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凡霜中毒

    更新时间:2016-06-08 00:02:58本章字数:3026字

    慧眼识英才?黎落笑了,突然觉得这位祁王殿下还真不是一般的可爱。

    “王爷过誉了,是陛下圣明,慧眼独具,使得西凤各行各业,人才辈出,否则落儿的爹爹又怎会寻到班师傅这样有着鬼才的设计能匠呢?西凤又怎会会有今日这样的安泰局面。”

    如果两年前傻逼的和大夏联军,进攻东凰的事件忽略不计的话。

    “呵呵……”

    黎落的话,倒是让连祁闫一惊,还真是会就事论事哪,一点都不东拉西扯。

    还以为她会说比不得他的王府,到那时他就可借机邀她去王府,太子那个猪头必然会坐不住,搞出些刺杀陷害什么的,将威远侯府给越推越远。

    黎落倒是没料到自己随意的回答竟会在连祁闫心里惊起这么大的骇浪。也更不会知道就是自己这不按常理出牌的方式,竟歪打正着的让连祁闫越发肯定她就是司雪!

    自然,娶她的心,也愈发坚定了起来。

    连祁闫在侯府用了午膳后以有公事相商为由,和黎震骅去了书房密谈,黎落一个人落得清净,便瞒着翠竹,换了男装从后门溜了!

    黎落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与萧逸言会这么快再次相遇,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

    陆阳知道黎落出了威远候府,立刻叫凡霜扮成流落异乡,无家可归的落魄女子,如此黎落将之买下,带回府中做个贴身丫鬟,替换掉茹夫人安排在她身边的翠竹,他们以后行事会方便很多。

    一切都进行得很是顺利,在经过一番竞价之后,黎落可算是抱得美人归了……咳……不,是买下了这个“可怜”的小女子“凡霜”。

    然而上天总是会在你以为前方道路平坦顺当之时,突然就给你降一块巨石拦路。

    这不,黎落就遇到了块拦路的巨石,而且还是块变异的巨石。

    “……这位公子,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这位姑娘已经被我给买下了,自然便是我的人。你想要带她走,那是绝对不行的,而你若是想要从我这里将她买走的话,我也绝不同意。”

    一番争执,黎落态度坚决,萧逸言既然查到了自己的身份,凡霜第一楼右护法的身份自然也是再无法隐藏。

    以萧逸言的狠绝,若是凡霜这样第一楼的重要人物落到了他的手里,为了套情报,以凡霜那倔强性子,只怕不死也得拖层皮。

    “可本公子却认为,你一定会同意。”

    萧逸言慢腾腾的抛出这么句话来,嘴角始终挂着一抹邪肆浅淡的笑意,在黎落看来,里面全是浓浓的嘲讽鄙夷以及……对凡霜的势在必得。

    “这位姑娘面色乌黑暗沉,眉角两侧又有褐色斑点,且头晕眼花,视物不明,手足虚软无力,只怕是中了红蜂的毒,此毒的解法……只有一个……东凰皇帝萧逸言的血。”

    大庭广众之下,萧逸言也不怕自己身份暴露,说到自己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那态度,好像萧逸言是萧逸言,他是他似的,真够淡定的!

    红蜂!黎落心下骇然,看向凡霜,只见萧逸言所说的症状她竟该死的都极为符合,凡霜双目焦距毫无,只怕是要晕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她便两眼一黑,整个人直直的向后倒去。

    “凡霜!”黎落惊呼出声,整个人飞速上前,将人给扶住,一双美眸怒瞪着对面看好戏的萧逸言。

    “你到底想怎样,痛快的说出来,耍这种手段算什么本事!”

    有事冲着她来好了,干嘛要针对她身边的人。

    真是卑鄙!

    “呵……手段?这位公子啊,在下可是好心替这位凡霜姑娘解毒,是你非要阻拦,怎的最后还成了本公子的错了?”

    萧逸言语气轻佻,态度懒散随意,却又头头是道,黎落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反驳。

    她总不能说这毒就是他萧逸言下的吧?而周围不明就理的围观者,此刻的窃窃私语,让黎落愈发的烦躁。

    就在黎落即将控制不住情绪欲要暴走的时候,萧逸言却从怀中掏出个白玉瓷瓶,看也不看的向着她抛了过去。

    “这药能暂时压制住她体内的毒性,别忘了三日后的约定!”

    话音落下,人已飘然远去。

    被人威胁,黎落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内心泛起一股杀意,却又在下一刻消失不见,这个人,她杀不了,也不能杀!

