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十六章 神秘人物

    更新时间:2016-06-08 00:10:02本章字数:3058字

    “我能进来吗?”臂藕轻抬,敲响房门,黎落的声音清浅的响起,隐隐露出一股心酸。

    “小落,进来吧!”回答她的,是陆阳的声音。

    黎落推开房门,缓步进了去,陆尚见到黎落进来,面上是不加掩饰的厌恶烦躁,都是这女的,否则他宝贝儿子的腿怎么会成现在这样?

    此刻的陆尚,对黎落,甚至是动了杀意。

    “小落……娘,你和爹先出去吧!”

    陆阳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在下一刻转了话锋,显然是要单独同黎落待会子了。

    “……好吧,老头子,走。”

    慕依蓉想了想,答应了,连拖带拽的将陆尚给弄了出去。陆尚自然是极不情愿的,可在慕依蓉面前,他似乎永远都强硬不起来。这便是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子爱到极致的表现吧,黎落想。

    “小落,那天的事……对不起,我当时喝醉了,没控制住自己。”

    陆阳的解释,在黎落看来,就如同他的脸色一般,苍白无力,让人心痛。

    这世上,一个人若是要为自己的爱而解释,难道这不是一种悲哀吗?

    如果他爱上的不是她,而是另一个同时也爱上了他的人,该是多么的好啊。

    “陆阳,过去的事,就别再说了,就像以前,在我们那儿的西方社会,这样的情景,不是很常见的吗?”

    黎落在说服陆阳将当日事情忘却的同时,也在心底说服自己。

    “小落……好,就忘掉那些不愉快好了。”

    陆阳笑了笑,试着撑起身子,黎落见了,忙上前将人给扶着靠坐在床头。

    “你不知道叫我一声吗?就知道逞强。”

    黎落不满的责备着,这人到底知不知道他伤到的是腿,而且很严重,不小心就会留下后遗症,到时候真成瘸子了怎么办?

    “好好好,下回一定叫你,OK ?”

    陆阳很是顺从的应道,在他眼里 黎落因他不知照顾好自己而生气的样子,实在可爱得紧,令他心弦荡漾,如坐春风。

    “这还差不多。”见他服软认错,态度端正,黎落的脸色这才好了起来。

    “后天的三国会猎,你和谁一起?”陆阳终究还是问出了这几日以来他一直关心的问题。其实,不管和谁一起,他都会吃味!

    “还能是谁,黎琛黎雪兄妹俩呗?”

    有些话说是那么说,心底要真正做到放下,还是极不容易的。黎落只能假装没有看到陆阳眼底的神色,很是随意的应到。

    “怎么会选择和他们俩一起,虽说这俩人没干过啥坏事,也算不上坏人,可被郭雅茹给熏陶了这么多年,对你怕是不会安好心吧?”

    陆阳突然觉得,她还是同连祁闫一起要安全些。

    “在你眼里,我有那么弱吗?随意的就被人给欺负了去?陆阳,你当我这些年都是白闯的啊?”

    “小落,人心的恶是没有下限的,我们也没特意调查过他们兄妹俩,多点防备总是好的。”

    陆阳解释,他知道黎落不喜欢被人给当成弱不禁风之人。

    “我还是选择沉默吧!”他这是关心则乱了,可是,她又怎么说的出口呢?

    “那行,换个话题,三国会猎后,打算怎么做,和你爹摊牌?”

    陆阳问出了这个让他们选择回晋城的真正原因。

    “陆阳……黎震骅不是我亲爹,而柳静翩,也不是我娘。”

    “啊?”绕是陆阳再怎么见多识广,也不由得愣在当场。

    “你没听错,还记得之前我有给过你一幅画像吗 ,那个人才是我娘亲,而且,依照她们俩的相似程度,从概率来算,她们俩应该是双胞胎。”

    同卵双生,这概率极低的情况,出现在了她们俩的身上,而日后,更是发生过什么不为人知,难以言说的事情吧。那日黎震骅在书房内的悲痛,只是一眼,她便再也无法忘却。

    那双厉眸里所闪烁着的,远比被世界抛弃之人还要痛苦得多,那深沉得似要浸透万古苍穹的悲痛,她记忆犹新……

    双胞胎?陆阳再次想到了他曾有过一面之缘的静夕姑姑。

    “小落,你推测的应该就是事实,小时候我曾见过一个人,她和你要我保存的那幅画像上的人,长的一模一样,气质也是相同。当时,是药老和我一起的,他叫我唤她,静夕姑姑,小落,会不会她就是你母亲?”

