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十五章 去看陆阳

    更新时间:2016-06-08 00:09:23本章字数:3051字

    连祁闫离开后,凡霜纳闷:“小姐就不怕侯爷答应祁王~?”

    “不会。”

    黎落看了她一眼,轻飘飘的回到。

    “不会?是不怕还是侯爷不会答应……哎,小姐你别走啊。”

    黎落在凡霜自言自语的当口闪了人。留下身后大吼大叫没点高人之风的第一楼右护法。

    ……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流走了,那么的不经意,那么的突然。

    “跟你商量个事儿?”

    萧逸言已经不是第一次突然的出现在黎落面前,而黎落,对于神出鬼没,即便心里讶异,也不会表现出来,也没有赶他走。

    她这人就是这样,倘若不是讨厌的事务,她总能想方设法的让自己淡定。

    “后天便是三国会猎了,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出席,而不是……连祁闫。”

    萧逸言在说这话的时候,视线没有看向黎落,而是飘向了遥远的天际,他的声音很淡定,很从容,黎落甚至觉得,那声音似乎是从遥远天际而来,沉淀了无数的岁月轮回,繁多的世间百态,让人不忍拒绝。

    “萧逸言,我不会和连祁闫一起出现在三国会猎现场,当然……也不会和你出现在那里。”

    黎落回答得很是笃定,她不愿意和连祁闫一起,即便本该如此;也不想和萧逸言一道,那样太过耀眼,太过花式。

    “我会和黎琛还有黎雪一起,代表威远侯府,猎得头筹。”

    她在说这话的时候,眉眼间蹦射出无限的自信与张扬。竟迷了他的眼,醉了他的心。

    “行,随你。”

    萧逸言仔细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越来越觉得自己似乎不了解她,却又觉得这丫头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她没有直接的拒绝他,还跟他解释了,这可比下属汇报的连祁闫被拒绝的情况要好的多了!

    不能逼得太紧,这点道理他还是懂的。像黎落这样的女子,你可以想方设法的去触动她心里那根弦,但千万不能让她绷紧了,那样她会远离的。

    显然某人脑回路异于常人,又开始自作多情了。

    “嗯!”这样的萧逸言,黎落有时候在想,难道真的如凡霜所说,他对自己有那么一点意思,所以才会表现得这么主动,这么刻意?

    “萧逸言,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呢?”

    黎落微微纳闷的声音响起,却又在下一秒,兀自的笑了出声,很是无所谓。

    “你笑什么?”萧逸言不答反问,骄傲如他,要承认自己喜欢上一个人是需要时间的,更何况,现在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对黎落,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境。

    “你变得这么快,连仇都不报了,对我还这么的好,该不会是敬我是条汉子吧?”

    黎落想到了那经典的对白。

    女方满怀感动的问: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男方却一本正经的答:我敬你是条汉子!

    “黎落,我真好奇你这脑袋里怎么会有这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萧逸言无奈的语气,充满了连他都不知道的宠溺,黎落却是看得清楚,在那么一瞬间,她还是有着诧异的。

    “萧逸言,你真打算不报仇了?”黎落问。

    “那要看你是否答应我提的要求了!”萧逸言答。

    “要求,什……”么要求?

    话未说完,黎落便已反应过来,他说的,应当是在景山时玉露所说的,要她嫁他的事吧?

    “萧逸言,你认真的?”她面有疑惑,心里却是清明一片。

    “黎落,你觉得我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他反问。

    “谁都有可能,你肯定不会。”黎落很肯定的回答,这个家伙的狂妄霸道,那是出了名儿的,要他委屈自己,下红雨吧?

    “这不就结了。”

    结了?

    ……

    “凡霜,我怎么觉得我好像真的招惹到萧逸言了?他似乎改变了对付我的计划,想要设个甜蜜的陷阱让我钻。”

    萧逸言离开后,黎落回到房间,将凡霜拉扯来坐下,而后百感纠结的问道。

    “小姐,我看刚才萧公子离开的时候心情很不错,不像是被你给招惹到的样子,而且那愉悦也不像是装出来的啊?”

    凡霜没能明白黎落的意思,又或许,是黎落想得太复杂了,这件事,本就该让其自然发展的。

    “唉……”黎落一声长叹,算了,还是不进行这个话题了。

    “来,咱们设个计,把跟连祁闫的婚约解除了。”

    “……呃……是!”

    凡霜郁闷了,主子这思维跳跃得,还真是让人抓狂呢!

    “后天围猎时,让大夏来的那个什么仙悦长公主的,对他一见钟情,然后求皇帝赐婚,你看怎么样?”

