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寂寂波澜

    更新时间:2016-06-07 23:50:51本章字数:3021字

    玄音大陆,天下三分,东凰,西凤,大夏三国,鼎足而立。

    ……………………

    西凤朝廷,嘉应帝二十六年,帝连文桂有诏——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朕之皇四子景王连祁闫人品贵重,行孝有嘉,文武并重,恰适婚之年。今有威远侯之女黎落,值适婚芳龄,品貌端庄,秀外慧中,故朕下旨钦定为皇四子祁王祁闫之正妃,择吉日大婚。 

    钦此!

    嘉应二十六年二月二十日 

    ………………………

    宣纸太监已经离去,雕红的朱漆大门缓缓关闭,隔绝内外不同意味的视线,或羡慕,或嫉妒,或嘲弄……

    侯府大厅人员尽散,独留管家谭伯与威远侯黎震骅。

    看着眼前似因一道圣旨而瞬间苍老佝偻的侯爷,那孤寂的萧瑟背影,深深的震撼着谭伯的心,这还是当初那个征战沙场,叱咤风云得不可一世的威远侯吗?

    他甚至觉得,这诺大的侯府,在这一刻,竟是如此的凄清,而这位声名远播的威远侯,不仅没有当年的意气风发之样,反倒是寂寥落寞至极。

    这道圣旨,太过突然,太过不合常理……

    “侯爷……”两鬓微霜,一脸慈蔼的谭伯在旁矗立许久,眉头紧锁,欲言又止。

    “谭伯,本侯知道你的意思……也罢,便让那丫头回来吧,放逐了这么多年,也是时候了……”

    黎震骅长叹一声,缓缓说到,目光落在大厅内的跃马扬鞭图上,厉眸闪烁,悠远深广,无人可知其意。

    “是,老奴这就去办。”侯爷终究还是选择了愚忠,或许他是太过疲倦,不想再与命运抗争了吧。

    ……

    威远侯之女黎落被赐婚于景王连祁通的消息如飓风过境般,传播得极快。

    那么,当我们的主人公在得知自己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当成东西给送人了时,又会是什么反应呢?

    “小姐,管家已经在外等候许久,您该动身了。”

    澹州,肃穆庄严,凄清冷寂的黎氏宗祠内,一身青衣罗裳,面容清秀的瘦削丫鬟翠竹对正在庭院内小憩的黎落说道,语气间自有一股难掩的强势以及浓烈的欣喜。

    想她翠竹,原本该在侯府伺候茹夫人,享受富贵荣华的安逸生活,却因他黎落而到了澹州这鸟不拉屎之地,叫她如何甘心,如何善待尊崇这位威远侯的“掌上明珠”?

    如今终于可以回去了,此刻内心的激动雀跃,可不是眼前这位跟个死人似的,没半点表情变化的小姐可以体会得到的。

    真不知道泰山在她眼前崩了她会不会有点反应!

    在翠竹心里,眼前这位侯门小姐爹爹不疼,又没娘亲护着,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弱小存在。

    来宗祠的这十年里,她这个小丫鬟都有幸回过威远侯府数次,反倒是这位大小姐,十年来竟无人问津,哪怕是新年这样普天同庆的好日子,她也仍旧是在宗祠内待着。虽说各方面的待遇与在侯府相比也没差多少,但那终究是不同的!

    在翠竹眼里,但凡生长在侯门贵胄之家的人,一旦失去了掌权者的青睐,那便意味着落魄失势,遭人冷眼欺凌,甚至是失去一切,不得善终,哪怕是血浓于水,也终究无法跨越权欲之剑所斩下的深壑鸿沟。

    这,便是现实!

    听了翠竹的话,少女原本微闭的眸子缓缓睁开,一双黑眸似落入万点星辰般迷人至极,引人陷落。

    但见“黎落”起身缓缓朝翠竹走了过去,微风徐来,花香袅袅,醉人心魄,花海庭院之中,少女面容姣好,神色清丽,身姿优雅,一举一动之间自是万种风情,令人心醉。

    “本小姐身子不是很舒服,明日再动身。”“黎落”视线在翠竹身上一扫而过,半晌后才开口道。

    即便再不受宠,主子还是主子,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她黎落还是威远侯府大小姐一日,她就得好好的将人给伺候着。更何况,眼前这位大小姐之所以能回盛城,是因得沐天恩,被赐婚于四皇子景王。

    这之后的大好前途……

    思及此,翠竹心里一紧,态度也变得和善低顺,恭瑾有佳起来。

    “是,奴婢这就去叫大夫来给小姐看诊问脉。”

    “嗯!”“黎落”点头表示应允。

    对于翠竹态度的转变,她不是没有察觉,只是懒得去计较,主子说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和生活方式,只要翠竹不做出过分的事来,便由她去好了,没必要在这上面浪费心力。

    没错,眼前这位翠竹眼中的大小姐并非黎落本尊,黎落被发配到宗祠近十年,却只在这里待了两年半的时间,之后便是由易容后的凡霜来代替她待在宗祠应付,而黎落自己,则和并肩王府那位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世子爷潇洒去了!真是叫她好生羡慕呢!

