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十四章 晕了晕了

    更新时间:2016-06-08 00:08:25本章字数:3028字

    而她,则是直到凡霜唤她,方才回过神来,看向天色,却已是正午了,她竟发了一上午的呆,而发呆过后……便是吃饭时间!

    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怪怪的,就像某种动物。

    呵呵……

    莫名的,竟在心里暗暗笑了起来。

    饭后,在凡霜的陪伴下,黎落总算是跨出了她那小院的门,到侯府后花园溜了一圈。

    此时已是三月末四月初,院内盛开的鲜花早已不是之前的那一批,但却同样的绚烂缤纷,夺人眼球。

    微香随风,沁人心脾,闻着那醉人心魄的芬芳,下意识的,眼波流转于花丛间。

    视线所及之处,无一不是蕴藏着无限的生机与活力,希望与美好!

    “真好!”

    喃喃出声,都说我们所看到的物象是心迹的外在表现,黎落想,或许以后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烦累了吧,上午萧逸言的话里,有一句,她倒是还记得,他说:他感谢她闯入他的生命,过去的不愉快,他不会在记恨。

    只是目前她还不信,也不能信萧逸言这人,本就深不可测,做帝王的人,上一秒还对你灿烂的笑着,也许在下一秒,就会要了你的命。

    所以,该有的防备,还是不能少。

    “小姐,什么真好?”

    凡霜跟在黎落身旁,不解的问道。小姐最近似乎挺喜欢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还时常冒出些莫名其妙的话,让人迷惑得紧。

    难道这就是小姐以前所说的那什么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负?

    “这些花啊,开得如此繁盛绚烂,不是很好吗?”

    黎落视线仍旧停留在花海之中,并未转向凡霜。一双眸子,清澈明媚,有着喜悦和畅然在隐隐跳动。

    “……是……的吧!”

    凡霜额头落下两道黑线,自家小姐游走江湖,闯荡大江南北多年,见识阅历,远非一般人能比,什么样的奇花异卉没见过,这侯府种植的花草虽说高等难寻,但也不会到了让小姐侧目的地步。

    “凡霜,你是不是答应了萧逸言什么事?”

    黎落突的话锋一转,视线也从花海转移,看向了凡霜,双目炯炯,好似能将人给看透一般。聪慧如她,又怎会看不出凡霜对萧逸言的那股子热络劲儿。

    “没有啊,小姐你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凡霜心里一咯噔,面色却是泰然,给脸不红心不跳的否定了。

    黎落不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凡霜,面上仍旧是在笑着,清亮眸子里迸射出摄人心魄的寒芒,直直的锁定凡霜。

    本就对黎落很是崇拜,如今又是第一回被她以这样的视线注视,凡霜实在承受无能,很快便败下阵来。

    “请小姐责罚。”

    “凡霜,我不想罚你,也不能罚你。”黎落目光透过眼前的凡霜,似乎看向了万水千山之外。当年那少年的舍命之恩情,叫她如何能忘?

    “小姐,奴婢只愿跟在主子身边,请小姐成全,不要敢奴婢走。”

    凡霜倏然跪地不起,最怕的事,还是来了,她不愿离开,只愿跟在自家小姐身边,即便她的哥哥当年因救小黎落而丧命。

    “凡霜,你快起来。”黎落被她这下跪的动作给刺激得瞳孔一缩,赶忙上前,欲扶她起来,然却没用。

    “凡霜,我没有要赶你走的意思,你忘了我当年说过的话了吗,我们看似主仆,实为姐妹!我比你还大一岁,哪有姐姐要赶妹妹走的道理?”

    黎落嗔怪,语重心长,这话都记不清说过多少遍了,这个小笨蛋。

    过段时间得安排凡霜回第一楼一趟,不能让她心里怀着事走。

    “小姐……”

    凡霜抬眸,一时之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她这可不是第一回误会自家小姐了。

    小姐从没有生出过赶她离开的意思,可她却……

    她是否太过小人之心了?

    “好了,凡霜,多的你也不用说,我都明白,反正我这里是走留你任意,我可不会赶你走的。这么漂亮又能干的妹妹,要赶走了,我岂不是亏大了?”

    黎落不无俏皮的说到,机敏的化解了凡霜的尴尬。

    “……嗯!”

    凡霜眼含热泪,黎落待她的好,让她感动至极,内心深处泛起股股暖意。

    “小姐,萧公子说,您晕倒是因为中了毒,既然他已经将毒给您解了,就没必要让您知道了,免得您又忧心……奴婢就想,这样也行,这事由奴婢暗查,待一切查清楚了,再告诉您。”

    “嗯!凡霜,那你有查到什么?”

