歉,就是假装嬉皮笑脸地去迎合对方。现在想想,自己做的,确实都是错误的处理方式。

    “算你还有些心!”那时候,可能正处于感情萌芽期,几乎每次我撒娇求饶,她也必定给我面子下台阶。接过手里的三角饼香肠,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看来真的是饿坏了。

    之后在校园里溜达了一会,然后温存了些许,她看我满身酒气,就嫌弃地让我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将近快12点了。咸鱼本以为我都不会回来了,大伙儿也都上了床。我在门口鬼哭狼嚎了半天,瘦猴才很不情愿地下床给我开了门。

    洗了澡,然后上床,手机上QQ在闪烁着,我本以为是禾子会关照我好好休息,早点睡觉,却不料,是个好友申请。点开一看,居然是琳阳,好友信息上给我留了一条言,“怎么样?和好了吗?早点休息啊,看你今天喝高了!怪吓人的!”我笑了笑,心里有些不一样的感受。

    “喂!小子!怎么了?失忆了?”强仔把我从回忆中剥离,回过神来,才发现,我兜兜转转在大学四年围绕着一个人转着转着,身边居然错过了那么多人和那么多风景。想来也是唏嘘。

    “额,没,想起点事儿!”我连忙打了个马虎眼,然后假装拿起酒杯,三哥俩走了一圈。

    “哎,强仔,老大,我突然发现,其实我常常围着一个人转了好久,都快把周围的人都忽略了。多亏了你们几个啊,现在我还能有点人样!来,我敬你们两个!”说完,主动地用酒杯碰了碰他两,然后一饮而尽。

    “哎哟,开窍了!”强仔开始看着我莫名其妙地,眼睛张得老大老大,听到后半句,才明白过来,我什么意思。连忙和我走了一个。

    “小伙子啊!不是哥想做哥,好多事啊,别太牛角尖。过去就过去。然后今后把自己弄轻松点,别都担着。”中尉今天可能真的有些喝海了,平日里,他那个个性,即使私底下也没把自己称为哥过,“对了,还有一点你特别要记得,我听强仔大概说了你的故事,年轻人,假如你所认为的爱情,让你累的痛苦不堪的时候,它其实已经不是爱情了,男子汉,该拿得起也该放得下!记住了没?!”

    我有些诧异,这个严肃的老男人,平日里连点玩笑都经不起开,今天居然和我谈起了爱情,不过说的也都对,是啊,我就是把有些看的太重了,然后再苦再累也要咬着牙坚持,总以为自己这才是大爱,“明白了!领导!诚心诚意,真心真意地接受您的教诲!“

    那是我在L市的最后第二个晚上,我知道,这之后,我可能会开始我人生新的路程,然后和过去挥手告别。谢谢这座城 ,也谢谢这里的每一个人,同样禾子,谢谢你,让我更加明白了,什么是爱,该怎么去爱,虽然这段感情并不能称为是一段好的感情,但是谢谢你让我成长。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