    每一次对上都是自己吃亏,难道真是自己欠他的?一声叹息,黎落将药喂给已然晕厥的凡霜,而后将她背到了就近的一家客栈,就那么守着她,等她醒来。

    萧逸言是那种不屑撒谎的人,既然他说凡霜中的是红蜂的毒,那便是红蜂的毒,不会有假。

    而他又给了自己暂时压制其毒性的药物,提醒自己三日后东郊景山的约定……

    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小落。”一声呼唤自身后响起,黎落心下瞬时一松,她真是太笨了,居然把陆阳给忘了!

    利落不知道的是,她之所以没在第一时间内想到他,是因为在她下意识里,也是觉得陆阳拿萧逸言没办法的。

    而这一切,在以后的日子里,也是得到的印证,只因萧逸言这人实在不要脸的级别已经到了骨灰级,他挑战无能,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陆阳……”一声轻唤,黎落发现,此时的自己竟一句话都不想说,只想将一切都交给他去处理,自己美美的困上一觉。

    “这是药老前辈,让他给凡霜看看吧!”

    只一个眼神,一句呼唤,陆阳已然明白了黎落心中的想法,也是想着赶紧把凡霜的事解决了,好让小落休息一下。

    这么多年来,陆阳对黎落的了解早已是深入骨髓,她心情一不好或者是遇到麻烦事,就会瞌睡虫来袭,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其余的,都不去理会。

    “嗯!”

    陆阳这话一出,黎落才发现他身旁还有跟个白胡子老头,老者见她看了过去,冲她微微一笑。黎落回以一笑,老者一身药香,距自己尚有一段距离她都已经闻到了药味。

    无声交流后,黎落起身让开,药老走向凡霜,枯瘦斑驳的手指搭上凡霜那已变了色的腕部,号起脉来。

    黎落死死的盯着药老,不错过他面部任何一个表情,见他眉头愈皱愈深,整个人瞬时无力起来。

    是否在这场与萧逸言的争斗中,她注定以输结局!

    “小落……”

    陆阳在旁,一直注视着黎落的一举一动,见她面色变得苍白,心下暗道不好。将人揽入怀中,让她知道,她不是一个人,无论以后的路有多艰难,他都会在她身边,不弃不离!

    “陆阳,谢谢你!”

    除了一声谢谢,她还能说些什么呢?

    “傻丫头,说什么谢。”

    陆阳一声低斥,宠溺至极,却又泛着一股无可奈何的苦涩之意。

    黎落所不知道的是,在陆阳看来,她的每一次道谢,都无异于一次疏远,被她疏远,于他而言,无异于凌迟!

    她……又在拒绝他了!

    “好,以后都不说谢了!”

    黎落转头,看向窗外,此时天色已晚,夜幕将至。

    黑夜,正在慢慢入侵,不知在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的伸出利爪,张开那血盆大口,吞噬掉一切。

    最后的结果,自然与萧逸言所说的一致,黎落明明早已预料到了结局,却还是忍不住的泛起迷茫无奈来。

    低落的情绪悄然蔓延,不知不觉间已然将她笼罩吞噬,但是,她是黎落,在她这里,情绪低落并不等同于丧失斗志。

    将人交给了陆阳暂时照料,黎落回了威远侯府,夜色已暗,该是歇息的时候了!

    洗漱之后,黎落安然入睡。

    美美的睡上一觉,那是她在遇事时最好的解决方法,而且,每每奏效。

    这一次,也不例外。

    第二日,黎落在经过一夜的养精蓄锐后,起了个大早。一番晨练洗漱下来,太阳依然露出了灿烂的笑脸,正温柔的注视着这个生机勃勃的大地。

    “yes!”黎落朝着太阳所在的方向扬起笑脸,比了个胜利的姿势!

    看来,她已然恢复了往昔的活力。

    药老说了只有东凰帝君萧逸言的血才能解凡霜的毒,三日后东郊景山她是必须得去了,在此之前,她也得给自己手中备些筹码不是?

    萧逸言,你一定想像不到,我会故技重施吧?

    既然他敢对凡霜下毒,那么,自己也能对他下毒!

    一报还一报,这很公平!不是吗?

    黎落眸中精光,一闪而过,看来还是只小狐狸呢!

    那么萧逸言呢,他会预料到黎落的计划吗?

    东郊景山山脚下的一处别院里,萧逸言随意的窝在贵妃椅内,听着下属的来报。

    “……昨日药老去给凡霜诊脉,结果与您预期的一样。黎落回去后直接洗漱歇息,今日也是正常作息,并未见有任何异常。”

    影一将自己查到的消息一一汇报,若不是他亲自确定的黎落身份,真要怀疑她是不是掌管半个第一楼令江湖恶人闻风丧胆的“黑暗终结者”司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