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景山庄园

    更新时间:2016-06-08 00:04:48本章字数:3023字

    还真是个泼辣好强的性子!黎震骅无奈一笑。

    在得知自己并非威远侯府亲出的身份后,竟还敢如此的高调张扬,若说她没点倚仗,他是绝不会信的。

    ……

    黎落一觉醒来,早已过了午膳时间,好在翠竹在经过刚才的事之后,对她的照顾变得尽心尽力,小心谨慎起来,在她醒后一小会儿的时间,便摆满了一桌的美味佳肴。

    这威远侯府,还真是腐败!吃个饭都这么铺张,这还只是一个人吃呢!

    黎落心下腹诽,将翠竹打发下去,不动声色的撇撇嘴后,便动起了筷子,她是真的恶了!

    “小姐,并肩王府世子爷来访,此刻已在院外等候,您可是要见见。”

    若是搁在以前,翠竹问都不会问,直接以自家小姐身处闺阁不便见客为由将人给拒绝了,哪还会跑这么一趟。

    “嗯!请他进来吧,你再去备副碗筷来!”

    黎落眉心微拧,而后吩咐道。

    “是!”门外翠竹的脚步声渐渐远去,而后又是另一道脚步声渐渐传来,眨眼已在门外。

    视线穿过门口,望向正朝自己逆光而来的人。

    “滋滋……帅!”

    黎落一声感慨,毫不吝啬的赞扬起陆阳。

    “呵呵……你也很美啊!”美得他都动了这么多年的心了!

    陆阳笑眯眯的说道,眉梢眼角,无一不流露出对黎落的宠溺。

    “哎哟……本姑娘的美,那是由内而外,怎样,亮瞎了你的钛合金狗眼了吧?”

    “请问我这单身狗能得到美女的垂青吗?”

    调皮的话语,生动的表情,极大的愉愉悦了陆阳。

    “嗯……这个我可得好好想想。”黎落低头,凝眉作深思状,半晌,突的惊呼一声,抬头看向陆阳。

    “本姑娘还没潇洒够呢,世子爷你这么帅,多的是姑娘上赶着要嫁你,你还是在那万花丛中随便挑一朵吧!”

    玩笑的语气,眼神中却是认真坚定。

    “哎……那些姹紫嫣红有什么好的,佳人无心,那我还是单着吧。”

    陆阳无所谓的耸耸肩,那潇洒随意的动作,慵懒不凡的气度,配合上那张天怒人怨的俊脸,简直就要帅到没朋友了!

    “随便你!”

    估摸着翠竹该回来了,利落草草的结束了这个话题。

    陆阳还欲再说,却在感知到翠竹的气息后闭了嘴。

    翠竹将碗筷放下后便被黎落给“请”了出去守着院门,主要是那里距他们俩远,眼不见心不烦!

    陆阳很讨厌翠竹,一直都很讨厌,所以黎落不想她在这里惹他不快 。

    “是边吃边说呢还是边吃边说?”

    黎落开口问道,他可不会认为陆阳来这里只是为了蹭饭,并肩王府的伙食绝对不会比她这里差的。

    “就边吃边说吧,当然了,如果你想要边说边吃的话……也可以!”

    陆阳淡淡一笑,做出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说出的话,倒是跟黎落的一样无厘头。

    “明天我一个人去就行了,萧逸言这人根本就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要是你也去了,到时候需要人接应的话,找谁?第一楼现在就只有凡霜咱们三个稍微能应付一下的……”

    不得不说,黎落考虑问题倒是挺全面的。

    可陆阳却是打心眼里的不喜欢她的深谋远虑,他希望她只是个浑身冒傻气,竟干二逼事,时时缠着他的小姑娘。

    这样的她,优秀到了不需要他的地步,搞得他追了这多年都没追到手 。

    随着时间的流逝,陆阳是真的慌了神了,他生怕哪天黎落身边就多了个让黎落心动的人。

    “小落,其实这件事你完全可以不去理会,交给我去做,一样能拿到解药,你又何苦非得逼着自己深陷泥沼?”

    陆阳语气急促,显露出他此刻内心强烈的情绪波动。

    “陆阳,我们只能是朋友,你明白吗?我不希望你将我的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你完全没那个义务,而我……对不起,也不需要!”

    ……

    这是一场注定的不欢而散!

    她心似万年寒冰,而他热情似火!

    她对他从未心动,他却早已情根深种!

    她永远淡定,他注定苦恋!

    这似乎很不公平,可是……

    爱情,从来就不公平,不是吗?

