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雷劫?穿越?

    更新时间:2016-06-14 20:36:33本章字数:2331字

    地球时间2016年4月26日下午4点20分。

    太阳系——月球——永久阴影区:月球南极沙克勒顿撞击坑。

    “坐标已经全部锁定完毕,开始筛选比较。”一座柱式结构地下宫殿般的空间里,四周空中都是圆形的巨型虚拟投影,一群穿着银白色服装,双耳尖耸精灵一般的“人类”正在忙忙碌碌。控制台上各种晶石和仪表正在闪烁不停,很明显不是地球的科技树结构,反倒有点像是……魔法与科技的混合体系。

    仔细端详,大部分的虚拟投影里都有地球人的身影,其中东方人种就占据了一半多的比例,不过道士和尚占据多数。其它几块虚拟投影中也是,神职人员好几位,再不然就是科研机构或军队,貌似正在监视着他们。而画面的中心始终定位在他们身上的某个物件或者科研机构的某个研究物品之上……

    “要不是几大遗迹需要我们手动开启,我也不至于做出这样的选择……”一位将领模样的银衣人叹气说了一声,回头看看一个圆形祭坛上的那群生物。只见祭坛上的三个布满流光密纹的巨大圆环正以一种很奇异的频率和角度相互环绕,祭坛中心聚集了一群怪异的生物,那样子非常像地球文明中的传奇生物——或者说是“魔兽”:狗头人,双头奇美拉,狮身人面兽,树人,还有漂浮在空中有着海带一样触须的巨大眼球……

    “勇士们,为了我们的种族,希望你们能够通过并完成这次的任务,帝国以你们为荣!”银衣人郑重的向着那边做了个行礼姿势,整个神殿的银衣人这时都停下手中的工作,朝着这边行礼,整个神殿的气氛突然变得无比地庄重肃穆。

    “神灵与你们同在!我的孩子们!”这时传来一阵更为圣神的声音,在这空旷的神殿里响起,魔兽们听到以后激动不已,集体嚎叫着表达着自己对于神灵的忠诚。可那位银衣人却眉头一皱。

    “哈洱。莱西斯主祭,你越位了,这里是军部,我们并不和你们神殿一样相信神灵的存在!”银衣人丝毫不给这位哈洱。莱西斯主祭任何面子,看样子倒是希望他马上滚出这里。

    “神灵是存在的,看看他们就知道了,只是我们还在旅途中,没有找到回到神灵怀抱的方向而已。”哈洱。莱西斯主祭指着兴奋不已的魔兽们说道。

    “你究竟想干什么?回归计划是交由军部执行,跟你们神殿是没有关系的,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银衣人阴沉着脸,如果不是顾及对方的宗教地位,早就把他给赶出去了。

    “杰拉尔。冯度。哈拉坦将军,你们选定的最终坐标是哪一个?”主祭并没有正面回答大将军的问题。

    “……是位于地球美国的黄石公园,那里人烟稀少,容易隐蔽,并且周围的资源有利于建立回归计划的前哨基地,离我们在美洲的第三遗迹距离也近。”虽然不情愿,但是将军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这方面的事情主祭有资格知道。

    “把最终坐标改为那一个。”盯着所有的投影看了半天,主祭指向了角落里的一个。

    将军定睛一看,那是一个落座在繁华商业区旁边的住宅小区。“哈洱。莱西斯主祭,那里人口太多并不适合隐藏!而且我不认为你有资格命令我改变最终坐标!”他很气愤,这完全是越权!而且是很严重的乱指挥,可能会造成整个“回归计划”的全面崩盘!

    “这是皇帝陛下的手谕,帝国已经同意了,虽然我不能阻止你们所谓的回归计划,但是我有最终坐标的决定权!”主祭还是很客气的把一份围绕着各种浮动光效粒子的小卡片递给了将军。

    验证了这个“手谕”是真的以后,将军脸色铁青,满腔怒火地问道:“你这样会暴露我们的勇士,而且那个坐标能量很奇怪,并不是最优选择,这可能导致跳跃失败!我想你有义务告诉我,皇帝殿下为什么会同意由你来更改最终坐标?一旦失败你就是整个帝国和所有种族的罪人!”

    “因为,我感受到了神灵的召唤。”

    哈洱。莱西斯主祭微笑着按下了最终启动按钮。

    ……

    2016年4月26日下午4点32分,湖北省汉武市武阳区云麓锦园5栋顶楼,无数道巨大的闪电突然劈中了叶磊。

    那一刻,万籁俱寂,风起云动。

    被雷劈中的那一瞬间,叶磊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雷电钻进了自己的躯体,在皮肤以下沿着四肢百骸蔓延开来,无数的电光冲破了皮肤表层绽放开来,感受着细胞在那不断的升温碳化……那滋味儿就像皮肤下面有无数的刺猬正在扎着自己,那是一种无法想象的痛楚!而口袋中的玉佩这时也突然炸裂,随之一道清凉舒爽的气体迅速侵入自己的骨髓,沿着脊柱充斥到身躯的每一寸角落,刚好与雷电造成的巨大痛感形成强烈的对比。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叶磊知道,这次自己死定了,被这么多雷电打中即便是大罗金仙也绝无身还的可能。现在不单单只是皮肤,连肌肉都开始碳化分解了,这时他所体验到的并不是恐惧,而是完完全全的绝望。

    濒死的时候,就在那万分之一秒内,叶磊的脑中突然回想起下午几小时内发生的一些列怪异事件,老少道士、诡异的幻听、炸裂的玉佩……还有,对了,还有尉迟表姐……自己刚刚好像只是在阳台上准备接她的一个电话,就这么被雷劈中了?要不要这么倒霉啊?

    短短的一刹那里,身体失去知觉,随之耳鸣然后无声,视野急速变成和黑白电视机一样的杂点,随即又熄灭……最后,连思考都停止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切归于静止和黑暗……

    2016年4月26日,叶磊卒,享年23岁。

    ……

    不知过了多久,漫长的好像经过了一个世纪,短暂的又像只是打了个小盹儿而已。

    脑子很乱很乱,一张张面孔一件件事情在里面乱窜,完全弄不清楚它们之间的联系,眼前的画面也是在胡乱地无法聚焦似得闪烁着。直到最后画面慢慢稳定下来,才看清楚了面前的景象——天花板破了个焦黑的大洞,这什么情况?!老子刚买的房啊!!!开发商管不管?侧面墙壁也是一样,不过外面是蔚蓝的海水……等等,这是32层顶楼啊!

    什么情况?!?

    面前还有三男一女在被弄得如同爆炸现场一般的房间角落里缩成一团,正在惊恐的看着自己,为首的彪形大汉还拿着把手枪指着自己在。

    还没等自己本能的伸手准备投降,那名大汉突然放下手枪,单膝跪地,双手抱拳。

    “大侠饶命!”

    ……

    谁能跟我说说,这到底TMD什么情况!?