    “静夕,静翩……或许吧……”

    说到这里,黎落没有再继续下去了,对于将自己放在某个地方,不闻不问这么多年的所谓亲人,即便内心有着再多的期待,言语间,也是无法也不敢表达的。

    “小落,等我腿好了,就陪你去找你娘亲。”

    陆阳看出了黎落的失意,忙出声安抚。

    “再说吧,我的第一目的可不是找她。”

    没错,她现在要弄清楚的,是她到底有没有一个哥哥,如果有的话,她得去找他,若是他们的推测没错,当年的哥哥才三岁多,那么小就离开了父母的温暖怀抱,不知所踪,会经历怎样的人间冷暖,她突然觉得心好痛好痛。

    “小落,你不要自己吓唬自己。”

    见黎落语气虽是不屑散漫的,可脸色却越来越苍白无血色,陆阳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哎呀,我又没有想太多,好了好了,今天来也就是好好的陪你说话,让你开心的,干嘛要讨论这么沉重的话题?”

    黎落红唇翕合,“责备”道。

    “好好好,小祖宗,都是我的错行了吧,请问您原谅我这一回行吗?”

    陆阳刻意将自己的姿态摆低,摆出一副令人发笑的姿态来,黎落果真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眼里盈满了难掩的笑意,陆阳唇角亦是勾起,透着幸福与痴迷。

    他知道这一切最终都会如梦一般消散,可在此之前,他只想沉沦其间,在醒来之前,他宁愿清醒着欺骗自己。

    “小祖宗我胸怀宽广,原谅你了。”

    黎落笑言,两人之间的气氛,倒是愉悦轻松了起来。

    ……

    从陆阳那里离开回到威远侯府时,已经是傍晚了。

    黎落飞身上了落幽院内一处阁楼的顶上,看着逐渐变得模糊的晋城,心中百转千回,不知为何,总觉得最近发生的事,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大掌在幕后操控着。

    她的感觉向来很准,这让她内心沉重,太多的事情,似乎快要将她压垮了。

    其实她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亲情的缺失,导致她看上去外表刚强光鲜,内里却是脆弱的,起码在亲人这一方面,她是脆弱的。

    “既然不快乐,为什么还要去?”身再次响起这几日时常突然出现的声音,黎落粲然一笑,并未转身,只听她缓缓的,似带着笑意的说道。

    “萧逸言,你又来了!”

    跑的这么勤,就不怕哪天湿了脚么?

    “不然呢,你以为是谁?或者说,你希望是谁,此刻出现在你面前?”

    萧逸言意味不明的问了出声,当然,这样的问题,黎落是不会回答的,她会守好自己的心,不被他刻意营造的关怀所打动。

    即便不知萧逸言为何要对自己改变策略,但黎落心里清楚,他非良人,也不会真心待她的。两人本来从一开始的相遇,就是敌对的,又怎么能心存希冀,渴望有个美好和谐的结局?

    黎落思绪飘远,并未回答萧逸言的话,而再是睿智如萧逸言,也不是黎落肚子里的蛔虫,哪里知道这短短的时间里,她竟心思百转,想到了这么多。

    他从未想过,她是个顾虑如此之多的人。

    “你拒绝了连祁闫的邀请,有没有想过皇帝那一关如何过,毕竟西风这么多年来的规矩,一直都是如此。”

    这才是他今晚来的目的,或者说,借口。

    “呵……我不愿意的事,谁也无法逼迫,你应该问的,是我会不会不给皇帝面子吧?在我与威远侯府脱离关系之前,我不会这么做的。”

    黎落的声音,清丽铿锵,在已经暗沉下来的夜色当中,传得并不远,却很让人震撼。

    “黎落……”

    萧逸言叫了她的名字,却在下一瞬间,整个人朝着右侧飞身而去,身上凌厉杀伐的气息,显露无疑。

    黎落知道这应当是有人偷听被他给发现了。看来来人功力在她之上啊,怪不得这几日总觉得怪异,原来是被人给盯上了。

    只是不知对方是何目的,只能看看萧逸言能否有结果了。

    夜色凄迷,正如黎落此刻的心境,自从回到这里,总是隔段时间就郁闷低沉,黎落发现,她跟晋城很可能是“水土不服”。

    “怎么样?”也不知在夜风中驻立等待了多久,萧逸言才回了来,那一刻黎落发现,方才自己竟有些担心他的安危。

    “打了一架,轻功在我之上。”

    “嗯!”

    黎落点头,萧逸言的意思她动,跟丢了。

    “他以后还会再来的,咱们有的是机会。”

    黎落想,像萧逸言这样的人,应当很少遇到这么挫的事吧?言语间不禁透露出几分鼓励安慰来。

    “很晚了,回去睡吧。”

    萧逸言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在转身的瞬间,他暗暗磨牙,人他抓到了,却被影一给一个疏忽放跑了!

    简直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