    ……

    当晚黎落睡得并不好,还好她有着年轻作为资本,一夜的辗转难眠并未在她面上留下过多的痕迹。只要扬起笑脸,她依旧是那个青春朝气,生机活力的女孩儿。

    萧逸言并没有说具体的时间,黎落在正午十分到的景山山脚下,那里有一座庄园慵懒的匍匐着。

    之前她和陆阳有查过,这座庄园表面上是在一位商人的名下,实际上则是由由影卫团控制着。

    黎落猜测,萧逸言或许是影卫团的主子,即便不是,也当和影卫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此刻大门紧闭,光是大门口的护卫就有比常人家的要多。用内力略一感知,黎落发现,这里戒备极其森严,光是明天上的护卫就多得吓人。

    那森然冷绝的气势,浑身散发出的骇人杀意,缓缓涌动着,一般人若是见了这阵仗,怕是早已吓趴下了!

    “姑娘请!”见到黎落现身,影一大开中门,将人给请了进去。

    竟以大开中门的方式来迎接她,这倒是让黎落微微意外。

    跟在身材挺拔的影一身后,穿过九区回廊,假山花园,亭台楼阁,最终在一处桃林前停了下来。

    影一留下句“主子此刻正在里面,烦请姑娘在此稍等。”后也不管黎落是何反应,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对于他们的故作神秘,黎落表示一点感觉都没有。

    眼前的桃林一眼望不到头,与其说是桃林,倒不如说是桃海,也不知萧逸言会在里面折腾到何时?

    思索间,清风徐徐,带着阵阵花香,袅然入鼻。

    令人不禁闭上眼来,细嗅其香,心旷神怡间,一道脚步声由远及近,渐渐的传了过来。

    总算是来了!黎落睁开双眼,看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

    一小会儿的时间,自桃林深处走来一白衣男子,那一瞬间,黎落料定这人绝不是萧逸言!

    待到男子走上前来,果不其然。他一身似雪白衣,身材挺拔,面如冠玉,目若朗星,嘴角擎笑,煞是迷人。

    黎落眼底划过一抹赞赏。

    “你是何人?”

    “姑娘连在下是谁都不知晓,就擅自闯入在下的桃林?”

    来人微微讶异于黎落的表现,这就是逸言口中让他吃过亏的“黑暗终结者”司雪!

    倒是让他颇感意外呢!

    “呵呵……我这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黎落讽刺一笑,搞什么飞机,萧逸言这家伙居然戏耍于她,当真是个死记仇的家伙。

    “我想姑娘误会了,方才姑娘来时逸言大开中门相迎,自然是将姑娘看得极重要,若非临时有事,逸言倒是想亲自与姑娘相谈的。”

    金风悠然一笑,眼角眉梢,处处都是迷醉人心的柔情辗转流淌,若是平凡女子见了,只怕是要误终身。

    他知道由于逸言的原因,眼前这位姑娘对自己定是不会有好映像的,而他也是个高傲的人,自然不会去主动结交,便直入了主题。

    “在下金风,姑娘请随我来!”

    金风话音落下,人已转身,朝着那桃林深处走去,不多时便已消失在黎落视线之中,黎落见这里似乎没什么异常的,便也运气内力,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在桃林尽头的竹屋前停了下来。一路行来,黎落在金风的带领下,并未触发这里的机关,但陆阳曾教过给她一些机关阵法的只是,这里布满了各种必杀阵,她虽没有信心将之破解,却还是看得出来。

    黎落越发搞不懂萧逸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他这么不忌讳的将这座庄园的内里布局展示在自己面前,这份自信,还真是令人咋舌!

    “我突然很好奇萧逸言究竟想玩什么把戏了!”

    见金风转过头来,黎落朱唇轻启,抢先一步说到。

    “呵呵……姑娘很快就会知道了。”

    金风不为所动,说出的话,也无法让人思索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是吗?”

    黎落开口,像是在问他,又像是在问自己。谁知道呢?

    “玉露已经在里面等侯,在下就不陪姑娘进去了,姑娘请。”

    金风做了个请的姿势后,潇洒而去,徒留黎落一人尚在原地。

    他就不怕自己跑了,又或者是四处乱闯?

    不过一想到这里众多的机关,黎落就明白了,这帮子家伙就是吃定了机关术这方面她不甚擅长,想搞破坏也无从下手,且凡霜的小命儿还在萧逸言手里,她……的确不敢胡来。

    “姑娘面子还真是够大的,居然能够让他亲自相迎。”

    黎落推开竹屋紧闭的门,走了进去,尚未开口,一道清冷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伴随着风吹竹林的沙沙声,竟显得有几分渗人之意。

    “只可惜……我并不知道他是谁。而对于你们之间的事,我也没兴趣知道。”

    黎落此人,太过聪明,聪明到玉露甫一开口,她便已准确猜到了她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