    黎落笑着问到,她知道自己是在哪儿中的毒,不过,凡霜能猜到吗?还有萧逸言,他竟让凡霜不告诉自己,看来他是不知道金风告诉了她中毒的事。

    黎落突然生出一种萧逸言这是被金风给摆了一道的感觉来!

    “小姐,其实……我觉得您这毒应当是在景山庄园时中的,但是我们的人进不去,那里的守卫实在太过森严,楼里的高手又都不在这儿,所以……”

    “所以只能是怀疑,你想让我不要想太多,因为你觉得萧逸言不会害我?”

    黎落见凡霜说到这里就不再继续了,遂给她把话接了下去。

    “嗯。”凡霜点头,黎落在心底翻起了白眼来。

    “我看萧公子长的也不像是个坏人……”凡霜咕哝着,到最后彻底没了声音。

    黎落看怪物似的看着她,她咋就没发现,凡霜还有着以貌取人的潜质呢?

    “咳咳……”黎落清咳了两声,缓缓开口。

    “凡霜啊,来,姐姐好好给你上一课。在中这个毒之前呢,我跟萧逸言还输敌对的,而他在跟你交代不要将中毒之事告诉我的时候,单方面的,他已经不想与我为敌了,懂否?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呢,你已经被萧逸言给潜移默化的收买了。”

    能不要见人长得帅就失掉思考的能力吗?

    “小姐,您说的我知道,可是您说……潜移默化的……收买?萧公子不曾收买过我啊!。”

    凡霜的回答,惊讶了黎落,然而下一瞬间,她便暴走了。

    “好啊你凡霜,知道你还想把我卖给他。还有啊,笨到连潜移默化都不懂了,他这是攻心为上。”

    黎落大吼着便要动手。

    “哎呀小姐,我这不是想要给您找个一心人嘛!”

    黎落说的这些,凡霜当然会想到了,她只是觉得小姐也已经老大不小的了,再不抓紧,就变老姑娘了……

    真不知道黎落若是知道了她这心声,会作何感想。

    ……

    “小姐,祁王来访,侯爷不在府中,您看要如何处理。”

    管家的声音在一旁响起,竟是早该出现的祁王来了!

    “谭伯,您让他先在大厅等着,我换身衣服就过去。”

    黎落略一思索,便安排道。

    “是。”管家应声而退。

    “小姐,连祁闫来这里做什么?”小姐都已经是萧公子的人了!

    这个凡霜,已经不是一般的脱线跑调了。

    “我怎么知道?去看看呗!”

    黎落倒不知道她这些个小心思,一个白眼过去,她现在不想搭理这个傻猪笨猪瓜猪。

    “……”凡霜在原地愣了半晌,这才拔腿朝着黎落消失的方向跑去。

    陆阳以前就说过黎落身旁的人跟她都是一个性子,精明之中透着股股傻气,如今看来,确实如此。

    ……

    “落儿之前不知王爷欲来此,若有照顾不周的地方,还忘王爷见谅。”

    进了大厅,黎落清丽的嗓音便响了起来,她与连祁闫之间,她希望自己能够占据主导地位。

    “郡主哪里的话。”连祁闫客套道,俊彦之上闪过一抹忧郁,天知道他是多么的希望黎落在他面前不要老是带着面具。

    “呵呵……没有就好。”既然人家都觉得被照顾得很好很好,那她就没道理再扯了。

    “不知王爷来此所为何事?”

    黎落开门见山,并不打算多话。

    “还有六日便是四月初八,三国会猎,本王与郡主有婚约在身,按照规惯例,郡主需同本王一同参与。今日前来,就是问问,郡主的身体可是好了,能否参加此次的会猎?”

    见黎落没有多说话的打算,连祁闫只当她是之前昏迷伤了身子,心力不足,便直挑重点说了。

    “王爷,落儿初回晋城,有许多事都不了解,更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了。是以凡事都听从爹爹的安排,若是爹爹认为可以,落儿自然是没问题的。”

    变相的拒绝,黎落心想,聪明如他,该是明白的吧。

    她不想与他一道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毕竟她是不会和他在一起的。

    “嗯,如此,本王只能去询问侯爷是何意思了。”

    连祁闫笑了笑,有些勉强的道。

    他知道,自己是请不到黎落了,这么说,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罢了。

    这几日被一大堆的事情给缠住,没及时来看她,也不知她心里是否有了芥蒂。见她对自己,仍旧是同之前一样,笑得完美无缺,和所有见到他的女人一样尊重他,只是却少了那份他所希望看到的迷恋,他的心,就堵堵的,很不畅快。

    看着连祁闫,黎落笑了,没再接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