    大夏长公主仙悦,美貌塞神仙,脾气牛遍天,若是让她对连祁闫动了心,那么,以她那蛮牛般的脾气……肯定能成为祁王正妃。

    到那时,不就没她黎落的事了?

    “小姐,这个计划听起来真挺不错的,可您有想到计策吗?”感觉难度不小啊,英雄救美的话,就那会猎时围场里的凶兽什么的,那长公主可不会怕,对付起来,那也是轻而易举的。

    “这个嘛?哼哼……山人自有妙计,你只管等着看好戏好了。”

    她要给他们创造出天时地利人和,让他们俩想不一见钟情都不行。

    “哦!”既然都已经决定好了计划了,那还让她来商量什么嘛?这个小姐,就会逗她玩儿。

    看出了凡霜的郁闷,黎落眼珠微转,小声的问道:“凡霜,到时候,你去做个恶人怎么样?”

    “啊?”听了黎落的话,看着她那满是算计的眼神,凡霜心里拔凉拔凉的,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主子这是要放大招的节奏?

    “你就去做那个撞破人家好事的人,如何?”黎落用看似商量的语气问道。

    “我亲爱的小姐,我有的选吗?”凡霜式白眼再现。

    “好像……没有!”黎落嘿嘿一笑,在晋城的人手不多,让凡霜这样的高手去,她才会放心嘛。

    “那么,小姐,现在能告诉我您那一说出来定是震硕古今的计划了吗?”

    凡霜语气幽幽的道。只希望小姐别捉弄她就好了。

    “将连祁闫和仙悦引到一处,凶兽和大批黑衣杀手同时攻击,连祁闫定这个西风的祁王殿下,自然不能不管他国公主的死活,然后你们事先定好几条路线,种下情思涛涛草,做成自然生长的样子,接下来,你再适时的出现尖叫,而我则会在下一刻出现……接下来的事,就……”

    说到这里,黎落没有再下去了。第一次用这么简单却甚是阴暗的手段,心底某处有着愧疚闪动。可时间不等人,她还要找人呢,不能再耽搁了。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凡霜认为时间紧迫,她还是早些动手准备的好。

    主子也真是的,早点告诉她,多给她些时间准备不好吗?这么重要的事,万一因为时间紧急而出了差错怎么办?

    她不知道的是,黎落就是故意的,跟在她身边,凡霜已经许久没有好好历练了,她可不想这位第一楼的好苗子被她给毁了。将来的某一天,她希望凡霜可以代替她。

    ……

    “对了,小姐,有个事儿,我想您还是知道的好。”

    在跨出房门的那一刻,凡霜回过头冲着黎落说道,看到陆阳如今那样子,她真的很心疼很难过。

    “嗯?”

    黎落直觉不好,凡霜那泛着忧虑的表情,让她联想到她这几日偶尔会露出的飘忽神情。

    “陆阳出事了!据说是和并肩王大吵一架后,骑马而去,摔断了腿。”

    凡霜的声音,很轻很轻,如鸿毛一般自她心上漂浮而过,泛起的,却是惊涛骇浪!

    黎落一个箭步起身,朝着府外而去,陆阳摔断腿,怎么会这样?是因为那晚才会和他父亲吵架,才会那么不当心的从马上摔下来吗?

    那样丰神俊朗,飘逸胜仙,傲娇不羁的人,若是留下什么后遗症,叫他如何是好?

    看着黎落如此惶急的样子,凡霜心里说不清究竟是何滋味,羡慕吗?嫉妒吗?好像都没有,只是有种想要笑,又想要哭的冲动。

    但是,她终究没有。身为第一楼左护法的她,自然很是会克制收敛自己的情绪的,小姐交代的事,还没完成呢,怎么能在这里胡思乱想?

    ……

    “那个女子到底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么念念不忘?”并肩王面色阴沉,语气急促。

    “好了,儿子都这样了,你就不能少说几句?”并肩王妃不希望这两父子再因这个问题而吵起来,忙插了口。

    “这样?这样还不是他自找的。腿好后就在那些世家里挑一个合适的成婚,不许再与威远侯府那丫头纠缠不清。”

    这个儿子,简直被宠坏了,没点样子。

    “你就不能好好跟儿子说话,你……”

    “好了,娘,你不必跟他多说,这世上,除了黎落,还没人能逼我就范。”

    ……

    黎落轻车熟路的找到了陆阳所住的院落,里面却正爆发着一场口舍之战。

    那剑拔弩张的氛围,她实在不想面对。可是,她又不得不面对,她本就不会与陆阳在一起,又怎能眼看着他将一颗心都放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