    暂且把时间推到明日,小姐这几日正好就在这附近,待今夜去请示了小姐的意思,再决定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

    距黎氏宗祠不远的一处别院,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奇花异荟,疏落自然。其间暗含太极八卦阵,各种机关也是精妙绝伦,若是懂得机关阵法的人来此,定会滋滋称奇,研究兴致大起。

    这里,便是黎落本人在澹州停留时的落脚点。

    黎落本人早在两日前便已知晓了自己被赐婚景王的事。此时的她,面对陆阳的调侃,气息奄奄的,一副病态美人样儿,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陆阳,你反射弧可真奇怪,就这么个消息,你能激动这么久?到底是什么原因,竟让你如此怪异?你……阿嚏~~”

    喷嚏再次来袭,黎落揉了揉鼻子,没再继续说下去。看来这次的感冒有些严重。

    他和眼前这个叫陆阳的人,也算是冤家了,都是从二十一世纪魂穿而来的,上辈子也都是爹疼娘爱的宝贝,两人也认识,穿来的时候也都是尚在娘胎里的婴儿。

    可如今,一个成了并肩王府独一无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世子爷,未来前途,无可限量;另一个却成了威远侯府苦逼凄凉没娘不说爹还不疼的落魄千金,发配宗祠,呜呼哀哉!

    这就是差距,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哪!

    “连祁闫可是咱俩的合作伙伴,没想到你这合作合作的,竟把自己给合作出去了!要是我没弄错的话,那家伙对你可是一直都那啥啥的……你说……”

    说到这儿,陆阳刻意卖起了关子,身子缓缓靠近黎落,眸中幽光闪烁,黎落好奇他接下来的话,便没有躲,等到两个脑袋几乎贴在一起了,陆阳这才放出话来。

    “这圣旨来得这么突然,咱们安插在宫内的眼线都是宣旨后才得到消息,该不会是他已经知道了你身份,铁了心的要娶你,给咱来了这么一招吧?”

    即便说着极为严肃的事,陆阳依旧是嬉皮笑脸的,没个正形,那像是在说着什么有趣事件般的眉飞色舞样儿,气得黎落直跳脚,那叫一个气血翻涌,心潮澎湃啊。

    “陆阳,你知不知道,像你这样的人,那可真叫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实打实的损友模范,无良标杆。我黎落真是倒了血霉了,居然跟你认识。”

    一字一顿的咬完这句话,黎落啪~的一下将那颗近在咫尺的讨厌脑袋给推开,起身径直离去,再跟这家伙说下去,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

    她被赐婚他就那么高兴?

    真是交友不慎!

    “损友模范?无良标杆?还倒血霉?……靠!”

    陆阳憋屈了,他不过就是开个玩笑!

    玩笑而已嘛,笑笑就过咯!

    这丫头干嘛那么认真?

    难道在这里待得太久了,招惹上了这里女子的沉闷气息,开不起玩笑了?

    思及此,陆阳不禁正色起来,这里是古代,帝王的旨意可不是能随意更改的,抗旨的后果,整个威远侯府都将受到牵连,小落肯定不愿见到那样的结局。

    即便威远侯待她实在是简直是就不是个亲生的爹做得出来的。

    可要她嫁,那又非她所愿,如何勉强?

    要么皇帝下旨撤销婚约,要么祁王自己去请旨另寻一门亲事。虽说二者都会让小落丢面子,可这也是最为平和的办法。

    而且,若是由皇家主动取消婚约的话,日后小落若是提出些要求来,哪怕只是为了顾全面子,保留好名声,不让天下人所诟病,皇室那边也不好随意拒绝,如此,对小落而言,倒也是件好事了。

    圣旨上只是说则吉日大婚,并未说明具体时候,那就先采取拖延之策。

    不是和祁王有合作吗,必要时候可以利用……

    一哭二闹三上吊,威胁利用拼心机!

    管他七大姑八大姨的,坑蒙拐骗偷,烧杀抢掠坑,齐齐拉上阵,总有一款适合他连祁闫的。

    小落啊小落,我为你这么的费尽心机,你却还生我的气!哼,真是个没良心的。

    一想到黎落方才离去的样子,陆阳心里的委屈呀,就嗖嗖嗖……的直往上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