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十二章 意料之外

    更新时间:2016-06-08 00:06:42本章字数:3040字

    刚开始是小落姐姐,小落姐姐的叫,后来干脆连姐姐两个字都省了,直接叫起了小落。

    如果一个人整日在有第三人在场,且暗处还有不少双眼睛的情况下,时不时的就抽一下,叫你一声,抱你一下,再叫一声,再抱一下……叫!抱!抱!叫!……

    天可怜见,她当真是快要崩溃了,那大半年里,她竟然一直闲着,啥事都没干,就光顾着跟他斗智斗勇了。

    事后陆阳还埋汰膈应她,说神马周瑜打黄盖,她那个冤屈哪,都胜过屈子,盖过窦娥了!

    好在三个月前古武世家代家主来信,要他回去一趟,立刻马上。后来他师父又叫他去大夏。

    她终于可以安静的生活了,她的生活终于可以归于一片平静了。她好开心。

    然而,现在……

    他……又回来了!

    对轩辕锦年的评价,黎落总结出来就一句话:一个俊郎非凡武功高强脸皮厚极狡猾如狐狠辣胜蛇蝎的……少年!

    嗷~~陆阳救命!

    “小落,见到我,你似乎并不高兴?”

    轩辕锦年语气凉嗖嗖的,威胁意味很是明显哪!

    “怎么会?你想太多啦,走吧,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哄小孩这方面,黎落已是炉火纯青!

    “好!”

    轩辕锦年也不在这问题上多做纠缠,笑着回应,想到陆阳让他来这里藏着等黎落时严肃的表情,复又看了眼不远处的景山和山脚下匍匐着的那座庄园,跟着黎落离开了!

    那扬起的笑脸,在逐渐逼近的无穷日暮之中,竟显得有几分深意,几分渗人。

    黎落自然不可能将古武世家的少主朝威远侯府带,遂将之安置在了怡然居,反正这里吃喝玩乐,琴棋书画什么的,全都不缺,这大少爷该不会有意见才对咯。

    轩辕锦年在得知自己竟跟黎落住得那么远,一个住威远侯府 一个住怡然居,也就两条街的距离,他不满了半天,好在没有爆发。

    在黎落离开之后,他嘭~的一声将房门给关上,外面那群早已得了吩咐的人,自然是没胆前去打扰的。

    ……

    从怡然居出来,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黎落想着,反正现在回府都已经晚了,倒不如去找陆阳说说今日的情况。

    轩辕锦年突然出现在那座庄园外,是不是他唆使的?

    轩辕锦年此人,在坏事儿这方面,能耐的确很是不错,如果今日跟萧逸言斗了起来,他的到来搅局,定会对自己有好处。

    到了并肩王府,黎落按照记忆中的样子,很快就找到了陆阳居住的院落。此时的陆阳,坐在小院内的石凳上,悠然自得的喝着小酒,那样子,好不惬意。

    月亮不知何时已悄然爬上枝头,散发出清冷的光辉,倾泻在他那俊彦之上,配以饮酒时是醉人姿势,倒是给他平添了几分神秘魅惑。

    “我突然想到一句话!”

    黎落夹杂着笑意的明媚女声犹如在平静的湖面上落下一颗石子,荡起圈圈涟漪,却不显得突兀。

    “什么话?”陆阳早已知道她来了,这么多年,两人之间那种默契,已经不是用言语能够形容表达得出的了。

    其实他知道,就算他不问,她也会说的,可不知为什么,今日就是想要打破这份该死的默契,有时候,他甚至讨厌自己过早的和她相识。他一直觉得,如果不是太早就认识,让她把自己给归入了亲人这一类别,或许自己就有机会了!

    “呵呵……你今日有些不同呢?”

    黎落诧异,他……方才打断了她的话呢!

    “那句话你应该听说过才对。我饮过最烈的酒,是你举手投足间不羁的风流!”

    她这是在夸他吗?呵呵……

    “可这最烈的酒,终究还是没有办法把你喝醉。”

    陆阳默了半晌,昂首猛灌。

    “别喝了!”

    黎落一惊,按住他举杯的手,今日他这是怎么了,这么多年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

    黎落忘了,每个人都是有情绪的,一旦长期积累的情绪到了某个宣泄口,总得释放一下。

    “小落,为什么……”

    为什么我就是走不进你的心?为什么你总是将我拒绝?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吗?

    有些话,他还是问不出口,他不想她为难。

    “……陆阳……”

    黎落发现,面对陆阳,她竟也会有词穷的时候。

    内心深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悄然转变,陆阳已快要深陷,她不能再耽搁他了!

    “黎落!”突然,陆阳抬起头望向她,出口的,已不再是早已熟悉入骨的小落二字。

    “唔……”黎落一字尚未出口,陆阳那铺天盖地,带着压抑苦涩的吻,已然落下。

    黎落心下一凉,偏头闪躲,他却追击而上,张嘴欲唤回他那被烈酒所掩埋的理智,他却乘虚而入,与她纠缠起来。一时之间,她竟避无可避,内心泛起一抹慌乱不安,以及……委屈羞愤。

    “嗯……”疾风略来,空气中暴虐因子跳动着,陆阳一声闷哼,整个身子受力,向后倒飞出去,禁锢着黎落的手,也松了开来。

    黎落大脑缺氧,回不过神来,只觉一阵天旋地转,似有人将她抱起在踏空而行,待一切安静下来,人已出了并肩王府。

    “怎么是你?”黎落压抑着颤抖的嗓音,不着痕迹的抹掉眼角的泪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与平常无甚差别。

    “我送你回去。”萧逸言并未答话,而是自顾的做了决定,在他话音落后,不远处一辆马车朝着两人的方向,缓缓驶来。

    “上车。”率先上了马车,见她没有跟上来的意思,萧逸言不悦的颦眉,吐出两个字来。

    清冷月华下,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显然有着什么,闪动其间。

    黎落拒绝,毕竟两人之间是那种近乎于敌人又不是敌人的关系,方才那样的场面,他目睹了,还将她带离陆阳。

    那份尴尬她现在不想去面对,不想在他面前显弱。

    在那双冰冷黑眸的瞪视下,黎落鼓足勇气,拒绝上他的马车。

    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身影,萧逸言眉头皱的死死的,黑眸里有着暴虐因子在跳跃。

    “呵……”最终,他却是笑了,笑得风华绝代,笑得百媚横生。

    他这是,怒极反笑!

    好一个黎落,竟一再的挑衅他,忤逆他。

    不得不说,这样的她,对自己的确有着那么几分吸引力。

    黎落并没有回威远侯府,夜色愈发的深沉了,月亮不知何时悄然躲到了云层之后,眼前几乎是漆黑一片,只偶尔有着隐搓的光影透过窗户飘了出来,却仍旧无法照亮前方的路。

    黑暗阴沉,仍旧是夜的主调。

    怡然居是她与陆阳一起创立的,她本不想在这时候去,可今日发生了那样的事,她在一段时间内都不想再见到他了。

    此刻手中紧握着的,是凡霜的解药,她只能自己送去。

    “你……”

    见到他时,她惊讶得合不拢嘴,她拒绝了他的相送,他不想与他有太多的牵扯,又或者说,此时的她觉得,男人都是虚假恶劣的,就像陆阳,一直都保持着对自己的尊重,可一醉酒,便将本性暴露无疑。

    他竟知到自己会出现在这里?

    “让我进去的权利,你还是有的吧?”

    萧逸言面无表情,可内心,却是忐忑的,骄傲如他,不想再次被拒。他甚至不明白,方才她那么不给面子,拒绝他的相送,他又干嘛还要跟着她?

    “都说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人,往往是自己的敌人。萧逸言,我现在,还能拒绝你吗?”

    她突然就笑了,笑得那么的灿烂明媚,他看在眼里,放佛黑夜散去,光明来临。

    “如果你能一直这么笑的话……”我想,我会因不忍伤害而不再抓着那所谓的屈辱仇恨不放。

    萧逸言觉得,看到她对着自己笑,竟比报仇来得重要。

    又或许,对她,他本就有着一种执着,只是连他自己都不曾知晓罢了。

    萧逸言的话让黎落心口一窒,已经太久,没有得到过来自陌生人的,这么暖心的话了。

    “萧逸言,也许将来某一天,我们会化敌为友……不过现在,我要进去了,很抱歉我一直就不是个按常理出牌的人,所以……你请便吧!”

    虽她终究还是没有让他进怡然居,然而被他这么一搅和,心情的确是轻松了不少,陆阳带来的伤害,也变得浅淡了起来。

    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他浅浅勾唇:

    化敌为友,很不错的词!

    那一刻,月亮从云层之后现身,光华遍洒大地,静静的倾泻了他一身,长身玉立的他,宛若仙人,醉了三楼凝视者的心!

    有时候,心动,真的只是一瞬间,而那瞬间的心动,或许连当事人都要在很久之后的某个时刻,才瞬间恍然。

    只是不知那时,依人是否还在!如果还在,便会开除幸福的花来。

    ……

    将那只是一半的解药给凡霜服下,静静守在她床前,默默然看了她许久,突然就笑了,泪水淌过泛着笑意的脸颊,原来思绪早已飘远,她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流泪,又为何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